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九章 不安分的人
  “知道了,张嘴!”

  秦昭成听到秦姝的解释,眉毛都没动一下,依旧固执地给她夹菜喂饭,显然没把她的解释当回事。

  “我……”

  秦姝还要再拒绝,但是看到儿子那阴沉如水的脸色,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咽了下去,乖乖地张开嘴吃了起来。

  算了,只要儿子能消气,顺着他这次又何妨?

  怎么说也是一片孝心。

  反正是她儿子,儿子伺候母亲,天经地义。

  自我安慰一番后,秦姝虽然还是感觉有点别扭,但也不像之前那么尴尬,难以接受了。

  秦昭成见秦姝总算不推拒了,脸色也缓和了不少,眼眸中甚至还透出几分笑意来。

  他知道秦姝的口味,对她也有耐心,动作不急不缓,一口菜,一口米饭的,竟然真把这一顿饭给喂下来了。

  秦姝却吃得有些食不知味,只机械性的咀嚼吞咽。

  心里简直都快哭了。

  生气的儿子,真得好可怕!

  等秦姝吃了七分饱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说道:“好了,娘吃饱了。你快去吃吧,饭都快凉了。”

  秦昭成也知道秦姝的饭量,秦姝也瞒不过他,见状,也不坚持,放下碗筷,走到自己的位置,埋头吃了起来。

  他吃饭很快,虽然不优雅,却也不显得粗鲁,饭量一如既往的大,剩下的菜饭,竟然全被他给吃完了,只是剩下了一点菜汤。

  见儿子吃完了,秦姝立即将放到一旁的巾帕递给他。

  秦昭成接过去,漱口之后,擦了擦嘴,又放到一旁。

  丫鬟们麻利地将饭桌收拾了,又捧了热茶上来。

  秦姝没话找话道:“早知道就带欧婶来了,说起来,还是欧婶做得饭好吃。”

  秦昭成“嗯”了一声,说道:“若是娘想念欧婶,儿子这就派人将她接来。”

  秦姝知道他真做得出来,连忙阻止他道:“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你可别废这个精力,好好应付朝廷军才是正理。”

  秦昭成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端起茶盏喝了口茶解解油腻,这才垂眸说道:“现在,饭也吃完了,有些帐也该算一算了。您走之前,是怎么跟儿子保证的,让我放心,结果,您就是这么让儿子放心的?”

  秦姝脸上的笑容一僵。

  儿子果然秋后算账来了。

  其实,她并不觉得自己受点伤,算是什么大事,以前她受的伤可比现在严重多了,这点皮外伤,她还是真不放在眼里。

  哪知道他就揪住不放了呢?

  秦姝心中对自己身上的这点伤再不以为然,也不能对儿子这么说,否则,她将来恐怕永远都无法上战场了,只能强笑两声,硬着头皮辩解道:“我这次只是疏忽大意,下次绝对不会了。”

  “下次?”秦昭成对秦姝苍白的辩解和保证嗤之以鼻,“我可不敢再相信您了,所以,没有下次了。”

  秦姝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大惊之下连忙说道:“儿子,娘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真算不得什么的,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

  “大惊小怪?”秦昭成再次冷笑,“看来娘根本就没把自己身上受的伤当一回事。”

  秦姝愣住了。

  “娘果然是这么想的。”秦昭成心里不知是愤怒,还是其他,总之是有火发不出,有些话更是不吐不快。

  “那你告诉我,在你眼里,什么样的伤势才算是受伤?致命伤吗?娘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我又岂敢再让您再上战场?儿子已经长大了,不是那种需要母亲拼死拼活,才能活下去的窝囊废,儿子能应付这一切,娘只要在家吃喝玩乐,等着让儿子孝顺您就是了。只有您平平安安的,儿子才能放心。”

  秦姝听到这里,顿时沉默了下来。

  不得不说,他说得都很对。

  至少这样的生活,是这个时代的女人,都梦寐以求的。

  儿子能干孝顺,自己只要享福就成,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吗?

  她放着富贵日子不享,反而成天想着要上阵杀敌,才会令人感到奇怪。就跟徐夫人劝自己的那些话一般。

  可是,让她安于享乐,混吃等死,她还真有些做不到。

  她前世过惯了刀头舔血的生活,她能安分一时,却无法安分一世。

  若是这是个和平世界也就罢了,偏偏又是在这种大环境下,她不做点什么,总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呢!

  秦姝叹了口气,认真地看着蹙眉凝视她的秦昭成,说道:“娘这次的确做错了,娘向你道歉,这次是我食言了,没有保护好自己,我以后一定会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绝对不会以身犯险。”

  秦昭成闻言,眼神微动,只是还是带了点怀疑。

  只听秦姝又道:“但是,你想让我像其他女人一样,一直安安分分地待在后宅里,我也能做到,但是我肯定会不高兴。没办法,娘就是这么一个不安分的人。让我在后宅混吃等死,整天跟那些夫人们打交道,还不如让我出去杀敌来得痛快!”

  听到秦姝这些话,秦昭成先是皱起眉头,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说出口,反而有些若有所思。

  他想起了一直以来跟娘亲相处时的种种,还有自己对她的了解,跟这番话相互印证,果然发现,娘亲就像她自己说得那样,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那种“安分”的女人。

  若是在前世,这样的女人,是他最不喜欢的。

  他喜欢的是那种安分守己,遵从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安于后宅的女人。对这种整天往外跑,又如此有“个性”,有“野性”的女人,他最看不上的。

  就算是现在,他的想法也没变。

  女人就是要柔顺,要听话才好。

  可是,谁让这个“不安分”的女人,是他现在的母亲呢!

  他根本没有办法对她产生丝毫厌恶情绪,相反,他还一直纵容着她,担心着她,记挂着他,以后还会孝顺她,尊敬她。

  知道她受伤了,第一个想到的绝对不是她安分不安分,唯一想的只是她的伤势,他甚至从头至尾都没想过,娘亲这么做是不是不守妇道,是不是不安分?

  他不想让娘亲上战场,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想让她受伤。

  如此而已。

  否则,他当初根本不会同意她去支援程家。

  别说娘只是稍稍有些“不安分”而已,就算她是个心肠歹毒的恶妇又如何?只要她还是他的母亲,只要她一直把他当儿子,他也绝对不可能不认她或者厌恶她。

  娘这些年来对他所做的一切,他一直都记在心里。

  想到这里,秦昭成脸也本绷不住了,话已至此,他再阻拦娘亲,反倒是不孝了,他不愿意让娘亲不高兴。

  便问秦姝道:“如果我同意娘上战场,娘会向儿子保证,以后永远都不受伤?”

  秦姝见儿子松口了,心里先是一喜,听了他的话之后,又是一愣,犹豫了一下,说道:“娘尽量保证不受伤,就算受伤,也绝对不会比这次重。你应该知道,上了战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点伤也不受。”

  秦昭成闻言,又皱起了眉头。

  秦姝见状,又赶紧加把劲说道:“你放心,娘以后一定会小心小心再小心,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了。”

  秦昭成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儿子只是希望娘以后上战场的时候,会多想想儿子,凡事量力而行,不要冒险。”

  秦姝看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见儿子总算消气了,秦姝心里也大大地松了口气。不过很快,她又开始问起了自己关心的话题——

  “现在城外的情况怎么样了?朝廷军什么时候攻城?”

  秦昭成闻言,脸色瞬间又黑了。

  秦姝这么迫不及待地询问,简直就是死性不改的表现。怪不得秦昭成黑脸。

  “娘既然受了伤,这几天就好好养伤,攻城的事情,娘就不要操心了,儿子自有主张。朱错还不是儿子的对手。”

  秦姝见到儿子又恼了,心里咯噔一下,生怕儿子改变主意,以后都拘着自己不让上战场了,连忙说好话来哄他:“娘就知道,我儿子肯定是最厉害的。不过,你这次真是误会我了,我真没打算要上战场,刚才只是随口问问,了解一下情况而已。不过听你这么说,娘就放心了。朱错算得了什么,哪比得上我儿子英明神武?在我儿子面前,他就是个蝼蚁而已,儿子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秦昭成见到秦姝眉飞色舞,一脸得意地夸奖自己,那语气就跟哄孩子似的,让他觉得有点肉麻好笑的同时,心里却莫名的觉得顺畅不已,还有那么一点小得意。

  就连见到娘亲受伤之后那种愤怒担忧的情绪,也消散了不少,唇角也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见到儿子总算又高兴起来,秦姝微不可查地舒了一口气。

  这儿子越大,就越不好哄了。

  以前多好说话呀!对她的话,就没有不听从的。

  现在倒好,反倒他管自己的多,自己管他的时候少了。

  她才是长辈好不好!

  “天晚了,娘亲早点睡觉吧!”既然该谈的都谈完了,秦昭成就撵着秦姝去休息了。

  秦姝吃饭之前才刚醒来,根本不困,还想再坐一会儿,只是看到儿子面带“威胁”的神色,秦姝只好乖乖听话,洗漱睡觉去了。

  直到亲眼看着秦姝上了床,放下了帐子,秦昭成才转身离开。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秦姝能休息,他却不能休息。

  没有秦姝吩咐,丫鬟们是不会进来的。

  秦姝在床上躺了一会,等听到佑安走了之后,她就直接进了空间。

  在空间里待着,对她的伤势有好处。

  前世她得到空间半年后,就算身上的陈年老伤,都有明显的好转,就连疤痕都淡了不少。

  这点皮外伤,以后或许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秦姝进了空间之后,清点了一下仓库里的东西。顺手拿了个苹果洗了吃了,还洗了一些草莓和葡萄。

  外面虽然也有水果,但是现在是冬天,有水果也早就不新鲜了,而且种类也不多,哪有空间的好吃?

  话说,她空间里的蔬菜、水果,已经好久没有往外拿过了,已经堆积成山,幸好仓库无限大,能够装得下,还不会坏,否则,不知道会坏多少东西。

  想到自己休息之后,儿子急匆匆就离开了。想也知道,他肯定会熬夜,说不定一晚上都不会睡,秦姝啃了一半的苹果突然就有些啃不下去了。

  秦姝想了想,干脆做了个水果拼盘,又拿出几样自己闲来无事,用空间的药材做的糕点,还有一壶用空间井水烧的热水,找了一个大食盒放了进去。

  出了空间,将食盒放到了卧室里的桌子上,这才喊人进来。

  冬雪进来之后,她便指着食盒对冬雪说道:“差点忘了一件事,这是我之前让人准备的一点吃食,你亲自给元帅送去。”

  “是,夫人。”

  冬雪虽然有些诧异秦姝什么时候让人准备的吃食,但也没有多问,好奇心太强可不是什么好事,主人吩咐,做下人的照办就是,其他的用不着多想。

  秦姝在吩咐的时候,也观察了一下冬雪的表情,发现她并没有什么惊疑之色,或者究根问底的意思,心中也有些满意,若是她以后表现也好的话,或许可以多重用一番。

  冬雪提着食盒,径直去了前面议事厅。

  只是,刚到了前院,就被士兵给挡住了,问她来做什么?

  冬雪便说,是夫人指派她来给元帅送吃食的。

  那士兵一听是夫人的送的,不敢怠慢,立即进去通禀了一番。

  此时,议事厅里,秦昭成正跟自己的心腹幕僚还有将领们议事。

  对于朱错,他们显然不会掉以轻心。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护卫禀报,夫人给元帅送了吃食来。

  秦昭成知道秦姝现在还没睡,微微蹙了下眉头,不过想到她也是关心自己,又舒展开来。

  真是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他还是命令赵笙亲自将食盒提了进来,顺便告诉送食盒的丫鬟,让她给夫人传话,让她早点睡觉。

  赵笙将食盒放到了,秦昭成跟前的桌案上。

  秦昭成打开一看,上面一层是好几样精致的糕点,比如茯苓糕,山药糕,下面一层是一个大拼盘,上面是切好的各种水果,各种颜色拼起来的,很是好看。

  除此之外,还有一壶热水。

  见手下将领都好奇地盯着自己。秦昭成笑着说道:“家母怕我晚上饿了,特意送了几样糕点来,大家分着吃了吧!”

  说着,就派人将糕点分了下去,一个人顶多也就分上两块而已。

  至于水果,还是让他自己独享吧!

  毕竟有些水果,他也只在母亲那里见过。

  众位将领和参谋都很给面子,将分给自己的糕点给吃了,又顺口捧了秦姝两句,又问糕点是谁做的,手艺真好。

  因为秦姝送了吃食来,议事厅里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等夜深了,诸将回去之后,秦昭成才一个人暗搓搓地把水果给吃了,又从茶壶里倒了一杯水来喝,水依旧温热,味道十分甘甜清冽,仿佛一直甜到人的心里,精神似乎一下子恢复了不少,似乎不那么疲惫了。

  果然是他以前常喝的那种水。他也有段时间没有喝到了。

  想到这里,便是一愣。

  他早就知道娘亲身上有一些秘密,不过娘不说,他就永远不会问,甚至会一直帮她保守这个秘密。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就是因为只有一个人知道。

  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

  等丫鬟回来复命之后,秦姝总算有些困了。

  挥手让她下去,自己进空间修养睡觉。

  第二天,天不亮她就出了空间。她受了伤,倒是不好锻炼了,只是稍稍舒展了一下筋骨。

  进空间疗伤,效果果然不错,她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

  这次,儿子没有陪她回来用饭。显然,朱错并非那么好对付。

  不过,秦姝也并不担心,她心里还是非常信儿子能力的。

  秦姝刚用过早饭,程秋玉便来见她了。

  秦姝连忙让人将她请进来。

  程秋玉进来之后,见到秦姝,便是微微一愣。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女装打扮的秦姝,她心里有些苦涩,有些幽怨,还有些失望。

  她没有比这一刻更加明白一个事实——

  她是个女人!

  而且还是个年轻美丽的女人。

  之前,她还能骗骗自己,现在她便是自欺欺人都不行了。

  直到秦姝招呼她坐下,她才重新回过神来。

  “夫人身上的伤势好些了吗?”程秋玉坐下之后,压下心中复杂的情绪,关心地问道。

  “好多了!”秦姝神采奕奕地含笑说道,“你呢?”

  程秋玉也受了点伤,不过并不重。

  “我也没什么大碍。”程秋玉说道。

  秦姝又问她习不习惯,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尽管告诉她。

  程秋玉都一一回答了。

  说了一会儿话,程秋玉的脸上几丝坚定,她突然站起身,跪在秦姝面前,向秦姝说道:“夫人,请允许我追随您!”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耐你们o(∩_∩)o

  评价——

  152**6571投了1票(5热度)

  wangxiaofang778投了2票(5热度)

  qquser5774655投了1票(5热度)

  黄春投了1票(5热度)

  zxl789投了1票(5热度)

  月票——

  随风随缘投了1票

  qwert112233投了1票

  1165893511投了1票

  景帝纪事投了1票

  堕翼?夜离投了1票

  黄春投了2票

  wyk050114投了4票

  昆玉格格投了3票

  186**8930送了1颗钻石

  O(∩_∩)O谢谢大家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61529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