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世神医在都市 > 第225章 亲子鉴定
  林羽听到这话面色一沉,紧紧的握了握拳头,皱着眉头瞥了何妍妍一眼,看来这何家大爷一家都对自己十分不待见啊。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是,本来家业是要留给他们三兄妹的,现在凭空多出来一个二弟,任谁也不会高兴,怪不得都对自己这么大的敌意呢。

  虽然大少爷何瑾瑜一直没说话,但是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也满是憎恶,唯独何瑾祺看自己的眼神满是好奇,似乎没认出自己就是那天在酒吧打他的人。

  楚锡联也不由皱了皱眉头,冷冷的扫了何妍妍一眼,不知死活的小丫头,竟然敢让自己滚。

  “行了,家荣,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我们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你是不是何家的人,都已经不重要了,走吧!”

  楚锡联冷冷冲林羽喊了一声,接着转身往外走去。

  “哎!”

  何老夫人一见林羽要走,顿时急了,冲林羽伸了伸手,但是何自钦一把把她的手抓了回来,轻声道:“妈,让人家走吧,他不是您孙子。”

  “慢着!”

  这时何老爷子突然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锡联贤侄,话还没说完,这么急着走做什么!”

  楚锡联和林羽听到这话才停住了脚步,回身望了过来。

  “爸!您这是做什么啊!”何自钦顿时有些急了,皱着眉头冲他爸喊了一声。

  何老爷子脸上的肌肉跳了跳,阴沉着脸道,“怎么?现在何家不是我做主了,我这把老骨头说话也就不管用了吗?!”

  “自钦不敢!”

  何自钦立马站起来,低着头,毕恭毕敬的说道,“您永远是何家的一家之主。”

  “爸,您别误会,大哥不是那意思。”何自珩也赶紧帮大哥说了句好话。

  何老爷子没再搭理他们,转头望向楚锡联道:“锡联贤侄,说话最忌讳不清不楚,现在何家既然我还说了算,那就麻烦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吧,什么二十年前死的不是我的孙子,又什么替死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老爷子虽然退位多年,但是多年戎马生涯养成的锐气与威严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气势十足,让人有些不寒而粟,显然他是在质问楚锡联,让他把话说清楚。

  整个宴会厅里顿时鸦雀无声,静静的等着楚锡联的回答。

  “爷爷,有完没完了,这饭还吃不吃了?!”

  何妍妍突然十分不耐烦的吼了一声,啪的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姐!”何瑾瑜赶紧伸手拽了何妍妍一眼,这个大姐,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跟小孩似得。

  “自钦,你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吗?!”何老爷子冷声道。

  “臭丫头,给我滚出去!”

  何自钦立马指着何妍妍怒声道。

  “滚就滚,我还不愿待在这里呢!”

  何妍妍立马拿起自己的包,快步走了出去,经过林羽身边的时候还不忘恶狠狠的剜了林羽一眼,冷声道:“土狗!”

  林羽咯叭作响的捏了捏拳头,要不是现在的场合特殊,他绝对会让何妍妍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代价。

  “锡联贤侄,请!”

  何老爷子在椅子上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缓缓踱步到了中间的过道,示意楚锡联接着说。

  楚锡联见何老爷子这么认真,也不由有些紧张,人的名儿树的影,他跟何自钦可以放肆放肆,但是跟何老爷子可不敢,急忙笑呵呵的说道:“伯父,其实这个事我也是道听途说的,风言风语的,可信度……”

  “无妨,你尽管说就好,老头子我虽然有些糊涂了,但是好在还能明辨是非。”何老爷子背着手来回走着。

  “是这么回事,您也知道当年从清海打捞上来的那个孩子没有验过DNA,仅仅身形和衣服与二少爷像,所以就有人推测,可能死的不是二少爷。”楚锡联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是,孩子的样貌和皮肤确实没了本来的样子,衣服相同也有可能是凑巧,但是孩子手上戴着的银镯却的的确确是我们何家的,是我孙儿……”

  何老爷子说到这话的时候猛地一顿,语气中多了一丝哽咽,往昔痛苦的回忆又在眼前浮现,他紧紧的抿了抿嘴,强忍着内心的悲痛继续道:“是我孙儿一周岁的时候,我找京城最好的银匠给他打磨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楚锡联急忙道:“这孩子是二少爷也就罢了,可如果这孩子不是二少爷呢?他手上却戴着二少爷的镯子,好端端的,二少爷的镯子,怎么会跑到这个孩子身上呢……”

  众人闻言面色猛然一变,楚锡联这话显然是指有人特意把二少爷身上的镯子摘下来套在这替死鬼孩子身上的啊,也就说这个人故意想让何家的人以为二少爷已经死了。

  “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何老爷子阴沉着脸抿了抿嘴,接着说道:“可是动手脚的这个人是谁?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老爷子,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恐怕得您自己去揣度了。”楚锡联笑呵呵的说道,就算他能猜到些什么,他也不敢贸然说出来,毕竟没有证据。

  “爸,依我看,这些事不过是某些人闲的无聊编出来的瞎话而已,信不得真,谁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啊。”何自钦低着头恭敬道,“再说,谁又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我何家的人?!”

  “大哥言之有理,爸,这种事听听就好了,当不得真。”

  何自珩也赶紧附和一句,回身望了林羽一眼,“再说,就算死的那孩子不是瑾荣,也不能确定这个小伙子就是瑾荣啊。”

  “这个还不好说,做个亲子鉴定不就可以了?”

  楚云玺提议了一句。

  “可是二哥并不在京城啊。”何自珩冲父亲说道,“要不让他跟二嫂……”

  “胡说,是要判断他是不是我们何家的血脉,不是判断他是不是萧家的血脉。”何自钦沉声打断了他。

  “大哥,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对不起自臻吗?!”

  萧曼茹一听这话顿时满脸怒色,站起来冲何自钦喊道。

  “弟妹,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

  何自钦叹了口气,沉声道:“我是怕……怕自臻对不起你!”

  “我自己的丈夫我清楚,他绝不是这样的人!”萧曼茹坚定道。

  结婚这么多年,她和何自臻一直十分恩爱,何自臻从没正眼瞧过其他女人。

  其实他们儿子死后,是她一直不想生第二胎,因为她实在过不去心理那一关,不过何自臻还是顺从了她的意愿,并且在老爷子和老太太那边一个人把事情揽了下来。

  林羽一听萧曼茹是何家荣的母亲,不由好奇的在她脸上打量了几眼,见她面容姣好,双眼明亮澄澈,眉宇间带着一股坚毅,极有可能也是部队出身。

  林羽不由有些怀疑何家荣到底是不是萧曼茹和何自臻的骨肉,他们两人都如此坚毅刚强,怎么到了家荣兄这里,就成了窝囊废了……

  “可以让何爷爷去做,只不过复杂点而已。”楚云玺接着提议道。

  “好,那就我来,就算不能百分百确定,但如果是我的孙子的话,总归有一定的血缘关系。”

  何老爷子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何老夫人听到这话提着的心也落了回去,满脸欣慰的望着林羽,她有强烈的预感,眼前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孙子。

  “行,既然爸这么说了,那我们下午就去医院,现在咱先开席吧!”

  何自钦见父亲意见已决,也没多说什么。

  “还吃什么饭啊,现在就去!我不要过什么生日,我要孙子!”何老夫人拍着桌子急道。

  何自钦和何自珩没办法,只好对头商议了一下,最后决定何自钦留下招待宾客,何自珩则陪同何老爷子以及林羽、楚锡联等人去医院做亲自鉴定。

  凭借何自珩的关系,很快便找到了京城一家知名的医疗机构。

  医生分别采集了何老爷子和林羽的血液、毛囊毛发以及口腔拭物等样本,让他们回去耐心等待,二十四小时就能出结果。

  其实他们机构最快八个小时就能出结果的,但是因为何家的地位,他们不敢冒险,选择二十四小时报结果,这样比较稳妥些。

  “医生,记住,无论如何,千万不能出错,否则我拿你是问!”

  何自珩临走前十分不放心的嘱咐道,这种事情可容不得半点错误,毕竟这个结果改变的可是林羽和何家下一代的命运。

  从医疗机构出来之后,何自珩留了林羽的联系方式,接着便带着何老爷子走了。

  楚锡联把林羽送回酒店,冲他笑道:“别有压力,结果应该不出所料,等结果出来,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他已经通知了殷战,让他到时候第一时间过去取结果。

  林羽回到酒店后还有些没从刚才的情景中缓过神来。

  慈爱的奶奶,威严的爷爷,坚毅的母亲,刻薄的大伯,淡漠的三叔,以及满是敌意的姐姐和兄长,突然间这么多人涌进他的生命中,他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坏。

  林羽突然觉得有些累,感觉还是在江家这个小家的时候过的最舒服,最轻松,家虽然小,但是很温馨。

  他轻轻叹了口气,不由有些想家了,便掏出手机给江颜打了个电话。

  “喂,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还以为你到了京城就忘了我呢。”江颜语气冷冰冰的说道,带着一丝丝的娇嗔。

  “颜姐,我好想你啊……”林羽语气中说不出的疲惫。

  江颜听到这话不由一愣,接着语气顿时温和了几分,轻声道:“我也想你,放心,过不了多久,我就过去了。”

  林羽往床上一躺,把今天的事跟江颜说了说。

  电话那头的江颜沉默了片刻,轻声道:“看样子你多半是何家的骨肉……到时候你……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啊……”

  “不要你?为什么啊?”林羽不由咧嘴笑了。

  “你成了何家的人,你就发达了啊,到时候身边美女环绕,说不定就看不上我了。”江颜哼了一声,恨恨道。

  “哎,别说,我还真没想到这茬,要这么说的话,还真有这个可能。”林羽笑道。

  “我就知道,你……”

  江颜说着说着语气突然暗淡了下来,其实她知道林羽这是在跟她开玩笑,但是她心里还是感觉很难过。

  一直以来,让她提心吊胆的那个未来,终于来了。

  如果林羽真是何家的人,就算林羽认她这个妻子,何家认不认她这个孙媳妇,还不一定呢。

  “颜姐。”林羽似乎感觉到了江颜的异样,内心陡然间变得温柔无比,轻声道:“你放心,无论所在何时,无论所处何地,我内心最在乎的人,永远是你,何家名望再大,地位再高,与你相比,也不过沧海一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