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蜜妻难嫁 > 636 喝醉的女人
  给陆千麒做了那么久饭,他好吃什么穿什么她都一清二楚。

  陆千麒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好久没给我做饭了。”

  哪里有那么久?苏黎挑了挑眉,倒是初略估计下,似乎也有快半个月了,从陆家出来,他们冷战,再到景县这一周,她浅浅的啜了口手中的清酒,里面还带着股淡淡的竹香,配合着时下竹林小池的场面,还真是景不醉人人自醉。

  觉着好喝,苏黎又偷偷的喝了一口,脸蛋开始绯红起来,“四爷你今天好奇怪。”

  “哪里奇怪了?”陆千麒手里头虽然拿着酒,可也确实没怎么喝,他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做做样子后便放了下来。

  “你怎么突然间对我这么好。”苏黎觉着酒挺好喝,不自觉的多喝了几杯,脸蛋上渐渐的有了些许红晕。

  平时里是不大.会说话的,眼下也不晓得是不是这杯酒的问题,苏黎感觉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不自觉的就靠到陆千麒的肩头上,“我都快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陆千麒不动声色的塞了块肉到苏黎的嘴里,“对你好你还不高兴。”

  “不高兴呢。”苏黎嚼了嚼这块小酥肉,略有点哀怨的叹了口气,“你每次对我好的时候,马上就会不好……我都不知道你的好啊,是真心还是假意。”

  苏黎戳了戳陆千麒的心口,略有点疑惑的摇了摇头,这酒应该度数不高的,她怎么喝了几杯就有点大舌.头,可是还挺好喝的,一点都不像平时那种烈酒入喉辛辣的味道,而是甘甜并且回味很足,苏黎偷偷的想伸手去拿酒瓶,被陆千麒一把握住手腕,双眸微敛的问:“你是不是也不能喝酒?”

  “我可以啊。”苏黎歪着头,“我很少被人灌醉过!”

  “你和几个人喝过酒?”听见这句话陆千麒又不高兴了。

  苏黎掰着手指算了算,倒是傻傻的笑了笑,“咦不对,我好像就没喝过两次……难怪有点晕了。”

  陆千麒略微放下心来,照这个样子看,他还真的不能让苏黎去喝什么酒,露.出这样的醉态真的有点风情万种的感觉,丢掉了往日那种羞涩的气质,说话开始直白起来的苏黎倒是也有股子惹人喜爱的憨劲。

  苏黎忽然间怯怯的伸手,在陆千麒的脸上摸了摸,又沾沾自喜的笑出了声,而后靠在陆千麒的怀里,感慨着说了句,“四爷你长的真好看。”

  “我好看么?”陆千麒一直都很善于抓重点,他当然还记得苏黎说陆元锋最好看的这件事,小心眼的追问了句。

  苏黎愣了下,蹙着眉尖看着陆千麒,“当然好看。”

  不过她很快就将头枕回到陆千麒的肩膀上,呢喃了句,“四爷我头有点晕,我是不是喝醉了呀。”

  陆千麒好笑的回了句,“你没喝醉,你清.醒的很,说话不是挺利落的么。”

  苏黎配合的点了点头,“也是,别人都说喝醉了会大舌.头,我看我没大舌.头……”

  这还不大舌.头呢?

  陆千麒索性又把自己的那杯酒凑到苏黎唇边,“乖,喜欢喝的话就多喝一点。”

  苏黎喝光了,还砸吧着小.嘴,这酒可真甜。

  “四爷,苏小.姐是不是喝多了?”邹昂隔远了站不少时间,见到这情况赶紧走了过来。

  “没事。”陆千麒见这顿饭也吃的差不多,俯身将苏黎打横抱了起来,“我先送她回房间,麻烦你收拾下桌子。”

  苏黎被放到自己的那张小床.上,她捂着额头在床.上翻滚了下,忽然间见陆千麒似乎要走,便赶紧.抓.住他的手腕,爬到他脖子那里,紧紧的抱住,“四爷你不要走啊。”

  “我不喜欢喝醉了的女人。”

  “你何止不喜欢醉了的女人,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呢,我知道。”苏黎笑了笑,眸中露.出了点疑问的神色,“四爷我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预感。”陆千麒倒是也的确没走了。

  “我觉着……你是想和我分手了。”苏黎扁了扁嘴,“还是我的直觉出现问题了?”

  陆千麒叹了口气,“你想多了。”

  苏黎傻笑着,“不过没关系,就算你不喜欢我,可你喜欢我的身.体对不对?”

  说着说着苏黎就开始委屈起来,“四爷,是我不够好么?你要是不要我了,我上哪里去找第二个你啊……”

  “苏……微……”陆千麒咬牙切齿的拿开苏黎的手,他心里头也被苏黎这些胡言乱语说的乱糟糟的,倒是怕她滑.下去,圈着她的动作紧了紧。

  苏黎双眼朦胧的抬眼,看着陆千麒的脸,其实她是个很怕孤单的人,在监狱里的三年,她每天每天的做噩梦,哪怕是受了欺负也咬牙忍耐,她为了母亲留下的秘密赔了自己的青春,赔了自己的儿子,她真的不想再赔了自己的爱情。

  可是她也知道陆千麒是为了什么娶她,虽然他没有问过,可是事情已经逼近到眉眼之间,当她从云省回南城,恐怕就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陆千麒要的,她却要拿着去换回自己的儿子。

  就算她不想赔掉自己的爱情又如何,这本来就是她单方面的付出,他甚至连亲都不肯亲她一下。

  这醉了的人性.情本就无常,苏黎腹中忽然间又是一阵子火烧火燎,“真有洁癖的话干脆碰都别碰我啊。”

  陆千麒怔了下,这女人又想到哪里去了?但是仅仅是分神的功夫,苏黎已经迎了上来,双.唇贴在了他冰凉的唇上。

  片刻的错愕伴随着一股恼意,陆千麒刚想伸手推开苏黎,反倒是听见了她委屈的哭声,两只小手死死的揪在他衣服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着,她也看见了他下意识的动作,简直痛到心都揪在了一起。

  “该死。”带着侵夺气息的肆虐,瞬间吻住了微微启开的唇.瓣。

  苏黎原本揪着陆千麒衣服的手也渐渐的松开,改成挂在他的脖子上,不断侵蚀着她所有思绪的吻令她身.体都开始轻.颤起来,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和爱人亲.吻的感觉,居然会这么好,好到她越发眷恋陆千麒的味道,甚而浑身都开始发烫起来。

  陆千麒慢慢结束了这个吻,眸光错综复杂,他伸手抚着苏黎漂亮的唇形,“你现在心满意足了吧?”

  苏黎娇.声说:“四爷你又不管我了……”

  陆千麒嫌弃的说了句:“得寸进尺!我对醉鬼没兴趣。”

  中午刚战过一轮,陆千麒还想保存点体力,结果他刚站起身,就听见床.上传来苏黎浅浅的叫唤声,他奇怪的回过头,就见苏黎已经脱了自己的外搭,露.出浅粉色的小衣。

  陆千麒从这一刻发誓,虽然苏黎喝完酒真的直白的太多可爱,但是她也奔放的让他头疼的无法应对,他以后是绝对不会再让这个女人碰一滴酒!

  …………

  早晨的阳光照进窗内,小白的叫.声听起来格外的欢乐,苏黎想睁开眼,可是陡然间的头疼欲裂,令她不由自主的哼了声,刚刚翻了个身,却震.惊的睁开了眼。

  陆千麒居然躺在她这小房间的床.上,已经清.醒过来的男人眼里冰冷的令她一阵心惊肉跳,她惊悚的坐起身,看了眼一.丝.不.挂的自己,“四、四爷,你怎么在我这、这里?”

  “你。”陆千麒跟着起身,伸手掐住苏黎可怜兮兮的小.脸蛋,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说:“强睡了我。”

  “怎么可能!”苏黎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她怎么会那么恬不知耻,但是她居然好像断了片,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点都想不起来,她特别困惑的说了句,“四爷你那么强,我怎么能睡到你?我才一米六!”

  陆千麒冷哼了声,他要怎么解释这个女人喝完酒那奔放的程度,简直超乎想象,他都敢断定,就算他拉开门走出这个房间,苏黎都会光着身.子跑到他房里去袭.击他。

  虽然喝完酒的性.情实在是让人很揪心,可陆千麒也不可能让别的男人看见苏黎这副模样,只好又回去将她压倒。

  但是压着压着就又滚了起来这种事情,他没办法解释。毕竟他不是禁欲系的角色,更不是保.守.派的男人,自己那羞涩而又清纯的女人突然间变得奔放了,他当然也会控.制不住。

  至于昨天晚上为什么睡在这张床.上的原因,只有三个字可以说明:累坏了。

  但是。

  陆千麒皱了下眉,因为苏黎喝多了酒这件事,他连番被.逼打破了人生中的两项规矩,这令陆千麒有点不悦。

  但苏黎明显记不住昨天晚上的事情,眨巴着大眼睛很是惊恐又委屈的神态,让他想找点麻烦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冷寒着脸坐起来,结果忽然间眉宇死死的皱在一起,片刻后又栽了回去。

  “四、四爷你怎么了?”苏黎趴在他身边,一脸紧张的问着。

  陆千麒清冷的目光扫在苏黎脸上,倒是特别淡定的回答着:“年纪大了,纵.欲过.度伤身.体。”

  苏黎匆匆套.上睡衣,爬下床来,小手在陆千麒的腰间捏了捏,“四爷,是这里疼么?”

  “你还敢笑!”

  “我没…”

  “以后不许喝酒听见了没?”

  “噢…”

  话是这么说,可因为当天要赶往云省,苏黎正坐在私家飞机上给陆千麒按着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