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灵佣 > 第7章 我是真的打不过
  犬猊一击不成,眼看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哪里甘心,居然双足撑地人立而起,另一只利爪猛地拍了过来。

  谁都能看出来,这一下力量极大,若是打实了,夏尘连脑袋都要被直接拍成肉泥。

  夏尘原本都已经闭目待死了,谁知那剑看似去势已尽,却忽然向下一划。

  “喀!”

  只听一声凄厉的怒吼,他便觉得被什么热热的液体喷了一脸,伸手一摸,黏糊糊的一片猩红。

  何七剑上挑着斩断的兽爪,得意地一挑眉毛,问他:“如何,我出场的时机,挑的好不好,惊不惊喜。”

  “好……好你个头哇!”

  明明是如此危险局面,这家伙居然还能悠哉悠哉聊天,语气更是一如既往的要死不活,夏尘气得发抖。

  不过方才何七的确令他惊艳了那么一瞬,想笑骂两句,又没力气了实在笑不动,眼神嗔怪,模样看起来居然带着股异样美感。忽又惊恐竭力大喊:“小心身后!”

  “吼!!”

  本以为是一场盛宴,却平白无故丢了一只爪子,犬猊王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当即发起狂来。

  它四个爪子……不,三个爪子狠狠抓牢地面,一甩脑袋,数十条黑色怪蛇暴涨一丈有余,血气缭绕,像是锋利的触手摇曳乱舞,狂风暴雨般向两人刺下。

  “啊!”

  苏云溪惊呼了一声,心中懊恼不已。

  这几番变化,连她也没想到犬猊王还有这等手段,何七虽然神秘,但是她已经看出来何七此时实力不高,应该是处于最虚弱的状态,恐怕凶多吉少。

  虽然已经来不及了,但苏云溪还是一吹口哨,呼唤她的翼族人灵佣,准备救援,结果下一秒就惊呆了。

  只见何七慢悠悠转身,将虚弱无力的夏尘横抱起来,后者一脸懵比,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此时,速度最快的一根蛇矛一马当先,已经陡然临近何七,似乎马上就要将他从头到脚扎个对穿。

  何七猛地转过身连踏三步,夏尘的道袍下摆飞扬,仿佛黑暗里绽放的青色小花。

  嘣!

  蛇矛径直打到地面,炸出一个半米多宽的深坑。

  何七轻蔑看了眼那头犬猊,向前轻跨一步。

  于是又有两根蛇矛擦着他的耳垂呼啸而过,将地面打得碎石飞溅。

  何七脚步刚要落下,忽然如跳舞一般把已经伸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夏尘的道袍便往前一甩。

  一道蛇矛落下,撕裂裙摆,贯穿横石。

  然后何七又往前一步,侧头,看起来只是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脖颈,结果五六根交错在一起的蛇矛划过他的脖颈扎入地面。

  阴差阳错,电光火石!

  何七再走,蛇矛再刺。

  何七步子极小,速度很慢;蛇矛大开大合,疾风迅雷。

  何七移动一尺,蛇矛刺破三丈。

  旋转,跳跃。

  乱舞,狂癫。

  何七与夏尘一步步向犬猊靠近,在漫天落下的利刃中毫发无损。

  “这……骗人的吧,这一定是假的。”

  苏云溪觉得自己一定是产生了幻觉,这简直不可思议。

  何七的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刚刚好完美避开本该将他打成筛子的蛇矛,这种夸张的巧合令人发指。

  苏云溪简直要指着犬猊王的鼻子骂它,你究竟是不是假打?

  但是很显然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何七已经到了犬猊王的跟前,居高临下,身后是被犬猊王用蛇矛射得满目狼藉的地面。

  这头凶兽再也不复凶威,方才铺天盖地的攻击已经完全将它的力量消耗殆尽,它如一条死狗似的趴在地上,身子微微颤抖,发出“呜呜”的惨叫声。

  犬猊王简单的大脑根本想不通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它只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弱小的男人绝对是无法抗拒的存在,因此,它在恐惧。

  相对而言,夏尘虽然也同样没有受伤,但是模样就要狼狈一些了,身上的道袍被蛇矛拉破,简直不像是衣服而是一张盖在身上的渔网,白皙细嫩的肌肤在布条下若隐若现,不过他此时还有些沉浸在刚才的意境里不可自拔。

  一抬头,发现何七在看自己,犬猊王还在地上挣扎喘气。

  夏尘问:“你怎么还不杀它?”

  何七眼神诚恳,语气让人根本无法怀疑说道:“我实力不够,根本打不过它。杀死犬猊王的任务交给你了。”

  不知为何,犬猊王此时突然挣扎了两下,发出一阵咕咕的忿怒喘息。

  夏尘再一次为此人脸皮之厚而震惊,明白犬猊王为什么会挣扎一下了。

  麻烦请不要在把别人虐成狗之后还说这种话嘲讽,真的好气啊!

  当然,夏尘是绝对不会对这头杀害了同门的妖兽手下留情的,所以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手起刀落,砍下了犬猊的头颅。

  “你刚才用得什么招式?我好像有点眼熟。”

  苏云溪走过来看他们蹲着收集犬猊身上值钱的部分,不由好奇问道。

  这一场战斗虽然开头打得艰辛无比,危险刺激,但她发现何其物一入场,以一阶实力强势虐杀二阶妖兽,瞬间就变成了一边倒,这愈发让她肯定了自己的决心。

  这颗大腿抱定了!

  何七语气悠然:“霜花三四点,苍穹十二连。”

  夏尘剥狗皮鳞甲动作一停,苏云溪正欲撒娇檀口微张。

  两人异口同声叫道:“漫天星!?”

  怎能不震惊,怎能不眼熟?

  这根本就是青松一意门的最强剑法,向来只有掌门亲传,或者为宗门做出巨大贡献才能习得。

  “你居然偷学我们的秘技!”

  话一出口苏云溪就知道自己傻比了,且不说这个看似很年轻的‘鬼怪’没准比青松一意门的历史还要悠久,单是自己想学他的本事,这种话怎么能说?

  顿时眼眶一红,这下是真的绝望了。

  岂料到何七居然理所当然点点头:“是的,看你们那个林师兄的剑法不错,我有所感悟,就把你们的剑法给推演了一下。也算是偷学吧。”

  苏云溪嘴角抽搐,一脸的‘我不相信’。

  呵呵,推演了一下就把师门最厉害的剑法给推演了出来?扯,你接着扯!林师兄的风尽长河剑虽然不错,但是与长老级别才能感悟的漫天星差远了!

  何七丝毫不以为意,望了望四周,低声道:“走吧。它们要来了。”

  “谁?”两人居是茫然。

  何七指着被夏尘解剖的七零八落的尸体,问道:“这是什么。”

  “犬猊啊……呃,刚才还是整只的。”夏尘擦了擦满是血污的手,有些不自然的放到身后。

  何七:“所以。”

  夏尘不明所以:“所以?”

  苏云溪却豁然站起来,如临大敌道:

  “我知道了。犬猊王若是被其他同类杀死无妨,可现在被我们杀死,新王为了服众,必然要追杀我们!”

  话音刚落,黑暗里就传来了一阵阵野兽特有的低沉吼声。

  “走!”

  苏云溪当机立断,这次来的可不是落单的犬猊王,而是一大群一阶的犬猊兽群!

  夏尘急忙把地上最后的两个爪子切下来收进储物镯,茫然问道:“走?往哪走?鬼知道它们都藏在哪里虎视眈眈。”

  何七道:“我知道。”

  夏尘:“……好我现在确定你是鬼不是怪了。”

  何七指向百米开外的一座大楼:“进那里面,躲到天亮再出来。”

  苏云溪急忙反驳道:“不行,这些建筑里面更加危险,情报里说,有各种雷网机关,和会把人砸成肉糜的陷阱!”

  何七不无讥讽地呵了一声,说了句“那你坐灵佣飞上天躲一躲”,便头也不回地离开,笔直走向大楼。

  夏尘急忙跟上去。

  苏云溪僵在当场,面红耳赤,只听后面的兽群吼声越来越近,顿时脊背发寒,皮笑肉不笑地跟了上来。

  “呵呵呵,我当然是跟你们一起了,我要保护你们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