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三十五章 嘴脸
  可惜,佑安还是放心太早了。他高估了秦屠夫夫妇的底线。

  有些人为了钱,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良心,那是什么?

  次日上午,用过早饭,佑安便牵着大黑母子出门了。

  小黑竟十分爱干净,并且很有灵性,佑安很喜欢它,每隔两天就会替它刷刷毛,并亲切地戏称它为“驴公子”,小黑对它也非常亲近。因为佑安经常喂它们的缘故,现在它们对佑安比对秦姝都亲热。

  放风的时候,佑安也不拘着它们,总是随着它们的心意走,在山周围乱逛,反正,山里的动物都没太大的威胁。若是有事,就把大黑拴到一处肥美的草地上,让自己的两个小弟帮忙看着,等快中午的时候,他再牵着他们回来。

  如今,佑安的小伙伴已经不局限于大秦庄了,就连小秦庄的孩子们,也渐渐以他为首。而且,因为佑安出出手阔绰,赏罚分明,孩子们都乐意听他号令。

  佑安走了之后,秦姝坐在窗前,拿了本史书来看。

  外面盖房的声音铿铿锵锵,吆喝声不绝于耳。秦姝把屋里的门打开,只放下一个帘子,就宛如隔绝了两个世界。

  与完全的静寂相比,秦姝更喜欢这种乱中有静的感觉。

  再过两天,佑安就要去上学了,东西她也准备地差不多了。

  笔墨纸砚还有启蒙书籍俱已在县里买好了,学童穿的长衫她做了两套,还给佑安做了个书包。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能买得起书,所以,学堂里的学童们大都是跟着夫子背诵,偶尔借被人的抄录。

  去县里给佑安买书的时候,秦姝自己也买了不少书籍,说各地风土人情的杂记、游记,还有就是史书了。

  她并非想要研究历史,只是不想自己一直浑浑噩噩,连自己所处的时代都不清楚,这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刚开始是没办法,现在腾出手来,她当然要对这个时代多做一些了解。

  她早就知道自己所处的时代跟前世不同,看了史书之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唐之前,这里跟前世的历史还是一样的。然而后周皇帝柴荣,并没有早早病逝,反而活到了六十多岁。柴荣前世就被称为“五代第一明君”,若非不到四十就病逝,哪有赵匡胤的事?

  但在这里,柴荣却活下来了,赵匡胤自然没有机会发动陈桥兵变。

  可惜的是,柴荣的子孙并不争气,不到百年,就被大焱所取代。

  焱太祖十分注重武力,登基之后征伐不断,之后几位皇帝也都跟太祖皇帝一样是个好战分子,因此,大焱朝武力极强,很快就灭了辽,金朝更是还没冒头就被彻底压下去了。

  直到了大焱中期,因为穷兵黩武,又没有好好休养生息的缘故,百姓们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周围的敌人也都被打怕了,周边小国和部落都不敢生事,只能老老实实地蛰伏。

  看到已经无仗可打了,大焱才开始从武向文倾斜,到如今,大焱早已是文官的天下了,文官比武官更加金贵,武官被打压地厉害。

  大焱朝武力渐渐衰弱,不但被打压下去的大金女真死灰复燃,就连漠北蒙古部族也渐渐强盛起来,蠢蠢欲动,数犯边地,就连南边小小的倭寇也时不时地出来找点存在感,若非宋大将军拼死守卫边疆,大焱朝怕是早就被攻陷七零八落了。

  宋大将军就是大焱百姓的守护神。

  可惜,如今的朝堂上乌烟瘴气的,宋大将军在朝堂上颇受掣肘。

  别看现在日子还算太平,其实,大焱朝早已经岌岌可危了。

  不过,将一国百姓之安危,全部都压在一个人身上,本来就是极危险、极愚蠢的一件事。

  秦姝去县里的时候,曾去茶楼坐了坐,那里有不少书生文人指点江山,高谈阔论,还有各地客商带来的各种讯息,消息虽然零零散散,但也足够她对这个时代有所了解了。

  ——这个世道怕是很快就要乱了。

  这也让她比之前多了几分危机感和紧迫感,闲适之余,也不免多了许多警惕。

  前世的经历,再加上一个空间,足以让她在乱世也活得很好。可她现在不是只有一个人,她还有佑安。

  她不想让佑安只活在她羽翼之下,那样只会废了他,佑安不是普通的孩子,他早晚要高飞的。

  秦姝很快做出了决定,佑安以后不但要去学堂上学,从明天开始,她还要教他习武。

  在乱世里,有武艺傍身,肯定会比较安全一些。

  就在秦姝一边看书,一边乱想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喊:“秦小娘子在家吗?”

  因为外面十分嘈杂,秦姝听得不是很真切。但她还是站起身,走了出去,问道:“谁啊?”

  家里人多,经常有人进进出出的,秦姝并未关上大门。

  刚出了屋,秦姝就看到站在大门口的秦屠夫夫妇。她先是一怔,随即便冷笑了一声。

  而秦屠夫和柳氏见到秦姝,却是忍不住呆了呆,柳氏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慌乱,显然,他们也没想到,刘大公子说的小娘子,竟然会是跟他们有一面之缘,并且颇有恩怨的的秦姝。

  至今,柳氏都对秦姝的彪悍记忆犹新,一看是她,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但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她瞬间又有了胆气,僵硬着笑脸说道:“我之前还道是谁那么好心,收养了狗剩,没想到原来是秦姑娘。有句话怎么手来说,不打不相识。咱们现在,也算是熟人了,有些话也就好说了。”

  秦姝神色先是一愣,随即眯眼说道:“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你们说呢!不过,家中脏乱,我就不请你们进去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罢。还有,你们也别一口一个狗剩了,他已经改名了,叫佑安。”

  秦屠夫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看着秦姝的眼神双眼冒火。

  佑安改名一事,显然让他很是愤恨和没脸。

  而柳氏却丝毫不以为意,谄笑着说道:“原来狗剩改名了,也好,也好。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姑娘收养了狗……佑安,所以,我跟他爹特意过来瞧瞧。虽然我们的确对不起佑安,但到底也养了他多年,还是有感情的,不可能真得不管他。”

  秦姝听到这些话,心里有些作呕,这人的脸皮怎么能厚成这样?

  她不耐烦地抬手阻止了她,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心里门清,这些装模作样的话就不要说了,直接说出你们的来意便是。”

  柳氏神色一僵,心中暗恨,咬了咬牙,再次笑道:“既然姑娘家里不方便,不如去我们家,咱们坐下好好谈谈关于佑安的问题。”

  秦姝闻言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眼,秦屠夫在一旁沉着脸,心中愤怒,却隐而不乏,柳氏忍气吞声,还强颜欢笑邀请她去他们家里,显然是有什么事,让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想到昨天佑安告诉的事情,她倒是有些好奇,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见秦姝也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他们,一副水泼不进的模样,柳氏不由有些着急,直接抛出了杀手锏,说道:“虽说佑安已经跟我们脱离了关系,但他的户籍还在我们家,我看姑娘也是诚心诚意想要收养这个孩子,肯定也想让佑安上你们家的族谱,既然如此,那就须得争得我们的同意,否则……”

  “好,你不必再说了,我答应!”秦姝不想再听她说话,直接打断了她说道。

  柳氏闻言心中一喜,在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许许多多的银子在向她飞过来。她强行压抑着喜悦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佑安早点在姑娘家安身落户,你也放心不是?”

  秦姝点了点头。

  见到秦姝同意了,就连秦屠夫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眼中闪着算计的光芒。刘大少爷给的那笔银子,他是拿定了。

  秦姝在离开之前,去了秦刚家一趟,请刘婶过来帮自己看会儿家,这才随着他们去了大秦庄。

  而他们刚走,佑安就出现了。

  他一早把毛驴交给了小弟照顾,现在正好方便跟上去。

  这一路之上,柳氏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一个劲儿地催促秦姝快走。

  一刻钟后,众人就到了秦屠夫家。

  秦姝站在门外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番,这才在柳氏“热情”地招呼下,走了进去。

  刚走进门,就听“砰”地一声,门被关上了,还从里面插上,好像怕人飞了一般。

  秦姝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只装作没看到。

  就在这时,秦姝忽然听到了孩子的怒骂声从房间里传出来,满口的脏言秽语,用词十分歹毒,听着就让人心生不喜。

  柳氏有些着急,似乎立即就想要进屋去安抚,但是怕秦姝生疑,她又忍耐了下来,强笑着向秦姝解释道:“这是我儿子大宝,前段时间病了,一直在家里养病。昨天好不容易痊愈去了学堂,哪知回来的时候,却不知道被哪个小王八羔子打了一顿,遍身是伤,要不是请了县里的大夫医治,怕是大宝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可能是他刚醒来看不到我,就发起了脾气,他平时不这样的。”

  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其实,柳氏心里早就猜到是谁动的手,就算不是他,也跟他有关。就像佑安了解她一般,她也比较了解这个继子,除了他,谁会对大宝下手?

  她心里简直恨极了佑安。

  若非她念着秦姝手里的那些银子,早让秦屠夫打死他了。

  不过不要紧,等以后榨干了眼前这个小贱人手里的银子,她再跟狗剩算账。

  不把他折磨致死,就难消她心头之恨。

  秦姝不在意地笑了笑,继续往前走,经过厢房的时候,秦姝忽然停顿了一下,眼神往那边瞥了瞥,看得柳氏一颗心都提了起来,连忙扯着秦姝往正房里让。

  而秦屠夫早就进了屋,一巴掌让哭闹不休的秦大宝消停下来,秦姝进去的时候,就只听到了里屋里哼哼唧唧的声音。

  “秦姑娘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柳氏殷勤地招呼秦姝。

  秦姝没推辞,直接坐在了客厅的一张椅子上。

  没一会儿,柳氏就捧着一个干净的陶瓷茶碗走了过来,递给了秦姝。

  秦姝接过来,发现水是温热的,此时喝正好。她端着茶杯凑近嘴边,装着想喝的样子,不经意地嗅了一下,身体瞬间就僵住了,心中顿时升起铺天盖地的怒火。

  她刚才只是出于谨慎顺手为之,却没想到,他们竟然真敢在水里动手脚,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秦姝抬头看向柳氏和秦屠夫二人,两人虽然神色不同,却不约而同地紧紧盯着她,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可能是没想到秦姝会突然看他们,那眼神又仿佛吃人一般,柳氏吓了一跳,心中升起一丝不安和畏惧,但她还是重新在脸上堆满笑容,依旧好言劝道:“秦姑娘,您……您喝水……!”

  秦姝唇边噙着冷笑,正想要起身动手,突然眼睛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又将怒火给压制了下来,说道:“你们这么盯着我,我怎么好意思喝呢!还是你们不舍得这一杯水,既然如此,那我还是不喝了。”

  “不不不,秦姑娘,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不看你了,你只管喝便是。”柳氏连忙解释道。

  说完,果真扭过头去,秦屠夫也移开了视线。

  秦姝这才举起杯子喝水。

  等柳氏和秦屠夫回过头来的时,水杯已经是空的了,两人顿时大松了一口气,挤眉弄眼地对视了一眼。

  柳氏放了心,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讽刺和得意,转身坐在了椅子上,毫不掩饰地用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了秦姝一番,眼中闪过浓浓地嫉妒,她最讨厌比她长得好看的女人,每当见了,都恨不得抓花她们的脸。

  她轻哼一声移开视线,用一副尖酸刻薄的口气说道:“好了,时间耽搁地够久了,现在也该谈谈关于狗剩户籍一事了。你想我们同意把狗剩过继给你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先付给我们二百两银子,否则,此事免谈。”

  “二百两?呵,你还真敢开口?”秦姝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柳氏想到秦姝很快就要被刘大少给糟蹋了,心情又好了起来,翘着腿说道:“我养了狗剩这么多年,你要收养他,我当然得收点银子才算合理。”

  “看来今天没什么可谈的了。”秦姝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说道:“既然你们给脸不要脸,那我也不必跟你们废话了。”

  话音未落,她人已经到了柳氏面前,一脚踹在了她的心窝上,柳氏随着身下的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仰头吐出了一口血来。

  秦姝动作没停,飞起一脚,又踢飞了桌子上的陶壶,陶壶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向挥着拳头攻过来的秦屠夫头上砸去,“砰”地一声,陶壶破碎,水混合着鲜血一起从他头上流了下来,秦屠夫翻了个白眼就倒了下去。

  秦姝这才一步步地走向挣扎着想要起来的柳氏。

  “刘大少爷,救命啊——”柳氏不知道那迷药为什么对秦姝不起作用,但她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呼救,就要被打死了。

  可惜,院子里没有一点动静。

  柳氏心中有些绝望,正要再喊,就看到秦姝突然停止了脚步,扶住了额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她以为迷药终于奏效了,惊喜得脸都开始扭曲了,急忙冲着院外大喊道:“刘大公子,她中招了,你快过来!”

  厢房的门瞬间被打开,刘万贯一脸得意地摇着纸扇,施施然走了过来。

  ------题外话------

  今天4500+,我也是拼了。

  话说,大家今天都去抢购了吗?

  ~(>_<)~,好想剁手!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24683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