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修仙 > 第四五七章 一堆疑问,庙祝现身
  应龙的龙冢,存在了多少年,早已经无法确切的算清楚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从来没有过一丝半点的信息流露出来,也从来没有一点记载,说有人进来过,有人发现过。

  如此回到最初,蜈龙一族究竟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知道龙冢所在的?

  这消息若是祖传的,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他们难道从来没来探索过么?只要有探索过,就不可能隐瞒到妖族内都从来没人知道一丁半点的消息。

  那蜈龙大祭司又是怎么知道的?甚至只有他知道怎么召唤出那座青铜大门。

  你想追溯,秦阳再想到这一路,看似凶险,可每一次脱险,都对力量没有什么要求。

  他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应龙的掌控之中,他一直在默默的窥视着一切。

  毕竟思来想去,龙冢最初的消息来源,似乎就是忽然被蜈龙大祭司掌握了,而且掌握的如此确切,祭文都掌握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想想,最好的消息来源,是不是可能就是应龙自己。

  若这是真的,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为什么在历经了无数年之后,忽然间要这样做?

  想不明白,想不透。

  秦阳摇了摇头,将这个大胆的猜测暂时按下,还是想想怎么穿过这些断桥吧。

  地毯式搜索,还在继续,日子也在一天一天的流逝,秦阳的头发,也在一天一天的减少。

  足足三个月过去,耗费了无数的力量,头上也只剩下后脑勺的一撮气死毛的时候,终于丈量完了这片断崖究竟有多长。

  纵横上万里,其内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座断桥,从断崖边缘延伸出去,一座不多,一座不少,正好是一元之数。

  秦阳坐在断崖的边缘,摸了摸脑袋,一脸忧伤。

  “应龙大神这是玩我呢,足足十二万九千六百座石桥,竟然全是断桥。”

  头发都用来化出分身了,重新长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呢,万万没想到,拼着变成秃顶,竟然也没找到前路。

  地毯式搜索的笨办法,看来是不符合这位大神的游戏规则,亦或者,路依然就在这里,他们没有发现而已。

  秦阳盘膝而坐,闭着眼睛,继续思索。

  方向依然是从应龙入手。

  当思索到之前见到的庙祝,秦阳眉头微蹙,开始琢磨,若这个人,真的是应龙留下的,那他在那里干什么?

  他为什么要当一个庙祝,为什么自降身份,为一位山鬼当庙祝。

  要么是心甘情愿,要么是另有图谋。

  心甘情愿,自然是为了情义,但黑影对于这一点,否认的极其干脆,算是这货极少数如此坚定如此确定的时候,秦阳倒也不是不信。

  可他还是觉得,无论什么生灵,心中有情义的时候,才会心甘情愿的做出来一些不太合情理的事情。

  要说另有图谋,这里十有八九已经是应龙的龙冢,而他绝对又是从应龙那衍生出来的,自己能图谋自己什么?

  虽然不太可能,可按照这个思路去想,却也不能否定。

  两者无论是哪种,重点都在那位山鬼身上。

  在山村的时候,那些年纪最老的老人,都不知道山鬼娘娘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似乎本来就在那里,也应该在那里,已经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已经没人去深究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们只知道,供奉山鬼娘娘,得到庇护,能让他们在那里安居乐业,一代一代相传,化作渗入他们血脉的本能。

  回忆了许久,再拿出当时跟村民攀谈时,记下来的东西,秦阳才有些愕然的发现,关于山鬼的一切,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对于这位山鬼娘娘的了解,一片空白,可是他自己却都没发现。

  这肯定又是被影响到了思绪的原因,让他忽略掉了这点。

  再想想,现在还记得的,只有那位山鬼娘娘的神像,还有进入山村之前,听到的那首意境悠远的歌谣。

  思来想去之后,取出了一块木头,开始按照记忆之中的样子,雕刻出神像的模样。

  秦阳沉下了心,物我两忘,沉寂在雕刻里,等到最后一刀落下,将雕像雕刻的跟当初见到的神像一般无二的时候,却见雕像无声无息的化为齑粉,消散的无影无踪。

  秦阳回过神,茫然的握着刻刀。

  “你们看到了么?”

  “看到什么?”妖母愣了愣神,有些不明所以。

  “我刚才雕刻了山鬼娘娘的雕像,却消失了,你们没看到么?”

  “秦阳,你休息休息吧,我们的时间还很多,不急于这一时,我们可以慢慢的想……”妖母轻叹了一声,眼神有些复杂,如同看到当初她快要发疯之时的样子。

  秦阳呆呆的转头,看向蒙毅,蒙毅眉头紧锁,长叹一声。

  “我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你在哪里愣神,愣了好几天了。”

  秦阳低头一看,手中的刻刀,不见了,他的确是坐在哪里愣神。

  可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为了将木雕雕刻的跟神像一模一样,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做到的,只是在他觉得满意的那一刻,雕像却没了。

  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秦阳心里反而松了口气,那一点想法也愈发的坚定。

  有变化,就证明他是对的。

  雕像不能雕刻,那么,试试那首蕴含意境的歌谣吧。

  站在崖边,秦阳闭着眼睛,酝酿了许久之后,让自己沉浸在当初的意境里,才开始低声浅唱。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随着秦阳开始吟唱,一缕缕荧光,从半空中浮现,荧光向着他汇聚而来。

  荧光堆积在他的身前,幻化出一条古老而简朴的吊桥,从他身前,一路向着黑暗的伸出延伸而去。

  前方的黑暗,被一条绽放着淡淡橘色光芒的吊桥贯穿,随着秦阳吟唱过半,另一边,似乎也传来了女声的吟唱,意境比之之前听到的也有些不一样了。

  那低吟浅唱之中,带着淡淡的离愁哀怨,橘色的光芒吊桥周围,升起一缕缕淡蓝色的荧光,一时之间,黑暗如同被照亮。

  秦阳睁开眼睛,凝神望着这一幕,那种黑暗之中蕴含的未知恐怖,尽数消散,无数的断桥,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梦幻般的场景。

  秦阳心里面一片平静,也没有因为看到这种景象而欣喜,反而转过头,看了看蒙毅和三眼妖母。

  “这次你们看到了么?”

  两人一起点了点头,连动作都小心翼翼,似乎怕惊扰了这片梦幻美景。

  秦阳轻吸一口气,抬起脚,踏上了这座光芒吊桥,一点光晕涟漪,从他脚下逸散开来,原本似虚似幻的光芒吊桥,骤然之间,如同化作了实质的水晶,让秦阳稳稳的踩在了上面。

  踏上吊桥,带着蒙毅和妖母,伴随着无数升腾而起的淡蓝色荧光,他们一起走了过去。

  目中见到的绵延不知多少里的吊桥,他们不过是慢慢的走了一首歌谣的时间,却发现他们已经踏上了对岸。

  回头望去,身后的光芒吊桥,依然是延伸到极远的天边,远超他们的目力极限。

  歌谣声慢慢的消散,散发着淡淡橘色光芒的吊桥,还有那些从深渊里升起的淡蓝色荧光,也随之无声无息的消散。

  秦阳轻吸一口气,在心底默念了一句。

  黑影个不靠谱的家伙,还那般坚定的否决我的猜测,弄的我都差点信了他的鬼话,这位山鬼娘娘,若不是应龙大神的姘头,我以后就自甘堕落,辟正守邪,再也不坑人了!

  蒙毅过了桥头之后,立刻双手贴在地上,感应了片刻,而后又拿出一块被盘出包浆的罗盘,左转转右转转了许久,这才指了指前方。

  “这里虽然没有死气滋生,可天地之间的生机,都已经绝断,连这里的天地元气,都无法让这里孕生出一丝灵性,我们可能是找对地方了,若应龙的埋骨之地就在这个世界,绝对就在这里,纵然整个世界都是龙冢,那这里也绝对是最核心的地方。”

  众人举目望去,大地荒芜,全部都是一层裸露在外的黑色的石壁,而左右延伸千里,也能看到石壁拔地而起,如同一面接天连地的巨墙,与穹顶连接到一起。

  而前面不过数百里的地方,也能看到一面石壁巨墙,连接到穹顶,如同一个巨大的死胡同。

  到了最深处附近,才看到死胡同尽头的石壁上,有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洞口,最小的约莫百丈,数量繁多,而最大的洞口三个,都是有数十里的直径。

  忍痛再次拔下一根头发丢了出去,让分身去前面送死。

  不多时,分身自己解除了,里面没有什么危险,只是一片复杂的洞窟,从最大的那个洞口进去,只要不进入错的道路,要不了多久,就能来到一片新的地下世界。

  确认了没什么古怪的东西,三人继续前进,然而等秦阳第一个踏入那座直径数十里的巨洞时,他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了,原本的巨大洞口,也化作了平整的石壁,将蒙毅和妖母拦在外面。

  而秦阳回过头,看到的也是石壁,死胡同一般的石壁,他摸了摸石壁,知道这是自己没法破开的,这里的黑石,依然是那种无法破坏的状态。

  可是后路被封了之后,却再也没有其他的变化了,他向前走一步,后面的石壁就会增厚一分,一直保持着距离他一步之遥的距离。

  秦阳眉头紧锁,没想到分身进来没什么变化,他进来了却会引起变化。

  是因为什么?

  分身没有神魂,不算是真正的生灵么?

  他一步步前进,身后的石壁也在不断的增厚,到了一个岔路口,秦阳看了看右边的路。

  之前分身先走的右边,可是没多久就会遇到死胡同,再看了看身后紧跟着的石壁。

  若他走右边,绝对会被封死在里面,被活活困死。

  顺着左边的岔道前进,没有多久,还真的走出了这片复杂的洞穴迷宫,身后已经化成一片巨大的石壁,再也看不到来路。

  秦阳望着石壁,心里颇有些担忧,蒙师叔还在后面呢,他们若是也进来了,万一走错了道路怎么办?

  ……

  另一边,蒙毅和妖母,看到化作石壁的洞口,也有些懵了,他们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秦阳可是先派了分身去探查过了。

  如今再看这些平平无奇的洞口,两人的心头也为之一凛。

  “看来只要是生灵进入,每一个洞口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我们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不能后退了,妖母,你先选吧。”

  蒙毅指了指剩下两个最大的洞口。

  “这里有三个洞口明显比其他的大很多,我们正好也是三个人,秦阳既然探查过最大的一个,耗费的时间也不久,其他两个,危险应该也是最小的,路径也是最简单的。”

  妖母点了点头,选了其中一个洞口,飞入其中,随着她飞入的瞬间,洞口消失不见,化作了石壁。

  蒙毅则选了最后一个,也进入了石洞里。

  进入了石洞,蒙毅走出几步,也发现了身后的石壁在随着他的前进而增厚,到了一个岔路口,蒙毅便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岔路口,他也明白,选错了遇到死胡同就完了。

  拿出罗盘,摆弄推演了许久,看着罗盘最终显示出来的卦象,他收起罗盘,果断选择的右边。

  再次遇到岔路口,就再次推演占卜,在这种生死一目了然,泾渭分明的时候,只需要推演出大致的吉凶就足够了。

  很快,蒙毅也走出了洞窟,可是附近却根本没有秦阳的影子。

  而另一边,妖母也来到了第一个岔路口,她回头摸了摸身后紧跟着的石壁,沉吟了一下,身上的妖气蒸腾而出,妖异的玫红色妖气,化作一缕缕烟气,向着两个岔路口源源不断的扩散开。

  再次遇到岔路口的时候,妖气也会再次分化。

  一个时辰之后,妖母的脸色略有些苍白,收回了逸散出去的妖气,选择的左边的路,一路脚不停歇的走出了这片复杂的洞窟。

  回头看着化作石壁的洞窟,她颇有些心有余悸,也幸好这洞窟的范围并不大,她才能强行撑下来。

  然而到了这里,她也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很显然,三个洞窟的出口,根本不在一个地方。

  ……

  秦阳站在石壁前,望着来路,枯站了许久,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

  这座洞窟虽然岔道很多,可是距离的确不远,既然分身都能靠笨办法探索出出路,蒙师叔和妖母自然也可以走出来。

  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没有巨大的危险,只是断绝了后路,怎么看都仅仅只是为了强行将他们三人分开。

  正在秦阳疑惑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从远处走来,由虚化实,待走到秦阳面前的时候,化作了庙祝的模样。

  “我注意你很久了。”

  庙祝面上带着一丝微笑,上下打量着秦阳,言语间颇有些赞叹。

  “人族的后辈,你继承了人族最强的特质,不是力量,也不是血脉,而是能让人族走上巅峰的智慧,你能看穿了所有的阻碍,来到了这里,真的很让我意外。”

  “人族晚辈秦阳,见过应龙大神。”秦阳揖手长拜。

  “我不是应龙,真正的应龙,早已经陨落,我只是他残留下来的一点意识而已,为了他看守好龙冢而已。”

  “那不知前辈,为了要引这么多人进入龙冢?”

  “你竟然连这一点都猜到了,那我就跟你直说吧。”庙祝沉吟了一下,指了指远方:“当年应龙陨落,残留的意识,一部分化作了我,镇守龙冢,还有一部分怨气、恶念,化作另外一个恶龙,他的实力越来越强,之前还来到了核心地带,我拼尽全力,将他镇压在这里,可终归还有一些力量外泄了。”

  “为了不让他的力量合拢到一起,我只能收拢了他的一部分力量,借助当年残存的宝物,将其镇压在村子之下,亲自在那里看守,你们遇到的那些黑色虬龙,就是他的力量所化。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这里的生灵逐渐增多,怨气、恶念等也越来越多,恶龙的力量也越来越强,我尽全力也已经快压制不住了,我需要有外人来帮我,而这里的生灵,尽数都是龙裔,我已经试过很多次,他们根本不可能对上恶龙,我需要其他的力量。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传出去了一丝消息给真龙的后裔,等着你们前来。

  可惜,等来的人里,最后完成考验,走到这里的只有三个,可我无法再继续等下去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我会全力压制住恶龙的力量,而我需要一个不是龙裔的生灵,能走到最核心的地方,镇压住恶龙。

  我知道你会一门奇特的神通,可以恢复伤势,但纵然是真龙之血,也不会让你彻底恢复的,造成你这些伤势的强者,已经伤到了你肉身根基的最深处,我也不知道他为何没有杀你,可他却已经毁了你的前途,只要不完全恢复,你就再也不可能进入下一个境界了。

  只要你完成了这件事,助我彻底镇压住恶龙,以绝后患,我会让你彻底恢复,甚至比以前更强,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我能做到,就必定尽全力做到,绝对不会敷衍。

  如何?”

  秦阳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全身骨骼上残留的细密裂纹,依然还存在,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九成八,而这个进度,已经维持了好一段时间了。

  他收集到的龙裔鲜血,从中提炼出真龙血脉,量不大,可秦阳自己也依稀察觉到,这种水货真龙之血,可能也不能让他彻底恢复。

  秦阳暗叹一声,当年嬴帝,不是不想杀他,而是九成九以上的力量,都被拦了下来,余下的那点,已经不足以将他彻底抹杀了。

  此刻回想起来,应当也是嬴帝已经看出来了,所以暗下黑手,让那残存的力量,给他造成不可磨灭,无法恢复的伤痕。

  毁人前途,断人仙路,可比将他杀了还要残忍。

  当年无法确定,直到了后来伤势逐渐恢复,才慢慢的发现不对劲。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嬴帝动了手脚,他也无法发现,这狗皇帝可真够狠的。

  而如今,他已经来到这里,难道还要拒绝庙祝的提议么?那他还为什么来这里。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实力有限,又有伤在身……”

  秦阳应下了庙祝,只不过他的话没说完,就见庙祝屈指一弹,一团拳头大小,赤金色的血液,悬在了他的面前,血液缓缓的滚动着,变化出一头背生双翅的应龙,张着嘴巴发出一声无声的嘶吼。

  其内蕴含的庞大气血,喷薄欲出,隐隐散发出威压,如同一尊真龙降临。

  “这才是真正的应龙之血,而且是应龙留下的精血,你手里的与之差距有多大,想来你已经明白了,这些给你疗伤,你试试就知道了,我说的对不对,你的伤势,只是真龙之血是远远不够的,你的根基太过雄厚,便是上古,都算是人中翘楚,可正因为如此,你根基最深处的伤痕,反而更加难以愈合。”

  秦阳接过这一团应龙的精血,胸口的血龙纹身,只是吸收到一丝气息,就已经开始变得活跃,化作一条血龙,游走他全身,停滞不前的伤势恢复程度,也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将这一团应龙精血,一口吞下,顿时,一条血龙从秦阳体内冲出,化作一条千丈长的血色神龙,将秦阳包裹在中央。

  庞大的力量,让血龙都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嘶鸣,血龙的模样开始变化,后背上血肉撕裂,一双羽翅从那里延伸了出来,将其化作了应龙的模样。

  这是应龙精血太过霸道,超出了龙血宝术的承受范围,耗费掉的力量,强行将龙血宝术的品阶拔高,显化出的神龙模样也被强行变成了应龙的模样。

  而剩下的力量,也远远超出了秦阳的掌控,秦阳被血龙包裹在其中,发出痛苦的嘶吼,他的皮肤上,开始浮现出一片片血色的鳞片,尾椎骨刺破了衣衫,化作一条长满鳞片的龙尾,甚至面容都开始随之发生变化。

  额头上浮现出龙角,嘴巴开始前凸,鼻梁上翻,向着真龙的模样变化。

  秦阳心惊不已,这一团应龙精血,对于应龙来说,不过是一滴,可是对于他来说,却实在是太过强大,哪怕是通过龙血宝术,也已经强到了可以霸道的改变他的血脉的地步。

  念头一动,将之九成九的力量,尽数灌入海眼,他的龙化过程才随之逆转,那条千丈血龙,也随之游转而下,重新化作一条体表上的血色纹身,张牙舞爪的趴在他的肩膀上,剩下的部分,则缠绕在他的身体上。

  随着龙血宝术的不断催动,他的伤势也随之慢慢恢复,可是到了恢复到九成九,就差那么最后一点的时候,进化过的龙血宝术,却也失去了作用。

  他只能将血龙纹身都无法再次承受的力量,尽数灌入海眼储存起来。

  秦阳体表的龙裔气息,慢慢的消散,除了全身的衣服破损,露着腚之外,倒是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现在你明白了么?你想要彻底恢复,真龙的精血都不够的。”

  “我想问问,为什么设置这么多考验?为什么要选我?”

  “因为蠢货都会被恶龙蛊惑,心智不坚定,也会被蛊惑,没有足够的勇气,连靠近都不可能做到,虽然很勉强,但你已经是这些人里最好的选择了,我说的这些,你一定要记清楚了,届时你……”

  庙祝叮嘱了好半晌,事无巨细的将一切可能遇到的情况,都叮嘱了一遍,而后才对秦阳挥了挥手。

  “希望你能圆满的解决这个问题,届时我送你一场大造化。”

  说完,庙祝的身影再次由实化虚,消失不见。

  秦阳感受着海眼里,残留的应龙精血的力量,化作了一条血色应龙,静静的盘踞在那里,这时候,才忽然想到了刚才一直想问的问题。

  为什么将他们三个分开,三个人不是比一个人更好么?他们俩的力量也更强一些,也懂得一些自己都不懂的东西。

  可刚才为何一直想不到要问?

  秦阳心头一凛,咯噔一声,闭上眼睛思索。

  这种会忽略掉东西的情况,之前遇到过。

  庙祝故意的?他不想自己问这个问题么?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路逆推上去,慢慢的变成另外一个问题。

  他说的都是真的么?

  这时候,秦阳才恍然,自己竟然没想过,庙祝说的话,是不是都是真的,他为什么要如此加强自己的念头,让自己会自然而然的深信不疑?

  这货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回头思索了一下,庙祝说的那些话,听起来倒是挺有道理的,可细想,立刻衍生出来一大堆的问题。

  比如另外一个关键,山鬼是怎么回事?

  秦阳闭着眼睛思索,不敢露出什么破绽,谁知道庙祝是不是还在窥视。

  片刻之后,睁开眼睛,遥望着远方的一座山峦,那里就是庙祝说的核心所在。

  无论怎么样,他都要过去看看,自己去确定,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

  另一边,庙祝又出现在了妖母面前,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俯视着妖母。

  “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去彻底镇压恶龙,但我只需要一个去做这件事,太多的人,更容易被蛊惑,只有一个心无杂念的人,才有可能去做到,而最后也只有一个人,会得到一切,被我送出去。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只要你做到了这件事,我会斩断你与他之间的联系,再也没有人能利用他来咒杀你,我也会让你拥有最强的真龙血脉。”

  妖母跪拜在地,以头触地,静静的听候着吩咐。

  等到庙祝消失之后,她缓缓的站起身,闭着眼睛,面色变幻不定。

  ……

  而蒙毅这边,庙祝对他说了一大堆的话,最后说了一句。

  “三人之中,你拥有人族的智慧,也有知识的沉淀与积累,同时也有足够的实力,该说的都说完了,至于做不做,那就是你的选择了,秦阳的根基遭受不可逆转的重创,他已经再无更进一步的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助我彻底镇压住恶龙,我才能有力量,帮他恢复。”

  庙祝消失,蒙毅站在原地,沉吟了许久,望着天边若隐若现的巨峰,迈出了脚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