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二十二章 登门道歉(小修)
  第二十二章登门道歉

  秦昭成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随口问问。”

  秦姝才不相信他没头没脑地问自己这个,以前他可没想着要问,难不成他怕娶妻之后,自己为难他媳妇?

  想到这里,她觉得还是要说清楚为妙,便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道:“你该不会是怕我不喜欢她,以后给她小鞋穿吧!难道在你眼里,娘就是那种尖酸刻薄,喜欢磋磨儿媳妇的人?”

  儿子那么重视沈静芳,让她这个做娘的,也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吃味——

  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这么轻易就被人给叼走了。这还没进门呢,就这么护着,以后怎么得了?

  秦昭成放下筷子,有些无奈说道:“娘您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想。”

  最好如此!秦姝心里轻哼一声。

  若真像她之前猜测的那般,她才会堵心呢!

  “我就是担心,也是担心娘。儿子娶媳妇,是为了娶来孝顺您的,若是您不喜欢,我娶她做什么呢?”秦昭成解释道。

  听了这话,让秦姝心中的最后一丝不满,也烟消云散。她忍不住笑了开来,唇边的梨涡也若隐若现,无论儿子说得是不是真的,她都觉得十分开心,不由打趣他道:“难不成我不喜欢,你就不娶了?”

  秦昭成此时还是想要娶沈静芳的,虽然对她的印象比以前差了那么一点,但也没想过另娶她人。但是,如果母亲真不喜欢她,那他的确是要重新考虑一下这桩婚事了。

  幸亏,他知道母亲只是说笑,本人并不反对他娶沈静芳。

  便点了点头说道:“那当然,母亲若是不喜欢她,肯定是她不好,我不娶她也就是了。”

  “好了好了,你难得喜欢一个人,娘怎么可能会棒打鸳鸯,以后要跟你过日子的人是她,你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秦姝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即便知道他在哄自己,不过听到佑安这么说,她还是很开心的。

  秦昭成闻言皱了皱眉头,认真地看着秦姝说道:“娘这话就是在打儿子的脸了。娘以后难道不跟儿子住在一起吗?”

  秦姝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怔了一下说道:“这个……当然……”

  “那就是了。”秦昭成神色缓和了一些说道,“娘既然跟儿子住在一起,以后自然要跟儿媳妇相处。以后儿子不可能日日在家,到时必定是我未来的妻子替我在您跟前尽孝,您跟她相处的时间,说不定比儿子跟她相处的时间还长。您说您的看法重不重要?”

  秦姝根本没想到这一茬,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顿时呆住了。

  看到秦姝的表情,秦昭成忍不住微微一叹,他就知道会这样。

  “儿子之前的话,绝对不只是哄你的。若是儿子看中之人,您不喜欢,儿子绝不会逆了母亲的意思,所以娘亲还是要慎重考虑才是。”

  秦姝这次是真把他的话听进去了,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交给佑安,认为娶妻只是佑安一个人的事情了。

  “好,娘一定会慎重考虑的。”秦姝说道。

  以前,她以为只要佑安喜欢就成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若是她不喜欢的话,她成天面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岂不是太难受了吗?

  为了以后不出现婆媳问题,秦姝觉得自己的确要擦亮眼睛,认真观察一下沈静芳了。

  她人的确是不错,但也要看她跟自己合不合拍。

  见秦姝总算对这件事是上了心,秦昭成也松了口气。

  其实也怪不得秦姝想不到这上头。

  她还年轻,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更没有认真想过婆媳之间的关系。

  古代的婆媳关系要比现代婆媳更加复杂,每日还要晨昏定省什么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想避都避不开。

  两人默默吃完饭。

  秦姝忽然问道:“如今战况如何了?”

  虽然从城内依旧安稳,可以看出来,他们守城守得很好,至少,朱错的军队没有给旻州带来太大的困扰。

  但是,旻州军队的死伤也不少,护士们都不够用,就是那些稍稍培训了两三天的护士,也都不得不赶鸭子上架,救护伤兵了。

  秦姝这里清闲,是因为她一直在养伤,秦昭成不让人打搅她罢了。

  还没等秦昭成说话,她又急忙说道:“别拿一些话敷衍我,小心我亲自去战场,反正我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秦昭成见秦姝这副架势,就知道她不是说笑,只能说道:“娘不必担心,儿子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无论是武器粮草,还是精兵良将,我手底下都不缺,朝廷军队打不进来的,用不了几天,就能有结果了。倒是朝廷军队的粮草,似乎不怎么充足了,周边的百姓们怕是遭殃了。”

  他们不但会变本加厉地抢夺粮食,恐怕还会强行征兵,将那些百姓当成盾牌来送死。

  朱错那个人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别以为朝廷大军就不抢老百姓的东西,如今国库本就空虚,周太后又奢靡无度,早就没银子养军队了。朱错手底下的这些军队的军饷,大半都是靠他抢来的。

  在老百姓眼里,朱错简直比那些强盗还要可恶,不但抢粮食,还杀人。百姓们就没有不恨他的。

  官府还天天来征税,尤其是京城周边的人,最是遭殃,动不动就被抓壮丁,去修宫殿修皇陵,还不给饭吃,每天累死饿死的人不计其数。那边的人是白莲会的地派,老百姓没了活路,大都信封了白莲教。

  朱错以前率先镇压的就是他们。

  朱错本来以为秦昭成会像以前干掉的那些人一般好对付,心存轻视之意,一路抢粮食,一路慢悠悠地过来,就像是度假一般,没想到,一直顺利的他们,却在这里踢到了铁板。

  多次攻城,什么冲车、云梯、投石车都用上了,都没有成功。

  想必,离逼疯朱错也不远了。

  那时,才是一决胜负的时候。

  秦姝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战拖的够久了,再拖下去,对我们也不利。我现在伤势也好了,你若是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说。”

  秦昭成怎么可能派任务给秦姝?他巴不得她在府中好好养伤呢!就算瞎折腾也没关系。不过,他之前答应过秦姝,倒也不好反驳,只能含笑点了点头。

  ……

  次日,秦姝又去教导那些女学生了。

  其实,她只是制定教程和计划,之后很多事情都由程秋玉来接手了。

  程秋玉文武双全,对秦姝算得上是比较解了,知道她想将她们教导成什么样,她做她们的老师再合适不过。

  更别说,她还是秦姝的脑残粉,不用秦姝吩咐,她就知道如何灌输她们对秦姝的忠心。

  如今,才几天的功夫,那五十名学生,对秦姝就已经是敬爱崇拜不已了,眼中的狂热,看得秦姝都有些头皮发麻。

  她怎么没发现,程秋玉的洗脑功力如此厉害。

  当然,她也没忘记每天去她们跟前刷一刷存在感,每天指导一下她们,有时候也会跟她们上一堂课。

  看着程秋玉每天都神采奕奕,干劲十足,精气神跟往日不可同日而语,仿佛脱胎换骨一般,秦姝心里觉得十分安慰的同时,对程秋玉也越来越欣赏了。

  比起沈静芳那类的女子,她还是更欣赏程秋玉这样的。

  等她的这些娘子军发展起来,她就带着她们大杀四方,那该有多带劲呀!再也用不着去借佑安的兵马了。

  提到沈静芳,秦姝忍不住又回想起了昨晚佑安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她只跟她见过那么几次,对她也只是表面上的了解。

  印象虽然不错,但对她跟自己能不能相处的来,她不太能确定。

  想到这里,秦姝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见一见沈静芳了。

  说起来也巧。

  等那些女学生下课,秦姝回自己院子的时候,却发现,沈静芳竟然主动上门了,正坐在客厅里等着她。

  见秦姝回来,沈静芳连忙站起身来,恭敬地向她行礼问好。

  秦姝解下身上的斗篷,递给冬雪,笑意盈盈地打量了她一眼,问道:“这么冷的天,沈姑娘怎么过来了?”

  今天天气有些阴沉,看起来像是要下雪,她可不相信她是来找自己聊天的。

  秦姝坐下之后,冬雪给秦姝递了一个小手炉,让她捧着暖手。

  沈静芳见秦姝对她的态度一如既往,悄悄松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今天是特意代替舍妹向夫人赔罪来的。”

  “赔罪?”秦姝不解,“此话从何说起?”

  沈静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想到昨晚从小妹口中听到的话,直到现在依旧羞愧难当,更是让她难以启齿的。

  最后,她干脆直接跪在了地上,将昨晚小妹说过的话,缓缓向秦姝说了一遍,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既然她已经知道了此事,就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

  她选择向秦姝坦白,并代替小妹向她赔罪道歉。

  若是秦家因此不愿意跟徐家结亲,她也认了。

  她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也是有错的,有这种后果,也怪不得旁人。

  说完,她便静静地跪伏在地,等待着秦姝最后的宣判。

  秦姝听完之后,也没有说话。

  说实话,听到徐慧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安分,是个恶婆婆,她的确是有些生气的。

  她不过一个孩子,这些话,肯定是从旁人那里听来的。

  而会这样说她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徐家人,或者说是徐夫人。

  徐夫人可能对自己的行为有所不满,私底下发发牢骚,没想到就被女儿听到了,当了真,才会拦住佑安说出那番话来,无意之中坑了沈静芳一把。

  当然,沈静芳也未必就是无辜的。

  怪不得昨晚,佑安问自己对沈静芳印象如何呢?

  看来是因为此事对她有所不满了。

  秦姝没说话,沈静芳就一直跪在地上。

  所幸,地上铺着地毯,她也不算太难受。但心里,却万分煎熬。

  半晌,秦姝回过神来,淡淡说道:“你起来吧!不过是小孩子不懂事,随口胡说了几句而已,算什么大事,你不必放在心上。”

  若是秦姝听了之后,对她大发雷霆,沈静芳说不定还会好受一点,也断了跟秦家结亲的心思。但秦姝这样不咸不淡地将事情轻轻揭了过去,倒是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她依旧跪在地上,只是直起身子,满脸羞愧地对秦姝说道:“夫人这么说,真是让静芳无地自容了。都怪我这个姐姐平日里对她疏于管教,才会让她如此口无遮拦,胡言乱语,做下这等大错来,追根究底,其实都是我的错,静芳甘愿受罚,绝不会有丝毫无怨言,只希望夫人不要怪罪于她,也不要怪罪于徐家。”

  秦姝闻言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你不必道歉,我也不会惩罚你。其实你妹妹没有说错,我的确是个不安分的人。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沈静芳闻言,脸色一白,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你也不必否认,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以后也未必会改,肯定还会做很多你们看不惯的事情。”秦姝缓缓说道,她这是明确告诉她们,不要白费力气了。

  看不惯她可以,但是不要管她。

  若是徐家接受不了,这门亲事,不结也罢。

  沈静芳轻轻咬住下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她以前根本就没有碰到过秦姝这样的人。

  总觉得自己怎么做都不对。

  “你回去吧!”说着,便将手炉放在膝盖上,端起了茶盏。

  秦姝虽不至于因此就生她的气,但是现在也不想见到她。

  再说,徐家的道歉也实在太没诚意了。

  只沈静芳一个人来,算是怎么回事。

  其实,秦姝不知道,沈静芳是瞒着徐家人来的。

  一旦被徐夫人知晓徐慧珠做下的事情,她就算再疼爱这个女儿,也不会轻易饶了她的,而且徐家的脸面,恐怕也保不住了。

  沈静芳也是真心疼爱这个妹妹,什么事都想要替她扛下来,更不想让徐家蒙羞,毕竟,徐家对她恩重如山,她宁愿一力承担所有后果。

  毕竟,这件事的起因,都是为了她。

  但是,现在看来,她这一步棋,却是走错了。

  她的分量不够重,秦夫人根本不买她的账。

  沈静芳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秦姝的院子,她知道这件事,不得不告诉义父义母了。

  至少也要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两家的婚事,怕是要不成了。

  ------题外话------

  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O(∩_∩)O哈哈~

  今天就这些了,实在是状态不好。唉。

  多谢大家支持!

  月票——

  天山来的妮子投了1票

  131**9033投了1票

  520fbx馨投了1票

  niuniu551920投了4票

  lingling125投了1票

  菡堂春投了1票

  元天心投了8票

  dove5210yy投了3票

  芸芸悦投了1票

  路志深投了1票

  186**8930送了1颗钻石

  Kriston送了1颗钻石

  1165893511送了1朵鲜花

  沐丶子言送了9朵鲜花

  谢谢大家!么么哒~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64156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