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官场风流 > 缌鳌返诙徽约会
  差不多快到九点半左右时候,接风晚宴便在很融洽的气氛中结束了。宾主双方握手话别时,董国良还盛情邀请陈扬明日到他府邸上做客,陈扬来香港的目的就是要尽力促成油田合作项目的,自然欣然应允下来。

  这次陈扬带队出行香港的考察团连两名保卫干部一起算起,总共有十一名成员,中基方面帮他们在维多利亚酒店订了五间套房,考察团成员两人一间,陈扬则是一个单间,薛小宝则是跟市发改委的一个女副主任住一个套间。

  两名保卫干部都是武警华海支队挑选的两名武警战士,小张和小王两今年轻的小战士,两个人都住在陈扬隔壁的一个套间,陈扬进房休息后,他俩就轮流在门外值班。

  陈扬回屋后先是洗了个澡”洗完澡后就在huáng上躺着看书休息,可没翻两页书,他的脑子里就不自觉的又想到了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安排上来。

  在今天的接风宴上”董国良看似一点也不着急”这稍微有点出乎陈扬的意料,以他的经验看”像这种价值近十亿美元的大合同,对方没理由不急着要促成谈判成功的,早一天把合同签了,就能早一天产生经济效益,董国良再怎么喜欢摆谱,也绝对不会跟钱过不去,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是对方在重启谈判前使的一个yu擒故纵的小huā招。

  娶于华海方面”陈扬虽然并不急着要跟对方签约,但市委高书记方面却是很心急要看到满意的成果,这让陈扬不得不背负上一些压力,从他个人而言,他心里其实并不抵触这桩生意”对于国家加快在海外抢占资源的方针,他是很认同的,但薛锐当初为什么对此事不怎么上心,却不得不让陈扬多留个心眼,薛锐不是傻子,没理由在这件事情上犯错。

  只可惜陈扬跟薛锐并不熟悉,不然他还真想开诚布公的跟这位前任好好聊聊。

  正想着事儿,他搁在huáng头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看,果然不出他所料,是闲柔打过来的,他赶紧接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闵柔恬静的声音:“陈扬,你已经休息了么?”

  “还没,刚洗了澡,在huáng上躺着”看会儿书。”听到闵柔的声音”陈扬便不自觉的想起来今天在飞机上的那个恶作剧,心头不由就是一热”不等闵柔开口,就开口问道,“你呢”现在回酒店了吗?”,“我也是刚吃过饭”才回酒店房间里,怕你已经休息了”就想先给你打个电话。”闵柔娓娓说道。

  之前在飞机上的时候,闵柔就已经把她这次赴港的行程都告诉了陈扬”她这回带队到香港来,一是来跟几家有意向到开发区投资办厂的香港财团洽谈生意”另外一方面,因为在开发区的港资企业很多,港府规划署也特意给交州方面发了正式的邀请函,邀请交州市政府派人来香港沟通交流一下。因此,今天晚上,港府方面也安排了一个简单的酒宴”跟一些本地企业在希尔顿酒店宴请闵柔一行客人。

  两人都是各自代表团的负责人,住的酒店又相距甚远,自然不方便si下见面,而且陈扬本以为闵柔这餐饭最少得吃到十点钟以后,没想到也结束得这么快,倒是让他的心思一下子活泛起来。

  “嗯,这样吧”陈扬沉吟了一下,才接着说道,“现在才十点半不到,咱们找个地方一块喝杯东西吧。”,“你方便么?”闵柔打这通电话其实就是盼着能跟陈扬见个面的,只是一方面两人住得实在太远了些,另外一方面她也是怕这样子偷偷见面对陈扬影响不好,毕竟,陈扬现在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副部级虽然比正厅只高了半级,但就是这小半级,却往往是一个干部仕途生涯当中很重要的分水岭。而且,只有副部级官员才算是正式进入到中央的干部序列,才会在中组部高级干部司里留存档案,比如说陈扬这次出国不仅要到外交部备案,还必须配备有相应的安保人员,而在以前”却是没这么多麻烦事儿的。

  陈扬听出了闵柔心里的担心,就笑道:“呵呵,有什么不方便的,领导干部也有正常的社交活动嘛,再说了,咱们是老同事了,一块坐坐有什么问题么?”,闵柔听他这么心里登时就是一喜”就扑哧轻笑道:“去你的,谁跟你是老同事啦。”跟着就又有些忸怩道,“我可是还没来得及洗澡的呢,再出去的话,你还得先等我一会儿。”

  “时间不多,待会儿你回去再洗吧。

  ”,陈扬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刚好十点一刻,他也就有不到两个钟头时间,若是超过十二点还不回酒店”他倒是不着急,不过负责保卫工作的两个武警小战士就该着急了,而他从来都是个很体恤下面人的领导。

  鉴于时间宝贵,明后几天的行程安排得很满,到时候他也不一定还能抽出时间来,他自然希望最好能快些见到闵柔。

  “那可不行,刚在酒宴上喝了些酒,我身上都是酒味,难受死了,你不嫌弃,我还嫌身上臭呢。”闵柔嘻嘻一笑道,陈扬能主动约她见面”显然让她既感意外同时心里有欣喜不已。至少证明陈扬心里是有她的。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陈扬出现在了离维多利亚酒店就只隔着一条马路的一家24卜时营业的星巴克咖啡厅里。

  咖啡厅的光线幽暗,柔柔的灯光洒落四壁,格调颇有几分欧洲浪漫气息,现在的时间段又恰好是晚上黄金时段”咖啡厅里的客人很多,不过却不会像时尚酒吧里那么嘈杂,没有所谓的dj或者跑场的歌手,只有隐约可闻的钢琴声绕梁不止”倒是很适宜几个朋友一块坐下来安静的聊会儿天。

  暴然在香港,但咖啡厅里却似乎以外国人居多,即便是间或有几个黄皮肤的年轻人,也大多用的是英文,从这个小小的咖啡厅也能看得出来香港这座国际xing大都市的包容xing。

  陈扬在临窗边附近要了个雅座,然后又叫了一杯咖啡,就鼻静的等闵柔到来了。

  刚坐下不到两分钟,闵柔便也出现在了咖啡厅里,跟早上在飞机上见到时不一样,闵柔这会儿明显精心打扮了一番才过来赴约的,她已经换下了率时工作时比较稳重的套裙等装束,而是穿着一条黑sè的紧身连衣裙,lu膝的裙子突出了tuntui处浑圆柔顺的曲线,半长袖的裙身上有端庄的huā朵图案,典雅中不失xing感,甚至有点挑逗的意味,把女xing最yu人的曲线都勾勒了出来。

  饶是陈扬早已经对闪柔很熟悉了,此刻仍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而闵柔在服务生的引领下,一路朝陈扬座位走过来时,更是吸引了不知道多少道**辣的目光。不多时,她就走到了位置上,因为没有了早上在机舱里时的那么多电灯泡”闵柔便不再需要注意什么影响,刚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搂住了陈扬的胳膊,腻在陈扬身侧,笑靥如huā的凑近到他耳旁,轻笑着说道:,“呵呵”我没迟到吧?这一路上紧赶慢赶的”就怕叫你等久了呢。搞得开车的那个的哥老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呵呵。”

  虽然这里没熟人在,但陈扬毕竟还是不习惯在外面跟自己的女人亲热,赶紧坐直了身子,干咳两声,轻声提醒了一下闵柔:“小柔,这儿离我住的酒店不远,小心别被人瞧见了。”,闵柔怕时间太晚了就让他就近找家咖啡厅见面就行,其实按陈扬的本意”他是不太想在离酒店太近的地方跟闲柔见面的,万一考察团还有人也睡不着,正巧到这来消遣,看到自己就不太好了。

  闵柔这才想起来还真是,刚才太兴奋了些都忘了这茬了,这时就赶紧松开了陈扬,然后又起身坐到了对面,还有些紧张的朝周围看了看。

  陈扬见状”就笑着打趣道:“呵呵,别担心,只要你不占我便宜,即便被我手下那些人看到了也没什么问题。”

  闵柔闻言俏脸一热,垂下头,低声啐道:“去你的,我才没占你便宜呢。”边说边悄悄从台子底下,伸tui轻踢了陈扬一下。

  陈扬笑笑,拿起了咖啡杯”看了一眼闵柔,见她大冬天还穿条裙子来赴约”就又开玩笑说道:“小柔,香港这边虽然热,但你也不至于穿这么清凉出来吧,你说吧,你到点想干嘛呀?”

  闵柔脸蛋顿时更热了,羞赧不已的抬起头刚想要说什么,可接着就是一愕”却见咖啡厅入口处,有几个今早上才在陈扬机舱里见到过的熟悉面孔从门外走了进来。她反应很快,赶紧把伸出去要掐陈扬胳膊的手给缩了回来,然后煞有介事的端起咖啡”轻抿了起来。

  “怎么了?”

  陈扬奇怪道,边问边也下意识回头朝门口方向看了过去。一看之下,他也只能暗呼倒霉,进来的人竟然是市发改委主任孔祥发,更不巧的是”他看过去的同时,孔主任也正好朝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一时间,他就算想装没看到也不可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