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路风云 > 第2816章 得天独厚
  园区内不止一家公司,但所有公司都与贵酒的生产、销售、宣传相联系,这由集团统一规划管理的思路让西北的干部们大开眼界,其下辖各个相关产业的子公司不但可以服务于集团内部的业务,还会对外接项目,这提升了集团发展的事业版图。现在的贵酒集团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白酒生产商,涉及了多个领域,每个项目都还发展得不错。而最为关键的是,每个项目又都和其主导的白酒产品有种密切的联系,对提升企业的整体覆盖率有很大帮助。

  张清扬见惯了大场面,但仍然对这里的发展感到震惊,不得不说,在贵西省玮、省阵府的支持下,贵酒的企业品牌已经超越了白酒业本身,已经成为了一个高档的奢侈品。

  参观了几个厂区后,陈静又把张清扬请上车,他们将赶往前方的原浆窖藏基地,在那里可以看到贵酒生产前的准备程序。前方是一座山,面前是一条隧道。

  “穿过隧道就是了。”陈静介绍道。

  张清扬笑道:“这个产业园这么大?”

  “是不小,因为前方的窖藏基地有着千年历史,正好这里一半是山区一半是平原,非常适合建设这个产业园。”

  “这就叫得天独厚!”

  “呵呵,算是吧。”陈静微微一笑。

  隧道并不长,前方很快就出现了光亮,随后又是一翻景像,同之前去过的地方截然不同,仿佛一条隧道隔离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头是现代化的厂区,一头又是古色古香的历史文化古城。

  “漂亮!就像桃花源一样!”张清扬赞叹道。

  “这里还真没怎么设计过,基本上算是保留了历史原貌,你也知道贵西都是山,又比较偏远,远离战乱,所以保存的好。”

  正说着话,前方的领路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陈静皱了下眉头,随后省阵府秘书长拿着手机从后面跑了过来。陈静拉下车窗,问道:“前面怎么了?”

  “省長,前面有巨石滚落,正在抢修,路被堵住了。”

  “什么?不是让他们提前检查吗?”陈静怒了。

  “是意外情况,那个……”秘书长也脸面无光,有贵客来访,却出现了这种意外。

  “下去看看吧。”张清扬说道。

  “嗯。”陈静点点头,两人下了车。

  彭翔和林辉相互看了一眼,分别左右保护着领导。彭翔问道:“陈省長,这边经常有石头滚落吗?”

  陈静说:“这个到是有的,这边山体很松,特别靠近出口这里,我们年年在整治,但是总有石头滚落,好在没伤过人。这次应该是下来大石头了,不然路不会堵。”

  “没别的办法吗?总这样早晚是个麻烦。”张清扬担心道。

  “找了地质学专家研究过多少次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里炸掉,但是……”

  “我懂了……”张清扬理解地点点头,这也算是历史古迹,炸掉太可惜了。

  说话间,几人已经走到了前面,前方的道路中间果然有一些石头,其中有两个比较大的,正好挡住了去路。工人们正在抢修。

  “问题不大,”张清扬担心陈静生气,在一旁安慰道。

  陈静没说话,低头看了眼时间。彭翔好奇地走到近前,围着巨石转了几圈,对林辉招了招手:“你过来。”

  林辉上前,问道:“怎么了?”

  “我总感觉不太对,又说不太清楚。”彭翔皱眉道。

  林辉也围着石头转了两圈,摇头道:“我没发现啊,你什么意思?”

  彭翔一脸的犹豫,低声道:“自从进到这里,我就感觉不太对……”

  林辉抬头四处看了看,寻找着石头滚落的方向,山坡上有一道深深的痕迹。他上前又看了看,并没有太多的发现。

  陈静被这两个人的举动搞愣了,问张清扬:“他们在干什么?”

  “职业习惯吧,”张清扬的眉头也皱了一下:“或许他们感受到了危胁。”

  “真是好警卫!”陈静笑了笑。

  张清扬抬头看了看天,问道:“前方是不是马上就到了?”

  “是的,五分钟的车程吧。”

  “那我们走着过去吧,反正也没多远了。我们在这等着,他们也能不安心施工。”

  “可你是客人,这个……”陈静有些为难。

  “我们之间还讲这个?”张清扬摆摆手,“这段小插曲就不用新闻报道了。”

  “呵呵,那就听你的吧!我估计等我们回来时也应该清理完了!”陈静也明白,再等下去可就天黑了。

  张清扬回身把江小米叫过来,吩咐了几句,随后大家步行前往。

  “这不挺好的嘛,还能感受大自然的新鲜空气!”张清扬边走边笑。

  陈静笑道:“你这是给我面子才这么说的吧?”

  “实话……”

  两人谈笑风声,并没有因为意外而影响心情。可彭翔和林辉明显有些紧张,这种意外在他们看来充满了威胁。好在终于走到了窖藏基地,一路平安无事,两人也松了一口气。这里两边都是山林,要说埋伏个杀手什么的轻而易举。虽然杀手这个名词听起来有些遥远,但是对张清扬来说并不是杞人忧天。出发之前,郑一波已经叮嘱过他们,他们知道反对势力要对领导采取行动,所以一路上都在警惕着。

  张清扬等人走进基地,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面前那十几米高的蒸馏器,正有人站在上面翻腾着原料,一派忙碌的景像,浓浓的酒香迎面扑来。陈静引领着张清扬等人走到跟前,早有讲解员等在前方,详细地介绍了生产工艺。

  蒸馏器的另一端,已经有原浆酒流入了容器,望着那些特制的窖藏大酒缸,张清扬等人走了过去。对面走过来一位男子,看样子是讲解员,并不怎么显眼。他看向张清扬笑了一下。张清扬也对他点点头,然后他就把手伸进了口袋,似乎掏出了什么东西,接着摆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不好!”彭翔叫了一声,马上向男子扑过去,林辉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手拉着张清扬,一手拉住陈静,猛地把他们按倒在地上。

  京城红墙大内,宁中强正坐在韦远方面前聊天。

  “双林不错吧?”韦远方微笑着问道。

  宁中强点点头,说道:“或许从整体实力上,双林省同延海发达的省份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其发展思路,干部的水平都越超了其它地区,那里的干部让我感受到了一丝不同……”

  “什么不同?”

  “个性方面,态度方面,就是……还真说不太好。”宁中强笑了笑。

  韦远方说:“双林省的干部给我一种真诚的感觉……”

  “对对,太对了,”宁中强点头:“没错,确实是一种真诚的感觉,这点和其它地区完全不同。”

  “还有就是思维方式,他们都尽职尽责,面对我们这些人……有什么说什么,并不在乎说的话会得罪他们的直接领导。”

  “这是张清扬带来的改变?”

  “不得不承认啊,他改变了双林省,这话一点也不为过,单纯的经济发展谁都会搞,但是他能让那个地区从根上发生转变,这是了不起的成就!你这次选择去双林是对的,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一号,”宁中强抬头看向韦远方:“张清扬这个人我了解得太少,您真的那么看好他?”

  韦远方说:“了解得少就要多了解,在这一点上你要向恩华同志学习,要说对下面干部的了解,你不如他。”

  宁中强老脸一红,点头道:“您说得对,他上次在党校的讲话,我后来认真研究过,说得都很对,切切实实的道理。”

  “你明白就好,”韦远方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中强,我一直在想,如果换成我们任何一个人,我们能让双林省发生这样的转变吗?十多年前,我曾经去过双林,同现在相比……”

  “一号,我虽然没有同张清扬直接接触,但是从双林省的干部身上我已经感受到了他的气质,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他拥有我们谁都没有的气质……”韦远方点点头,“但这并不足以判断他的未来,他要走的路还远着呢!”

  “他总是做一些看似很反常却又很合理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又是别人不愿意做甚至做不到的,这是他和别人最大的不同。”

  “比如……”

  “比如这次去贵西,真的……我难以至信!”

  “是有点意思,呵呵,这小子有点高深莫测!”韦远方不停地摇头。

  宁中强笑了笑,说:“如果他把西北弄好了,那么华夏就少了一半的麻烦。不管怎么说,他这次去贵西考察,单是魄力就让人佩服。”

  “你怎么看他和张泉?”韦远方突然抛出了一个敏锐的话题。

  “这个……”宁中强犹豫了一下。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宁中强苦笑道:“张泉心眼有点小,张清扬嘛……我不知道如何评价他。”说完,抬头看向韦远方。

  “他们是高手和宗师的区别……”韦远方喃喃自语。

  “高手……宗师……”宁中强不置可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