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草制霸录 > 十五、遭遇问题少女
  老爷子要走,要回自己老家,江水源自然不能攀着不让走,只能满怀失落依依惜别。n∈,

  不过等江水源到家的时候心情已经渐趋平和,这里面除了他刻意调整情绪之外,也因为少年心性跳脱,而且今天是开学报到的日子,对于成绩优秀的学生来说应该算是件快乐的事情。

  老妈陈芳仪很早以前就在为这一天认真准备,包括为一家三口购置从头到脚的全新行头,包括为江水源特意购置的书包文具,当然也包括今天特意早起化了个淡妆。在她看来,今天是全家最隆重最盛大的节日,应该全副盛装向亲朋好友、邻里同事展示自己最光彩亮丽的一面,只有这样才能让亲近者欢欣鼓舞、仇恨者则心如刀绞。

  因为今天是个欢乐的日子,所以老妈陈芳仪对江水源的晚归只是轻轻抱怨了一句:“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做好的菜都凉了!”

  江水源才现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连忙带着歉意解释道:“我在钵池山碰到熟人,说了会儿话。”

  估计是江水源在中考中取得优异成绩,让老爸江友直觉得放羊式教育取得极大成功,故而现在对江水源的管教愈宽松起来,此时便说道:“今天过后水源就要去参加军训了,想出来玩得半个月以后,你就让他多玩会儿嘛!再者说,我不是从岳父那里借了车了么?再晚一点也来得及,反正水源这种公费生报名缴费手续最简单!”

  或许前面几句话陈芳仪不太爱听,但最后一句无疑挠到了她的痒处,顿时自豪地说道:“那是!我儿子可是全府第四名,就算忘记去报名,招生办的老师都要找上门来问问原因!何况仅仅是去迟一点?不过儿子最近天天锻炼,明显长高不少,都快成大小伙子了!”

  陈芳仪、江友直两人虽然嘴上说不着急,但吃饭时明显加快了节奏,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这场盛宴,连饭碗都没顾上洗,就急忙收拾出门。『≤,

  八月中旬本来正值三伏天气,应该酷暑逼人、挥汗如雨才对,今天倒是天公作美,空中云层颇厚,还不是有凉风吹过,气温十分宜人。而在经世大学附属淮安府中学校园内,近千名考场得意的新生与至少两倍于新生数目的家长彻底打破了暑假的岑寂。

  淮安府中校方早有经验,早早就将操场划为临时停车场。等江水源在停车场下车之后,现操场的一半面积已经停满了各种车辆,其中既有简陋的农用车、卡车,也有难得一见的豪车经世通用、华熙青年。老妈此时却拿捏出豪门贵妇的范儿,穿着名牌真丝旗袍、高跟皮鞋,手里捏着小坤包款款而行,不时左右顾盼,只恨不得有其他报名的家长过来搭讪,然后识趣地问道:“你们家孩子也来报到?中考考了多少名?”

  江水源也不时左右张望,但他张望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韩赟或者班上其他同学,一个暑假没见,如果此时在淮安府中的校园内重逢,应该算是人生一大快事——当然,像赵康夫那种无耻之徒就算了!相信两人即便相互看见也会假装没看见。

  就在江水源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孩在不远处大叫道:“江水源!江水源!我在这里!”江水源赶紧转头,便看见班长柳晨雨拉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女孩,那个女孩正在大声叫着自己的名字。尽管江水源确定自己不认识那个女孩,不过既然和柳晨雨在一起,猜应该是山阳初中的校友,便笑着朝她们挥挥手:“你们也来报名?”

  见江水源和自己打招呼,柳晨雨莫名地满脸涨得通红,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回应“仇敌”的善意。『≤,趁着她分心之际,那个不认识的女孩猛地挣脱了柳晨雨的拉扯,快步跑到江水源面前,两眼不停上下打量,嘴里还低声嘟囔着:“哇!真人比照片上还帅!看这眉毛、眼睛!还有鼻子、嘴唇!”

  陈芳仪笑意盈盈地问道:“水源,这是你初中班上的同学?”

  “不是同班同学,之前没太见过,估计是同一年级的校友吧?”江水源不太确定地答道。

  这时柳晨雨也反应过来,赶紧跑过来扯住自己的表妹,同时低声恫吓道:“你闹够了没有,武阳珍同学?”

  原来这个女孩便是处于中二病晚期的武阳珍。话说武阳珍回家之后正好暑假无聊,干脆利用同学、网络双管齐下对江水源进行人肉搜索,有姓名、有照片、有学校班级,想查找到一个人的其他信息简直易如反掌,所以她很快就知道江水源中考考了全府第四名,即将入读淮安府中。

  什么?帅哥居然是全府第四,比威武霸气的学霸表姐还高一名?难怪表姐对他那么上心,原来他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那一刻,武阳珍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沦陷为江水源的脑残粉。既然是脑残粉,怎么能与偶像缘悭一面呢?从那时起,武阳珍就开始构思如何能够尽快见到江水源。

  此后不久,武阳珍便开始装模作样看书学习起来,并一再声称是受到表姐柳晨雨的熏陶。等到淮安府中开学前几天,她又向老妈提出自己学习上有些问题,想去舅舅家向表姐柳晨雨请教,顺便小住几天继续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老妈见武阳珍洗心革面早就欢喜无尽,此时听说她还要向柳晨雨学习,也不疑有他,当即开恩俯允,并亲自把她送到了柳晨雨家。

  到了柳晨雨家,武阳珍依然乖巧,认真看书写作业。直到今天早上她才突然提出要跟随柳晨雨到学校看看,理由是想参观一下这所淮安府最著名的学校,为将来学习提供精神动力。稍稍犹豫之后柳家爸妈就同意了她的请求:一来是她的理由实在令人难以拒绝,二来是全家出动确实不方便留她一人在家,三来是车上也正好有空位,为何不成全外甥女的心愿呢?

  唯独柳晨雨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安:本来中二病晚期的表妹突然金盆洗手痛改前非就有些异常,现在又突然提出要跟着去淮安府中,更是异常中的异常,所谓“事有反常即为妖”,其中肯定大有阴谋!可是她去淮安府中干什么呢?

  就在柳晨雨苦思冥想之时,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难道她是想见江水源?

  柳晨雨旋即摇了摇头:不可能!姑且不论武阳珍知不知道江水源考上淮安府中,即便她事先获知,可要想在这短短一两个小时的报到时间里,从全校近千名新生中找出江水源来,概率又能有多大?再退一步说,让她看到江水源的庐山真面也好,可以就此断绝她的胡思乱想!

  没想到冤家路窄,刚下车不久她们俩就碰见了江水源,而且还被眼尖的武阳珍认了出来!看到自己表妹如此花痴,居然在自己仇敌面前如此丢脸,柳晨雨差点暴走,此刻赶紧解释道:“江水源,这是我表妹,也是我们山阳初中的。呵呵,叔叔阿姨,你们也来报名的吧?那你们就去忙吧,我们就不多打扰了!表妹,我们走!”说着就要把武阳珍拖走。

  武阳珍一把抱过江水源的手臂:“帅哥,我叫武阳珍,武术的武、阳光的阳、珍贵的珍,今年十三岁,在山阳初中读初二,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请问一下帅哥你是什么星座?血型是什么?平时有什么爱好?喜欢读什么书?玩什么游戏?讨厌的食物是什么?喜欢的食物又是什么?休息时会做些什么?有什么样的梦想?怕鬼么?恐高么?是不是有密集物体恐惧症?又或者密闭空间恐惧症?”

  江水源顿时满头黑线。

  实在是丢脸到家了!柳晨雨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此时只好伸手牢牢捂住武阳珍的嘴巴,干笑几声后说道:“我表妹她脑袋有问题,看到生人就会胡言乱语,还请你们多多谅解,呵呵、呵呵呵!再见!”

  武阳珍极力挣脱柳晨雨的束缚,大声辩驳道:“胡说,我没病!”

  “花痴不算病吗?”柳晨雨赶紧又堵上武阳珍的嘴巴。

  这时柳晨雨的爸爸妈妈看到她们姐妹俩在打闹也走了过来,笑着问道:“晨雨,这是你同学?”

  柳晨雨只好点点头:“嗯,他是江水源,我们初中一个班。”

  江友直赶紧一边伸手一边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江水源的爸爸,非常高兴见到你们!”然后两家人开始交谈起来。想来两家父母都为自己子女的中考成绩而骄傲不已,没说上三句话,陈芳仪便主动挑起战端,笑眯眯地问道:“你们家闺女中考考得很好吧?全府第多少名?”

  作为官太太的柳晨雨妈妈天生就有种优越感,何况自己女儿一向班上排名第一呢?此时面带得色答道:“考得一般吧,全府第五名。你们家儿子呢?考得也不错吧?”

  “考得马马虎虎,才全府第四名!”陈芳仪脸上带着矜持的微笑,其实看着对方神色猛地一僵,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就算中了五百万都没有这种感觉来得舒服。用某句不知名的歌词来形容就是:

  就是这个fee1,倍儿爽!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