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绝萌爸 > 第四千五百九十四章:噩梦
  胡班的脚步很重,余雅丹刚刚的催眠,看似轻巧简单,说的一些话也是很平常,催眠的要义在与精神影响,精神的影响只要是通过五感来实现的。

  余雅丹刚刚利用的就是声音与视觉,最初的时候是那一条挂着戒指的银色项链,然后是她那特有的语气说的那些引导性的话,第二次催眠利用的是手中的刀子掉到地上之后发出的声音作为媒引。

  胡班虽然挣脱了催眠,但他的精神力也受到了影响,当他第一次被催眠的时候,他可以利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以及实现有所准备来破解掉。

  可第二次的时候,他不得要咬破自己的舌尖来破解。

  但即便如此,他的精神力也是遭受了重创,此刻每往前走一步,感觉眼前的空间都微微晃动。

  胡班闭上了眼睛,这种空间晃动的感觉更强烈了,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杀死余雅丹并不是他的终极目标,他的终极目标是要用这个女人来替自己洗白,否则他的余生在不断的追杀中度过。

  他愤怒,他不甘,但他也无可奈何,如今牵扯到的利益太过广泛,杀手联盟受各大西方国家的压迫,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这个罪魁祸首拿下,如果杀手联盟处理不利,那些西方大国将会亲自派出特工,他接下来的人生可以想象有多惨。

  脚步声越来越近,胡班站在了余雅丹的面前,高高在上目光俯视,他弯下腰来就要把余雅丹给提起来,“贱女人,你不想说是吧,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开口。”

  砰!

  胡班的话音刚落,忽然一道身影斜地里冲了出来,直接向着他撞了过来……

  ……

  “啊!”

  漠北今夜的星空寂寥,余小云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额头上一层冷汗,汗水将被子染湿了一大片。

  她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看见堂姐一身是血的站在她的面前,她像是刚刚从学池子里爬出来,湿漉漉的身上在不断地往下滴着血,就那么眼神空洞地看着她。

  她冲堂姐说话,问她这是怎么了,她着急地想要过去查看堂姐的伤势,可堂姐始终站立不动,一双眼睛里渗出了血水,堂姐在冲她微笑着,可任凭她怎么放声大喊,她的声音都听不到。

  余小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床头的夜光闹钟3点零3分,这真不是一个好梦,她下床去接了一杯水喝,来到了阳台上吹吹风凉快,白天的漠北依旧炎热,那些从边境沙漠中吹来的风如同沙子一样滚烫,手里拿着手机,想要给堂姐打一个电话,却又觉得现在太晚,不能吵了堂姐休息。

  到时候堂姐要是问为什么给她打电话,自己却说因为做了一个噩梦,噩梦中怎么样怎么样的,堂姐肯定会把她当成疯子,还会取笑她一顿。

  她才不想被取笑呢,可在阳台上待了十多分钟,又回到了屋里,坐在床上却是怎么也不想再入睡了。

  手机依旧在掌心里攥着,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聊聊天就好了,可都这个时间了,哪还有夜猫子陪她。

  不禁想起了过去林昆还在漠北的时候,这家伙一天到晚仿佛都有用不完的精神头,经常能看到大半夜的他一个人坐在军区驻地的瞭望台上,有时候会和瞭望台上执勤士兵一起喝着酒聊着天。

  军区驻地是严令禁酒的,可这家伙想要喝酒,谁拦得住,所以很多时候都会出现奇葩的一幕,他在那喝着酒,美滋滋的吹着晚风,坐在他对面的值夜士兵也端着杯子,但那杯子里装着的是白水。

  想到了林昆,这事儿似乎就好办了,余小云听说了,林昆的媳妇儿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这事儿不是从新闻上看到的,那些八卦的各路记者,还没有胆量敢随便报道四大家族的隐私,逮住了普通的大家族、富豪、明星或许敢捅个篓子出来,可跟四大家族的人较真儿,那纯是嫌自己的职业生涯与大好前途太长,找屎呢。

  这个时间,林昆也肯定睡了,想象到他这个时候应该陪在老婆孩子身边,余小云在手机上敲下的一条短信,手指头刚要点发送却又犹豫了。

  可就在她要把手机放到一旁,准备上床躺着,手机嘀嗒地传来了一条消息,竟然是林昆发来的。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睡了么?

  “切,都半夜三更了,睡不睡觉啊。”余小云嘴上嘟囔着,全然把自己早就醒着给忽略了。(一零)

  ——睡着呢。

  余小云也回过去了三个字,本来想多打几个字,问候一下他的老婆孩子怎么样了,可又懒得打,反正这个时候给她发短信,肯定是有事情要说,待会儿电话肯定就打过来了,电话里问比较好。

  电话打过来了,余小云稍稍酝酿了一下,首先要把自己被吵醒这事儿怪罪到林昆的头上,不提什么噩梦不噩梦的,只说是被他的短信给吵醒的。

  短信的声音都是‘嘀嗒’的一声,可姐妹睡眠浅不行呀?得嘞,这天底下就不能跟女人讲道理。(零一)

  结果,余小云还不等开口呢,林昆已经把话说完了,余小云脸上所有的表情愣住,手机砰噔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结实的木质地板,发出咚的一声。

  ……

  警方在小酒吧的四周拉上了一圈警戒线,酒吧里的所有人都被清走了,喝酒尽了兴的带着心上人转场了,没有尽兴的干脆留在了酒吧的门口看热闹。

  一共来了六辆警车,二十几个警察,将小酒吧的四周围得水泄不通,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透露,但可以知道的是出大事了。

  在这燕京皇城内,大事每天都发生,但如此凄惨的凶杀案,一年下来也不见得有几回,天子脚下杀人,那得是多么大的仇恨,奋不顾身啊。

  小酒馆的顶楼,走廊里弥漫着血腥的气味儿,附近的警察局接到了报警,便出动了大量的警力过来,毕竟这是一场多人被杀的案子,太少见了,并且这样的案子一出,一定会引起上级的重视,处理得好了大家功劳荣誉,可要是处理得不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