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三章 狗剩其人
  “好你个王八蛋,小瘪三,竟敢骂我儿子傻,你才傻呢,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就知道学那些长舌妇搬弄是非,你娘生你的时候,怎么不把你的嘴缝起来,净在这里胡说八道!果然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小杂种!”

  儿子一向是柳氏的逆鳞,她还等着儿子以后光宗耀祖呢,岂能容许别人打破她的美梦?因此,一听这话,立时怒了,也不顾对方是个小孩,就掐腰怒骂了起来,却绝口不提束脩的事情。

  仗义执言的少年,名叫刘思,是跟着母亲改嫁到大秦庄的,就是个外人眼里的拖油瓶,在家里根本没什么地位,自然,他那位继父也不会为他出头,这才是柳氏毫无顾忌,破口大骂的原因。

  刘思闻言,脸色涨红,双拳紧握,一脸被羞辱的愤怒,他正要说话,却见自家老大突然抬手阻止了他。老大年纪虽然比他小,也比他矮,但他心里却十分信任、佩服老大,因此,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抿嘴不言。

  秦姝好奇这个小孩要做什么,也静静地作壁上观。

  只见那孩子缓缓向柳氏走去,柳氏见状,竟忍不住往后退了退,所幸,那孩子走到她跟前三步远就停了下来。柳氏可能是觉得自己被一个孩子吓退有些丢人,竟然对秦屠夫告状道:“当家的,你看看他,眼里还有我这个娘吗?他这么气势汹汹的是想要干什么?”

  秦屠夫这才从刚才那番话里反应过来,立即瞪了小孩一眼,大概是想要骂人,但是想到柳氏拿了小孩束脩一事,又觉得有些心虚,语气也硬不起来了,只得放软口气说道:“狗剩,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娘,你可不能为了外人,落她的面子。”

  秦姝一听“狗剩”二字,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怎么也没想到,引起自己兴趣的这个孩子,竟然有个如此通俗、又十分具有时代特色的小名,嗯,这应该是他的小名吧!

  不过,贱名好养活,可以理解!

  别说普通百姓,就是达官贵人,甚至古往今来那些名人们,基本上也有类似的小名,只是稍稍比这好听点罢了。

  实在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她以后要习惯。

  狗剩自然不知道秦姝这番“自我催眠”,他看着冷静地看着自己的亲爹,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说过,她不是我娘!外人?或许在你们眼里,我才是那个外人。”

  说罢,也不等秦屠夫回话,又继续说道:“要我不落她的面子也可以,只要她向刘思赔礼道歉,再把我的钱还给我,此事,我便不再计较。”

  胳膊拧不过大腿,在羽翼未丰之前,他并不想跟他们闹翻。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无论如何,他绝不能让为自己说话的小伙伴们心寒。

  “凭什么?”秦屠夫还没说什么,柳氏倒是先跳出来了,“他骂你弟弟是傻子,我没有打他已经是够厚道了,你还让我跟他道歉,呸!没门!”

  “那我的钱呢?”小孩冷静地再次问道,可秦姝却清楚看到他胸口的起伏大了一些。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你看你,吃穿住行,哪样不要钱?如今生计又艰难,你爹养这一大家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还有闲钱供你识字读书?再说,如今又没分家,你的钱,自然就是家里的钱,我如何拿不得?”

  柳氏是个一毛不拔的,被她吃进嘴里的东西,又怎么会吐出来?如今为了这点钱,竟是连脸都不要了。

  小孩对此早有预料,脸色都没变一下,只看向秦屠夫问道:“爹也是这么想的吗?”

  “是又如何?”秦屠夫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但更多的,却是身为父亲的权威被挑衅的那种气愤和恼怒,遂又大声呵斥道:“狗剩,这是你对待亲爹时该有的态度吗?”

  小孩闻言,似乎连眼里最后一丝亮光也没有了,他垂了垂眼睑,下一刻,他又抬了起来,然后“噗通”一下跪在了他面前,看着秦屠夫说道:“爹,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爹了。”

  “你……你说什么?!”秦屠夫瞪着一双牛眼,惊怒交加地看着他。

  小孩跪在地上,一脸冷静地说道:“从我记事起,您就从来没对我有过好脸色,稍稍有错,要么打骂,要么不给饭吃。若非那几年年景好,周遭的邻居都稍稍宽裕了些,偶尔能匀给我一两口,我绝不可能活到现在。等我再大了一些后,就一直帮别人做活,就为了能要一口饭吃,就这样,还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甚至有时候饿急了,连蛇虫鼠蚁都捉来吃,大冬天的去河里砸冰捞鱼,磕磕绊绊活到现在。这么多年,你没有管过我一次,从没给过我一个铜板,更没给我买过一次东西,我都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

  秦屠夫听到这话,眼中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愧疚。

  “咱们家是卖肉的,可我却从没在家里正经吃过一顿肉,而大宝,却能天天有肉吃,再不济也能喝个骨头汤,吃个猪下水什么的,我却只能再一旁眼馋。”

  小孩的口气很平静,但秦姝却听出了他声音中的心酸,但奇异的,并没有什么愤恨不平之意。

  “我若是在外面被人欺负,爹也从不会为我出头,反而对我一顿责骂,认为我丢了您的脸。大宝想要去读书,您二话不说,就给他交了束脩,送他去了学堂。而我只提了一句,就被您一顿毒打。从那之后,我也就不敢指望您了。所以,从去年年初开始,一直到现在,我都在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的攒钱,好不容易才存了几十文,打算去学堂上几天学,多认识一些字长长见识,可我没想到,您连这个机会也不给我。现在,您还纵容柳氏羞辱一直帮助我的伙伴,这让我实在无法忍受。”

  说到这里,小孩挺直了脊背,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真不想留在你们家了。要么,你现在就打死我,当我从来没存在过,反正,您也没在我身上费过心,打死也不心疼。要么,你就放我走,从此,我不再是您的儿子,我以后就是饿死喝死冷死,被人活活打死打残,也不关你们的事情,就是乞讨,也绝不向你们家讨一口饭。”

  此时,秦屠夫早已脸色铁青,怒发冲冠了,听到小孩说完,冲上去就狠狠地抽了他两巴掌——

  “孽子!你出息了是吧,竟敢连父母都不认了。你娘说得果然没错,你根本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小畜生,根本不配为人。”

  秦狗剩摸了摸自己破裂的唇角,和红肿的脸颊,反正已经撕破脸了,他也不在乎什么了,便站起身来,冷笑道:“是啊,我是小畜生,那生下我这个小畜生的又是什么?你打了我这么多次,就算是生恩,我也还的差不多了。这九年的养育之恩,若以后有了机会,我也会还了你。”

  狗剩所言不虚。

  在秦姝没有穿过来的那一世,后世史书曾有记载,他的确是还了父亲这九年的养育之恩。

  当时天下大乱,秦屠夫也成了流民四处奔逃,差点过不下去了,幸好他听闻自己的大儿子,做了大元帅,执掌帅府,连忙带着家小去投奔。

  狗剩收留了他,但也只够让他维持温饱而已,至于柳氏和他的便宜弟妹,却是一个也没管,就这样养了秦屠夫一个人整整九年。而第九年,狗剩恰好登基为帝。

  当时,柳氏对狗剩的做法十分不忿,大闹帅府,指责大元帅不孝顺父母。狗剩不顾众谋士反对,执意派人将她拿下,并乱刀砍死喂了狗,下场十分凄惨。

  弑母喂狗一事被人恶意传出之后,立即成了敌人攻击他最大的利器,他的声望也下滑了许多,为他将来登基和执政都造成了不少阻碍,就是他称帝之后,也没办法遮掩这件事,成了追随他一生的污点,也是后世证明他手段狠辣、残暴不仁、刻薄寡恩的有力证据之一。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收藏和支持,(^o^)/~

  rhinopink投了7票(5热度),亲爱哒,真不用如此破费,偶尔投一张就好了。

  uniny投了1票(5热度)

  菀欣投了1票(5热度)

  jadekk送了5+5颗钻石

  xuli810214送了1颗钻石

  菡堂春送了50朵鲜花

  colin简送了5朵鲜花

  谢谢大家!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24681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