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亡灵祀 > 第228章 我就是为破记录而来!
  艾贝乔伊斯很呆滞!

  被奥加尔、帕顿弄醒后,坐在一堆砸的稀烂破阁楼中,双眼无神的望着花雕木顶。

  她感觉自己太过于牛逼,在这次帝国东部院试金铭两传唱,她的名声将风头无两,只要以后去帝国任意初级指挥学院,估计都能混碗饭吃,不只是缩在安乐镇那个小山窝窝。

  徒受道惑于之师,师以徒唱名为有荣!

  这就是帝国东部中级院试,一个人唱名不是自己的荣耀,曾经的学院、院长、恩师都与共荣焉!

  当然黑夜他们现在可不知道场外之事,认真作答手中的历史学千题才是重中之重的事。

  迦朵学院这科历史学考的可不简单是历史学,这门科试就像其安乐镇所学一般,很杂!

  杂到什么程度?

  看着黑夜眉心的褶皱就可见一般。

  上到光明神、死神的野史破烂事,下到西法大陆有名有姓圣师传记,前推几万年精灵一族的秘史,后退几百年亡灵秘法崛起,地狱深渊是怎么形成。

  千题答的他脑袋都要炸点,不仅是他,在这座金色广场还坐着的二万多人,没一个不是皱眉头的,要不然这一门学科也不能放在最后考校。

  这是对魔法与斗气道路的基础认知,你连魔法这东西都不知道怎么来的,还学屁的魔法,那种什么也不知道的白痴,可以收拾收拾东西回家种地去,迦朵学院不要那种学识上的无知,就是实力在高也不要!

  黑夜刚刚作答完第九百九十九题,他感觉大脑高速运转的都快烧焦掉。

  这道题问的也有意思,全题就几个字,问询如何看待光明这种魔法?

  问答题!

  千题历史学院试基本全是问答题,而这道看着很是简单,但绝对不好答!

  这怎么答?

  你问一个光明魔法的对立面亡灵法师,怎么看待光明魔法这东西,简直就是扯淡!

  在这个帝国十个有九个亡灵法师,保证答那光明魔法就是一群伪善、假正义之人用来迷惑人心的东西。

  但光明祭祀真的救死扶伤,不忍世间疾苦,救住贫困孤寡,那又何解?

  每年冬天,无数的乞丐、流浪者充斥着那座光明教庙,没饿死一人,还能有碗黑麦粒粥喝,你又何解?

  黑夜看着这么一简单的问答题,感觉前所未有的难答,光明系大宗师门罗、聆德刚毅的嫉恶如仇,就是自己的爱徒背叛了信仰,走向堕落,都可以痛下杀手,这种光明教廷的人物他见识过。

  那种为了多收几个金币,不惜吝啬自己手中的光明魔法,高傲其身的光明祭祀他也见识过。

  那座白色的建筑中有太多太多的不同与见。

  他苦思良久,足足一刻钟,最后才放出微弱的精神力,在晶简这道题下印上“光明与黑暗自在人心”为主题,洋洋洒洒足足近千字的阐述文。

  这是他黑夜对于光明魔法的认知!

  他不知道别人究竟怎么答这道题,但这就是他的答案,爱对不对,反正这一门学科历来就没有满分一说,就是拿个九十往上的,历届都是少数。

  这是院试三科必考最难的一测,因为全是问答题!

  同样,也是历来唱名最少的一门科试,更有甚者,迦朵学院这一科有着连续十六年没有唱名的记录。

  黑夜看着这套千题最后的第一千道题,他都想哭,如果刚才那第九百九十九道题算是高难度的话,这一题的出题者简直不为人子。

  全题:亡灵帝国立国最后一战,东阳第六次战争当中,亡灵漫光明帝国紫晶之山要塞时,你若为亡灵帝国千万大军之首帅,将会如何做?为什么?

  这特么是考法师的题?

  这是考一亡灵法师学徒的题?

  黑夜彻底的懵了眼,他熟读历史,就没听西法大陆二万年的历史当中,法师这个职业有当将军的!

  法师这个职业在战争中一直都是从属,只有“大炮”,没有军兵,那种仗怎么打?

  前驱骑兵部队直接一个冲锋,前方要是没有所挡,能全部被砍瓜切菜。

  他就是一亡灵法师学徒,别说去当千万大军的首帅,就是去当个将军都不可能,法师在这座帝**中最高的职位就是法师团团长!

  那就是顶了天,从没听说有法师将军一说,因为法师这个职业不学指挥,只有玩斗气的才学那东西。

  但这一真实的历史事件,当时的亡灵帝国首帅,恒阳、紫罗兰却是没越过那座山关,历史书上有记。

  但就是这么一记,很简短,亡灵帝国赢了战争,再然后西法大陆五大帝国承认其建国,这座大陆算是有了第六大帝国的诞生,就没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位伟大的帝君没有越过紫晶之山要塞,指挥着万千亡灵大军,彻彻底底的称霸这片世界,打出了一个大大的帝国。

  别看吹的名头挺响亮,他可没感觉这位帝君有那么丝丝的秦皇气质,可能这片大陆格局就小,眼光也变的狭隘,这就是他认知的亡灵帝国帝君。

  别管黑夜看着这最后一题,怎么哭丧者脸,但还是要答,就算是一分不给也要答,就如那草药学院试科测,别管会不会,要答全,必须答满,他有强迫症!

  黑夜的最后一题答案是:瓜怂!停在紫晶之山要塞不要动,不可冒进!对面光明帝国二万年的历史,宗人多如狗,圣师满地走,去了就是被砍菜切瓜的命,见好就收,坐等光明帝国承认西法大陆第六大帝国的存在!

  很扯蛋!

  黑夜不想交空题卷,脑回路也是清奇,想都没想就这么把这题按着正确历史轨迹答完,接着就把手臂举起,他要第一个交测题!

  日头已落了西山,山巅之上还能看见余阳,估计山下早已经擦了黑。

  他坐这一天,屁股都没挪动一下,这般专注实属不易,他早已受不了。

  这一科可比相对于那草药学可是简单的多,黑夜是这么感觉,估计怎么也能混个及格,及格万岁!

  多了也没个屁用!

  交完这一科测题,起码能到身后去考自选科试,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一番。

  要不交测题,别想起身,那巡视的黑甲军兵可是不好相与,专门干恶事。

  这监题者是位冰系法师,胡子一大把那种,他看着黑夜举手,走到他身前,疑惑的对着道:“交测题?”

  “嗯!”

  这位老学究看了一眼黑夜肯定的样,没收他的晶简,好心的对着他又道:“时辰还早,不在看看?这科可是最难的。”

  还看屁!

  黑夜只想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僵直的盘膝这么久,都快朽锈,现在只想着交完测题了事,这门科测又不是那草药学,他还是有点谱的,混个及格应该没啥大问题。

  “不看!交了。”

  这位老学究看着黑夜这般的二流子样,摇了摇头,这要是是能考的好就出了怪事,也不知道上两门院试单科是怎么过的。

  老学究抓起黑夜的晶简,神识外放,直接滤着他的晶简。

  片刻后!

  这位老学究捏着他的历史学科测晶简,猛的睁开了眼,眼中就是一阵精光大放,根本没在意瘫在地上黑夜的“放浪”,对着他道:“你叫什么名字?”

  黑夜瘫在广场的“金砖”之上,这个舒坦,前所未有的轻松,三科差不多全过,最糟糕的草药学科试靠着他老大死神高抬贵手,让他顺利的蒙混过关。

  而这一科历史学科试可是他的强项,及格他还是能保的,而剩下的那自选科试,更简单,过不去的简直少的可怜,这历史学科试完事,他黑夜参加帝国东部中级学院院试,已经顺利挺过去一半的路程。

  “黑夜!什么意思?”

  黑夜看着这位胡子一把的监题老头,有点迷糊,完全不知道他这么问怎么回事。

  “出身?”

  “秀水郡,安乐镇!”

  黑夜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这是“户口本”,帝国的户口本,有出生,有痕迹可寻,不是黑户!虽不如“吾乃石家庄赵子龙”那般牛逼,但就要这么报。

  “又是这所学院!”

  老学究听着黑夜报出的地名,喃喃了一句,前两科测第一名报的就是这个地方,被唱一回金名已实属不易,而这所初级学院居然唱了两回金名,他要是记不住就是怪事。

  “有什么问题吗?”黑夜盯着眼前有点发愣的老头,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这位老学究看着黑夜这般的童贞,一撇嘴,此子却是有点放浪不受拘束,一点没有专研历史学的严谨和老成之态,但也许就是这种态度,在这科科测中才能有这般的成绩。

  “你不知道你答的怎么样?”

  “没及格?”

  这就是他黑夜的追求!一点都不高。

  “及格?你这一门测科破了帝国东部中级指挥学院三百届院试的记录,你知道吗?”

  老学究说完,朝着他笑了笑后,捏着他的晶简转身朝着佩廷、德斯伦德走去。

  “啥?”

  黑夜看着这老头的背影,直接懵了圈,破记录?

  什么破记录?

  他一点都不知道!

  他只关心自己及没及格!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这门科测最后一道题填的答案。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