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千势 > 第一章 雨国,方周
  “方周人呢?”

  “那狗日的还在降眠,”

  “下一周,他还不醒,直接剥夺他卷雨区的存在名额,”

  “这,好吧!”

  突来一段的对话,在这淅淅沥沥的雨中格外的清晰,但那话中所含的却并非什么善意。

  这是一座离人区很远的墓地,在这常年落雨的环境中却并未显得任何破败,只是稍许低、次等的地方略显脏乱,没有办法,在着连住房资源都紧缺的环境下,争斗却无从避免,而死亡随之翼行。

  今天,在这并非祭拜的日子里,却有几名的仿若十五、六岁的少年闯入其中,而他们来为的并非祭拜,而是下葬,抬着一具尸体下葬。

  “国良走了!”点上避雨的沉香,其中一人默默一叹,话语有些低沉。

  “是啊!我们这样的外来者,据雨楼那边传来的消息,每天都有不少于十人,埋在这个地方。”另外一人搭话,虽说的轻巧,但脸上却是无止境的嘲讽着。

  “那狗日的方周,忒好运了,不然死的准是他,而不是国良了。”还有一人貌似有着怨气,看着周围另外五个沉默者,随即破口骂道。

  “算了!”首先开口的一人摆了摆手臂,制止了那个还要骂下去的人,而后起身说道:“在下城区,死亡从来不曾离去,运气只是一时的,没有绝对衡量的智慧,死就是解脱。”

  满满少年郎,却在此时话语尽诉低沉,那是被事态压迫的嗓音,无奈中,带着认命般的痛楚。

  雨国多大,众人很少知道,但下城区多大,众人还是知道的。

  卞、非、常、幻四雨楼合称下城区,而雨楼便是管制他们的总称,就像下城区是四楼的合称一样,每个雨楼都有一百的区域组成,而他们便是卞雨楼的领下。

  一般区域标配是十人,最多上下两人,他们卷雨区原本正好的卡在了这个位子,但是昨天的列外事件,使得他们又到了需要补给的地步。

  “看来是我来晚了。”就在众人好似缅怀什么的时候,轻轻的一句响在了众人的身后,不知何时,八人的队伍变成了九人,后来者斗篷遮雨,遮住了为数不多的光线,也遮住了他的面容。

  “你!出来了。”为首者,握了握拳头,但却在此刻再次松了下来,“半个月后,另外一场的高级竞猎该你参加了,这次若是你再不去的话,卷雨区你还是不要呆在这里的好。”

  “龙云,对他那么客气干嘛,按我说,直接吊销他的入住资格就好,他不是挺厉害的吗?让他到天炙去,那里不是有人想要收留他吗?”

  “好了!”龙云,一个非常主力的名字,也是这个区域的负责人。此时的他挥手再次的打断了那个叫骂之人的后续,看着方周,缓缓说道:“现在的我们算是一个团队,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尽到自己的义务,而非连累别人,你!明白的。”

  “不然我只能按照我的职能,像云涛说的那样将你赶出去。”

  云涛,凌云涛,那个叫骂之人的名字,他和云深还有死去的国良,以及另外一个是一起被充入这个区域的,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混到了老人的等级了。

  时间会出答案,在这个每天都有人死去的地方,从新人混到老人的时间只要不到半年,但龙云却是在这个位子位置上坐了半年之久了,方周知道他的为人,也知道他的厉害。

  作为稍后补进来的人,方周知道他们一直都在排斥自己,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不情愿,但却不得不用到方周,哪怕算上那个不讲话的胡元索,他们四个加起来已经足够的强大了,但在这里,抱团才是生存的唯一要数。

  可意外还发生了,三个月前,当方周的实力在那一瞬间从六阶掉落的时候,换来的并非互相的帮助,而是冷眼的旁观,或许还有一点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冲动,但每当想到难辨方周虚实之时,那几人却屡屡不敢贸然的行动。

  在这个吃人从不吐骨头的环境中,在这个稍纵即逝的当下,他们终究还是错过了。

  一场大雨的突然到来,打乱了他们的行动,那时可不止他们,所有人唯一的动作就是放下了手上的动作,能动的几乎都到达了外边的空地之上。

  天雨时至,顿刻倾盆,这场意外的雨,让原本只是细细溜溜的雨国,化作倒下的瀑布,冲刷着雨国的每一个裸露在外的角落。

  时光洪流,如果方周没有记错的话,他们是这么称谓的,在那个刚刚穿越而来什么都不懂的时刻,方周已然的跟随着众人的脚步,淹没在那片雨水之中。

  天降洪流,洪流中伴随的是无数世界位面的残片,或许在其中有着完整的存在,但是作为被时光选中的一员,它只有被动选择的命运。

  而作为选择之人,方周有幸的在其中抢到了自己不知道却又用的东西,雨国的特产,雨滴之国。

  四个月前,作为刚刚穿越而来的方周还很懵懂,但却也因此险些丢掉了自己的性命,虽然在这个穿越已经是一种生存的工具的世界里,双魂共躯可是并不多见,但是能被选作成为姘头的少年人,怎么会发生共躯的现象。

  没错,在这穿越已经很长见的世界里,作为原著的少年郎其实是被来之大天朝的方周给魂穿了,而在反抗为第一要务的基础上,两人连续相杀了一个月之久,当然做为弱鸡的方周可是一直的都是被动的防御着,所以那货表面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一点差别都没有。

  而就在方周即将扛不住的时候,一团莫名的吸力侵入,目标直接便锁定了那人,也正是这时方周才得以成功的反击,而在掌控的躯体的第一晚,他便度过了一个荒唐的夜晚,而后被像一只死狗一般的被扔到回了卷雨区。

  当然这只是开始,当方周吸收了体内残余的记忆之后,方才彻底的了解了这个残酷的世界,当然此时的他并没有得到之前宿主那一身强大的六阶实力,而是弱的跟狗样的六层,全部的功力都便宜那个娘们了。

  所以在得到秘宝的一瞬间,方周毫不犹豫的一头栽了进去,在这个世界若是没有实力,等待你的并非是暗夜里的偷袭,而是强行的索取,就像之前一样。

  方周深深的恶寒着,但却没有任何的犹豫,虽是秘宝中大多低级都有着残缺,但依旧让他宛如新生一般,虽然到达以前还是有些差距的。

  雨滴之国,又称雨滴世界,其分为残、整、小、中、大,五个级别,每一个都有着不同的功用,以及不同的收获。

  方周所得,是两个残级,一个整级,还有一个中级的世界,也许是运气逆天吧,但是这个中级的却并非现在的方周可以征服的存在。

  作为被时空洪流给选中的世界,它或是某个完整世界的一角;或许是被斩断的某个未来;当然更多的却是被抛弃,被当作垃圾一样摧毁处理的过去,而雨滴之国中的残级,大多数都是来源这里。

  当然并非等级高可用性就高,方周手中的那颗中级的便是如此,作为残的副标,他虽然很高级,内在的世界也比较完整,但他若作为征服来用,他就只是一次性的产品,只要在其中死亡一次,那这个世界就和你说拜拜了。

  中级的那颗,他非常的熟悉,那是一个他见过的世界,一个被斩断了未来的世界。

  在这个雨国之中,人们的实力提升分为两种,一个是初级之时的积累,不论是力量还是,知识所见的水平,他都达不到这个世界修炼的标准,而只有在那些雨滴的世界中凑够了宰的实力,方可单独的修炼,当然如是有着更加高端而又偏修炼的世界,那也是可以继续的。

  不然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跟随着这个世界,缓慢的累积着自己的实力,一直到可以挣脱的宰。

  但那是非常难得的,因为宰的兑换的时间是千年,他还有着另外一个标称,神灵的标配。

  足够神灵的修行世界,那怕是在已有的雨国档案之中,那也是很少见的,而且在这个世界,神灵也是可以达到,但并不是没有后路的,在整个大千之中,哪怕是神灵,有时也是平民的存在。

  没有办法征服,因为那是一个危险的世界,一次如过不达标的话,他将永久的失去这个机会,一个强大的机会,好在一个不知道发展都多久的世界,他亦有着他的规格,以及他的修行方法。

  力量就是力量,但在力量之后便是运用力量,而这便有了修炼功法的存在,相比于那些只能在雨滴中使用的本土的、近乎初略而又低端的使用,这儿有着更加高端的。

  参同契,一本为神准备的功法之一,售价只要一百个雨金,相当的便宜。

  是的,相当的便宜几乎只要超过一阶实力的,没有人手里不备着一本,作为一次性的修炼方法,这个有着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的美称,一旦修行便是不可逆的存在。

  相对于那些步步高升的高级修行方法而言,这种东西只为那些存在着美好幻想而存在的,他可以帮你把一个世界给掏空出来给你,而当世界的潜力耗尽之时,你注定要准备漫长的时间,却等待实力不再增长的空虚。

  等待着这本功法传说中的冷却时间,或者你能将你得到的东西全部吃透,再用着特别的关键之物帮助改进,而后升华出更加高级的兼容修行方法,不然,你最起码要去外界旅游个一千年。

  当然,这并非雨滴中的那些回流世界,而是和主世界时间一致的世界,还有,你要活着。

  作为平常人中的天才,方周毫不犹疑的拿出了参同契,对着自己和那个中级的世界拍了下去,而后的方周却是没有任何停步的钻进了那两个世界之中,准备重新的获取着力量。

  后来因为修行中出了一些变故,这才造就了人员的临时调整,同时也造就的国良的死亡。

  当然方周的心中却并没有任何的悲伤,因为死的那个原本是被设计成自己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点的意外终究让他逃过了一劫,看了看龙云,方周只能说声活该。

  “我会准时的出现的,还有着十六天的时间是吧,在此期间,我不会在进行任何的穿行修炼。”

  上前上了一炷香,算是聊表谢意,对于龙云的话,方周可是放在了心里,毕竟他并不是以前的他,可没有那份自信与魄力,只是表面依旧的平静,让人感觉不错差别而已。

  “你知道就好,意外只能出现一次,若你还想要拿到卞雨楼的居住权的话,”龙云话中不免带着警告的意思,但这也是这个世界的模式,要么随波逐流,要么,死。

  “对了,我们这边还有少一个名额,这几天你去一趟中心广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手,招一个过来,我可不想到最后又被上面像丢垃圾一样的踹个过来。”未了,龙云看着转身离开的方周,吩咐道。

  举手示意,但方周并未说话,但其意已明,随后离开的身影方向一转,向着中心广场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