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老婆是村花 > 第三百五十六章宫中逞凶
  民众的喊声已经传遍整条街、整座城。

  无论菲尼布可如何解释,他们这群污合之众很难让老百姓有好感,西边的围栏已经摇摇欲坠,随时会被民众推翻。

  眼见群情汹涌,秦风不敢多待,一个跳跃,高立于宫门前的石狮上,朗声道:“所有人愿意随我进去的,放下武器,不许杀人。”

  “放下武器?”

  “还不许杀人?”

  这简直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碰触他们的底线,他们可是过的刀口舔血的日子,枪在人在、刀毁人亡,打打杀杀才是常态,放下武器,完全没安全感。

  秦风这一招实在太霸道,连最拍他马屁的乌克也紧握着腰间的手枪,死活不肯取下。

  “如此甚好,那我一个人进去了!”

  他说着,拍拍手,摆出要进宫的架式。

  “别啊!秦爷!”乌克急忙拦住他,手枪拿在手中,还在犹犹豫豫。

  “我们进!”这时黑鬼军团的小头目们没能忍住,直接将手中的步枪砸在地上,仰首挺胸挡在了宫门前,一群黑衣黑皮肤的手下也全涌了上来。

  “不错!”秦风赞道,又向乌克等人投去最后征询的目光。

  他早就摸准这些人的心思,谁都怕好处飞了,他可没多少时间留给他们,逼着大家作最后表态,要么放下武器进宫,要么就拿好武器守在宫外。

  乌克转身向台阶下走去,就在大家以为他不准备进宫时,他却将手枪交给了一位亲信,“你带一批人在外面守好,得了好处少不了你们的一份!”

  他挥挥手,手下纷纷将枪交出来。

  其他组织的人也跟着效仿,只留下一小部人在宫外看守武器,而带上另一部份人随秦风入宫。

  黑鬼军团的小头目见状,赶紧掉头回来捡枪,也学着乌克的做法,留下一拨人。

  这边,秦风见大家都听从了他的安排,也会心地笑笑,向着民众保证道:“大家请放心,我秦风只是个路人,借条道而已,不会伤及无辜!”

  说罢,跳下石狮,率队迈进了虚掩的宫门。

  都说一进宫门深似海,这处王宫却他想象中的三宫六院,甚至还远远不及连德玛王国的德东行宫,既没有三千佳丽,莺莺娥娥,也没有精英武士,群臣诸侯,有的只是几位老嬷嬷。

  嬷嬷们正在宫门内的一片空地上围在一起,清点前一天民众送到宫门外的礼物,她们认真地将礼物分门别类堆放,挑出稍有意义的东西,会呈交内宫处理,食物跟衣物大多会直接转送到福利院跟一些救助机构,钱财则单独立册,集中账目,以支持王室长期的慈善事业。

  当嬷嬷们看到秦风带人闯宫,吓得全扔下手中的活,大喊大叫向宫中跑去。

  乌克见状,好不光火,用他那米国腔高喊:“跑什么跑,秦爷来了,还不快来给秦爷带路!”

  他越叫,嬷嬷们跑得越快。

  “宫里人怎么这么不守规矩?”他立即吩咐几名手下,去将她们抓回来。

  几个壮汉早就想在宫中溜达一番,听到乌克船长开口,一个个像撒野的疯狗,拼命向嬷嬷们追去。

  水至清则无鱼,秦风从来没想过完全约束乌克这帮人,他很清楚,偶尔让他们释放下狂野,十分必要,见他们去抓人问路,他也乐见其成,先观察下陈旧的王宫,感受其中厚重的历史。

  他倒是淡定,可身后一群人却无法淡定了,全都在议论纷纷。

  “这破王宫怕没什么油水吧!”

  “咱们这么磨唧,不是浪费战机么?就算有什么宝贝也全都藏起来了!”

  “秦爷今天这么规矩,不会是想泡个公主郡主吧?”

  “就怕有点姿色的女性早就跑掉了。”

  ……

  “救命啊……”

  就在大家还停留在宫门处闲聊时,那几个跑去抓嬷嬷的人发出了呼救,一个个惨叫连连,刚跑到这排房子的拐角处,就连滚带爬往回跑,最明显的是脸上都挂了彩,青一块紫一块的,让人忍俊不禁。

  这还得了,刚进宫门的几百人早就跃跃欲试,以为是有宫内大军杀到,纵然没有枪炮在手,他们一个个也是摩拳擦掌,做好战斗准备。

  可不曾想,拐角处冲出的并不是什么精英禁军,仅仅是一群花白头发的老头老太,手上握的也不是刀枪,而是扫帚拖把,就把乌克手下的几员猛将打得屁滚尿流。

  其他组织的人见了,无不哈哈大笑,嘲笑乌克的手下是脓包,十三星盟就是张虎皮,连几个老人家都对付不了。

  乌克哪受得了这窝囊气,手一挥,两名亲信跟上他的脚步,一起向那老头老太冲去。

  他打架自然是好手,面对区区十多个老头老太,自认为一人足够,带两人上前,不过是壮大声势。

  面对手下的狼狈,他快步迎上前去,飞腿踢向高举扫帚劈来的一老头。

  以他这个头体重,怕是要将老头直接踢飞。

  主在他的脚碰到扫帚的同时,老头后面的同伴神速上前支援,长长的扫帚拖把齐唰唰向他捅来。

  侥是这些老头老太们的力道不大,可同时五六根棍子往他身上捅来,顿时将他捅了回去。

  他落地不稳,捂住裆部直接倒在地上,痛得铁青的脸都已经变形,想说话却说不出,让人看着都只觉裆下一紧,那个痛,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

  可老头老太们并没因此放过他,这次上来的人更多,十多个一起砸来。

  他的两名亲信还没摆开架式,就不得不以身体替他挡住一波,每个人都忍受了好几闷棍,抬起他往回跑。

  看着他们吃了败仗,别的组织依然没动,还在旁观看热闹,一来乌克平时就爱抢人风头,今天出出丑正合了大家的心意,二来秦风有言在先,进宫不是来闹事打架的。

  可乌克的人见老大受辱,无不义愤填膺,一下子冲上来好几十人,将老人家们全挡住。

  老头老太们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十几人共进退,竟将数倍于自己的壮汉全接下来,连敲带扫,毫不吃力。

  乌克自己吃了亏,现在看到手下还在吃亏,他们的长处那都是玩枪,这些习武的老者比身手,比不过啊。

  他顽强地站直身体,向临时盟友们发出怒吼:“特么你们还想不想寻几件像样的宝贝了?挡我们者死!”

  好几百人被戳中痛点,一个个口中喊起“为兄弟们报仇”,向十几个老人家压了过去。

  老头们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节节败退,手中的扫帚拖把也全被夺走,只能转身撤退,嘴里高喊着:“打劫啦!强盗啦!土匪进宫啦!”

  他们这一跑一追,几百人全向宫内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