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八章 喂饭(加1400字)
  秦姝与朱错战成一团。

  两人身份特殊,无论是哪一方的人都有些紧张。

  但秦姝毕竟不是主帅,她受不受伤对旻州军队的影响不大,顶多是有些影响士气,将领们不知该怎么对元帅交代罢了。

  而朱错却不一样,他是朝廷军的主心骨,一旦他垮了,朝廷军也就完了。

  所以,朱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以身涉险,朝廷一方的将领们都急得团团转。

  秦姝跟朱错打得难舍难分,两人都打出了真火,都特别想要干掉对方,对打时根本没有丝毫留手。

  秦姝虽然力气不如朱错,但是,她打斗技巧高超,又善于用巧劲儿,借力打力,跟朱错正面对敌,竟然也丝毫不落下风。这大大超出了朱错的算计,心中越发狂怒起来。

  旻州这边的军队,也士气大增,一鼓作气,逼退敌人,却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在秦归的指挥之下,开始有条不紊地撤退。

  这时候,朝廷军本是需要朱错来指挥的,可惜,朱错被秦姝给缠住了,想要脱身都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一张俊脸阴沉地几乎要滴出水来。眼睛更是宛如淬了毒一般,射向秦姝。

  秦姝回应他的,则是一个挑衅的笑容,和更加迅猛的攻击。

  秦归指挥军队撤退,倒不是他对秦姝的安危不管不顾。一来,他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更不想让秦姝的努力白费;二来,秦姝已经用她的行动,证明了她的实力。他对她充满了信心。

  何况,以秦归如今所处的位置和立场来说,他考虑的是整个军队,考虑的是是否能够完成任务,而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安危,所以,他也绝不可能意气用事。

  朝廷军队现在很是不妙!

  也怪朱错一直以来都大权独揽,军中上下只能听他一个人的命令,他一旦被困,别人想要替他下令都不行。

  可惜,朱错到底沉得住气,直到现在也没有自乱阵脚,跟秦姝打斗时,也依旧没有发挥失常,只是攻击反而越发犀利起来。倒是让想要捡便宜的秦姝感到十分可惜。

  两人的战斗陷入胶着状态。

  也是秦姝的兵刃不趁手,又是在马上,身上还有重重的盔甲,否则,她还能比现在更强,压制一个朱错也不是问题。

  “你自己玩吧,我不奉陪了。”见自己的人渐渐退走了,秦姝也不恋战,几枪逼退朱错,放下一句话后,调转马头,转身就要走。

  “休想!给本帅拦住她!”朱错一边追击,一边吩咐道。

  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个坏了他大事的女人给留下来,否则难消他心头之恨。

  那些士兵果然都去围攻秦姝。

  这一次,所有的火力可都冲着秦姝去了。

  秦姝被围攻夹击之下,也感到左右支绌,颇有些手忙脚乱,好几次被长矛刺中,惊出了她一身冷汗。

  所幸,她外面穿着盔甲,里面还套着防刺服,即便不小心被刺中了,也被挡了下来,除了有点疼,连血都没留。

  可惜,几番对战下来,她现在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朱错又跟疯子似地紧咬着她不放,再不赶快突围出去,恐怕就真走不了了。

  此时,程秋玉也已经跟着殿后的军队撤退了。

  只是,她一边撤离,一边忍不住往后看去,心中担忧不已。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走到秦归跟前,问答:“秦将军,秦……夫人她能脱身吗?”

  秦归闻言,心中也些担忧,但还是说道:“放心吧,我已经留下一些人接应夫人了,相信以夫人到底能耐,应该不会有事的。”

  他在心里也暗暗祈祷希望夫人没事,如果不然,他也只能向老大自裁谢罪了。

  秦姝终究还是拼杀了出来,也幸亏有人接应,否则,她真有可能留在那里,就算是现在,她也受了一点小伤。

  受伤的是左前臂和小腿,都是不小心被刺中的。这两处,无论是盔甲,还是她里面穿的防刺服,都没有什么保护,她躲避不及,被人用长矛给刺中了。

  逃离朝廷大军围追堵截之后,秦姝才赶快处理了一下伤口。

  虽然伤口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筋动骨,但是流血却不少,秦姝速度极快地上好了药,包扎了起来。

  现在可容不得他们在这里磨蹭。

  “我们赶紧走!”秦姝说道。

  几十号接应秦姝的精兵们,齐声应了一声,没有丝毫耽搁,埋头赶起路来。

  “将军,我们还要不要追?”有一名将领问脸色阴沉的朱错道。

  “追!怎么不追!”朱错眯眼阴沉地说道,秦姝的成功逃脱,让他差点都被气疯了,一双眼睛赤红如血。

  那个女人,他一定要亲手杀死,否则,他心里根本平静不下来。

  虽然他们看起来好像输了一局,其实,并没有太多伤亡,根本没有伤筋动骨。

  朱错重整军队之后,也拔营出发了。

  秦姝一行人很快就追上了秦归他们,众人见到秦姝平安回来,几乎每个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秦姝没回来,他们就不可能真正放下心来。

  万一,秦姝没回来。还不知道元帅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老天保佑,夫人没事!

  这回旻州的路途上,朱错并没有找到机会再攻打他们。

  他们急行军的速度,不比朝廷军队差。

  就这么走了一天一夜,连休息不敢,饿了也只是啃点干粮,总算在第二天中午之前,抵达了旻州。

  接到秦归率军回来的消息,秦昭成心里十分高兴。

  他们回来了,就代表母亲也回来了。

  此时,整个旻州城城门早已经关闭,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会准备开战。

  秦昭成连忙开启城门,亲自迎接他们入城。

  这几天,他真得是没少担心,就怕娘亲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等亲眼见到秦姝平安的时候,他一颗提着的心才总算是落了下来。

  “儿子拜见娘亲!母亲一路辛苦了。”秦昭成先上前拜见秦姝。

  不过,他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因为他已经看到秦姝手臂上和腿上缠着的绷带,不悦地眯起了眼睛。

  她忘了之前是怎么跟自己保证的?

  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会受伤,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秦姝仿佛也感觉到了儿子心中的熊熊怒火和担忧,赶紧讨好地对他笑了笑,那满脸的心虚根本无法掩饰。

  在回来的路上,秦姝根本没时间换衣服,就算绷带盖住了伤口,也挡不住那些血迹,否则,这点小伤,怎么也能遮掩过去。她才不会明明晃晃地将伤口亮出来呢!

  所幸,外人面前,儿子也不会对她说什么,这让秦姝忍不住悄悄松了口气。

  但她还是被秦昭成狠狠地瞪了一眼,颇有点秋后算账的意思。

  等秦归上前复命的时候,秦昭成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任务完成的不错。就是伤亡太重了,下一次吸取教训,决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秦归也听出来自家老大口中的不满了,也知道他是在为什么发火,心中苦笑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庆幸,这次自己算是逃过一劫了?他还以为自己这次少不了一顿挂落呢!

  幸好,老大还是讲理的。

  要知道,夫人要上战场,他也拦不住呀!

  “是,主公,属下必定记住这次教训,绝对不会有下一次。”秦归立即大声回答道。

  秦昭成这才点了点头。

  又看向程氏兄弟。

  见秦昭成看向自己,两兄弟立即上前一步,单膝跪地——

  “程英才(志才)拜见主公!”

  “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快快起来。”秦昭成连忙上前将两人扶了起来,含笑看着他们说道。

  “多谢主公!”两人这才站了起来。

  程英才再次拱手说道:“还要谢主公派兵支援我们,否则,我们程家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程家愿意永世追随主公,誓死效忠主公,为主公鞍前马后,冲锋陷阵。”

  程志才亦是如此说法。

  这次投靠,程家可谓是十分心甘情愿,没有一点勉强,心里更是十分感激,说的这番话都是感自肺腑,因此,也显得特别真诚。

  从此以后,秦昭成的手底下,便又多了两员忠心耿耿的大将。

  这一点,跟前世倒是不同。

  前世,秦昭成对程家可是没什么施恩之举。

  是他们听到了秦昭成的名声,自发过来投靠过来的。

  众人也没有太多时间多寒暄,毕竟朱错的军队就紧紧跟在他们后面。

  而秦姝却是注意到,儿子身边,又多了一副生面孔。

  看起来不到三十岁,长相俊秀,温文尔雅,一副文士打扮,明明是后来的,却跟在儿子身边,显然十分受重视。

  也不知道是何来路?

  秦昭成注意到秦姝的视线,连忙替她介绍道:“母亲,这位是陈修远,是当地有名的文士,暂时在军中做掌书记,掌管文史书籍。”

  秦昭成显然很重视他,虽然说他是掌管文史书籍,其实,除了起草各种文书之外,他还会给秦昭成出谋划策,参与重大事务的决策,之后还会主管军队的物资供应等。

  只是,他初来乍到,委以重任的话,怕是手底下的人不服,这才让他跟前世一样,从掌书记做起。

  因为这位陈修远不是别人,正是前世一路辅佐秦昭成登上皇位的左丞相,后又封国公,位极人臣。

  前世,秦昭成率军东征西伐时,都会命令陈修远留守,他都打理地井井有条,从来都没让他失望过,就连前线的兵饷、粮饷,也从没缺少过。

  这一世,陈修远能提早投靠他,秦昭成自然十分高兴。

  有他坐镇后方,替他安抚将领和百姓,为他打理钱粮,秦昭成就算率兵出征,也能放一百二十个心了。

  陈修远虽然刚来,却也听说过秦姝,见到她也不吃惊,含笑向前跟秦姝作揖行礼。

  “见过秦夫人!”

  一举一动都潇洒随意,却丝毫不显得失礼,反而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一点都没有暗中酸腐之气。

  “不必多礼!”秦姝对他的印象十分不错。

  程氏兄弟,程英才做了幕府参谋,而弟弟程志才则做了一名领兵将领。又给他们安排了住处。

  秦昭成一声令下,便有条不紊地安排了下去。

  城门再次关闭。

  朝廷军队就算追上来,也要稍作休息,谋划一番才会攻城,一时半会是打不起来的。

  秦昭成在元帅府中,给众人接风洗尘。

  秦姝没有参加接风宴,而是直接被秦昭成直接送回了后院,又叮嘱了她几句,看着秦姝一一点头答应了,他才放心出去。

  他走了之后,秦姝就将下人撵了出去,自己重新处理一下伤口。又洗了个澡,换回了女装。

  洗澡的时候,因为要顾忌伤口,倒是麻烦了许多,耗费了很长时间。

  所幸,她对这点有经验,还应付地过来。

  她刚用完饭,徐夫人就带着沈静芳过来了,同时,周真儿也过来了。

  显然,她们都听到了秦姝受伤的消息,特意过来看望她的。

  周真儿也早已经见过沈静芳了,两人对彼此的身份心知肚明,面上却也和和气气,相互见礼,一点针锋相对的意思也没有。

  沈静芳是心思半点也不露,周真儿显然也长进了,或者说,她已经接受了现实,最近一直都很乖巧。

  “听说弟妹受伤了,不知严不严重?”坐下之后,徐夫人关心地问道。

  “多谢嫂子关心,只是一点皮外伤,并无大碍。”秦姝含笑说道。

  “那就好!”徐夫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然后拿出一个小瓷瓶来,对秦姝说道:“这是一点外伤药,效果很是不错,据说,还可以祛疤,弟妹可以试一试。”

  秦姝倒是没有推辞,收下之后,向她道谢:“劳您费心了。”

  徐夫人叹了口气,带了几分规劝,语重心长地说道:“咱们女人家,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就成了,何必跟个男人似的上什么战场,还弄得浑身是伤,这样多不好呀!若是嫁了人也就罢了,若是没嫁人的,身上留下疤痕,将来可怎么办?”

  显然,她对秦姝执意上战场,很不理解,也很不赞成。

  秦姝身份不一般,得做一个好表率,否则,一些年轻女子都像她一般,可怎么得了?

  沈静芳虽然没有说话,显然也是同意母亲的说法。但有些话,她母亲能说,她却不能说。

  何况,对方还是她的准婆婆,她是小辈,就更加不能说了。

  秦姝闻言,笑着说道:“有句话叫做人各有志,我既然学了一身武艺,就不想荒废了。否则,我当初废这个力气做什么?再说,我儿子都有了,也不用顾忌太多,我也是想要帮他点忙。”

  徐夫人依旧摇头叹道,“男主外,女主内,打仗那是男人的事情,女人何必掺和?依我看,女子就不该学那些刀枪棍棒,若是连女人都出去打仗了,谁在家里主持中馈,给男人生儿育女?这岂不是乱了套?地女子来说,生儿育女,打理家事,孝顺父母,不让丈夫或者儿子操心,就已经是最大的功劳了。”

  秦姝笑了笑,不置可否。

  徐夫人见状,就知道自己劝不动她,跟自己女儿对视了一眼,暗暗摇了摇头。

  沈静芳垂下了眼帘,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姝上阵杀敌之后,又受了伤,急行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如今脸上已经显出疲态来,徐夫人也是个有眼色的,很快就跟秦姝告辞了。

  周真儿问候了秦姝几句,让秦姝好好休息,也告辞离开了。

  等她们都走了,秦姝才去卧室休息。

  因为怕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并没有进空间,否则,伤势和精神都会恢复得更快一些。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黑透了,秦姝就喊人伺候自己更衣。

  她现在受了伤,尽量少自己动手。

  “现在什么时辰了?”秦姝问道。

  “戌初一刻了。”冬雪说道。

  “元帅回来了吗?”

  “回来了,正在外间看书,等夫人一起用晚饭呢!”冬雪最后给秦姝整理了一下衣摆,这才说道。

  秦姝点了点头,这才扶着她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向外走去。

  腿上虽然受了伤,却不怎么影响走路,只是走得慢了一些。

  到了外间,就看到秦昭成正坐在罗汉榻上,就着灯光看书。

  听到动静,秦昭成抬起头来,看到秦姝,就急忙扔掉手中的书,起身向秦姝走了过来,粗鲁地将丫鬟推到一旁,小心扶着秦姝走到榻上坐好,他才重新做到了秦姝对面。

  只是依旧冷着一张脸。

  因为心虚的关系,秦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都怪自己当初把话说得太满了。

  现在受了伤,倒是不好交代了。

  秦姝忍不住暗暗叹息了一声。

  秦昭成也没有问她,只是让下人上菜。

  没一会儿,炕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肴,色香味俱全。

  只是两人都没有动筷的意思,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秦姝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如此生气的样子,真是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瞪了半天,秦姝忍不住了,没话找话道:“外面不用你坐镇吗?朝廷军队不会夜袭吧?”

  现在外面都火烧眉毛了,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跟她里生气?秦姝真想要摇醒他,咱分清楚轻重缓急行不行?

  等把朝廷军彻底打败,再找她秋后算账不成吗?

  说不定那时候,他就忘了这一茬了。

  秦昭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道:“这就不劳母亲您担心了,您只要好好养伤就成。”

  “呵呵,是吗?我就随便问问。”碰了个软钉子,秦姝也不敢随意找话说了。

  她心里隐隐升起一丝后悔。

  其实认真想想,她当初的确是太逞能了。

  万一没有人接应自己,她或许真得交代在那里了。

  也许太久没有动手的缘故,她兴奋过头了。

  秦姝正在那里懊恼,想着以后一定要首先注意自己的安全,然后才是其他的。

  她第二次的生命来之不易,她可不想这么快就玩完了。

  何况,她好不容易才养大了儿子,还没看他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她怎么能早死呢?

  就在秦姝懊恼自责的时候,她眼前突然多了一双筷子,筷子上夹了一块鸡腿肉,放到了她面前的小碗里。

  秦姝眼睛一亮,刷地一下抬头看向儿子——

  他这是原谅自己,不生她的气了?

  但秦昭成却没有看她,神色依旧淡淡的,继续往她碗里夹菜,一直将她面前的小碗几乎都盛满了,他才停了下来。

  见秦姝也不吃饭,不由抬头看着她说道:“多吃点,补补身子。这几天,娘都瘦了。”

  秦姝听到这话,心里顿时一热。

  这世上,也只有他会这样关心自己了。

  秦昭成见秦姝依旧不动筷子,皱了皱眉,问道:“娘是不是手臂受伤了,不方便吃饭?”

  不等秦姝回答,他干脆走到秦姝那一边,拿起秦姝面前那个盛满菜的小碗,夹起一块不但骨肉的鸡肉,喂到了秦姝嘴边。

  做得那叫一个天经地义,理所应当,没有丝毫扭捏生疏之态。

  仿佛他本就该这么做。

  秦姝被他那种理所当然,不容反抗的气势所慑,呆呆地张开嘴,吃了进去。

  然而,刚嚼了两下,就反应过来就这么回事了。

  想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囧得她差点没被自己呛到。

  她长这么大,只有小时候,被母亲喂过饭,但已经没什么记忆了。

  没想到,今天她竟然又享受到了这种待遇。

  她也不是一两岁的孩子,二不是七老八十的老人,被人喂饭什么的简直太羞耻了,即便那人是她儿子也是一样。

  见秦昭成下一筷子已经递过来了,秦姝连忙一手捂嘴,一手推开他的手臂。

  秦昭成不解地看着她。

  秦姝快速将口中的肉块咽了下去,这才松开捂着嘴的手,连忙说道:“儿子呀,你的孝心我心领了,不过,真用不着如此,我受伤的是左手臂,不影响吃饭的。”

  秦昭成却好像不相信一般,冷着一张脸看着她。

  “真的!”秦姝再次强调道。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耐你们,啵啵啵啵啵,o(∩_∩)o

  评价——

  公子风流投了1票

  痴柔情投了2票(5热度)

  136**9172投了1票(5热度)

  月票——

  lijie761216投了1票

  鼹鼠奇缘投了1票

  公子风流投了1票(5热度)

  藤和艾莉欧投了2票

  beihaowi2008投了1票

  923855919投了1票

  盈盈英英投了1票

  玲儿与志投了4票

  yuanyuer10投了1票

  zcy030119投了1票

  187**6007投了1票

  colin简投了1票

  盈盈英英送了2颗钻石

  痴柔情送了10颗钻石

  187**6007送了1朵鲜花

  180**8718送了1朵鲜花

  simple815送了5朵鲜花

  O(∩_∩)O谢谢大家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605412.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