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 第1205章 研配解药
  淘淘听着湛湛的话,顿时嘟起嘴巴来,很是不喜。

  看见这个情景,慕老爷子乐呵呵道:“好了,淘淘就不要跟着去,陪太爷爷去钓鱼,好不好?”

  淘淘性子虽然调皮活泼,但是对于钓鱼这项活动,是爱的很,一听老人家要带自己去钓鱼,眼睛瞬间亮起来,连忙点了几下头。

  吃过早餐后,慕少凌还没下楼。

  慕老爷子又问道:“少爷怎么还没下楼。”

  管家回答道:“老爷子,少爷还在休息。”

  湛湛在一旁接话,“太爷爷,爸爸昨天加班到很晚,您让他继续睡会儿吧。”

  “才不是呢,爸爸昨天拿着我的平板打游戏打得很晚,所以到现在也起不来,大懒虫!”淘淘想起自己的平板被没收然后用到没电,就气鼓鼓地告状。

  “……”湛湛没有反驳,看着弟弟傻乎乎的模样,在心里感叹着,傻人有傻福。

  淘淘没意识到那么多,是好事。

  他们爸爸的事情,就让他们兄妹二人去操心吧。

  软软优雅地喝了一口果汁,想要替慕少凌反驳的时候,接收到湛湛不要说的信号,干脆闭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听着淘淘的话,慕老爷子也没有多在乎,只是乐呵呵地笑着。

  慕少凌通宵打游戏?说出来也没人会信,不要说他这个年纪不会碰游戏,就是上学的时候,他也自律得很,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来。

  吃过早饭后,湛湛跟软软坐着车离开慕家老宅。

  而淘淘则是跟着慕老爷子一起去公园钓鱼。

  慕少凌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他下楼看着空荡荡的客厅,问着管家,“爷爷跟孩子们呢?”

  “湛湛少爷跟软软小姐去同学家玩了,老爷子带着淘淘少爷去钓鱼。”管家回答道。

  慕少凌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头,今天他起的够晚的,但是却好像还么睡够一样。

  “少爷,您要吃早餐吗?”管家问道。

  “给我倒一杯咖啡。”慕少凌感觉精神不足,需要一杯咖啡来提神。

  昨天跟朔风了解到那边的调查进程后,他还是没忍住打开平板看着念穆的照片。

  一看,就是半宿,直接把淘淘的平板给耗没电了。

  “好的。”管家点了点头,走进厨房。

  慕少凌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要到中午了。

  好像从高中开始,他就没试过一觉睡到这个时候才起来。

  管家端来黑咖啡,放到他的面前。

  慕少凌端起,嗅了嗅咖啡的香气,又问道:“夫人呢?”

  “夫人今天起得还算早,吃了早餐就出去了。”管家回到,“听说是要去逛街。”

  慕少凌没说什么,默默抿了一口咖啡,又道:“今晚我有一个应酬,你帮我准备一套礼服。”

  “好的。”管家点头,又问道:“要给夫人准备吗?”

  “不需要,她不参加。”慕少凌说道。

  “嗯,好的。”管家闻言,上楼给他做准备。

  慕少凌的衣橱里准备了很多套参加宴会的礼服,只要挑选一套出来,熨烫一下,他晚上就能穿。

  另外一边。

  阮白开车到了郊区的一个小平房处,今天是她服药的时间,开车到了那个地方后,她下车,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被推开,她走进去,说道:“我是来吃药的。”

  “嗯。”男人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递给她。

  阮白接过,把药一饮而尽,看着男人没有贴上来,心里纳闷着,今天他怎么这么正经?她轻声一笑,眼中充满媚态。

  “你……”她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洗手间门被推开,念穆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阮白瞪着眼睛看着她,眼中充满仇恨。

  怪不得男人这么正经,原来是有别人在这里。

  念穆冷冷地看着阮白,她眼中的媚态还没消失,在这里遇到她,没有一丁点的意外。

  毕竟阿贝普就是喜欢搞这些事情,所以她不意外,也觉得生厌。

  “我的药呢?”念穆问道。

  “这里。”男人冷冰冰地拿出另外一瓶药,递给她。

  念穆接过,把瓶子里的药一饮而尽。

  阮白看着她的动作,心里想着,原来是来喝药的。

  她说道:“她怎么跟我同一个时间喝药?”

  “老板安排的。”男人回答道,对于这个安排,其实他也是不爽的。

  这个念穆看起来就不好招惹,不像阮白那般的开放,现在多了个念穆,他想要跟阮白发生点什么,也没机会。

  简直就是碍事。

  念穆听着男人的话,面不改色都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把空瓶子递给男人。

  “喝完了?”男人问道。

  念穆点了点头,然后往门口走去。

  阮白看着她离开,死死盯着,如果眼睛能当刀子的话,念穆此刻已经被她盯得碎尸万段。

  等她离开后,阮白朝着男人问道:“有没有办法让她以后不要跟我同一个时间喝药?”

  “这是老板安排的,擅自更改老板的安排,后果你我都承担不起。”男人没有那个胆子。

  阮白冷哼一声,心里暗暗瞧不起男人的胆小,不过是一个喂药时间,他居然不敢改,胆小至极!

  男人色眯眯地上前靠近。

  阮白的心思在见到念穆的那瞬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直接把男人的手甩开,说道:“我走了。”

  “这么快?”男人愕然。

  “我身上还有伤,这就是违背老板意愿的下场,我没时间陪你玩。”阮白说着,推开门离开。

  她站在路边,念穆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阮白冷哼一声,傲气地回到车上,开车离开。

  念穆其实没有离开,她站在小巷子里,手里握了一根管子,她把唾液吐到管子里,然后盖上盖子。

  她是把药喝下了,但是喝下的时候,没有吞那些唾液。

  所以唾液里,还有些药物的残留。

  她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提取到这些残留,然后研究出这些药的分量,然后推出阿贝普喂他们喝的药,到底是什么。

  只要知道了药,她就有机会研配出解药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