笔趣阁 > 桃花宝典 > 第549章 喂药
  白怡晨听到王河让自己杀掉林枫,心头一颤。

  对林枫,白怡晨心里也是乱成麻的。在白雪舞的婚礼之上,林枫与白雪舞那令人心酸又令人羡慕的爱情,深深冲击着白怡晨心灵。

  白怡晨对林枫谈不上什么爱,但是好感却是始终存在着的。

  回想起在世俗界的点点滴滴,白怡晨只有无限的回忆与深深的叹息。

  那次林枫身死,白怡晨伤心了许久,进入修行世界之后,白怡晨近乎于疯狂的修行,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要让修行来摆脱那种时不时会咬上自己一口的心痛。

  而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白怡晨的心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可是白怡晨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枫竟然没有死,还来到了修行世界!

  刚刚,如果不是林枫的话,就算是王河等人赶进来,以王河刚刚的举动,她都不一定能够逃过这一劫。现在,王河让自己杀掉林枫,自己又怎么能动手?

  白怡晨看了看林枫,沉声说道:“王河长老,林枫刚刚出手相助,这事赫广与朱权也是知道的。他与白凤辇之间的恩怨,是世俗界之事。在这里,林枫并没有给白家造成什么麻烦,而且刚刚还救了我们。我们白家乃正道,如若做出此等事来,传出去,只怕于我白家声誉不利。请王河长老明察!”

  王河冷哼一声,正待说话,这时白凤辇又耀武扬威地站出来说道:“白怡晨,你想包庇你的小情人就直说,什么救了我们,如果没有这小子,老子早就将吴田给杀了。哪怕轮得到他来这里人五人六的。”

  白凤辇自然是恨不得林枫死。

  白怡晨气急,美眸怒视白凤辇道:“白凤辇,你偷袭同门,又恩将仇报,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

  白凤辇哈哈一笑道:“老子当时是为了救你,别好心当作驴肝肺,至于说恩将仇报,白家与这小子不共戴天,老子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白怡晨还想说什么,林枫则是轻轻地拉住了白怡晨的小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白怡晨被林枫抓住手,心头一软,看了林枫一眼,却是没有从林枫的手里抽出小手,任由林枫拉着。

  白凤辇看到林枫竟然握住了白怡晨的小手,而白怡晨也没有拒绝,指着白怡晨骂道:“你这个贱ren,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与这王八蛋拉拉扯扯。如果没人的话,你是不是还要给他吹萧啊!”

  闻言,白怡晨美眸倒竖,横剑在手,就要动手。

  林枫的手轻捏了捏白怡晨的小手,随即松开,脚下内劲涌动,幻身至白凤辇的面前,手中金枪挟狂暴的内劲,朝白凤辇刺去。

  “小辈敢尔!”

  王河没有想到林枫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动手,愤怒之下,一掌拍出。

  王河是灵虚境中期修为,无论是攻击速度还是强度都要比林枫强上太多太多。只不过,林枫突然出手,王河再想拦截林枫的攻击已经不太可能。只能匆匆拍出一掌,来一个围魏救赵,迫使林枫闪避。如果林枫不闪避,就只有死路一条。

  而只要林枫闪避,王河就可以从林枫的攻击之下,救出白凤辇。

  虽然白凤辇只是一个小人物,可是白凤辇的师父却是白项台,而白项台则是卓笑在白家内舵里面白姓中安插的人。所以,尽管白凤辇明显在说谎,王河也会替他圆这个谎言。甚至于不惜宰掉另外两个白姓内舵弟子。因为王河是外舵的长老,外舵是支持内舵非白姓长老的。

  狂暴的内劲涌至身前,白凤辇从灵魂深处涌出了一股恐惧,双股颤抖,一股骚臭味传来,竟然吓尿了。

  “轰!”

  汹涌的内劲直接洞穿了白凤辇的身体,而几乎与此同时,林枫的身体也被王河拍出的内劲击中,重重地砸向舱壁。

  “走……”

  空中的林枫借着砸向舱壁的冲击力,一手抄住白怡晨的腰,施展一苇渡江轻功,从白云峰与虫子老头撞开的位置,直冲天空。

  此时,船周围的法阵已经被白云峰以及虫子老头的对抗给摧毁了,冲出去的林枫,抱着白怡晨,风驰电掣般的逃离。

  王河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枫竟然在生生的挨了他一掌,还能够有力量逃走。等他回过神来准备去追的时候,林枫早已消失无踪了。

  此时的白怡晨是做梦一样,被林枫抱在怀里,耳朵掠过呼呼的风声,只感觉到一种浓浓的羞意。因为林枫抱她抱的太紧了,以至于她的胸口已经紧紧地贴在了林枫的胸膛之上。而随着林枫呼呼急喘,她的胸口与林枫的胸膛存在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摩擦,这让她羞涩的同时,也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别抱那么紧……”

  白怡晨很想说出这句话,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张不开小嘴。

  而此时的林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尽快的逃走。以他的实力,想要正面对抗王河,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能。

  林枫抱着白怡晨一路朝断苍山脉飞奔,在冲到他昨天夜里藏身的山洞时,哇地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猛地裁到在地,人事不醒。

  林枫刚刚一心要杀掉白凤辇,面对王河的攻击,林枫只能用铁布衫童子功硬抗,虽然没有立毙,但内腑却也受创严重,全靠着一口气血与求生的yu望硬撑到现在的。

  “林枫……你怎么了?你醒醒……”

  羞涩当中的白怡晨根本就没有及时的做出反应,林枫一下了扑倒在地,便将她整个人给压在了身下。胸口压在她的胸上,让她那种异样感更强。

  不过,这种念头一闪而逝,白怡晨连忙将林枫从自己的身上推开,打量了一下山洞,然后将林枫抱起放在山洞里的一块干燥的地面上。随后,急匆匆的将自己随身带着的丹药拿出来,给林枫服下。

  可是,此时的林枫脸若金纸,牙关紧咬,根本没有办法服用丹药。连续喂了几次,都没能喂进去的白怡晨不由地焦急万分。

  刚刚王河那一掌是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林枫的背上,如果换作一般人,只怕早死了。白怡晨不知道林枫为什么在这一掌之下,非但没有死,而且还抱着她逃出升天。不过,白怡晨知道,照林枫现在的情况,如果不及时的疗伤的话,也将必死无疑。

  她身上带着白家独门的疗伤丹药‘守脉丹’,虽然说,这‘守脉丹’药效并不怎么样,但是有一点好处是,任何境界的修行者,都可以使用。

  守脉丹拥有守护人奇经八脉的效果,不过,这效果只能够持续半个小时。换句话说,‘守脉丹’相当于强心剂,不能够治病,但是可以暂时的刺激人体机能,让人不至于因为心跳停止而死亡。白怡晨打算先护住林枫的奇经八脉,然后再想办法。

  “林枫,你醒醒,醒醒……把这丹药服下去……”

  白怡晨心急地推着林枫,可是林枫依然动也不动,脸色已然从金色转为黑色,甚至于连呼吸都变的微弱了许多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

  白怡晨咬了咬牙,心一横,将‘守脉丹’放进自己的嘴里,轻轻地嚼碎,用自己的唾液将其融化,然后伏下身来小嘴贴在了林枫的嘴上。香舌轻扣,流转之中,‘守脉丹’和着唾液一点点的进入林枫牙齿之上。

  这样折腾了有五六分钟,白怡晨才勉强将一颗守脉丹渡完。不过,效果显然并不太好。林枫的脸色已然转变为黑紫色,甚至于连呼吸都时断时续了。

  无奈之下,白怡晨只好再放了一枚‘守脉丹’在口中,融化之后,小香舌用力地撬着林枫的牙齿。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好几分钟的坚持,白怡晨的小香舌终于探到了林枫的嘴里,将‘守脉丹’全都渡进林枫的嘴里。

  第一颗渡进之后,白怡晨并没有就此停止,将自己身上还剩下的五颗‘守脉丹’都拿出来,一个个的放在嘴里,小香舌撬开林枫的牙齿,将丹药渡进林枫的口中。

  这七颗丹药是下山之时从白家的丹阁里面领来的,每一个内舵弟子下山,都会带一颗‘守脉丹’,本来这些丹药是由白云峰带着的。不过,白云峰在半路上被白家派去做别的事情,白云峰怕白怡晨他们出手,便将这七颗丹药交给白怡晨。之后白云峰也没有再要,便一定留在了白怡晨的身上了。

  一般情况下,受到问境期的修行者攻击而受伤,只需要一枚‘守脉丹’就行了。而受到化境期修行者攻击,则需要三枚‘守脉丹’,受到灵虚境修行者攻击,则需要十枚‘守脉丹’才可以暂时控制住伤势。

  白怡晨一共才七颗,能不能控制住伤势,她自己也没有把握。最重要的是,哪怕是这七颗守脉丹能够控制住林枫的伤势,那么也只是半个小时而已。如果不尽快的给林枫疗伤,林枫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