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3019章一场梦
  卓不凡迈步,身体融入玉璧,眼前场景变化,出现一片青山绿竹之地。

  翠竹依依,风一吹,竹叶沙沙。竹林间,有着一座茅草屋,外面围着一圈篱笆,栽种着一些花花草草,一名留着如墨长发的女子正弯腰料理着花草,察觉到脚步声逼近,后者站直身,偏过头看去,恰好

  看见卓不凡,脸上露出一丝迷惑。

  卓不凡也看清楚了对方容貌,说不上绝色倾城,只能算中等姿色,但身上却有着一种恬静端庄的气质。

  突然出现在这里,卓不凡也有些懵。

  眼前这女人他虽然不认识,但心中隐隐有种预感,这就是蓝蝶夫人。

  “我……”卓不凡刚张开嘴巴准备说话,反而蓝蝶夫人突然说话,“你是附近的村民?进山打猎还是采药?要喝水吗?”

  声音很轻柔,卓不凡愣了愣,还是把想说的话咽回肚里。

  草屋院落里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

  卓不凡坐在石凳上,蓝蝶夫人从屋子里出来,端了一碗水放在石桌上。

  “口渴了,先喝点水,家里也没什么能招待你的。”蓝蝶夫人坐下,笑着说道。

  卓不凡点点头,旋即端起碗喝了口水,问道:“夫人,不知道贵姓?”

  “蓝蝶。”蓝蝶夫人回道。

  卓不凡身躯一震,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眼前的女人便是夜白至尊的妻子蓝蝶夫人。

  “我和夫君一直隐居在这片青山竹林,这么些年,从没外人来过,你是第一个。”蓝蝶夫人主动说道,“不过我知道附近没什么村庄,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是从外面来的,一个人独自历练,方才走到了这里。”卓不凡随口说道,但心中却万分迷惑与惊讶,蓝蝶夫人和夫君?她口中的夫君难道是夜白至尊。“哦。”蓝蝶夫人以为他不愿意多说,自然也不问,旋即说道:“我夫君进山打猎去了,看时间差不多也快回来了,小兄弟你可以留下来一起吃饭,我们两夫妻居住在这里,

  很久没来客人了。”

  “好。”卓不凡说道。

  “蓝蝶,我回来了!”忽然,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卓不凡抬起头,看见茅草屋门口,走来一个体型魁梧的中年,皮肤黝黑,面容威严,手中提着一只死狍子,与山野樵夫没什么不同,而且卓不凡也没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

  修行者的气息。

  眼前这位,真的是夜白至尊?

  连卓不凡都怀疑。“今天来了位小兄弟,我们在这里居住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有外面的人进来,你把猎物给我,我去厨房弄饭菜,你陪这位小兄弟聊聊天。”蓝蝶夫人见到丈夫回来,脸上洋

  溢着幸福的笑容,伸手接过猎物便转身向厨房走去。

  魁梧中年看着卓不凡,卓不凡噌一下从石凳上站起身,虽然后者身上没修行者气息,也没所谓的威压,但卓不凡在魁梧中年面前,不自觉的感觉到紧张。

  “你叫我夜白就行了。”魁梧中年看着卓不凡道。

  卓不凡心中惊骇,眼前这位,便是曾经一统妖域北境,只手遮天的夜白至尊。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竹林,夜白停下脚步,卓不凡也跟着停下。

  夜白转过身,看着卓不凡,脸色微微凝重道:“你能来到这里,证明我已经死了,最后是我们赢了吗?”

  卓不凡愣怔了下,点点头,“赢了,炎魔族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已经离开了妖域。”

  “那就好那就好。”夜白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

  卓不凡犹豫了下,还是问道:“那这里?只是幻境?”

  “幻境?”夜白摇摇头,脸色严肃道:“这是她的梦!”

  夜白讲述着他和蓝蝶夫人的故事,卓不凡站在旁边,静静聆听。

  “我是妖族,弱小时她救了我,后来我和她在一起受到妖族所有人反对,那个时候我只想变强,因为想在妖族立足,谁的拳头硬谁说的话就是真理。”夜白缓缓地道。

  “最终我做到了,我成为了圣者,权势滔天,掌握妖域北境,那些反对我的声音从此也消失不见。”

  卓不凡点点头,夜白至尊的确是盖世英雄,如果他拥有夜白至尊巅峰时期的实力,哪怕将叶子沁从魔族带走,魔族的人也不敢放个屁。

  “可你知道吗?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安安静静陪着蓝蝶,但当我想要隐姓埋名的时候,一切已来不及,我身上背负了妖族的使命,背负了太多东西。”

  “直到域外强者入侵妖族,炎魔族两名至尊进攻妖域北境,我自知此次凶险,便建造了一座神宫给蓝蝶,留下我一缕意志在这里陪伴她。”

  卓不凡默默点头,夜白至尊的确是个痴情的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追寻成为强者的道路,只是成为强者注定会背负上一些重担。

  现在,我在蓝蝶夫人的梦境?

  “好了,等吃了饭你就离开吧,不要来打扰她。”夜白至尊沉叹了一口气。

  “夫君,小兄弟,来吃饭。”蓝蝶夫人喊道。

  三人坐在院子的石凳上,石桌摆放着一些家常小菜,香味弥漫。

  蓝蝶夫人的笑容很美,看着夜白,忽然道:“夫君,这些年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不过这个梦始终是梦,我也该清醒了!”

  听到蓝蝶夫人的话,夜白脸色一滞,望着蓝蝶夫人,一脸疑惑道:“蓝蝶,你这是说什么话?”

  “你真以为我笨?”蓝蝶笑着道:“这些年,你每次回家都会站在同一个地方,每一天都会重复说几段话,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我……”夜白喉间堵着一块石头,说不出话。

  想不到妻子早就把一切都看穿了。

  眼前的夜白只是夜白至尊留下的残念,真正的夜白至尊已经死了,残念无论如何强大,都不可能是活生生的人,总会做出相同的动作,说出同样的话。

  “你说想要我陪你隐姓埋名,想要我陪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惜我即便是圣者,也无法满足你这个小小的要求。”夜白愧疚的看着妻子,哽咽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蓝蝶摇摇头,“你身为北境至尊,镇守妖族北境,难道我真会为了一己私欲让你放弃所有的责任和担当,陪我隐居山林,我爱你,所以不愿意让你为左右难,因为爱,不是自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