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五章 儿子拜见母亲
  秦姝满含期待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可惜,结果却令她失望了,她根本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孙天籁将事情解释了一遍,秦姝听完,脸上的笑容稍淡,问道:“你们少爷人呢?”

  虽然她觉得那人的做法,不太像是佑安,但依旧存在一丝希望。

  “前两日,少爷就带兵外出了。”孙天籁说道。

  “那秦家现在谁在镇守?”秦姝问道。

  “刘思。”

  秦姝点了点头,“回去吧!”

  一行人立即上马离开了长平县城。

  下午,他们终于抵达了小秦庄。

  秦姝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离开的这一个月多月,家里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秦庄前,多了一个宽阔的广场,好几千将士在操练。为此,还占用了不少民居,足足能装下近万人。后面还盖了一排排长长的简单房舍,已经盖好了大半,还有人住了进去,越来越像是军营了。

  ——民舍被占用的些人也都搬到了大秦庄新盖的房子里居住,倒也没有什么不满。经过的几个村子里也都在盖房,处处都热火朝天的。

  因为大小秦庄已经合并,现在已经叫秦庄了。

  孙天籁看出秦姝的疑惑,解释道:“夫人走后,少爷就派兵攻打了附近的江县,几天之内,就合并了江县的势力,还带回了三千精兵,现在我们秦庄的实力,已经增加了一倍还多,周边各县,已经无人不知我们秦庄了。”

  当然,这三千精兵同时也带来了许多家眷,因此,才会如此拥挤。

  说到这里,孙天籁忍不住自豪地挺了挺胸膛,显然对这些变化喜闻乐见。

  听到这里,秦姝还没说话,万雄倒是垂着脑袋嘟哝道:“看来,你们少爷还是挺厉害的。我一直以为夫人之前在骗我,原来她真有儿子了。”

  “什么你们少爷,是我们少爷。”孙天籁反驳道,他已经知道万雄是秦姝新收的手下了。

  万雄裂了下大嘴巴,没有说话,反正他现在只认秦姝。

  这时,正在广场上盯着士兵操练的刘思,发现了秦姝,连忙迎了上来,欣喜而又恭敬地向秦姝躬身行了一礼,这才直起身说道:“秦姨,您可回来了,太好了,老大和我们都很担心您。您稍等一下,我这就陪您回去。”

  秦姝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黑了不少,也壮了不少,但是看起来却更加精神了,整个人神采奕奕的,男人又了事业就是不一样。听到他的话,不由笑道:“不用了,你继续忙吧,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这……好吧,”刘思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答应了,毕竟他现在是真有些走不开。但还是说道:“事情完了之后,我再去拜见秦姨。”

  秦姝走了之后,刘思回到广场上。

  这时,早有好奇的小头目迎了上来,问刘思道:“刘头儿,刚才那个女人是谁?你怎么对她这么恭敬?”

  秦姝回来之前,已经换回了女装,倒是没再引起什么误会。

  “什么那个女人?都给我放尊重点,那是我们头领的母亲。”

  这些训练的人,大都是秦姝离开后新加入的,连这几个小头目也是,因此并不认得秦姝。

  “什么?头领的母亲?刘头儿你可别骗我,我远远瞧着,她似乎很年轻呀。”

  “年轻就对了。秦姨一直都是这么年轻貌美的。谁说头领的母亲一定是白发苍苍的,少见多怪!”反正,他从小见她时就这样,根本没什么变化,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刘思说完,见他们还想问,急忙皱眉说道:“好了好了,别问了,还不快点去训练?完不成任务,今晚别想吃饭。”

  一群没有被满足八卦之心的兵士,只好郁闷地去操练了。

  秦姝一行人到了小南山下,碰到秦姝的人,都站住恭敬地向她行礼。

  守卫秦家人,依旧是以前的护卫,那些新来的,目前还没资格住在小南山上。

  秦姝看到熟悉的人,和熟悉的环境,秦姝的心情才真正平静了下来。外面再好,也不如自己的家好。

  而早就得到秦姝消息的赵犁夫妇,还有孙小红,早早就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看到秦姝,连忙高兴地迎了上来。

  “夫人,您可算回来了。”欧婶高兴地直抹眼泪,赵犁也很激动,不过他一向沉默寡言,也没说什么。

  打过招呼之后,赵犁就牵着马退下了。

  孙小红眼疾手快地将秦姝的包裹接了过去,然而,等她看到黑熊一般的万雄时,忍不住“啊”一声叫出声来。

  山上的士兵虽多,她也算开了眼界了,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高壮,长得又这么黑这么丑的男人。

  万雄可能知道她在害怕自己,恶趣味地冲她龇了龇大白牙,嘿嘿笑了两声。

  “家里还好吧?”秦姝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好,大家都很好,就是……”欧婶脸上露出几分犹豫和黯然。

  “怎么了?”秦姝脚步停顿了一下,看向她问道。

  “就是家里多了两位客人。”欧婶语气淡淡地说道,似乎对客人的印象很不怎么样。

  秦姝又看向孙小红。

  孙小红脸上也露出几分尴尬之意,隐隐还带着几分不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她摆弄这自己的手指,说道:“夫人,其实也不算什么客人,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到底说呀!真是啰啰嗦嗦的,一点都不痛快。”万雄见她支支吾吾的,连忙大着嗓门说道。

  孙小红怒视了万雄一眼,心中的那点尴尬和不满也被气跑了,正要说话,就见门内忽然闪出三个人来。

  准确的说,是三个女人。

  其中一人,秦姝认识,正是周真儿,另外两个女人,秦姝就没见过了。

  她们看起来还很年轻,长得十分漂亮,大概不足十八岁,却已经是发髻高挽,一副妇人装扮了。两人俱是遍身绫罗,一个穿红衫,一个穿绿衫,下面都系了一条白裙子,款式很是相似,穿绿衫的神色活泼,穿红衫的笑容沉稳,最重要的是,两人容貌身形竟有八、九分相似,看起来像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秦姨——”

  就在秦姝打量她们的时候,周真儿已经呼喊一身,向秦姝奔了过来,拉住她的衣袖就哭诉道:“秦姨,您可回来了,真儿被人欺负死了,您可要为真儿做主呀!”

  秦姝见状,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拍了拍她拉住自己的手臂,问道:“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周真儿只抽泣着摇头,就是不说话。

  秦姝心里有些不耐烦,她一路奔波已经很累了,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番,可没心思听她在这里哭诉。

  “哎呀,周姑娘,夫人已经很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欧婶察言观色,连忙对周真儿说道。

  周真儿咬了咬唇,正要说什么,却见那两名女子已经走上前来,跪了下去,齐声说道:“妾红珠(绿云)见过夫人。”

  说完,便恭恭敬敬地叩下头去。

  秦姝有些诧异地看向欧婶,问道:“她们是……”

  欧婶对秦姝解释道:“她们都是外面的人送给少爷的,少爷没有拒收,就留下了。”

  秦姝眼皮一跳,眯眼问道:“你们少爷同意让她们留下来?”

  见欧婶点头,秦姝挣脱了周真儿的手,淡淡地说道:“行了,我们进去吧!”

  说完,就越过跪在那里的两名女子,直接走了。

  周真儿楞了一下,也连忙跟了上去。

  红珠和绿云这才站了起来,面面相觑,有些不安,又有些茫然,不知是怎么回事。

  秦姝进了房间,周真儿也想跟进去,却被孙小红给拦住了,不客气地对她说道:“周姑娘,夫人现在累得很,需要休息,你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可是,我……”周真儿有些着急,她是真得有事要找秦姨呀。

  孙小红却冷下脸,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周真儿只好红着眼睛离开了。

  孙小红轻哼一声,看向站在门外的万雄,皱了下眉头,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万雄瞪大牛眼,说道:“我不走,我为什么要走?”

  “你……”

  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了秦姝的声音——

  “小红,去给万雄安排个住处,再给他准备些吃的,他是我的护卫,以后就留在这里了。”

  “是,夫人。”孙小红连忙应了一声,瞪了万雄一眼,道:“跟我来吧!”

  说完,就带着万雄往门外走去。

  走到大门口,看到红珠和绿云,又冷哼一声道:“两位姑娘还是别进去了,没看到夫人不待见你们?乖乖地回你们的住处去吧!”

  红珠咬了咬唇,有些委屈地道:“可是我们还要伺候少爷呢!不能离少爷太远。”

  “少爷又不在家,你们伺候个屁!何况,就算少爷回来了,也自有我们伺候,哪轮得到你们,赶快滚,别在夫人面前碍眼!”孙小红掐腰呵斥了她们一顿,眼见把两人骂走了,这才得意一笑,给万雄安排住处去了。

  夫人一回来,她的腰板都挺直了,再也不用怕得罪她们,进而得罪少爷,更不用再继续忍着这两个女人了。

  她们竟然还想让她伺候,呸!她们也配?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

  欧婶快速地给秦姝下了一碗香喷喷的打卤面,亲眼看着秦姝把一大碗面都吃光了,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手脚利落地将东西收拾了下去。

  又指使两个力气大的粗使婆子抬热水来,给秦姝在浴桶里兑好了水,好让秦姝沐浴。

  秦姝好好洗了一次澡,换了一身半旧的家常衣裳,整个人总算彻底放松了下来。

  “说吧,那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秦姝啜一口茶,舒出一口气问道。

  欧婶观察了一下秦姝的神色,发现她不像很生气的样子,心里也轻松了一些,这才解释道:“夫人,她们真是别人送给少爷的。她们曾经是江县一财主新收的小妾,后来江县被少爷给攻破了,那财主死了,下面的人见她们长得漂亮,没舍得杀,就将她们献给少爷了。”

  秦姝放下茶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说道:“少爷让她们伺候了吗?”

  “没没没,”欧婶连忙说道:“少爷没碰过她们,真的。少爷前段时间,忙着要去提亲,后来又忙着练兵,如今,又带人出去了,她们根本连少爷的面都没见几次呢!”

  “提亲?”秦姝登时抬头看向欧婶,眼神锐利,“提什么亲?给谁提亲?”

  欧婶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但话已经说出,也没办法收回,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就是……少爷原本打算带人去定县徐家提亲,不知为什么没提成,又回来了……夫人您千万别生气,少爷大概只是一时糊涂……”

  “我没生气,我有什么可生气的,这婚事不是没成吗?”秦姝笑道。

  秦姝知道,这必定不是她的佑安做下的事情。

  既然不是佑安做的,她为什么要生气?

  只是心里有些不爽罢了。

  他这么做,根本就是没把她这个“母亲”放在眼里。

  若这件婚事真成了,她的老脸往哪放?谁会继续把她看在眼里?

  秦姝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刘思来了。

  他在外面请了安,秦姝直接让他进来了。

  “完事了?”秦姝让他坐在椅子上,含笑问道。

  刘思有些腼腆地点了点头,接过欧婶奉上的茶,关心地问道:“秦姨这段时间去哪儿,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

  秦姝淡淡笑道:“担心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实力。”

  刘思憨笑着摸了摸后脑,说道:“我们知道秦姨很厉害,但是外面太乱了,秦姨又是孤身一人外出,心里总是不太放心。若是秦姨下次再出去,还是多带几个人比较好。”

  秦姝点了点头。

  刘思见秦姝答应,脸上笑容更大了,说道:“如今秦姨平安回来,老大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秦姝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他会高兴才怪?说不定巴不得自己永远不会来了呢!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话,看天色快黑了,秦姝便留刘思吃完饭。

  刘思笑着说家里做了他的饭,到底还是告辞了。

  刘思毕竟有自己的爹娘,秦姝也没强留。

  话说,自从刘思出息之后,他娘以及他继父、后奶,都对他就越来越好了,他也越来越愿意回家了。

  因下午刚吃了饭,秦姝就不打算用晚饭了。将人打发了之后,只吃了几个空间产的水果,就早早睡下了。

  哪知秦姝刚歇下,外面就传来一阵马蹄声,还有整齐的脚步声,听这动静,似乎有人回来了。

  秦姝睁开了眼睛,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接着,大门被打开了。

  秦姝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还有欧婶的声音——

  “少爷,您回来了?”

  “嗯。”佑安声音低沉,言简意赅。

  秦姝不免露出几分失望,只听他的声音,她就知道他不是佑安。

  她慢慢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打算继续睡觉。

  可惜,他们说话的声音,却依旧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幸好我琢磨泽少爷快回来了,灶上一直温着饭呢!我这就给少爷端饭去。”欧婶继续说道。

  秦昭成却没有立即回答,他看到西次间里透出几分灯光,心中一跳,忽然问道:“正房里怎么亮着灯?”

  秦姝睡觉的时候,喜欢留着一盏油灯,晚上起夜的时候,不至于黑灯瞎火。

  秦昭成也融合了佑安的记忆,自然知道秦姝的这个习惯。

  欧婶一拍脑袋,说道:“瞧我这记性,我差点忘了,夫人回来了。”

  秦昭成的心脏突然急速跳动起来,激动的同时,心里也一阵阵的发虚,就像小时候做了什么坏事一般,有些想要亲近,却又畏惧向前,不由有些踌躇。

  当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想要迈步向前走去的时候,却被欧婶给笑眯眯地喊住了。

  “少爷,夫人已经睡下了,您还是明天再去见夫人吧!”

  秦昭成这才顿住了脚,心里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

  “好吧,我明天再去拜见……母亲。”

  说完,他就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秦姝听到外面没了动静,也就不侧耳偷听了,放下心来,没一会儿,就真得睡着了。

  欧婶给秦昭成摆饭的时候,忽然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少爷,夫人来的时候看到那两个女人了,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秦昭成夹菜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地将菜夹到嘴里,咀嚼了两下说道:“什么女人?”

  “就是别人送给少爷的那两个女人呀!”欧婶说道。

  秦昭成回想了下,终于想了起来,说道:“既然不喜就杀了,值得为她们生气吗?”

  不过是两个玩物罢了,哪配让娘亲上心?

  又来了——

  秦昭成忍不住捏了捏额头——

  他真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恋母,在他心里,似乎什么都比不上他的母亲。

  母爱对他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他的思想已经完全影响到他了,根本防不胜防,仿佛是他内心的想法一般。

  “少爷,您怎么了?头疼吗?”欧婶见秦昭成神色不豫,连忙询问道。

  “没事。”秦昭成继续吃饭。

  欧婶继续说刚才的话题。

  “杀了她们也不好,现在我手底下正缺人呢,要不然,让她们去干点活,也比在这里吃干饭强。”

  “随你安排吧!”秦昭成无可无不可地说道。

  等吃完饭,欧婶下去之后。

  秦昭成坐在书桌前,顺手拿起一本《厚黑学》来看。

  他知道,这是他那位便宜娘亲,专门给秦佑安抄写的。

  她的字算不上很好,却极力写得很端正,很清晰,没有一个字是涂过的,也没有半点脏污,足可以看出她当初是多么用心。

  不得不说,这本书写得非常和他心意,有些事他能做出来,却说不出来,而这本书中却全都写上了,这让他很吃惊。而且,他也高度赞同写在首页的一句话——

  “用厚黑以图谋一己之私利,是极卑劣之行为;用厚黑以图谋众人公利,是至高无上之道德。”

  没错,当初,他为了皇位,的确做了很多违背良心之事,可那又如何?

  他推翻了腐朽的大焱,平定了动乱,建立了新的王朝,让他的子民有饭可吃,有衣可穿,为了百姓,他兢兢业业,实行一系列利民政策,可以说,这个皇帝,他做得问心无愧。却依旧有无数人在唾骂他,指责他,说不定史书里都会说他忘恩负义,残暴不仁。

  他有时候也会询问自己,他到底是不是做错了?

  他一直坚定地告诉自己没错。

  如今,他只是更加确定了而已。

  虽然这本书中,有些观点,他并不赞同,但是,也无法否认,这本书带给他的一些惊喜。

  通读这本书后,对于曾经那些官员的想法和行为,他也越发了解了。

  他本性多疑,杀过很多人,有些人的确该杀,有些人却是无辜的。

  这一次,他不希望自己再滥杀无辜,而是只杀该杀之人。

  不过,作为上位者,他还是不太希望有人能看到这本书。

  若是大臣们都学得奸猾无比,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一个个脸皮厚如城墙,那就不好掌控了。

  他还是更希望手底下的大臣们能规规矩矩的,老老实实地给他干活,少弄这些幺蛾子。

  不过,这上面的一些招数,他倒是可以拿来用一用。

  ……

  次日,天还没亮,秦昭成便起来练武了,秦家护卫军们,也开始操练。

  原本寂静的秦庄和小南山,顿时沸腾了起来。

  秦昭成练的自然是秦姝教给他的功夫,他当初就惊喜地发现,今生的身体,比前世还要强壮得多,而且非常非常的健康,不但如此,他还有一身非常不俗的功夫。

  不像他前世,只是学了最粗浅的功夫,比那些普通士兵也强不了多少。

  他自然不想让自己的身体就这么废掉了。

  练武的时候,还顺便跟赵笙切磋了一下。

  两人正在外面演武场练武的时候,就发现一个黑熊一般的壮汉,提着两个石锁走了过来。

  看到两人,眼中顿时冒出一阵精光。

  等两人停下,他急忙将石锁扔到一旁,搓着手上前说道:“我看你们俩功夫不错,不如咱们比划比划。”

  秦昭成看到他神色一愣——

  他怎么在这儿?

  他现在应该是在岳县的程家才是。

  这万雄也是他早期手底下的一员大将。

  当初,程氏兄弟举家投奔了他来,万雄也跟了过来。

  因为万雄力气大,不怕死,敢杀敢拼,一直都是他的急先锋,为他立下了不少功劳,直至后来战死。

  他登基后,还追封了他为一等伯。

  秦昭成没有说话,赵笙却挡在了他跟前,戒备地看着万雄说道:“你是何人?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万雄瞪眼道:“自然是跟我们公子,不,跟我们娘子来的。你们又是谁?”

  赵笙正要再问,却被秦昭成拍了拍肩,他便闭上了嘴,自觉地站到了秦昭成身后。

  “若是我没料错的话,他应该是跟……母亲一起来的。”秦昭成道。

  此时的秦昭成,比当初来的时候,平易近人多了,也不再么阴阳怪气,让人见了就吓得腿软,而是越发向秦佑安靠拢,只是比佑安更加沉稳和威严罢了。

  万雄一听这话,立即惊疑地看向他,问道:“你就是我们娘子的儿子?”

  “没错。”秦昭成承认了。

  他如今已经不再排斥秦姝,甚至不介意喊她母亲。

  万雄不可思议地打量了他一番,摇了摇头,啧啧有声地说道:“这可真是看不出来,你怎么看着比我们娘子还老?”

  一番话,说得赵笙瞬间黑了脸。

  倒是秦昭成知道他的秉性,并不在意。

  万雄又继续道:“我还以为娘子的儿子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呢?不过见到你,我就放心了。要不然,让我听一个小屁孩的话,那可真是太为难我了。”

  秦昭成倒是知道万雄的实力,也没兴趣下场跟他比划,就对赵笙道:“你去跟他练练。”

  “是,少爷。”赵笙说完,就走到万雄对面,拱手道:“还未请教……”

  “叫我万雄就成,你呢?”万雄有些兴奋地问道。

  “赵笙。”

  “请吧!”

  见赵笙没用兵器,万雄也把斧头扔到一旁。

  两人很快就赤手空拳地打了起来。

  万雄力气大,赵笙力气也不小,何况,赵笙不但是秦姝亲自调教,还集众家之所长,身手比万雄略胜一筹。但是,万雄也不差,两人打了个难舍难分。

  秦昭成看了一会儿,就转身回去了。他知道,这个点,秦姝应该起来了。

  果不其然,孙小红正端着洗脸盆走了出来。

  见到他,连忙低头避到一旁。

  孙小红一向比较怕他,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娘起来了吗?”秦昭成问。

  “是,夫人已经起来了。”孙小红连忙点头。

  秦昭成这才掀开毡帘走了进去。

  秦姝已经听到了秦昭成的声音,看到他进来也不意外,神色淡淡地看着他。

  秦昭成也停住了脚步,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她看起来似乎比以前清瘦了一些,看着他的眼神,很平静,既没有愤恨,也没有亲近,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经过这段时间的融合,秦昭成对秦佑安的记忆感同身受,仿佛亲身经历一般,虽然理智上依旧清醒,却差不多已经接受了这个娘亲,偏偏对方看起来不想接受自己,这让他胸中隐隐发闷,甚至生出几分嫉恨和烦躁来。

  明明他们都是同一个人,她凭什么区别对待?

  看他的时候就跟仇人一样,对那个秦佑安就那么好。

  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他却忘了,自己之前是怎么对待秦姝的。

  秦姝这样对他,不是很正常吗?

  何况,在秦姝眼里,他跟佑安,根本就是两个人。

  这么想着的时候,秦姝忽然开口道:“别在那里傻站了,进来吧!”

  秦昭成闻言,眼睛微闪,心中烦躁尽去,终是举步走了过去。

  到了秦姝面前,他竟然微微躬身,向秦姝作揖道:“儿子见过母亲。”

  秦姝见状,着实吓了一跳——

  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秦昭成见到秦姝一副见鬼的表情,唇角微翘,说道:“母亲为何如此惊讶?儿子有做错什么吗?”

  秦姝听到他喊自己母亲,胃里反射性地抽搐,说道:“我只是有些惊讶你会向我行礼而已。”

  秦昭成道:“儿子拜母亲,天经地义。又有何可惊讶的?”

  秦姝的脸色微微涨红。

  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番话来。明明是个老鬼了,却还敢叫比他年纪还小的自己母亲,简直忒不要脸了。

  他敢叫,她还不敢应呢!

  “你……”秦姝气恼地说不出来。

  “母亲想说什么,儿子洗耳恭听。”秦昭成再次躬身说道。

  “你搞错了,我并非你的母亲,我的儿子只有佑安。”秦姝冷声说道。

  秦昭成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他抬起头来,看着秦姝说道:“我就是佑安,佑安就是我。”只不过,暂时是他占据主导而已。

  他会有佑安的感情,佑安也同样会被他影响,直到再也分不出彼此。对这一点,他早已预料。

  “不可能!”秦姝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站起身来,看着他怒道:“我的儿子,我岂会认不出?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秦昭成沉声说道:“就算你不愿意相信,这也是事实。否则,等待你的,只会是无尽的痛苦,因为,我不可能消失,更不可能将你的佑安完完全全地还给你。”

  要么,接受他这个全新的儿子,要么,就自欺欺人下去,再也不认他这个儿子。

  ------题外话------

  O(∩_∩)O谢谢大家正版支持!么么哒。

  谢谢亲们的评价和月票——

  jadekk投了1票(5热度)

  923855919投了1票

  lingling125投了2票

  樱清翼投了1票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48960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