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四章 驴都耻与你为伍
  言归正传。

  秦屠夫听到狗剩的话,怒气更胜。

  在他看来,自己是他爹,打他骂他,他都该受着,不该有丝毫怨言,没有他,就没有这个儿子,就算真打死了他,外人也不会说什么?

  谁家的孩子不是被打大的。

  结果,他竟然怨恨起来他这个当爹的来了,还想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若他真得同意了,将来还有何脸面可言?

  所有人都会指点他,笑话他,让他以后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想到这里,秦屠夫气极反笑道:“你翅膀硬了,会飞了,竟敢在你爹面前横起来了,好,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免得你以后给我丢人!”

  说完,举起手中的木棍,就往狗剩身上打去。

  狗剩竟然真得没有躲避,他牙关紧咬,一双黝黑且深不见底的眼睛,只死死盯着秦屠户,任由棍棒一下一下地落在自己身上,哼都没哼一声,不一会儿,就有血顺着他的唇角淌了下来,他却毫不在意。

  周围的人看得十分不忍心,纷纷出口劝解秦屠夫手下留情。

  他们大都是秦屠户的邻居,也算是看着狗剩长大的,对于秦屠夫家里的那点事,心知肚明。他们私底下可怜狗剩,可是惧于秦屠夫淫威,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何况,这算是秦家的家事。

  可惜,秦屠夫气得狠了,对那些求情的话,根本充耳不闻。

  柳氏看得倒是大快人心,脸上露出几分得意来——

  打死才好呢!打死了,以后就没人跟大宝抢家产了。

  就是打不死,也能打残了。小杂种,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作对!

  “好了!够了——”秦姝看到这里,终于看不下去了,突然出手,甩出手中的鞭子,将秦屠夫手中棍棒卷了过来!

  秦屠夫手中没了棍棒,只能停了下来。

  这时,狗剩终于忍不住咳了两声,喷出一口血沫来。随后,身体晃了晃,便蜷缩着缓缓倒了下去,而他的背后,已经青紫一片,甚至有皮肉绽裂开来,完全不能看了。

  众人皆露出不忍之色。

  “老大,老大……”一群孩子立即焦急上前去扶他,有年纪小点的,还被他的伤势给吓哭了。

  只有秦屠夫,完全不在意狗剩的伤势,一双豹眼只狠狠盯着秦姝,脸上的神色有些狰狞,问道:“又是你多管闲事!莫以为我真不敢打你!”

  秦姝将棍棒扔到地上,见上面还染上了血迹,脸色微微一变,道:“你当然敢!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敢往死里打,何况是我这个外人?”

  秦屠夫不屑冷哼一声道:“你知道就好!”

  秦姝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多年的任务生涯,早让她的心变得又冷又硬,可即便如此,在她心里,依旧有柔软的地方。

  父母陪她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们对她的爱,却一直都是她心里最美好的回忆。

  如今,看到秦屠夫这样的父亲,她竟然忍不住义愤填膺起来。

  “我原本以为,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如今见了你,我才知道是我错了。虎毒尚且不食子,可你却能狠心杀子,可见你连那些野兽、畜生都不如。”秦姝一字一句地说道。

  “臭娘们,你说什么?”秦屠夫一声暴喝,豹眼圆睁怒视秦姝,声音里带着浓浓地威胁之意。

  小黑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狗剩跟前,正垂着脑袋看地上的人,甚至还好奇地添了他的脸一下,恰在这时,秦屠夫一声大喝,吓得它猛然往后一跳,迅速跑到了秦姝后面躲着,惊恐地看着他。可它虽然矮,身长却不短,至少秦姝挡不住它的小身子,躲在秦姝后面藏头露腚的,小尾巴还甩啊甩的。

  秦姝见状,忍不住轻笑一声,拍了拍小黑地脑袋,说道:“看,现在连驴都耻与你为伍了。”

  “你找死!”秦屠夫简直被气疯了,挥着拳头就要上来揍秦姝。

  秦姝神色不变,用脚尖颠起躺在地上的棍棒,迅速出脚将木棍踢了出去,“砰”地一下,正中秦屠夫的肚腹,秦屠夫惨叫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小贱人,敢打我男人,我跟你拼了。”柳氏见到秦屠夫被打,双手提起裙角,一头向秦姝撞来。

  秦姝直接一鞭子抽到了她脸上,又一鞭子将她抽退,夫妻二人撞成一团,顿时,空中又响起了女子杀猪般的惨叫声。

  柳氏原本看秦姝瘦瘦弱弱的,远不及自己强壮,以为前两次让秦屠夫吃亏,只是巧合罢了,而且,她早就眼馋秦姝的驴车,和车上的那些东西了,若是能趁机将东西据为己有,那可就太美了。

  于是,柳氏脑袋一热,便一头撞了过来,哪知撞到了一块铁板。

  狗剩目瞪口呆地看着事情的发展,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其实,他知道自己说出那番话后,一定会被秦屠夫往死里打,但是,只要能离开秦家,能正式跟他们脱离关系,还不被人指责,他就觉得这顿打很值。

  他的身体没有那么瘦弱,这几年,他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给自己补身子,这顿打,他肯定能撑过去的。

  虽然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很大,可除此之外,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就算没有今天这事,早晚有一天,他也会做出跟今日同样的事情来,只不过是一个早,一个晚罢了。

  他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根本不需要在他们手底讨生活,任他们打骂欺凌。

  不过,眼前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那些看他长大的邻居们都不敢对他伸出援手,怕秦屠夫事后报复,只敢不痛不痒地劝几句,她怎么就敢管这个闲事,还动起手来了?她难道就不怕……

  是了,她不怕!她都把人打倒了,还怕个鬼?可她到底是名女子呀!

  狗剩看向秦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之色,这还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彪悍的女人,而且还是为了他才动手。这让他感觉有些怪怪的,但并不讨厌就是了。

  秦屠夫身体强壮,很快就恢复过来,脸色难看地对秦姝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也知道自己碰到了硬茬子,不敢动手了,只是语气依旧恶劣。

  “我没想怎么样,”秦姝把玩着着手中鞭子,“只是单纯看不惯你而已,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为人父母。”

  “你……”秦屠夫双拳紧握,似乎又想动手,但想起对方的武力值,又不得不忍住,只能隐忍着怒气道:“再怎么说,这也是我的家事,他也是我的娃,我是打是杀,都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置喙!”

  “我已经不是你家的人了。”此时,狗剩突然推开了小伙伴的搀扶,挣扎着站了起来,直视秦屠夫说道,“我说过,要么你就打死我,要么你就放了我!反正,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叫你爹。我就站在这里,你想打就尽管来吧,错过了这次,你以后想打我都没机会了。”

  秦姝正要说话,但是看到狗剩那双充满了倔强和执着的眼睛,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心里暗叹一声,算了,他心里有数,她还是别管了。

  “当家的,你快打死他呀!这个小杂种竟敢不认我们,亏我们含辛茹苦将他养这么大。这种不忠不孝,忘恩负义之徒,就是死一千遍一万遍都不为过……嘶,哎呦……”

  柳氏捂着自己被抽得红肿的脸站起身来,恨恨地撺掇丈夫。只是一说话牵扯到了脸上的伤口,让她忍不住抽了口气。她不敢冲秦姝发火,只能怒火全都转移到狗剩身上来,毕竟,柿子要挑软的捏。

  可惜,这次秦屠夫并没有听她的话,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狗剩,自然也看到了他脸上的坚持和决绝。

  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想到刚才秦姝说得那番话,他不由努力去回想关于大儿子的记忆,竟是少得可怜,还很模糊,而且全都是自己打骂他,责难他的场景,心里也忍不住升起几分愧疚来,于是,便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他想走就走吧,以后就当我没这个儿子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么~(^o^)/~

  Kriston投了1票(5热度)

  vickywu2005投了1票(5热度)

  Kriston送了1颗钻石

  20032312送了1朵鲜花

  痴柔情送了10颗钻石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246811.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