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三章 狗剩其人
  “好你个王八蛋,小瘪三,竟敢骂我儿子傻,你才傻呢,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就知道学那些长舌妇搬弄是非,你娘生你的时候,怎么不把你的嘴缝起来,净在这里胡说八道!果然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小杂种!”

  儿子一向是柳氏的逆鳞,她还等着儿子以后光宗耀祖呢,岂能容许别人打破她的美梦?因此,一听这话,立时怒了,也不顾对方是个小孩,就掐腰怒骂了起来,却绝口不提束脩的事情。

  仗义执言的少年,名叫刘思,是跟着母亲改嫁到大秦庄的,就是个外人眼里的拖油瓶,在家里根本没什么地位,自然,他那位继父也不会为他出头,这才是柳氏毫无顾忌,破口大骂的原因。

  刘思闻言,脸色涨红,双拳紧握,一脸被羞辱的愤怒,他正要说话,却见自家老大突然抬手阻止了他。老大年纪虽然比他小,也比他矮,但他心里却十分信任、佩服老大,因此,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抿嘴不言。

  秦姝好奇这个小孩要做什么,也静静地作壁上观。

  只见那孩子缓缓向柳氏走去,柳氏见状,竟忍不住往后退了退,所幸,那孩子走到她跟前三步远就停了下来。柳氏可能是觉得自己被一个孩子吓退有些丢人,竟然对秦屠夫告状道:“当家的,你看看他,眼里还有我这个娘吗?他这么气势汹汹的是想要干什么?”

  秦屠夫这才从刚才那番话里反应过来,立即瞪了小孩一眼,大概是想要骂人,但是想到柳氏拿了小孩束脩一事,又觉得有些心虚,语气也硬不起来了,只得放软口气说道:“狗剩,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娘,你可不能为了外人,落她的面子。”

  秦姝一听“狗剩”二字,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怎么也没想到,引起自己兴趣的这个孩子,竟然有个如此通俗、又十分具有时代特色的小名,嗯,这应该是他的小名吧!

  不过,贱名好养活,可以理解!

  别说普通百姓,就是达官贵人,甚至古往今来那些名人们,基本上也有类似的小名,只是稍稍比这好听点罢了。

  实在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她以后要习惯。

  狗剩自然不知道秦姝这番“自我催眠”,他看着冷静地看着自己的亲爹,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说过,她不是我娘!外人?或许在你们眼里,我才是那个外人。”

  说罢,也不等秦屠夫回话,又继续说道:“要我不落她的面子也可以,只要她向刘思赔礼道歉,再把我的钱还给我,此事,我便不再计较。”

  胳膊拧不过大腿,在羽翼未丰之前,他并不想跟他们闹翻。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无论如何,他绝不能让为自己说话的小伙伴们心寒。

  “凭什么?”秦屠夫还没说什么,柳氏倒是先跳出来了,“他骂你弟弟是傻子,我没有打他已经是够厚道了,你还让我跟他道歉,呸!没门!”

  “那我的钱呢?”小孩冷静地再次问道,可秦姝却清楚看到他胸口的起伏大了一些。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你看你,吃穿住行,哪样不要钱?如今生计又艰难,你爹养这一大家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还有闲钱供你识字读书?再说,如今又没分家,你的钱,自然就是家里的钱,我如何拿不得?”

  柳氏是个一毛不拔的,被她吃进嘴里的东西,又怎么会吐出来?如今为了这点钱,竟是连脸都不要了。

  小孩对此早有预料,脸色都没变一下,只看向秦屠夫问道:“爹也是这么想的吗?”

  “是又如何?”秦屠夫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但更多的,却是身为父亲的权威被挑衅的那种气愤和恼怒,遂又大声呵斥道:“狗剩,这是你对待亲爹时该有的态度吗?”

  小孩闻言,似乎连眼里最后一丝亮光也没有了,他垂了垂眼睑,下一刻,他又抬了起来,然后“噗通”一下跪在了他面前,看着秦屠夫说道:“爹,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爹了。”

  “你……你说什么?!”秦屠夫瞪着一双牛眼,惊怒交加地看着他。

  小孩跪在地上,一脸冷静地说道:“从我记事起,您就从来没对我有过好脸色,稍稍有错,要么打骂,要么不给饭吃。若非那几年年景好,周遭的邻居都稍稍宽裕了些,偶尔能匀给我一两口,我绝不可能活到现在。等我再大了一些后,就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