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蜜妻难嫁 > 520 心塞的要命
  沈昊松双手拢了女人的双肩,让她能正眼看着自己,沈思瑜动了两下.身.体,但是这力气太大了,就像要活活把她捏碎在掌心一样。

  “思瑜,对不起之类的话我说的太多了。以后也不想说了。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只要一个机会,我会尽快跟何雪莹离.婚,只是请你别在这么故意的疏远我。”

  沈思瑜浅笑,心里疼着也很痛快,“那沈老板打算出多少钱?”

  “你不是婊.子,在我心里从来都不是!”沈昊松暴怒一句,让沈思瑜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我说过,我不可能再给你一分一毫的爱了,如非你用你的实力让我屈服,别的可能没有,更别说什么离.婚了。”

  沈思瑜拨.弄开沈昊松的手臂,缓缓站直了身.体。她微微欠身很有礼貌,“如果没别的事情了,那我就先去忙。”

  沈昊松出手及时抓.住了女人的手臂,“好,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答应你。”

  男人可以下.贱到如此,沈思瑜从来都没有想到。估计是自己小时候童话看的多了,觉得只要付出真心就能换来心爱的人,直到这一刻沈思瑜才看清,自己想抓.住的东西,当然要去努力。

  回头,“什么时候离.婚,什么时候再来找我。”她飞过去一个魅惑的眼神,嘴边亦正亦邪的笑着。

  沈昊松闷.哼一声,不自觉的手臂上前给女人拥进了怀中,“思瑜。”喘息的热浪再次袭来,沈思瑜微微颤.抖了两下肩膀。

  “怎么?需要给个定金?那好吧!”沈思瑜挑眉再望了一眼墙角,然后踮起脚尖,在男人的腮边落下浅浅一吻。

  沈昊松楞。沈思瑜前段时间还跟自己冰.火不容,这样突如其来的幸福到让他有些蒙了。

  “思瑜。”

  沈思瑜已经走远了。

  ……

  何雪莹独自坐在客厅里手里反复的按着遥控器。黑白的画面中那一对男女的纠缠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盘片不用问是从哪里来,也不用管是谁按了想伤她的心。何雪莹看到的就是事实不是吗?

  那日沈昊松说要跟自己离.婚,何雪莹淡笑着说理解她。即便是那个时候,何雪莹也从未有过现在的心境。

  是沈思瑜勾.引了沈昊松,是她!

  何雪莹紧紧的攥着拳头,全身都在用.力,以至于身.体已经开始颤.抖。

  “你跟.踪我?”

  一个声音突兀,何雪莹回头来时脸色惨白了一片。她刚才真的是想的太投入,沈昊松什么时候进门走到自己的身边,她根本没有发现。

  电视里依旧上演着那一对男女,何雪晴反倒像是做错事情的人。

  “我没有昊松……”

  沈昊松摆摆手,然后捏上了自己的眉心,他似乎还记得,那一次沈思瑜在医院,何雪晴也是这么跟了过去。

  虽然心情能理解,但是的确让沈昊松十分的不舒服。

  “没事,随便你吧。”沈昊松说随便,那就是对何雪莹已经无所谓了,“事情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想跟思瑜在一起,所以咱们找个时间,在媒体上露个面,至于什么原因分开,你可以随便去说。”

  何雪莹张了张嘴,知道沈昊松并不是开玩笑。她好像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当时善解人意演的太逼真,总不能扇了自己的脸面。

  “好。”何雪莹淡淡一声,“但是爷爷说不可以,我们离.婚势必会影响到公.司的形象,那连带着股票那边……”

  “那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这样拖着不也是迟早的事情。”

  何雪莹再次哑口,低头点了点,“那我需要一些时间,因为我没有地方可去,也没有什么经济支撑,其实很难堪不是吗……”

  沈昊松心一软,想要继续拒绝但是还是忍住了。以沈昊松今天的能力,想要安置好何雪莹根本不用动脑筋,不过既然何雪莹这个态度,沈昊松想还是逼的不要太紧。

  ……

  “你在做什么?”

  “数今天的礼金。”

  沈昊松呵笑一下,发自内心的。许久以来,沈思瑜第一次肯接他的电.话,而且语气平常到像是朋友一样,沈昊松很知足。

  “礼金能有多少钱?以后我养着你,不用这么辛苦。”

  沈思瑜哼了一声,“那我妈呢?你也养着我妈?”电.话那边突然没了声音,沈思瑜知道,这会是他们一辈子都过不去的沟渠。

  以前沈思瑜在意,但是好像现在不需要了。古董店在她的手里发展的很好,沈思瑜后悔,如果不是那么多年她一心追逐着爱情,说不准,她会想沈昊松一样,是北城的一个神话。

  女人有了自己的小宇宙,就连心态也完全变了。

  “好了,没什么事情就挂吧,我累了。”沈思瑜肩头夹.着电.话,慵懒的在床.上抻了一个懒腰。

  “等等。”

  沈思瑜动作怔住,仔细的听着。

  “思瑜,我想你。”

  这后补的甜.蜜依旧动心,但沈思瑜再不会再傻傻的那么感动了。

  ……

  沈思瑜依旧在小巷的古董店擦着手里的瓶子。虽然商业街那边的店面开张了,生意也兴旺的很,但是沈思瑜就是对这里有特殊的感情,基本大半日的时间都泡在这里,只有晚上收账才会去那边走走。

  院外有人走了进来,沈思瑜侧目,然后又转过头来继续擦自己的瓶子,如同没看见一样。

  何雪莹走进门,挥着沈思瑜根本看不见的手臂打招呼,“思瑜,你在忙呀!”

  沈思瑜双手小心的拖着瓶子拉远了一点距离,迎光照了照很满意。然后浅笑着把瓶子安稳的放进了橱柜里,上锁,钥匙揣进里怀。一切动作缓慢而优雅,足足耗去了两三分钟的时间。

  转头来,沈思瑜探出手臂给何雪莹让到茶桌旁,何雪莹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向来都是自己在沈思瑜面前招摇,如今真是沈昊松站在哪边,哪边就得意了起来,何雪莹心里暗骂一句,只是不得不死撑了面子。

  “雪莹姐不是身.体不好?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小店?”沈思瑜笑着给何雪莹斟茶,刚倒了半杯,她手里的动作停下,“哦!对不起,我忘了,你怀.孕不能喝.茶。”

  明晃晃就是讽刺,一个怀了孩子的女人,也会被自己的老公抛弃,虽然是个悲剧,但是沈思瑜心里怎么就这么痛快呢?

  何雪莹终于绷不住脸,索性那笑容也不用当成招牌了。

  他嘴里哼了一声,微微扬起下巴,“沈思瑜,我平时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何雪莹说着话,一只手从包里套着东西。

  单手一拍,一张晃着眼的盘片落在了桌面上。

  沈思瑜挑眉,“雪莹姐,我也是为了你好呀,省的你像当初的我一样,被人家团团转耍了八年还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你!”何雪莹气到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是沈思瑜怎么可能给她再装下去的机会。

  “雪莹姐,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其实你心里不是比任何人更明白吗?何雪晴是哑巴不能说话了,但是也不代.表那件事永远不会被人知道不是吗?”

  何雪莹脸色微变,“你不会以为是我栽赃你!”

  沈思瑜低头轻抿了一口茶水,“栽赃不栽赃的我不清楚,但是何雪晴没死,事实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反正我没做过什么,心里不会怕。”

  看着何雪莹的眸子闪动了两下,沈思瑜更加确认这个事实,“而且,当初我被你安排到那家酒店,见的是阮航倒是有情可原,可是那桌子上放的钱就分明是谁加了戏码不是吗?”

  “哦!对!”沈思瑜一拍脑门,“因为感谢我塞给我钱,然后掉屁.股再去跟沈昊松说着不一样的话,何雪莹你倒是很高明啊!”

  何雪莹的脸皮一层一层的剥落,从白到红,又红到白。

  何雪莹干脆身.体一仰靠了椅背,双手环胸略略歪着头,“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我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但是沈思瑜你应该知道,陷害不会伤人。伤人的是他对你的不信任,不是吗?”

  沈思瑜哽,心塞的要命。

  “不过既然你有点小聪明,有些事情也有简单多了。你觉得你可以把沈昊松哄回去你就可以试试看,我比你多吃了那么多的咸盐,可不是你一个20几岁的丫头就能轻易打败的。”

  何雪莹起身,优雅如初,她回眸间依旧是淡淡的笑,像是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样子。

  沈思瑜还是资历浅,她在这个狐狸一样的女人面前几乎次次都败在下风,不过这不是刚刚开始吗?虽然沈思瑜没有害人的心,但是面对这样的何雪莹,她也绝对不会手软。

  ……

  关店前的半个小时,沈思瑜坐在商业街店面的柜台里认真的低头算着账。沈昊松已经坐在她不远处等了好久。记忆里他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只是远远的望着,满眼都是爱意。

  “有人吗?外卖。”

  沈昊松朝门口望了一眼,微微蹙眉,然后直接起身走了过去。

  “咖啡,50块先生。”

  沈昊松一愣,回头看了看柜台上埋着头的女人。想沈思瑜应该是觉得累了给自己叫的咖啡,他接过杯子,从兜里摸了一张红票子。

  “没零钱,不用找了。”

  咖啡递到沈思瑜的脸旁,沈思瑜烦躁的抬头也是微微愣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