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无咎 > 第十八章 旧枭无憾 新门有主
  两个身着石家服饰的青年站立在半山坡一处坑洼之内。这洼地之深早已没过二人头顶,旁人如非在空中飞遁,决计难以发现。

  这两人一人手执一把铁铲,黄黑参半的泥土不住从坑洞之中甩出,环绕坑洞周围堆叠成一圈土堆。

  宋常风斜躺在一旁。他四肢蜷曲,双目无神,脸色蜡黄之中透着惨白,但似乎依旧吊着一口气。

  尽管只是一道浅浅背影,但还是能够辨认明白,挖坑的这二位正是在高台上将宋常风抱回的二人。此时这坑洞已经挖的四四方方,一丈多深。

  左侧那人道:“差不多可以了。表面浮土已然掘尽,底下黄土也掘了七八尺深。豺狼虎豹就算鼻子再灵,我却不信还能闻到血迹,将尸体从这坑洞中刨出。”说话间就此住手,将手中铁铲抛在一旁。

  右侧那人身形粗壮,声音也较左侧那人为高,扭头对着地上的宋常风道:“老祖宗和宋老太爷您有过盟誓,宿星道场灵秀之地,永为宋石二家所共有。现在将您埋在这处宝地,您骨殖腐烂殆尽之前,咱们老祖宗的誓言自然是算数的。现在请您就此安歇了。您老歇息之后,我二人再费点心,在此处植上七八株柘木、云杉、红灌。得了您老血肉滋养,必定能繁茂万年。您也算是和这青山绿水长久相伴。”

  果然这坑洞旁边数丈,捆扎着七八株半人高的青色幼苗。

  这两人一前一后,搭住宋常风的肩膀和双腿,一作势就要将他投入坑内。

  二人正要动手,只觉得身后一阵风声呼啸,似乎有人过来。刚要转头,只觉的脖颈一凉,一道金光闪过,两颗人头滚落在地。

  归无咎将黄氏五人放落地面,淡然道:“该了结的,自己去了结。”黄木荣一点头,带着黄氏四人走了过去。

  宋常风生命力很是顽强,更难得的是居然神智未失。他显然认出了面前之人的身份,脸色极为惊讶。

  黄木荣上前一步道:“你放心。石天祥走在你前面。”

  黄木荣静静等候了片刻,似乎是在等宋常风消化这个消息。

  过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宋常风老脸上五味杂陈,似乎是意外,又似乎是欣慰,又带着弥留人世的茫然与绝望。眼角莹莹,几乎要滚出一滴泪珠。

  黄木荣闪电般的伸手,捏碎了宋常风的咽喉。

  一声招呼,黄氏四个年轻人一齐动手,将宋常风和石氏二人就地掩埋了。

  这一趟来回不过一刻钟功夫,高台上石氏那二十多个凡民并无一人敢于逃逸。这倒是明智之举。他们虽然是肉体凡胎,但是在修道世家耳濡目染,也是知道修道之人的手段的。对面六人既然放心离开,就不担心自己能够逃脱。

  归无咎任由黄木荣等人审问明白,才知道石氏、宋氏尚有凡民老少一千五六百口,正聚居在千回峰山脚下。眼下这二三十个人,只是出门之时,挑了其中一些手脚便利、心灵手快者,做些伺候人的差事。

  归无咎道:“这些人如何处置,你们有什么意见?”

  黄正德抢先道:“既然是石、宋二家之人,管他有无灵根,凡民还是修士,当然是全部斩草除根。他们虽然并未亲自出手,但石宋两家修士既然曾经屠戮的我黄氏凡民。现在报复回去也是天经地义的。”

  这二三十人本来情绪已经稍微稳定,现在听到黄正德杀气腾腾的言语,不由瑟瑟发抖,大为恐惧。有几人更是掩面痛哭。

  黄正图反对道:“修道宗门,能够用到人力的地方也不在少数。这些人若是用于垦田开荒,种植灵草,以及诸般跑腿杂事,也算有些用处。”

  黄木荣沉吟道:“石、宋二家之人绝不可用。我黄家自有许多闲置凡民,何须用到这些人?不过将他们尽数杀了倒也不必。将之遣散千里之外,也就是了。”

  黄正图迟疑道:“既成立了横月派,又占据了这千回峰的大好道场,日后所需人手,恐怕只我黄氏凡民还大大不足。”

  黄木荣看了归无咎一眼,高声道:“成立横月派,不过是上修立了一个挑战石天祥的名头罢了,岂能当真?黄氏得蒙上修相助得以复仇,于愿已足,更有何求?我等自当迁回春浮山,积聚人口,休养生息。五品宗门之位何等贵重,不是黄氏这点实力能够承担的。”

  归无咎笑道:“当着钟华派长老的面发动“升降品会”,怎么能如同儿戏,说不要就不要?若无五等宗门的名分,黄氏又如何能够占据这千回峰呢?”

  黄木荣愕然无言。

  归无咎又道:“黄老先生。话说回来,这横月派门主一位尚且虚悬。依你之见,何人担任此职为好?”

  黄木荣不假思索的道:“自然是上修才有资格担任这门主之位。”

  归无咎摇头笑道:“我自有门派传承。就算是横月派的客卿长老,也只是暂时充任。门主之位,还是须你黄氏之人出来担任。黄老先生有什么好人选否?”

  黄木荣仔细揣摩归无咎此问,心思转动。按照常理而言,黄氏仅余自己一位真气七重境修士,剩余十多个低辈弟子均是真气一二重境。这门主一位毫无疑问由自己担任。但是归无咎既然这样问自己,那么他所属意的人选,显然不是自己。

  仔细思索了一番,黄木荣道:“今日黄正图奋勇下场,斩杀石天祥,了结了我黄氏和宋氏石氏的仇怨。老朽以为正图可以担任横月派执掌之位。”其实黄氏后辈黄正德天赋更好一些,但是猜测归无咎心思,再结合今日二人的表现,黄木荣还是将黄正图推了出来。

  归无咎面露笑容,似乎对黄木荣的回答很是满意。正色道:“黄老先生之言深得我心。黄正图,从今日起,你就是横月门的代理门主了。”

  黄正图脸色一白,连连摆手推拒道:“不不不…”。但他口齿不甚伶俐,一时惶急之下话也说不利索。五等宗门的当家人物均当是灵形修为,而他不过真气二重镜。这差距也太过于巨大!听说要接掌门主一职,竟然比先前出战石天祥还要紧张三分。

  而一旁黄正德、黄正纯等人,脸庞中却掩饰不住羡慕嫉妒。

  归无咎摆手道:“除了你也没有别人了。遇到难事询问黄老先生即可。再者说你只是个“代理门主”,清闲得很。”似乎看出了黄木荣的疑惑,归无咎补充道:“放心,正式门主也是你黄家的人。只是……现在还不在此处。”

  这时,空中一道元光去而复返,走到近前看得清楚,正是钟华派长老李化元。

  李化元走到近前,对归无咎抱拳一礼道:“今日观战的各家人物,都想要拜会尊驾。”旋即微笑道:“不如此不足以安心离去。”

  归无咎略一沉吟,道:“可。让他们进来吧。”

  通常情况下,这等确认名分的“升降品会”,观战者多是附近品级体量相当的门派。整个观战过程均不露面,以示两不得罪之意。

  但是方才高台上的场面何等震撼,只要不是傻瓜,都不难猜得找石天祥麻烦的是一个比五等宗门可怕得多的神秘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像看戏一样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多少就有些失礼。虽然归无咎示意其等离开,但是这帮人进退维谷,共同商议了一番,找到李化元头上。想要拜会一二,全了礼数再行离开。

  不多时,十多个人影鱼贯而来。

  归无咎在山水重楼中时,虽然身畔的十余座飞舟窥不见他虚实,但他却可以将这些近邻的动静打听的七七八八。

  中间那身量宽大、背后背一柄蜡黄巨剑的五旬中年,是铜剑门的护法长老;而那一袭破烂衣衫的赤发道人,是赤火门副门主。其余七八人,个个奇形异貌,只是面色恭敬都一般无二。

  眼光移动,忽然归无咎对着其中一位扎着折角巾的青衫修士微微一笑。这人身后还站立着一位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目光清亮。这二人,正是在元宝舟中议论自己的两人。

  陆元朗不知归无咎为何对他发笑,心头有些发怵,也勉强一笑,拱手为礼。

  归无咎朗声道:“这春浮山黄氏,我也是刚刚结识数日。达成一笔小小的买卖,助他们一助。所谓横月派名誉长老,不过是戏言罢了。诸位以后要找这黄氏麻烦,尽管自便,也不必将在下放在心上。”

  这十余人面如土色,只道归无咎正话反说,连道不敢。

  归无咎也无心与之多解释什么,又道:“不过因为一些变故。在下也不得不护持黄氏一二。一切以黄氏中出现一名灵形修士为限。如果黄氏出了一名灵形修士,那么此后这一家生死荣辱一概与本人无关。有看得上这千回峰道场的,也可尽管来争。”

  众人这才知晓归无咎并非戏言,心头不由啧啧称奇。黄木荣等五人,也在暗暗揣测归无咎有何深意。

  交代完毕,归无咎沉默不语。众人也是识趣,纷纷告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