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皇妃千千岁 > 第三百五十章 药箱都不带,瞧什么病
  “好,我这就去拿来。”她不怕杀头,本来几年前就差点死去的人了,还怕什么死?况且,她有信心能治好他。

  一转身却迎面撞上一张纸,她一愣,这不就是方才看的那张告示吗?

  告示上方缓缓露出一张笑嘻嘻的脸来,“徒弟,找到了升官发财的门路,也不等等为师。”

  守卫领着师徒二人去宫里的路上,鱼蝶儿不断地告诫着师傅,此刻起,不准叫她的名字,不准说她的身世,不准……

  “好了好了,师傅的耳朵都磨出茧子了,从现在起,我嘴巴闭上好吧。”男人不耐烦道。

  “谁让你要跟来。”鱼蝶儿更不耐烦,让他在宫门外等又不肯,带着他总觉得肯定会穿帮。

  “你以为我想跟?我是怕你学艺不精落个满门抄斩的罪名,把为师也给连累了。”男人气哼哼的,“我倒是小看了你的胆子,你要施展医术师傅不反对,可是,”他压低了声,“可是你也不能头一个就拿皇帝出手啊,万一有个闪失,你小命还要不要?”

  鱼蝶儿不想解释,给他使了个眼色,“师傅,快别说了,让人听见了,现在就把我们拉出去砍了,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

  男人果真闭了嘴,反正有他这个师傅在,她捅出什么篓子来都不怕,皇帝也是人,他还能治不好?

  只是感觉这丫头变得怪怪的,这么热心的要替皇上治病,她也不是图钱财富贵的人啊。

  皓月斋里,金松正嘟囔着,“这苦肉计都使了,可这么多天王妃也没现身啊。”

  庆俞站在廊下慢悠悠的喂鸟,头也不回的答道,“急什么?或许王妃呆的地方消息不灵通,又没上街,所以还不知道消息呢。”

  嘴里这么说,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只是故作镇定罢了。

  “要是没用,皇上肯定饶不了你,就算皇上饶你,太皇太后也饶不了你。”

  庆俞这才转身,“金松,若是太皇太后怪罪下来,你可得替我作证,我说的是苦肉计是作戏,演个过场就行了,谁知道皇上他,他来真的。”

  “还不是为了逼真,”金松伸出指头朝着紧闭的殿门一指,“为了引王妃出来,那位什么干不出来?”

  现在可倒好,真给弄榻上躺着了。

  看着紧闭的殿门,庆俞也没心思喂鸟了,鸟食一丢,就地坐在门槛上唉声叹气。

  金松也是真担心,斗嘴归斗嘴,图个乐子,若是太皇太后怪罪下来,他肯定会作证,可是太皇太后得听他的啊。

  一个奴才能有什么面子?唉!

  若是王妃回来,皇上兴许一高兴就不计较了,若是没回来,谁知道会不会将气都借机撒到庆俞这馊主意上去。

  莫说王妃没来,就连个别人也没来,也是,这可是给皇上看病,一般人谁敢来?弄不好脑袋搬家,谁没事来凑这个热闹?

  可是好歹来个人,也显示一下这个办法还是有效的啊。

  两个人正并排坐在门前愁眉不展,突然一个小太监噔噔噔从院门口直跑过来,口中喊道,“总管大人,有人揭皇榜了,有人揭皇榜了。”

  “哪儿呢?男的女的?”庆俞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着急的问。

  “一男一女,宫门守卫已经带进来了,在门口候着呢。”小太监回道。

  一男一女,庆俞与金松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很疑惑,怎么还冒出来个男的?不过有女的就好。

  “等着。”庆俞回身推开殿门轻手轻脚走了进去,向皇上禀报去了。

  出来后,他清了清嗓子,“宣。”

  师徒两人一进入院子,庆俞与金松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待看清了那女子的长相,他们脸上便现出失落之色,心中更是失望。

  那女子的个头身形倒是与王妃有些相似,可是脸完全不是啊。

  真是个来凑热闹的。

  “你们两个是谁会瞧病?”金松站在殿门前,问道。

  鱼蝶儿悄悄推了师傅一把,男人便被动的向前走了一步,他不禁回头嗔了她一眼,明明是她要揭皇榜,要给人看病,临了临了却让他去当出头鸟。

  可又无可奈何,谁叫她是他徒弟呢?这干了半截的事儿她要撒手,只能由他来接手。

  金松上下打量了男人一阵,这男人虽然不年少,可看着也不怎么老,中年上下的年纪还颇有几分倜傥风姿,怎么看都不像个大夫,不会是个游手好闲的落魄老公子哥,来这儿骗吃骗喝的吧?

  便不悦的问,“连个药箱都不带,你瞧得哪门子的病?”

  男人扯唇一笑,“药箱?没必要,待我看了若能医,一颗药便能药到病除,何须什么药箱。”

  金松皱眉,“好大的口气!”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男人似乎很有自信。

  金松一想也是,再胆大的骗子也没有敢跑到皇宫里骗的吧?

  “洒家可是好心提醒你,若是口出狂言可是会脑袋不保。”

  男人却不领情,“多谢公公,我的脑袋可是牢的很。”

  话已至此,金松也不多言,率先进了殿,男人跟在其后。

  鱼蝶儿有些迟疑,不知要不要进去。

  先前的火急火燎,所有的一切都不顾,可到了这当口,他就在里面,可她却顾虑重重了。

  “姑娘,你不进去?”庆俞紧盯着她的脸问道。

  鱼蝶儿被他看的不自在,冲他点了下头便进了殿,更像是逃进了殿,因为她不敢开口,怕声音会露馅。

  宫女端着银盆已在外间等候,盆中有热水,师傅此时已净好了手。

  “皇上有伤不便移动,就去榻前看吧。”金松说了一句,引领在前。

  鱼蝶儿跟在师傅后面也到了龙榻边。

  帐幔低垂,看不清里面的人。

  “皇上。”金松轻轻唤了一声,“揭皇榜的人带进来了。”接着他冲着站的笔直的两师徒轻喝道,“还不拜见皇上?”

  男人似乎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参拜了,鱼蝶儿也跟着行了跪礼。

  “平身吧。”隔着纱帐传来皇上的声音。

  鱼蝶儿有片刻的恍神,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清润好听。

  这间寝殿他竟然还住着,如今他可是皇上了啊!后宫多少奢华的大殿供他选择,可他却还屈居于这座小小的皓月斋。

  甚至就连这床榻都还是当初那一张。

  金松走近两步,伸手将帐子撩起挂在侧边的金钩上,露出了榻上的人来,鱼蝶儿想看看他,不由得伸长了脖子。

  皇上静静地躺在榻上,面容依然清冷俊美,多看几眼能叫人恍神儿。

  “就请神医为皇上瞧瞧吧。”金松违心的称男人为神医,其实此人有几斤几两,金松可是一点不知道,所以只说让他瞧瞧,并不说让他诊治,先看是否能瞧出个眉目再说。

  又不放心的叮嘱,“轻着些手脚,这可是龙体。”

  若碰坏了、碰疼了都不是那么好担待的,砍头都是轻的。

  男人未理会金松,对皇上道,“草民冒犯了。”然后伸手将皇上前胸的衣襟掀开。

  赫然一道伤疤呈现在眼前。

  鱼蝶儿眼中弥漫着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心疼,纤手不自觉的紧紧相握。

  “伤口虽不致命,可却愈合的不好,奇怪!”男人只看了一眼便抬头,疑惑的看向金松,“宫里应该不缺上好的金疮药吧?”

  金松没吱声,总不能说是皇上想让自己看起来严重一些,拒绝用金疮药吧?演戏能演到这个份上,他也是服了!

  男人皱了皱眉,他本以为皇上是多么病入膏肓,如今看来虽然真的有伤,而且还似乎患了风寒多日,但并不要命,宫里的太医应该能应对啊,除非太医院养的一群草包!

  可为什么会发皇榜求医?

  一时间,他反倒拿不定主意,是用药还是不用药?难不成皇上还有别的毛病,他没看出来?

  便又把了个脉,也没什么别的异常。

  倒是鱼蝶儿沉不住气了,看着鹤泰胸前未愈合的伤口,还隐隐泛着血丝,可师傅却不着手医治,不知道在踌躇什么,便往前凑凑,小声道,“师傅,您不是带的有治外伤的药吗?”

  她希望师傅快点给皇上用上,那药效奇佳,她可是一清二楚。

  皇上从看见给他瞧病的是个男人,脸色便已暗沉,想着待会怎么训斥那两个不会办事的奴才一顿。

  方才庆俞禀报时说一男一女,他还抱着点希望,否则才不会宣他们入内。

  谁知道女的不会瞧病,而且胆子还小,一直藏在男人身后,最主要的一点是看样貌根本不是小蝶。

  如今听那女子与那男人说话,叫他师傅,合着还是师徒。

  但是女子说话的声音虽低,但是隐约间听着倒是顺耳,鹤泰不由得心情好了点,开口道,“朕喜爱练剑,所以伤口愈合缓慢,你们既敢揭皇榜入宫,可有什么灵丹妙药?”

  鱼蝶儿一听急了,“练剑?你都伤成这样了还练剑?像这种外伤要静养才是,不仅不能练剑,动作都不能大了、猛了。难道太医都不跟你讲的吗?”

  她噼里啪啦说完才感觉到气氛不对,环顾左右,金松和庆俞都膛目结舌地望着她。

  鱼蝶儿下意识捂住了嘴,真是嘴欠啊!容貌可以化妆,可声音却不能更改。

  可是已经晚了,皇上那深不见底的黑眸中顿时变得情意浓浓,看着她的目光似胶着一般,口中痴痴的唤道,“小蝶,是你吗?是你回来了?”

  说着也不管身上有伤,抬腿下了榻,长臂一深便将她搂了过来,四年了,本以为阴阳相隔,想不到却还能再次拥她入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