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高武 > 第867章 王战之地起源
  魔都地窟。

  希望城原址,此刻正在重建的不是希望城,而是猫宫。

  方平是真的要给苍猫建一座宫殿。

  大量的武者,此刻都在忙碌着。

  郭圣泉几人,这时候都在这里坐镇。

  简陋的临时大厅中,郭圣泉看了一眼方平,有些惊叹道:“感觉你又变强了!”

  这速度,太快了!

  方平摇头道:“还好,就是本源道微微有了点头绪,实力上的提升倒是不明显。”

  对他而言,气血提升一两千卡,不值得注意。

  郭圣泉说的,大概是他最近气血提升了一些。

  不过对方平而言,几千卡气血的提升,远没有本源道有了头绪更重要。

  郭圣泉无言以对,接着岔开话题道:“前两日,狡来过希望城一次,结果没看到你,很快就离开了!”

  “没说什么事?”

  “没有。”

  “魔都地窟最近没事吧?”

  “没大事,一些中低品地窟武者想暴动,被镇压了!”

  郭圣泉说的淡然,实际上事情比他说的严重。

  魔都地窟数千万人口,武者极多。

  一部分被赶走了,一部分则是留了下来。

  人类没有屠杀,可也没有手软。

  就在方平没来的这些时日,一批强者铁血镇压四方,击杀的中低品武者超过了10万人!

  魔都地窟,现在中品武者几乎为之一空!

  大量的低品武者和普通人,也被迫迁离,朝御海山一带迁移。

  希望城千里范围,不允许任何地窟人类生存!

  强行迁移这些人,也造成了一定的动荡,魔武、武安军、星落军、镇国军……

  这些武者,纷纷出手,这些日子前前后后斩杀的地窟人类恐怕有数十万之巨!

  血流成河!

  这些事,方平有所耳闻,却是没太去管。

  几千万地窟人类,人类一方虽然不至于真的屠灭,可也不会太客气,有威胁的,不听话的,通通击杀。

  这时候,可没有怀柔一说。

  人类还没到这时候!

  哪天真打下了地窟,那还可以慢慢去教化,可现在只是在魔都少数几地占据优势,也没这个时间和精力去怀柔。

  “那就好,魔都地窟要经营成我们的另一个大本营!”

  方平还是颇为重视的,又道:“另外,听说最近禁忌海有些暴动,发生了什么吗?”

  “禁忌海这边……”

  郭圣泉想了想才道:“我怀疑狡来这,和禁忌海有点关系!禁忌海近期的确有些暴动,海岸线那边,以前很少有妖族出现,现在却是频频看到海中妖族现身。”

  “这事是值得重视……看来苍猫不能一直待在地球,苍猫在这,海中妖族不敢上岸。”

  郭圣泉失笑道:“这个……它真的可以做到吗?它要是释放一下威压,那倒是可以震慑四方,怕就怕它嫌麻烦,或者干脆想要妖兽过来,送到嘴边吃一点,还真未必会这么做。”

  方平一听这话,也是失笑。

  别说,这可能真的有。

  就苍猫那性格,指不定等着这些妖兽送上门给它吃,哪会特意驱赶。

  “再看吧!那我先去找狡了,在禁忌海还是在哪?”

  “可能在界域之地那边。”

  “行,那我知道了,郭校长,魔都地窟这边你们多上心,有事随时通知我们!”

  “放心吧!”

  “……”

  两人交流了一阵,方平迅速朝界域之地那边赶去。

  苍猫不在,狡回去当自己的山大王可能性最大。

  ……

  界域之地。

  当感应到了方平的气息,狡躲在阴暗处一动不动。

  大概过了七八秒,狡好像没感应到大猫的存在,这才嘶吼一声,宣示自己的存在!

  那只猫,没回来!

  好事!

  狡现在那是怕了那只猫了,这只猫太可恶了,走的时候也不通知自己,狡现在那是满心的悲痛。

  自己在禁忌海中游泳了好几天,差点被海中妖族给吞了。

  经历了九死一生,它总算是逃到了界域之地。

  而这一切,都是那只猫害的!

  它把自己丢到了禁忌海,居然跑了!

  “吼!”

  狡嘶吼起来,发泄着心中的不满,该死的猫,下次别让自己看见它!

  ……

  片刻后。

  方平看到了狡。

  这时候的狡,金光灿灿,气势勃发,倒是真有点强者的范。

  巨大的身形,也不收敛,看起来比之前突破的时候更高大了。

  方平感应了一番,这家伙可能踏入本源道了!

  这才几天?

  看来之前吞噬了不少妖族,加上在禁忌海流浪了一番,实力进步很大。

  “狡兄!”

  方平热情洋溢,隔着老远招手打了声招呼。

  狡矜持地点了点大脑袋,以作回应。

  方平见状有些好笑,这家伙该怂的时候吓得差点失禁,这没威胁了,又开始保持自己高冷的妖王范了。

  “狡兄,前几日有点事,没来这边,听说狡兄去希望城找我,是有事要说?”

  “厨子……”

  狡现在也习惯了传音,声音比较深沉,方平却是听出了其中的伪装。

  这家伙故作深沉呢!

  “厨子,猫呢?”

  狡第一时间问了一句,保持高傲姿态,一副随便问问的表情。

  方平笑道:“苍猫?苍猫在后面,准备待会进来……”

  狡忽然大脸垮了下来,迅速传音道:“它去人类世界没多久,厨子……不要这么快让它回来……”

  方平憋笑,也不继续吓唬它,问道:“到底什么事?苍猫这边,我会想办法让它在地球住一段时间。”

  “那好!”

  狡松了口气,厨子最好带着那只猫都别进来了。

  其实它是不想遇到这俩家伙的!

  厨子也好,苍猫也好,都走的远远的,它安安心心地当自己的妖王就好了。

  狡心里想着,继续传音道:“是禁忌海!禁忌海深处有个岛……”

  “我知道,那只大乌鸦在的岛?”

  苍猫去地球找铃铛,就是为了对付这只大乌鸦的。

  这个岛,当年就是苍猫的钓鱼场。

  “对,就是那个!”

  狡迅速道:“最近,那只猫一走,岛上有动静!那只大乌鸦好像离开了几日……前两天回来了,一回来,禁忌海中,大量妖族汇聚在岛屿上,好像要出征……

  前些天,本王被妖族追杀……不是,本王追杀几头妖族……”

  狡暗呼侥幸,差点说漏嘴了。

  纠正了一下,这才继续道:“本王追杀几头妖族,发现禁忌海深处,好像还有妖族在交战,很多很多,一片区域的海水都成了血红色了!

  厨子,它们距离南七域不过万里之地,不会杀到南七域来吧?”

  狡找方平,就是为了这事。

  南七域,现在可是它的地盘。

  可最近,禁忌海中妖族征伐不断,死伤惨重,大战到现在都没结束,狡担心那些家伙杀到了南七域来。

  界域之地之前倒是有4位九品妖族,加上狡足足5位。

  可之前死了两位,如今加上狡也就3位。

  南七域妖族,随着两大禁地消亡,妖族实力进入了最低谷期。

  狡是真的有些担心!

  非但如此,狡又道:“厨子,界域之地内围的,真是你家老祖吗?”

  狡有些怀疑了!

  可能不是的!

  它问过苍猫的,苍猫压根不知道这事。

  方平笑道:“是不是的,有区别吗?狡兄,直说吧,界域之地是不是也出事了?”

  “里面有个老头……”

  狡回头看了一眼界壁,现在的界壁看不到里面,可之前它看到了。

  “一个老头……把自己埋在了不灭物质里面……前些天生命潮汐爆发,老头睁眼了,好像在说话……本王没听懂,也没听到。

  可界域之地其它妖族,好像听到了……”

  狡现在有些忧心忡忡了,“它们好像听到了老头说什么,就昨天,暴熊下海了!它都没告知本王,就下了禁忌海……

  之前暴熊不敢入禁忌海的,一直留在了界域之地。

  可昨天它走了,好像是往禁忌海深处游……厨子,它是不是去找别的妖王了?”

  界域之地这些年,并非真的只有先前的那些九品妖族。

  很多妖族,到了九品境之后,就入了禁忌海,离开了界域之地。

  而现在,界域之地剩余的两位九品妖族,其中一位直接离开了。

  狡不得不担心!

  这个妖王当的,有些没滋味了。

  九品妖族,现在就俩了,它还在其中。

  剩下的不是妖兽,是一株被苍猫嫌弃的妖植。

  妖植一般不会入海,哪怕从界域之地走出去,也会去御海山。

  想到这,狡又道:“嗜血树这几日也有些不对劲,好像要去御海山,一直往那边跑……厨子,它们是不是要背叛本王?”

  狡很郁闷!

  这妖王才当几天啊!

  可现在呢?

  两位九品妖王,一个下了禁忌海,一个好像也要跑。

  方平闻言微微凝眉,看向界壁处,沉声道:“你说,它们是在看到老头说话之后,才开始有些变故?”

  “是啊!”

  “你没听到声音?”

  “没听到。”

  “括苍山,御兽宗……”

  方平心中泛起这念头,括苍山的公涓子也有动静了?

  这是要让界域之地的妖族回来了吗?

  当初战王就说过,有些界域之地,未必有活人麾下了,可出山的时候,也许会出来不少妖族麾下。

  界域之地的妖族,其实都算是家养的。

  而这些妖族,到了一定的境界,不会继续留在界域之地,而是会进入禁忌海,远走他乡。

  现在,公涓子为自己出山做准备了吗?

  想到这,方平忽然上前一步,盯着界壁看了一眼,接着,身上气息变了一下,转变成了姚成军的。

  界壁,微微颤动起来。

  “北海大帝可在?”

  方平声音浩荡,也不进入洞天之内,就在外围待着。

  苍猫说过,它回不去,那是因为现在它进去,可能会把界壁彻底破碎了。

  而公涓子也出不来,不是真的出不来,而是出来了,界壁也有可能彻底破碎,那公涓子就没有现在的藏身地了。

  公涓子虽然和玄明天帝这些人同时代存在,不过应该没他们古老。

  这家伙不会建造天外天,只会建造界域之地,说明他不会弄那个。

  天外天的那些大帝,要更古老一些。

  方平也不敢贸然闯入内围,以免对方出手,自己无力反抗。

  外围,倒是好一些。

  公涓子要是出来,那界壁就破碎了,他就得提前出世,现在老古董都没出世,他一个人出山,可能会遭到大量强者的围杀。

  内围,一片寂静。

  方平再次喊道:“方某乃是人皇门徒,和苍猫也熟悉,前辈若是能回话,不如和方平谈几句如何?”

  “苍猫……”

  这一声苍老声,夹杂着很多的无奈。

  苍猫,那只猫居然跑了!

  方平搅动了界壁,让界壁薄弱了许多,此刻的公涓子,也可以传音出来了。

  界壁,渐渐清晰了起来。

  很快,一座如同天南界域之地那样的天宫建筑呈现了出来。

  而这,同样出现的还有一团如同曜日般的金色巨大金团。

  金团中,方平可以看到一道身影,并不是太清晰。

  想必这就是公涓子了!

  他在融合自己的肉身和精神力!

  苍猫也说过,不灭湖中有公涓子肉身的,不过公涓子不知道是精神力强大,撑破了肉身还是肉身腐朽,不得不用不灭物质蕴养肉身到现在。

  “小友是……”

  金色不灭团,距离方平很远,漂浮在天宫之上。

  此刻,界壁处却是好像投射出一道虚影。

  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背负双手,漂浮在界壁附近。

  这不是公涓子本人,而是他的精神力投影。

  方平微微色变,精神力的确很强大!

  他隐约有点感受,这不是真实的精神力,就是投影!

  一种映射,而非精神力切割的那种。

  “见过前辈!”

  对公涓子,方平还算客气。

  对方和苍猫生活了很多年,而且界域之地的老古董,其实相对而言,要比天外天的也要好一些。

  再加上界域之地出入口不在地球,方平倒是没那么嚣张。

  行了一礼,方平开门见山道:“前辈,苍猫说前辈乃是括苍山之主,曾豢养大量妖族,如今界域之地妖族入禁忌海,是为了召回括苍山的妖族?”

  公涓子没急着说话,仔细大量了方平一番,隔着界壁,他感受的不清晰。

  可此刻,虚幻的投影还是有些波动。

  方平的气息,他觉得有些熟悉。

  许久,公涓子忽然道:“你……你是……”

  公涓子好像不太确定,方平则是笑道:“前辈是否觉得有些熟悉?前辈还记得万源殿吗?”

  “不可能!”

  公涓子虚影嘭地一声破碎!

  下一刻,又一道虚影凝现。

  不止如此,空中的金色光团迅速朝这边移动而来。

  精神力投影剧烈波动了起来。

  “你是……不,不应该!”

  “你们不是随着天界一起消亡了吗?”

  “怎么会出现!”

  “天界已消亡,你们昔年不是和天界一起坠落了吗?和皇者一起消失了……不会的……”

  下一刻,不灭物质湖直接贴到了界壁上。

  公涓子好像想出来,想仔细辨别一下。

  可很快,他放弃了这个打算。

  现在出来,他就前功尽弃,括苍山的防御体系会崩溃的。

  “你进来……”

  方平笑道:“进去就不用了!这么看来,前辈的确认识我了?”

  他也不说自己可以转变气息,没这个必要。

  老姚那边,现在也不会来这,先问清楚一些情况再说。

  “老夫不知你是不是他……”

  公涓子声音沧桑,呓语般道:“昔年,苍猫捡到了万源殿,据说来自天界存在时期。老夫成道时间较晚,地皇神朝期间,老夫才正式成道,比莫问剑稍早一些年月罢了。

  苍猫也不知万源殿究竟是何人之物,老夫却是在其中学到了一篇有关灵识的锻造之法。

  之后,老夫便开始钻研灵识之道,昔年,老夫并非专精灵识一道……”

  他学到功法的时候,其实实力也不弱了,虽然还没正式到帝级,可只差一步罢了。

  之后,他学了功法,开始走精神力为主的道路,也正式跨入了帝级,开创了括苍山一脉。

  “这么说,前辈也不知自己学到的功法究竟是何人的?”

  “老夫不知,并未留名。功法倒是有名,《灵识道典》,这也是老夫见过最为行险的一种法诀,万源殿和道典之上,有些气息残留……和你现在……老夫现在身处洞天之内,感应不清晰,有些相似之处。”

  公涓子的虚影诉说着,很快恢复了镇定,缓缓道:“不过昔年苍猫也曾说过,主人早已陨落,所以老夫才学了道典,也改了一些,后来,创造了《括苍宝典》。”

  公涓子有些唏嘘,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方平却是笑道:“前辈,那《灵识道典》,可否让方某一观?”

  “你可进来,若是真是前辈转世,老夫自然会物归原主!”

  方平笑道:“那算了,回头有时间,我让苍猫陪我一起来拿好了!”

  他可不会进去!

  谁知道这老头子不会出手。

  张涛也说了,现在不进去最好,以免出现麻烦。

  之前,张涛还是准备让他进去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方平不再说这个,深吸一口气道:“前辈召回妖族,是准备出山了?”

  “时候到了。”

  公涓子并不否认。

  “那方某有点不解,出山,这些妖族,没到真神境,对前辈助力有限,为何要召回妖族?”

  公涓子淡淡道:“乱世将至……这并非一蹴而就!老夫身为帝尊,不到大道呈现之日,岂会轻易下场。”

  方平了然,笑道:“这么说,不到那一天,前辈这些人物,都不会亲自下场了?”

  “是也不是!吾等等待多年,就是为了大道呈现之日!在这之前……身死道消,谁也不会愿意!然乱世已至,坐等大道呈现,并非明智之选!”

  公涓子说的也明白,虽然他们不会在皇者大道呈现之前多番出手,多番现身,可麾下的势力不会无动于衷。

  至于是和敌对势力厮杀,还是有别的目的,这个他不说,方平也没问。

  方平笑了笑,又道:“当年前辈没让括苍山中的真神强者出山吗?“

  “括苍山,除老夫,并无其他人!”

  公涓子淡淡道:“你既然和苍猫熟悉,当知晓这些!”

  “所有洞天都这样?”

  “并非如此!”

  公涓子淡漠道:“昔年,因吾门下众人,可御兽,大战开启,括苍山门徒,大多前往大战之地参战……大多身死。”

  “那据说那一战,有妖兽叛逃,又是为何?”

  说起这个,公涓子忽然道:“此事,定是有人暗中出手!你若是万源殿之主……小心一些!昔年,《括苍宝典》被敌人所破,老夫当年就在猜测,是否有人熟知《括苍宝典》?

  可宝典乃是老夫独自创造,门人弟子所学,也只是皮毛,岂能被人破除。

  而宝典源自《灵识道典》,既然不是熟知宝典,那就是知晓道典,甚至知晓其中破绽……

  万源殿之主……老夫曾怀疑,是否是他还未陨落,暗中出手!

  不过真要是万源殿之主出手,昔年也许就不是混乱,让妖兽逃离,而是背叛,直接反杀吾等……”

  当年的妖族,只是混乱,逃离了大战区域。

  并未反杀这些人,这代表对方哪怕知晓破绽,也只是知晓,还做不到直接破除,将这些妖族纳为己有。

  公涓子这些年也曾想过很多次,应该不是道典主人出手,也许是他的门人,也许是他的朋友,或者和对方关系亲近的人。

  要不然,这种道典,也很难被人知道其中的一些东西。

  他的《括苍宝典》,基础就是道典,万变不离其宗,大体上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

  方平若所有思,笑道:“多谢前辈提醒!晚辈还有一事相询,王战之地……也就是当年前辈们大战的地方,到底有什么?

  如今,不少地窟真神都聚集在那,难不成真的只是为了二王的本源道?

  真要如此,说句难听的,前辈们的处境未必比王战之地好,觊觎前辈们大道本源的强者,恐怕也并非没有。”

  公涓子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当年之所以选择在那处交战,因为那是天植和天命的寝宫所在!这二人,之前一直不和,敌对数百年!

  可那时候,忽然合拢,聚在了一起。

  有传闻,此二人得到了地皇当年留下的一些东西,一些可能和皇道境有关的东西。

  一开始,吾等前往他们的帝宫,并非为了交战,只是为了逼迫二人交出地皇遗留之物……”

  公涓子深深道:“当年,吾等也未曾想到,大战会爆发的如此之快!原本只是一次逼宫之行,最终却是演变成了乱战……”

  这一点,方平再次和之前的线索对上了!

  当初去玄德洞天,他就觉得大战爆发的太快,八卦杂志都在桌上,显然一开始是没准备好大战的。

  可很快,大战爆发,门人都来不及收拾这些,结果全军覆没了。

  “这个方平倒是知道一些,据说是一些人暗中唆使,挑起了这次大战,前辈是否知晓是谁的手笔?”

  公涓子叹息道:“其实吾等也感受到了,原本不至于在那时候爆发帝尊生死之战,可当初,有几人率先出手,天植、天命二人,不知是否是其中一员,率领地皇神朝余孽,与吾等生死搏杀……

  大战瞬间进入了炙热化,各方强者感应大战爆发,纷纷来援,有人暗中推波助澜,大战越战越激烈,到了那时候,已经无法收手。

  最终,一些人侥幸逃生,也是受伤极重,各自回到了山门,开启了最后的防御……”

  “据晚辈所知,好像有人杀到了山门。”

  “不错!”

  公涓子眼神冷厉道:“一些武者,在吾等大战之时,破入山门,杀人无数……很多宗派,就此彻底覆灭!括苍山也有,不过当时苍猫并未出山,虽未清醒,却也吓退了那些人……

  括苍山无人,一是当初大多出山加入战斗,二是本就人员不多,一些残留之人,实力微弱,后来老死于括苍山。”

  方平微微点头,这些事倒是弄清楚了。

  王战之地的战斗原因,形成原因,现在他都弄明白了。

  配合神三的一番话,他甚至也猜到了谁在让人攻击界域之地,谁在暗中挑起了大战。

  “地皇留下的东西……是什么?”

  方平再次问了一句,公涓子淡淡道:“那时吾等也在逼问,还没问出,便爆发了大战,不知究竟是何物!不过当时两人的帝宫所在,有些异常,恐怕和此物有关!”

  “明白了!”

  方平不再问了,事情差不多弄清楚了。

  括苍山确实要征召妖族回归,至于禁忌海妖族乱战,这个方平也没办法,他现在也不会去管禁忌海的事。

  王战之地确实有东西!

  命王一心要拿下二王,也许不是为了二王的大道,而是为了地皇留下的东西。

  之前世界武道协会要各方八九品武者汇聚,也许也是为了这个。

  看样子,有些人是知道的。

  也许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不过一位皇者的遗留物,让二王重视的宝物,恐怕也非同寻常。

  这些人,现在让一些八九品武者进入,恐怕和此物有关。

  “紫盖山、王战之地……倒是巧了,现在老古董不出山,都让绝巅之下的武者去谋夺,是怕提前造成绝巅之战,陨落了吗?”

  方平了解了自己需要知晓的信息,刚想离去,忽然道:“前辈,冒昧问一句,控制妖兽,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说穿了也简单!”

  公涓子这次也没太隐瞒,“灵识是可以切割的,切割一部分灵识,植入妖兽的灵识之海中,便可控制妖兽。不过昔年被人所破,也和这一点有关!

  对方让灵识碎片,失去了和吾等的联系,灵识碎片在妖兽灵识海中爆裂,造成了妖族混乱……”

  “原来如此!”

  方平瞬间明悟!

  “多谢前辈解惑,方某告辞!”

  方平那是说走就走,身后,狡却是委屈的像个孩子!

  本王怎么办?

  本王不是这老头养的啊!

  本王是妖王!

  可现在……这架势,这老头要控制那些妖族,好像要去和其他人开战,它可不太乐意给别人当属下,还得被人控制。

  这南七域妖王才当了几天啊!

  这就算完了?

  “吼!”

  狡嘶吼了一声,急忙追上方平,不行啊,厨子走了,它还怎么当妖王,这也太坑妖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