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保镖俏总裁 > 第770章 禽兽!
  在逸仙楼酒足饭饱,秦穆抹了把嘴,“黛娜,走!”

  黛娜无限委屈地亮出翅膀,让秦穆坐上去,一起飞走了。

  这货如此风光,天使当坐骑,愣是把酒徒等人看得羡慕死了。

  如此人生,夫复何求啊?

  酒徒这小子见了,竟然流下一地的口水。

  这家伙装比已经无敌了。

  哪天我也捉一只天使来玩玩?

  酒徒望着自己长腿的老婆,嘻嘻地笑了。

  五娃哪会不知道这家伙又起了歪心思?

  狠狠地瞪了一眼,你敢!

  莫凼轮喝完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

  话说完,人也已经走了。

  酒徒也没在意,程雪衣却眉头一沉,心里有些触动。

  莫凼轮是老乞丐的徒弟,他不会胡言乱语的。

  他所说的劫,究竟是什么?

  这事爷爷也说过,自己是应劫之人。

  何这劫数何时才来?

  自己又将会变成怎样?

  难道真要象莫凼轮所说的,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看到莫凼轮远去的身影,程雪衣总觉得有些不安。

  想当年,武帝一脉遭受的大劫,

  几乎摧毁了整个东华九族。

  武帝罹难,以致秦氏心法遭各大势力觊觎,这才有了武帝一脉的百年凋零。

  难道还有比这次更大的劫难吗?

  程雪衣在心里越发不安。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事先提防?化解?

  程雪衣决定回去问爷爷。

  程老正在亭子里喝下午茶,看到孙女匆匆而回,比平时提前了不少。

  他就奇怪地问,“今天怎么提前下班了?”

  程雪衣说那里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

  然后她陪要爷爷身边,给老爷子沏茶。

  慢慢地,话题就扯到了劫数上。

  程老的眉头沉下来,叹了口气,“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岂是人力所能轻意更改。”

  “而且这中间夹杂了太多变数,牵一发动全身啊。”

  “当初武帝一脉横遭变故,九族受累。如今东华九族何在?”

  “其他几族是否还有传人,一切都只是个未知数而已。”

  “聚不全九族,一切都只是空谈。”

  程雪衣心里一跳,现在能够确定的,只有程家,何家,神医家族,以及老乞丐一脉。

  加上武帝一脉,也才五族,其他四族人呢?

  程雪衣见爷爷面色凝重,也不好再说什么。

  其实这些年,爷爷一直在努力寻找他们的下落。

  她曾听爷爷说,也许有些族已经陨落,他们丧失了九族的神威,沦为普通人。

  而武帝一脉,其实也一直在努力。

  要不二十几年前,秦重就不会出现在江淮。

  不过老爷子听说秦穆驯服了一只天使,脸色惊讶起来,“他们胆敢犯我东华?”

  显然,程老对西方世界修者,有一定的了解。

  程雪衣问道,“传说中西方主神真的存在?”

  老爷子道,“此神非彼神,那些古老的传说毕竟只是传说。”

  “那些西方修者,与我们东方武者修练的方式不同罢了。”

  “一个天使对应着我们东华天阶实力的境界,如果修练到主神,那就很恐怖了。”

  “那是一种能够操控天地之力,成为至尊的存在。”

  “而我东华百年以来,至今没有出现过如此天才。”

  “象少主这种年轻有为,如此年纪达到天阶境界的强者,更是屈指可数。”

  程老沉思了一下,喃喃道,“既然他们敢来东华,说明他们在最近百年,已经超过了我们。”

  “你通知一下少主,我要见他。”

  “好的,爷爷!”

  程雪衣立刻去给秦穆打电话。

  秦穆正在家里睡大觉。

  这货被电话惊醒,冲着黛娜大喊,“黛娜,把电话拿过来。”

  黛娜一阵委屈,咬牙切齿将电话扔过来。

  “喂!”

  “雪衣,什么事?”

  “行,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秦穆打着呵欠,“真烦,都不让人好好睡一觉。”

  “黛娜,去给我倒杯水过来。”

  黛娜又含恨给他打了杯水。

  见秦穆不断使唤着自己,把公主当丫环用,黛娜心里那个气啊?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刀杀了他。

  可秦穆又喊,“你愣着干嘛?把我衣服拿来。”

  “你——”

  黛娜终于忍不住了,“你究竟要怎样才放过我?”

  “放过你?”

  正在穿衣服的秦穆停下来,“我为什么要放过你?”

  “哎,我说你们这些西方人真是忘恩负义啊?你来东华打钻石的主意也就罢了。”

  “还打伤了花玲珑,如果当时不是有人救她,你会不会杀了她?”

  黛娜嘴唇颤颤,没有回答。

  秦穆道,“行,你打伤她的事我估且不去计较,可我好歹救了你一命。”

  “这么大的恩德,你不知恩图报,还记恨于我?你什么人啊?”

  黛娜委屈道,“那你说,你究竟想要什么?只要我拥有的,都可以给你,这算知恩图报了吧?”

  “行,你说的!”

  秦穆一本正经,认真地看着她。

  “别到时我说出来了,你又做不到。”

  黛娜咬咬牙,“你说!”

  秦穆打量着她,“你拥有的,你是S家族公主,拥有尊贵无比的身份地位,荣耀。”

  “还有数不清的钱财是不?”

  黛娜一听,原来这家伙还是要钱。

  不由心里一喜,钱财对她来说,的确是身外之物。

  用钱能解决的事,那能算事吗?

  可秦穆道,“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们就成交吧。我什么也不要,就要你的身体。”

  我去!

  黛娜喷血。

  不是说身份,地位,荣耀吗?

  怎么又看到身体上去了?

  可秦穆有板有眼道,“我们东华几千年以来的规矩,如果有人救了你的性命,对方又是个帅哥的话,她一定会说,谢谢恩公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从此相伴恩公左右。”

  “这么好的优良传统,你学着点!”

  黛娜要崩溃了。

  不!

  我不——

  堂堂的西方贵族公主,怎么可以轻易以身相许?

  想到这货在自己身上的所作所为,黛娜心里只有怨恨。

  秦穆见她这般表情,无趣道,“行了,我要出去有事,你爱去哪去哪。”

  说完,也不理她,独自出门,去拜见程老。

  黛娜气得娇躯急颤,咬牙切齿地跺着脚,禽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