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随身空间:极品农女泼辣妻 > 第757章 :命案
  “因为你不是我,世间只有一个王云娘!”

  所以,不是你不如我,而是因为你不是我!

  云娘看着脚尖前面的血迹,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看着地上的墨千秋带着悲悯,她为这样执迷不悟的墨千秋可怜,同样也是看不起这样的墨千秋。

  黑暗潮湿的天牢刮着寒风,幽冷刺骨,只剩下血液滴落的声音,滴,滴……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墨千秋是墨家的嫡女,而你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商女,我有才情,有如花美貌,身份比你高百倍千倍,我才是最适合韩大哥的,是战王妃最合适的人选,是你!是你用了低贱的手段迷惑了韩大哥对不对?”

  墨千秋听闻云娘的话口中喃喃自语,随后激动的伸出血手去抓云娘,神色妒忌疯狂。

  “墨家百年基业,由先皇御赐的荣耀,却因为你的自私,败在了你墨千秋的手上,你如今进天牢这么久,可是你却从未担心过墨家的情况,墨擎天的前途,墨府的存亡,你可真是好子女,好妹妹,只是可惜了!那一直为你奔波劳累的墨擎天。”

  云娘看着墨千秋的执迷不悟蓦然开口说道,嘴角带着冷笑转身出了牢房,这才听到里面传来墨千秋凄惨的哭喊声……而云娘却始终没有停顿脚步,让墨千秋原本嘶吼的叫声变成了哀求……

  在回去的马车上云娘总觉得身上带着里的牢房血腥之气,却听见马车外传来敲敲打打的声音,撩开看去,却发现街道上出现了一队丧仗仪队,其中的孤儿寡母在前方哭的肝肠欲断,让旁边的人都驻足议论纷纷起来。

  “这都是这半月死的多少个了?也不知这是怎么了,三天两头就有人死……”

  “听说啊!死的不但都是男人,还死的很惨,发现的时候人都快烂了,明明人昨儿都还是好好的,可是一晚上的时间人不但死了,还烂了,可是吓死人了!”

  “这怎么可能?”

  “当然是真的,我隔壁的老张听说就是这么死的,当天晚上我还听见他和她婆娘在吵架,可是第二天她婆娘就发现他男人死了,还都烂了,说是身上像是被虫子咬的一样。”

  “哎!还真是这样啊?那不是太吓人了……”

  “是啊!是啊,你们说他们是怎么死的?”

  云娘这段时间在忙着韩府的事情,再加上韩夫人生病需要伺候,所以云娘也没工夫打听外面的事情,除了尚书府的事情外,更不知上京城发生的事情,现在猛然一听人们的议论,让云娘顿时就想起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疫病,要不然怎么会死了这么多的人,还一晚上就腐烂的尸体,当下就让暖菲去打听打听这是怎么回事。

  回到韩府的云娘洗漱了一番就见暖菲回来,把打听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百姓说从第一个开始死去的人差不多是在半个月前,死的是个男人,当天人都还好好的,可是一晚上人就没了,身上都开始烂了,刚开始别人都以为那人是得了什么病才会这样,可是随后这半个月内,几乎是每隔一天就要死个人,现在都死了七八个人,所以京城里面开始流传,说这是疫病,人心开始有些惶惶。”

  听见暖菲的话,云娘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死了这么多人,官府这么说?”

  “这事听说皇上已经让京兆府尹来管,还有太医院的人,现在京兆府可热闹了。”

  “王爷呢!”

  云娘想到上京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一点也不知道,而且这段时间韩书言也十分忙碌,每天都是早出晚归,而她却在韩夫人那里看着,两人碰面的时候也少了许多,难不成这事情是交给了韩书言来管?

  云娘想的不错,这事在接二连三的发生后皇上就已经让京兆府尹着手调查,为了防止真的是疫病的出现,也让太医院的人辅助,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事情还是没有进展,让皇上和文武百官都坐不住了,纷纷上奏此事的重要性,就怕这样的事情有一天落在了他们身上。

  到最后皇上只能把这事交给了韩书言来办,云修辅之。

  而那些死去的人韩书言也不是没有进展,从尸检的情况来看,那人死的腐烂情况来看应该比较长,而且都是精尽人亡,死的时候生殖器还保持着****的情况,可是人们都说人当日都是好好的,没病没痛,一晚上就变成了这样,再加上亲近之人的供词,一时间事情进入了死胡同,让韩书言和云修只能****夜夜开始调查死去之人的背景和共同之处。

  可是得来的情况都大不一样,没有相同的地方,除了死法是一摸一样外,找不到丝毫的线索!而且那些症状也被太医证实不是疫病,让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这些死者的死法感到奇怪。

  除了能知道内情的人外,此事没有传出一丝风声,就怕这些会引起更大的恐慌和骚乱。

  所以云娘今天才会听见那些话来。

  “小姐,大公子传话来,玄神医已经找到了,让小姐明日回尚书府一趟。”

  “回扬哥哥的话,明日我就回去。”

  云娘听见暖香进门的话,当下脸色一喜,玄神医自从上次传来消息后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既然现在让她回府一聚,那么肯定是已经找到了玄神医。

  当晚云娘把她要回尚书府的事情对韩书言说过后,次日韩书言一大早就让人准备了马车,带着云娘回了尚书府。

  “爹,二叔,云修,大哥在哪?”

  云娘由韩书言扶着下了马车直奔正厅,看着迎上来的云修问道,只见云修手指一指,云娘看向正厅的地方,只见在正厅里坐着风尘仆仆的云扬,正端着茶水,而他的身边一个老者邋遢的抱着一把剑躺在椅子上,四肢僵硬,脸色发青,眼睛瞪的极大的看着云扬,十分愤怒。

  “是你!”

  云娘疾步上前,看着椅子上的老者顿时十分震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说她是南疆皇女的奇怪老头会是他们一直要找的玄神医,如果早知道,他们又何必费尽心思绕了这么大一个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