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贞观萌国公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刺客三弟入狱
  杜九都吓懵了,心说我只是想说句:放肆,怎么这么没规矩,还不退下!

  这话还没说完,怎么就出了人命了呢?

  还有,这菜不是李承乾点的吗?高先生是谁?

  一盘菜而已,至于杀人灭口吗?难道这菜有毒?

  想罢,杜九连忙扔掉筷子,离菜三米远。

  李承乾听见众女子的尖叫声,心道不好,猛地摘下布条,往杜九那边看去。

  这一看,就见地上躺了个人,短箭穿喉,已经没了气息,李承乾当即抽出佩刀,来到杜九身边,警惕的看着所有人。

  这时,窗户外面传来声音,好像喊着:“抓住他,定是此人将我家麟儿砸晕的!”

  紧接着,叩门声响起,“客官,叨扰了,有歹人出没,我等是来抓人的!”说完,呼啦进来一大堆人。

  这些人跟李承乾二人告了一声罪,就奔着窗户去了。

  窗外的黑头巾不会水,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窜进房间,与众人撕斗。

  别看黑头巾只一个人,但众人一时之间,竟无法压制住他。

  毕竟一个是亡命之徒,手持匕首,另一群是乌合之众,手执棍棒。

  武力先不说,这胆量确是不够的!

  黑头巾虚晃一下,众人就后退一步。

  众人上前,想要举棍打黑头巾,黑头巾就举起匕首虚晃一下,众人又退了回去。

  杜九在一旁看的无语,心说,你们倒是上啊!这是猫打爪,还是老年恰恰舞?

  关键时刻,门口传来一声:“谁抓住他,老朽赏他百贯钱!”

  此话一出,这群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也不顾黑头巾手中的匕首了,只听得“哔哩啪啦”,一阵乱棍下去。

  黑头巾的匕首也被打飞了,脸也肿了,也不知是谁给的一闷棍,黑头巾这会儿昏的跟条猪肉似的。

  一天连出两回事故,衙门也不是吃干饭的,因为这件事发生在李承乾所在的房间,所以李承乾与杜九也被请进了衙门。

  到了衙门,见有手执兵刃的衙役在,安全稍稍有些保障,李承乾也就拿出私印,表明了身份。

  见了县令,杜九又恢复了装傻的状态,李承乾见怡红院的人也在此处,皱了皱眉头。

  最后,为了不让杜九露馅,李承乾吩咐县令,先将杜九送回驿站。

  县令自然照办,当即指了几个人,去护送杜九。

  杜九回到驿站,被服侍着洗漱之后,就睡下了,全然不担心自己的小伙伴李承乾,可能是因为李承乾比较靠谱吧!

  翌日,杜九悠悠醒来,饭后见到李承乾才知道,那些人是冲着李承乾与自己来的!

  杜九瞪大了眼睛,心说我凑,这么惊险么?为什么要告诉我?我很后怕的好么!

  “九郎,昨日就该听你的,哎,到底还是我大意了,差点让人转了空子,不过,万幸你我二人并未出事!”

  杜九也想起来了,自己的确是说过“不可大意”之类的话,妈耶,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乌鸦嘴的技能?

  杜九正在愣神,就听见李承乾又说了:

  “昨天死的那个人是个刺客,目的是除掉你,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跪下认罪。”

  杜九听了,回忆了一下,心说,自己好像就喊了声“放肆”。

  想到这儿,杜九眼睛一亮,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上位者的气场!

  自己的气场压得那个刺客喘不过气来,当场崩溃,这才使得刺客给自己跪地认罪?一定是这样!

  这么说,今后自己只要气场一开,岂不是可以无敌了!

  于是,杜九摇头晃脑的回了句:“这就是所谓的身具浩然正气者,百邪不侵吧!”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但是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

  “还有,那个所谓的高先生,应该就是与这次案子有关,我等先不用去广州了,先将那个刺客的嘴撬开再说!”

  “恩?”杜九听完李承乾的话一愣,心说撬开刺客的嘴?

  自打来到大唐,小爷还真的没见到过,大唐刑讯到底是啥样子的!要不,咱来个地狱一日游?

  想罢,杜九两眼蒲扇蒲扇的看着李承乾,讨好的说到:“殿下,要不要我帮忙?”

  “你?”李承乾疑惑地看向杜九,有些难以相信。

  杜九忙点头:“恩,要说刑讯,我可是生下来就会的!”

  切,满清酷刑咱不敢用,关小黑屋、不给睡觉之类的小技巧,咱还是知道的!

  李承乾见杜九这么笃定,心说,让他试试也无妨:

  “行,那你换身衣服,披上斗篷,那刺客呢,就随你折腾,只要留口气就行了!”

  杜九被李承乾这无所谓的语气吓了一跳,心说不愧是皇家子弟,**裸的漠视人命啊!

  不过,杜九又一想,这刺客是来杀自己的,不漠视他漠视谁?

  对,对待敌人就要残忍!将他凌迟!

  想罢,杜九欢快的换了衣服,披上盖住脸的的大斗篷……

  一切都好,就是,斗篷挡住了视线,让杜九有些看不到路,还好,只需要李承乾拽着点就可以了!

  同时,杜九也有些埋怨电视里演的,说好的披着大斗篷也能杀人呢?骗纸!

  跌跌撞撞一路,杜九跟着李承乾来到了县衙大牢。

  可能是因为李承乾要来,县衙大牢已经被打扫了一遍,杜九还透过斗篷的缝隙,看到了地上的水渍。

  杜九撇了撇嘴,感情领导视察,现收拾卫生这是传统啊!还是传承了千年的传统!

  在县衙大牢中走了一会儿,杜九愣是没见到几个犯人。

  不过没等杜九问出来,就到了关押刺客的地方,杜九抬手掀起斗篷的一角,观察着眼前的刺客。

  只见这刺客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剥落,只留了一个……小裤衩?

  全身满是鞭痕、青紫,脸也肿的不成人形。

  血水混合着井水往下滴着,两腿无力拖在地上,只靠着两只铁链支撑着全身的重量。

  杜九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血赤糊拉,啧啧,看着就疼!

  杜九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殿下,您怎么可以这么温柔呢?”

  杜九说完这句话也觉得牙疼,娘的,又说慌了,这么残暴,我居然还说温柔!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