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炼天地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劲敌!与破碎的法相!
  “你这是在玩火啊!”魏子丹双目微微眯起,眼中透出渗人的寒光,直勾勾的盯着白耀不放。

  看着魏子丹目露凶光,白耀不置可否的一笑,随即面容一正,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摄人的气势,冷冷的说道:“魏子丹,我明白的告诉你,我跟你邪神殿的仇,不共戴天,除非我死,否则的话,迟早有一日,你邪神殿将会被我连根拔起!”

  “哈哈哈哈!你不觉得你的笑话很好笑么,想将我邪神殿连根拔起,就凭你,白耀,你想的太多了,既然你这么不识时务,那么,今天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魏子丹仰头狂笑,音波震人心弦,他在笑白耀的无知,以及白耀的不自量力。

  “这话我听的耳朵都长茧了,可我一直活到现在,同样的,我还能活到亲手将你邪神殿毁灭的那一刻!”白耀身躯一震,浑身火劲疯狂爆发,骇人的火浪从脚底透出,直冲魏子丹而去。

  “相信我,你活不到那一天的!”魏子丹冷笑一声,单脚向前一踏,脚面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一股骇人的寒气倾泻而去,转瞬间将眼前的火浪尽数抵消,半分不存。

  二人拉开架势,势成水火,而且他们的功法气劲的确是各走极端,白耀的九阳神功,至阳至刚,而魏子丹呢,气劲阴寒无比,从属性上来看应该是与雷琪的無霜诀差不太多,都属于极致之寒。

  只是魏子丹的寒劲显得比较特别,寒中带阴,刺骨锋寒,给人一种极端的阴寒之气,二人气劲爆发,火劲与寒劲对冲,白耀抖了抖眉尖,开口道:“隂世奇经!”

  “哟!你还有点见识嘛!没错,正是隂世奇经,是你九阳神功的克星哦!”魏子丹微微一笑,开口道。

  “呵呵!天真,那要看谁的功力更加深厚了,如果我的功力高过你,隂世奇经也未必能挡得住啊!”白耀森冷一笑,身形一动,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直冲魏子丹。

  白耀这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简直快到无影,眨眼之间已到魏子丹的面前,右腿高高抬起,抡圆了就是一记下劈,腿劲如刀,霸道无匹,劲力之强,有万夫不可匹敌之力。

  “霸腿·攻无不克战无敌!”

  白耀这一腿来势极其迅猛,腿快如电,劲力何止万钧,光是腿风就已经将周围的地面压出不少的裂痕,反观魏子丹,只见他没有一丝慌乱的情绪,嘴角高高挂起,他的反击倒是有点出人意料。

  魏子丹右腿一抬,白耀只感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随即下劈之势被硬生生的给截住了,这倒令他心中感到诧异,仔细一看,原来魏子丹的腿比他还快,后发先至,一脚踢在他的跟腱上,将他这一招轻而易举的给破解了去。

  “无影腿法·昙花一现!”

  魏子丹这一脚太快,快到连白耀的没有反应过来,劲力也不逊色白耀多少,稳稳的截住了白耀的下劈之势,可见他的腿法造诣,比起白耀也丝毫不逊色多少,甚至在速度上还要略胜半筹。

  “呵呵!我知道你修炼了失传已久的霸腿,如今看来这套旷古绝今的腿法,在你手上算是埋没了啊!”魏子丹带着一种戏谑的微笑,冷声道。

  “是么!”

  白耀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眼神森寒冰冷,令人不寒而栗,只见他借着魏子丹的阻截之力,整个人跃起近十米之高,身形一旋,双腿弯起膝盖紧贴胸口,随即狠狠轰出,骇人的腿劲好似狂雷震天,以一往无前之势,笔直的轰向魏子丹的头顶。

  “霸腿·雷动山河震九州!”

  白耀这一招,无论是在速度、力度、气势皆是无可挑剔,恍如炸雷般的破风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纷纷投来惊骇的目光,而魏子丹依旧显得从容不迫,仿佛并没有将白耀这一招当成一回事。

  “不错,总算像样起来了!”魏子丹嘴角一挑,冷笑道,下一秒钟身形直冲天际,同样双腿齐出,以雷霆万钧之力,气吞山河之威,神鬼莫测之速,直轰白耀而去。

  “无影腿法最强杀招·神光射日!”

  “轰!”

  一声堪比炸雷般的响动,震的整座山峰都摇晃了一下,白耀与魏子丹被彼此的劲力狠狠轰退,白耀直飞上天,而魏子丹则是狠狠坠地,二人这一招对轰,声势惊人的无以复加。

  魏子丹坠地之后,嘴中吐出一口浊气,体内真气疯狂运转,顷刻间已将白耀的劲力彻底化解,仅仅只是将地面压出一个浅痕而已。

  在白耀九成功力下的一招,也就只是将平台压出一个浅痕,显而易见从功力上来说,魏子丹与白耀仅在伯仲之间。

  而白耀呢!此时的他被魏子丹的腿劲轰飞上天十数米,只见他一身烈劲缠身,稳住身形之后,体内的纯阳真气同样只在瞬间便化解了魏子丹的暗劲,伤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二人一上一下双目凌厉如刀凝视着对方,白耀身形停顿一息之后,开始直落而下,整个人好似一颗流星笔直的朝着魏子丹坠去,只见他浑身火劲爆发,犹如火神降世一般神威凛凛。

  眼见白耀声势惊人,魏子丹同样不甘示弱,微微一笑之后,一身的阴寒之气犹如海浪般散出,将整个平台淹没,气势之强比起白耀也是不落下风,二人新一轮的比拼以近在咫尺。

  这一次白耀并没动用霸腿,而是施展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九阳五绝中的烈阳刀,顿时铺天盖地的刀芒犹如暴雨一般倾泻而下,刀劲凶猛骇人,层层叠叠,生生不息,火劲更是猛烈的难以想象,灼热之气压人窒息。

  “烈阳刀·烈阳焦土!”

  “九阳五绝中的烈阳刀,挺厉害的嘛!”魏子丹森冷一笑,白耀不再用腿,意想不到的是魏子丹也同样不用腿招,翻手就是一掌直轰而上,掌劲夹带一股霹雳电劲,潜在劲力极其惊人,周身一股青色电芒缠绕,攻势极其迅猛。

  “天山灵子炁·破云逐浪!”

  平台之上掌影刀芒横飞,交织成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气浪层层散出,电流余劲涵盖着刀芒狂散四方,白耀与魏子丹斗的激烈,造成的声势委实惊人无比,在场的高手众多,不但是一些青年才俊叹为观止,就连那些出神境也同样露出一种诧异的目光。

  白耀一记烈阳刀劈在魏子丹的肩头,而自己的胸膛也重重的挨了魏子丹一掌,二人再次分开一边,默默运起真气将暗劲化解,从伤势上来看倒也不分上下,二人眼神极其凌厉,死死的盯着彼此不放,心中的想法倒是出奇的一致。

  “这个白耀(魏子丹)绝对会成为我平生第一劲敌!”

  这是白耀与魏子丹的第一次见面,双方视彼此为劲敌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为从年龄来说,二人皆是青年才俊,从实力上来说,二人同样不相上下,这样势均力敌的两个人,想不成为彼此的劲敌都难。

  可就在白耀与魏子丹彼此注视还没有多久,天空中突然出来一阵阵强烈的轰鸣声,每一次轰鸣声响起都还有出现一道刺目的光亮。

  在场的所有人,地上的天上的全部举目望天,那九天之上,一尊罗刹虚影,一尊如来法相,正在展开激烈的恶战。

  “轰!”

  无形的气浪疯狂散出,形成一股圆形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冲去,这已经不知道是荆灭与妙善的第几次硬碰了,双方都是杀红了眼,你轰我一掌,我回你一拳,攻势没有章法,但是每一次攻击都有震天动地之威,委实骇人知己。

  轰隆一声,强烈的破风声差点没将人们的耳膜震碎,随即一股逼人的压迫感从天而降,不但对面的那些人感到沉重无比,就连天空上的那些出神境,入化境的身躯都是猛的一震,御空的身形都是微微下沉了数米。

  一道金光闪烁,一股邪气弥漫,如来法相与罗刹虚影同时闪现回众人的眼中,此时的荆灭双手、肩膀、胸膛、腰腹皆是金光灿灿的一片,他体内的真气,正好似洪水一般,从这几个缺口不断的倾泻而出,只见他双眉紧皱,不吭一声,表情也是异常的凝重。

  反观如来法相看上去也有了一定的损伤,那庞大的身躯上出现一道道细密的裂纹,看上去极其渗人,妙善也不慌嘴上念念有词,那如来法相背后的天舞宝轮金光一闪,法相身躯上的裂纹转瞬间以消失无踪,一切恢复如初。

  “玄目!”

  这次催促的是荆灭,他头也不回的开口,而那名有着万花筒般双瞳的青年,猛的一瞪双目,身形一动来到荆灭身边,单手轻轻贴在荆灭后心,气劲缓缓透出,下一秒钟,荆灭身上的金光居然开始逐渐的缩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无踪了。

  “什么?”妙善失声惊叫道,双目睁大眼球都快飞出来了,在他的认识里‘大日如来净世阵’的净世之力那是不可逆的,是不可化解的,强如柳云飞当初在面对此阵时,依旧被弄得焦头烂额。

  可如今出现的画面是,这净世之力被化解了,看这样子还是被九圣王之一的一名青年给化解了,这让他心中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管妙善的错愕,荆灭深呼吸了一口气,冲着身后的青年微微点头,开口道:“都记住了么?”

  青年闻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荆灭报以赞赏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随即扭头看向妙善,露出一种嗜血的微笑:“玩够了,三招之内,破你法相!”

  说完不等妙善回神,荆灭的罗刹虚影猛的一闪出现在如来法相面前,抬手就是一拳轰出,罗刹虚影那巨大的拳锋狠狠的轰在如来法相的胸膛上。

  这一拳轰的实在,气劲前入后出,将法相轰了个对穿,法相的胸前被轰的破碎,四周的空间猛的一震,出现一层褶皱,法相内的三十六名僧人包括妙善在内,集体喷出一口鲜血,一脸惊骇的看向荆灭。

  “你,你,怎么可能。。。。。。”妙善一脸惊骇的颤声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阵法虽好,可惜破绽真的太多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