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圣祖 > 一千四百四十 还不跪地求饶吗?
  事实上先前青木发现这个结果的时候,心中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但管如风却是直接问出来了。

  “嘿嘿,其他人办不到的事,云笑未必办不到,反正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钱三元的心情无疑极好,看着那个斗灵商会的副会长脸色变得苍白,他就有着一种复仇的快意。

  毕竟当初在无常岛之上,路天闰和傅凌雪卑鄙行事,差点让他们险入必死之境,哪怕后来路天闰被云笑所杀,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现在好不容易路天闰身死,又冒出一个路天温,而且好像比路天闰更加强悍和卑鄙,钱三元一度觉得憋屈之极。

  好在炼云山有着云笑这个妖孽,这一手惊爆众人的手段,简直就是将路天温打落深渊的神来之笔啊,钱三元又怎么可能不兴奋莫名呢?

  “看来这一场毒脉之术的比试,很快就要结束了!”

  一旁的欧阳万通作出结语,因为看那路天温的神色和动作,恐怕已经没有太多化解办法了,这一场毒脉之术比试,也将以云笑的胜利而告终。

  “难道云笑那家伙,竟然要连夺医脉一道和毒脉一道的双料冠军?”

  李云帆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个层面,口气之中都蕴含着一抹激动,毕竟这是炼脉大会有史以来,还从来没有谁能够办到的啊。

  这一人参加两系比试,已经算是前无古人了,竟然在两系之内都能夺得最终的冠军,那恐怕更是后无来者了吧?

  腾龙大陆之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妖孽,甚至欧阳万通和李云帆都想到,云笑似乎还是一名兽脉师吧?

  如果炼脉师大会将兽脉这个分支也加上的话,那是不是说云笑能逆天夺得三料冠军了呢?

  想到这一个可能,这两位在腾龙大陆有数的大人物,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在那个少年身上,看不到一点的短板呢?

  “嘿嘿,那可未必!”

  然而就在李云帆话音落下之后,旁边的青木乌却是发出一道异样的笑声,然后伸手朝着石台之上指了指。

  “对啊,还有一个呢!”

  顺着青木乌手指所向的方向看去,只见在那石台的一角,一道曼妙的身影淡然而立,正是天毒院的天才少女柳寒衣。

  说实话,先前柳寒衣接连战胜祁风和宋秋蝉,其实表现也极度惊艳,比起那些老一辈的天阶低级毒脉师来,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可后来在云笑出手之后,众人似乎都选择性地将柳寒衣给遗忘掉了,毕竟云笑的对手,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天阶中级毒脉师啊。

  哪怕是面对这样的对手,云笑也能摧枯拉朽地将之击败,如此战绩,确实要比柳寒衣更加耀眼。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刚才的柳寒衣,其实也是在天阶中级剧毒红粉骷髅之下硬扛过来的,单是对剧毒的抗性,恐怕并不会比云笑差到哪儿去。

  “他们两个,应该是打不起来吧?”

  听得青木乌的轻笑声,钱三元脸上浮现出一抹异样,他清楚地知道云笑和柳寒衣之间的关系,这两位可以说是生死伙伴,怎么可能在石台之上打生打死呢?

  “看着吧,我倒是真有些期待,云师和寒衣的毒脉之术,到底谁更强一些了!”

  青木乌对钱三元的疑问不置可否,反而是饶有兴致地盯着石台之上,眼眸之中浮现出一抹异样的期待。

  这一个是青木乌的如今最为得意的弟子,一个是他视为半师半友的存在,要是这两位对上,各自施展毒脉之术,恐怕对于青木乌对毒脉一道的理解,都有一个极大的促进作用。

  …………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这边几人交谈的时候,石台之上已经又有了一些变化,脸色越来越苍白阴沉的路天温,口中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道咆哮之声了。

  此刻的路天温,已经将那玉瓶之中装着的解药,尽数倒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他恨不得将这瓶子也给生生捏碎,然后涂抹手背。

  但不管这解药有多少,路天温如何运气催发解药之中的能量,其手背上的粉红色斑点都是越来越大,剧痛也是越来越强烈。

  到得这一刻,路天温手背上的粉红色斑点,已经差不多覆盖了他的整个手背,让得他额头之上青筋跳动,明显是处于一个崩溃的边缘。

  嗤!嗤!嗤!

  再过片刻,当那些粉红色斑点爬满路天温手背之后,云笑手中的印诀已是轻轻一变,然后这个斗灵商会副会长的手背上,就冒起了一缕缕粉红色的烟雾。

  这些烟雾,赫然是有些像先前路天温在施展红粉骷髅的时候,那铺天盖地朝着云笑袭去的一幕。

  只是此刻的情况却是掉转了过来,不,也不能说是掉转,因为路天温这个施毒者,根本就没有解毒的能力。

  所以那些粉红色烟雾,虽然看起来比先前的遮天红雾要弱小得多,但是收到的效果却是截然不同,至少此刻路天温的状态,就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看来那所谓的红粉骷髅,确实不是路天温自己炼制的!”

  到了这一刻,如果说刚才还有一些人对云笑的话将信将疑的话,那现在已经是再无怀疑,那白色粉末一般的解药,根本就连半点效用都没有啊。

  “怎么样,还不跪地求饶吗?”

  云笑脸上毫无表情,只是那轻声之中蕴含的东西,让得路天温浑身一颤,陡然想起那个被红粉骷髅腐蚀成一具枯骨的敌人。

  路天温虽然不是这红粉骷髅的炼制者,但却对这种天阶中级剧毒的毒性知之甚深,那是可以将整个人身,都给生生腐蚀成血淋淋白骨的恐怖之毒啊。

  “你也不用想就此将右手砍去,不怕告诉你,你的全身,都已经中了这红粉骷髅的剧毒,我可以让你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化为真正的红色骷髅!”

  似乎是看到了路天温脸上闪过的一丝决绝之色,云笑紧接着的话语脱口而出,无疑瞬间打消了路天温好不容易才做出的某些决定。

  嗤!嗤!嗤!

  与此同时,似乎是在印证云笑口中话语的真实性,从其左手的手背之上,竟然也开始升腾粉红色的烟雾,和其右手如出一辙。

  下意识想着云笑口中所说的那个结果,不少人都是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寒噤。

  那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或是躯干各处部位,皮肉一点点被腐蚀,可想而知是有多可怕。

  对于红粉骷髅这种剧毒,或许场中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可是看到路天温双手之上冒出的粉红色烟雾,还有那一点点露出的森森指骨,众人都没有怀疑云笑话语之中的真实性。

  包括路天温自己,此刻也已经清楚地感应到,不仅是自己冒着粉红色烟雾的双手有着剧痛之感,甚至是那躯干体内,还有脑袋之中,都有着一种特殊的力量在蠢蠢欲动。

  “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做到这一步?”

  路天温都差点直接骂娘了,这可是那位从九重龙霄而来的存在,亲手赐予他的天阶中级剧毒啊,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被人给破掉了。

  而且化解掉还不算,竟然能利用自己施展的剧毒,对自己构成致命的威胁,如此毒脉手段,让得路天温愤怒不甘之余,又升腾起一丝难言的惧意。

  和青木乌管如风等人一样,作为天阶中级的毒脉师,路天温清楚地知道想要改变一种已经成功炼制好的剧毒毒性,是有多么的困难。

  至少在路天温修炼毒脉一道的过程之中,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直到此刻,他都百思不得其解。

  可偏偏无论路天温如何感应,那红粉骷髅剧毒的气息依旧,就是自己的解药没有半点效果,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妖魅手段,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啊!”

  仅仅是犹豫了这么一时半刻的时间,路天温陡然觉得双手剧痛难当,忍不住惨叫了一声,这一道惨叫,也将所有人的心神尽都吸引了回来。

  在众人看来,此刻摆在路天温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依刚才云笑所言,直接跪地求饶,这样或许还能留得一条全尸,不致于被腐蚀成一具枯骨。

  毕竟和痛快地死去相比,身体被一寸寸腐蚀殆尽,绝对是好受百倍,但作为斗灵商会的副会长,路天温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吗?

  如果不想选择这样一条路的话,就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孤注一掷,用其达到凌云境初期的脉气修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云笑制住。

  这样一来,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云笑在投鼠忌器之下,肯定会拿出真正的解药换取自己的性命,这条路,对路天温来说,无疑才是最理想的一条。

  “云笑,我要你死!”

  众人猜得也没错,在他们心中念头刚刚落下的时候,狂怒攻心的路天温,已是发出一道厉喝之声,整个身形,便欲朝着那个粗衣少年扑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R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