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 > 第2071章 你死定了…
  第2071章你死定了…

  他们很快来到花房,远远就看到平顺正抱着一把杂草走出来。

  看到查玛推着洛克过来,平顺立即蹦跳着走了过去,“查玛师父,你终于好了?”

  “哦,你知道我生病了?”查玛有些意外,自己掉进湖水里发烧的事,好像很多人都知道似得。

  平顺得意点头,“是啊,昨晚我还看到你被洛克师父抱着啃……”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坐在轮椅上的洛克一把搂了过去,被单手堵住了嘴。

  “咳咳,小孩子不可以乱说话。”洛克有些做贼心虚,立即转移话题,“平顺,给你布置的课业完成了没?”

  平顺眨了眨无辜的眼睛,“什么课业?我上午去医馆看查玛师父时,你明明说今天放我一天假,让我随便玩的呀。”

  “咳咳咳,”洛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即改口,“那估计是我记错了,现在就给你布置点好了,明天交上来篇千字文,就写写你今天放假一天的感受。”

  平顺委屈巴巴地低下头,满脸的不情愿,“哦。”

  查玛的目光在平顺和洛克身上来回游弋了下,把平顺从洛克怀里拉出来,沉声问道,“平顺,老师平时是不是教导你不可以说谎?”

  洛克立即紧张起来,似乎猜到了查玛要问什么,连忙顾左右而言他,“咳咳咳,平顺,王后也在花房么?”

  “是的,”平顺轻轻点头,却没忘回答查玛的问话,“查玛师父,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会诚实回答的。”

  “好,跟我过来这边,我们慢慢说。”查玛拉着平顺走远,临走之前没忘了给洛克一个“你死定了!”的恐怖眼神。

  洛克觉得后背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不过输人不输阵,他依旧强自镇定,故作悠然坐在轮椅上,脸上的神态格外悠然。

  陆卉儿抱着刚摘下来的杂草从花房出来,看到轮椅上的洛克有些意外,“呃,洛克,你怎么会来这里?”

  “如果知道过来会遇到平顺,我打死也不会过来的。”洛克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后悔的不行。

  “啊?”陆卉儿没听明白洛克话里的意思,正准备仔细问问,那边查玛已经暴怒走了过来,“洛克,我他妈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他这声怒骂宛如惊雷,吓得陆卉儿手里抱着的杂草直接丢在地上。

  陆卉儿愕然转身,看着查玛铁青的脸色,觉得事情十分不妙。

  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查玛身上带着杀气,甚至相信查玛是真的想要杀了洛克。

  呃……

  这样的情形,确实不用喊来达尔贝劝劝么?

  他们俩可是都达尔贝最器重的手下,万一站打起来,自己要站在哪边呢?

  陆卉儿正纠结着,平顺跟在查玛身后走了过来,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伸出小手拽了下陆卉儿,“妈咪。”

  “嗯?怎么了?”陆卉儿弯腰蹲下,“怎么一脸做错事的样子,不要告诉我查玛暴走跟你有关系。”

  平顺心虚低下头,“妈咪,我只是把昨晚在湖边看到的告诉了查玛师父,然后他就很生气冲向洛克师父。我想,他一定是在生气昨晚被咬疼了吧?”

  陆卉儿满脸挫败地看着天真的平顺,直接拽着他的手离开花房,决定暂时离开风暴的中心。

  在陆卉儿身后,传来查玛的咆哮声,“洛克,老子跟你拼了!”

  陆卉儿暗自摇头,生怕会被战火波及,带着平顺走得更快,转眼离开了花房。

  黄昏的皇宫内因为查玛的咆哮变得非常热闹,来回巡逻的侍卫们远远看着发火的大将军,谁也不敢走过来,纷纷绕道而行。

  没有谁是傻子,大家都生怕会被殃及,成为明显处于暴走中的查玛的炮灰。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皇宫终于重归宁静,而此刻的铁府外,有道身影正来回徘徊着。

  他警惕审视下四周,确认并没有发现自己,立即从墙头跃了进去,鬼祟的都不敢走正门。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达尔贝苦苦寻觅着的铁一!

  凭借着对自家宅院的熟悉,铁一几乎融入在夜色里,转眼已经从侧门进了客厅。

  客厅里并没有开灯,只亮着盏昏黄的夜灯,确切地说,应该是整个铁府都没有什么灯,光线暗的几乎看不见。

  自从铁木回来后,整个铁府晚上都没什么灯光,他就是怕铁一回来被人发现。

  铁一借着昏暗的灯光往里走,来到铁木的房门前,轻轻敲了两下,“叩叩。”

  敲门声在静寂的夜里十分响亮,铁一敲了下立即停住,静等了十几秒,门却没有开。

  他没敢继续逗留,直接去了楼上,铁鸢就在楼上住着。

  脚步轻盈的铁一很快来到二楼,两下就敲开了铁鸢的门。

  她穿着睡衣出来,手里还握着手机没睡,看到铁一格外震惊,“哥?真的是你!”

  刚才铁鸢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自己幻听,反正还没睡,就起来打开了门,没想到居然真的是铁一。

  “嗯,我刚才去了爹地房间,太晚了他可能已经睡下了。”铁一闪身走进来,拉住铁鸢准备开灯的手,“别开灯,外面那些负责监视的人应该还在。”

  铁鸢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莽撞,连忙收回手,心有惴惴看向铁一,“哥,之前你也没说清楚,吓得我和爹地到现在都没缓过来,那个会融化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铁一来到窗口前,撩开窗帘警惕往下看,果然,在铁府门前停着两辆车,里面应该坐着负责监视的查玛的手下。

  “那些狗果然还在,幸好我是从后面翻进来的。”铁一低咒了声,这才转身看向铁鸢,“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我也很奇怪,他……”

  铁一斟酌了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跟铁鸢解释,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

  “他到底是谁?”铁鸢奇怪的不行,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居然会有尸体被太阳晒融化这件事。

  “呼——,”铁一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娓娓道来,“你不知道,我去神女峰是为了寻找李牧宝藏。只是宝藏哪有那么容易找的,好几次我都差点丧命回不来。直到那天我看到一只幼豹在丛林里玩耍,饿得厉害的我想抓住它吃掉,居然跟着它来到一处山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