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大隋 > 第490章 尽在掌控
  按易风的计划,所有的朝廷军队都分属于这三个衙门,北衙也称为内军、禁军。ww负责统领内军,下辖军队编属于七卫十军,分别是左右千牛卫、左右监门卫、左右金吾卫、亲勋翊卫以及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左右神武军、左右神威军。这七卫十军也称为北衙禁军,专责驻守京畿重地,守卫京师,护卫皇帝,此外还会有部份驻守在一些重要的城池关隘。这些北衙禁军,也会进行轮换调动,轮换边关驻守训练做战,以保持战斗力。按计划,怀荒的三个野战骑军四个野战步军,包括那些突厥降军,以及辅兵在内,共二十五万人马,划为北衙禁军,二十五万人马改编为七卫十军。

  而南衙,则是府兵或者又叫外兵,基本沿用朝廷的十二卫府兵,略作改动,为左右翊卫、左右骁卫、左右武卫、左右威卫、左右御卫、左右屯卫,一共十二卫。太原朝廷现在的二十余万兵马,以及控制区内其余的兵马,都将隶属于南衙十二卫。按计划,每卫辖三万兵马,车骑府一千二百人一府,骠骑府八百人一府,每卫车骑、骠骑府各十五,南衙府兵统三十六万军队。

  边衙统领的是九镇边军,易风计划把怀荒的镇戍军隶属于边衙,在北方设立九镇,也就是在北魏六镇的基础上再向东增设三镇,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真外,再加御夷、承德、怀远三镇,承德镇在奚境,怀远镇在辽西。每镇统兵两万,九镇十八万兵马。各镇下辖军镇、戍堡、烽堠等。

  这个计划易风花了很多心思,最终的目的还是让他掌控所有军队。

  南北衙内外军的区分设置,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持嫡系部队的战斗力。此时把朝廷兵马划入南衙,还给南衙设立了十二个卫,就是为了把他们尽量的分散,太原诸军划入南衙内。首先就得分成十二部份,每卫又要分成三十个府。尽量让十二卫平行,互不统属。

  三衙互不统属,甚至与兵部和枢密院也相当于半平行的关系,他们统领军队,但却没有调兵权,调兵权在枢密院。也没有升降任免军官之职,选拔任免的权利在兵部。同时兵部还掌有军队的薪俸和粮饷装备供应。

  诸卫各军,皆设上将军一名,又设大将军、将军等,但作战之时,朝廷却会从各卫中抽调兵马组建行营,另外任用统兵将领。总之,易风是想尽千方百计的要把军权握到手。

  新机构的设立,新职位的设立,就是要打破现在军队的格局。重新调整,而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向着自己理想的方向调整。

  “枢密院设枢密使和枢密副使,三衙各设帅和副帅,另本衙所统各卫各军的上将军共同统领本衙。我拟由王保担任枢密使,贺若弼与韩僧寿担任枢密副使。由高甲担任北衙禁军元帅,苏孝慈任南衙府兵元帅。以单雄信任边衙元帅。然后整编各部,分属三衙。然后,调派南衙兵马南下讨逆平乱。”

  “不错的计划。”魏征看过后首先表示赞同,不过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贺若弼与韩僧寿如此未免有明升暗降之嫌,他们肯同意吗?”

  易风去觉得不会有问题。对于太原诸军,他只是把他们改编隶属十二卫,虽也肯定会派一些怀荒和幽州的将领到南衙军中任职,但大致上南衙诸军还是会由原来的将领们统领所部。此外易风还打算给太原各军发一笔赏赐,再让他们西进关中,打回京师去,贺若弼他们想反对也找不到太多可用的理由。最终他们还是会同意的。易风也不担心这支军队派出去后,会失去控制。让他们去打前哨战,他在后面把河东河南河北诸地给占稳了,有北衙禁军在手,还担心什么。

  做为一个上位者,他最需要抓的是什么?

  人事权。

  而对于如今的易风来说,他最需要抓的是军队的控制权,军队的控制权其实也就是对军队将领的人事权。掌控了人事,掌控了将领,也就掌控了军队,掌控了兵权,其它的再一步步来。他可不想跟杨坚一样,堂堂皇帝却被杨秀给杀了,也不想跟杨勇一样,好不容易当上皇帝,却被自己的宰相给卖了。

  四月十八日,大明宫朝堂上。

  宦官堂上宣读皇帝圣旨“大隋皇帝令,军国庶事无论大小,悉由皇太子处决。

  稍后,宦官又宣读第二道诏书。

  皇帝下诏,建枢密院、三衙。以王保为枢密使,授潞国公,晋上柱国,加镇军元帅阶,正二品。以贺若弼、韩僧寿为枢密副使,从二品,各授冠军元帅阶。高甲为北衙七卫十军元帅,苏孝慈为南衙十二卫元帅,单雄信为边衙九镇元帅。宇文弼为左骁卫上将军......

  殿内,高颎依然是享受着赐榻的荣耀,依然是在位子上昏昏欲睡的模样。宣旨宦官还在以皇帝的名义宣旨:命太子左卫率秦琼为左羽林军上将军,右卫率窦建德为左神策军上将军...

  一长串的枢密院、三衙、诸卫各军各镇的将帅任命名单过后,并没有对朝廷其余诸省部官员的任免调动,高颎那微闭的眼睛微微有些意外。原本他还以为杨林打算来个大地震的,却不料竟然只是涉及到军队而已。而且虽然可以看到这次对军队调整较大,但却又并没有太过深入的触及到太原诸将士们的利益。太原诸军整编隶于十二卫,但各军将领依然掌控着这几十万人马,这已经足够了。

  高颎对于上座那个年轻的皇太子,不由的又有了几分深刻的认识。他对军队进行了调整,但对于太原诸军又适可而止,可却又能看到这份改动调整又确实对太子很有利,起码理顺了各路兵马的关系,还在诸军上加了枢密院和三衙这个笼子,虽然现在还不明显,但太子肯定会一步步的深入的,早晚有一天,他会把这兵权全掌控在他的手里。

  宝座上的太子,俨如君主。雄视一切。

  宣旨官读到的人起身到易风面前伏拜,由易风代替天子接受,然后他们接过旨后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跪坐。一个接一个的将帅上前,如同走马灯一样的换位,每一个将领向易风伏拜,都让易风万分高兴,他微笑着向每一个人点头。众将臣服,他喜欢这种感觉。

  朝会结束。百官和今日上朝接受任命的将领们依将退朝,离开大明宫。

  东城,高颎府第。

  太子监国摄政之后,西城就成了宫城和皇城,高颎便也主动的带头搬出了西城,太子给他在东城又赐了一座大宅。

  宅子很大,也是太原王氏家族的一座别府,不过与当初皇帝强行征收西城宅院赏赐给百官不同,太子却是拿出大笔真金白银从东城各宅主人那里买下或者租下许多宅院。然后再分赐给重臣们。对于一些官职低些的官员,则是低价出租给他们,虽然收了租,但太子又给官员们加了一笔租房子的津贴,官员们倒也并无意见。而当地的房主们也十分高兴,房子没被白占,朝廷也没有因此支出大笔的购房钱。皆大欢喜。

  高颎的新府第院里有一株长的很茂盛的石榴树,还没到五月,可这树却已经开始绽放,火花的石榴花开的旺盛,十分漂亮。高颎很喜欢这颗树,花开的是这般的红火艳丽。每天从皇城的公房里回到府中,他都喜欢让家丁搬一张藤椅在树下,躺在那里吹着夏日傍晚的凉风,喝点紫酒,感觉确实不错。

  今天傍晚,高颎并非独酌,贺若弼、韩僧寿、宇文弼三重臣联袂来访。四位朝中重臣齐聚一起共同品偿美酒。四重臣私下聚齐,本是很忌讳的事情,不过今日太子的出招,让他们都感觉到了有几分沉重的压力,谁也不知道太子接下来又会怎么样。他们都想来听听高颎的意思,大家也好共同进退。

  紫色的桑椹美酒倒在晶莹薄透的白瓷杯中,越发的显得是那么的美丽。韩僧寿浅酌一口,满意的点头。

  “醇正甘甜而爽,后劲也足,这酒就是非同一般,喝过之后都不再想喝其它的了。其它的酒,都没有这怀荒产的酒来的够劲。”

  贺若弼点头,“是啊,怀荒的酒初喝起来总是入口甘甜,让你觉得可以喝很多,可不知不觉的你就醉了,醉的厉害。”

  几人都明白他这话里也暗指如今摄政的皇太子手段的厉害,大家都不由沉默。

  “太子今日只说了待各部整编好之后,就要打回关中,可却还没说由谁统兵呢。”

  “我听到的消息是由南衙兵马打头阵,估计到时不是贺若元帅就是宇文元帅,要么就是某了,总不差如此。”韩僧寿道。

  贺若弼咂着嘴,“太子怎么就根本不急着打回关中呢,他到底在想什么?”

  高颎轻抿着美酒,心里却是差不多能猜到太子此时在想什么,就看今日太子的一连串举动,建枢密院设三衙,还要整合诸军,明摆着,太子行事更加稳重,毫无冲动。凡事走一步看三步,目光远着呢。他没有急着回关中,却要在太原城整合诸军,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加强军队的掌控,这位太子有着出人意料的稳重啊。他派南衙军为前锋,说不定就也还有着借杨秀或者杨广消耗非怀荒嫡系兵马的意图。其实以他老到的经验来看,太子的这种思路是对的,天下并不是只有一个篡位的杨秀,还有一个如今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的杨广呢。太子何必急着去关中和杨秀死拼,整合手中的兵马,进一步稳固北方才是硬道理,待后方稳固后,再南下,杨广就算先入关中,又有何用。

  “太子是个厉害的,只是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待我们啊!”宇文弼也算是见识到新太子的厉害了。

  “也许我们该激流勇退,给人让位。江山代有新人出,我们都老了。”高颎轻笑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哪个不是还有一大家子要照顾呢,退出,谈何容易。”贺若弼却是不愿意玩什么激流勇退的,就算改朝换代他们也照样能继续干,如今不过是太子监国而已,更何况现在还有杨秀杨广二伪帝呢。太子再厉害,难道就敢说不需要他们这些赫赫威名立下过无数战功的名将大帅了?虽然太子之前在代北打的不错,可他并不认为太子的怀荒军就有多厉害,怀荒的诸将就有多牛,不过是群年轻小辈而已。杨林居然派一个马贼来做枢密使,高居于他和韩僧寿之上,贺若弼心里是十分不舒服的。王保是谁?还有一个名字叫乌丸保,一个鲜卑化的汉人马贼,只不过因为他曾经是太子做马贼时的心腹,是白马银枪易三郎手下燕云十八骑的第一个,因此才得以鸡犬升天,居然也封了国公做了上柱国当了元帅,最后还成了枢密院的长官,得以和宰相并称。这个新设的枢密院,可是高高在上,权柄大的很,连宰相都管不到。本来论理说,杨林让他做了枢密副使,也算是统领朝廷所有兵马调令的第二人了,可就因上面有那个乌丸保,让他心中就觉得憋了一口气,难受。

  大明宫中,易风燕云十八骑旧部刘鹰正向易风禀报傍晚高颎和贺若弼、韩僧寿、宇文弼四人私下在高府聚会的事情。

  “殿下,这几人不太老实啊,要不干脆让我把他们抓了。”刘鹰如今是特别事务科的统领,特科与军情处、统计局一样都是直属易风。易风记得从前曾经看过一本说,说那些成功的独栽者,靠的就是秘密警察以及宣传。对于这点,他是很有几分赞同的。特务机构虽然不好听,但对于掌控确实有很大帮助。不过对于刘鹰的提议,易风却只是摇了摇头,“继续监视就好,最好是安插发展一些眼线内桩,把他们平时一言一行都给侦察出来,没有我的命令之前,保持监视就可以了,不要擅自行动。”

  只要一切在掌控之中,就可以了,并不需要过份的清洗,有时和光同尘也是必须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