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三十三章 教导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被敌人团团围住之后,朱错麾下的一名魁梧的大汉,疲惫而又惊慌地问道。

  能逃到现在,已经算是运气了。再逃下去,他也没有信心能够撑下来。

  朱错满脸阴鹜,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你怕了?若是怕了,就去向他们摇尾乞怜求饶,看看他们会不会放过你,省得跟本将一起受这份罪。”

  听到朱错训斥大汉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汉也是脸色涨红,却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们为朱错出生入死,即便被人追到穷途末路,也没有背弃他,没想到,他对他们竟是这种态度。

  这让原本就有些失去斗志的大家,更加心灰意冷起来,不知道自己再这样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朱错不是没看到一众手下的脸色,却没有在意。他在意的只是他自己的性命,这些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他的肉盾而已。

  现在,这些肉盾,也快失去作用了。

  他不想死!

  他好不容易得到重用,大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还来得及做下一番大事业,他怎么舍得死呢!

  可是,就算他能逃回去又如何?

  丞相还会相信他,重用他吗?

  恐怕早在他收到自己落败的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撤了他的职权,将他当成弃子给丢尽了。

  如果真是那样,京城不回也罢,他就不相信天下之大,没有自己的落脚之地。

  他承认旻州军很厉害,但自己也不差。若是他当初不那么轻敌,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想到这里在,朱错又振作起了精神,沉声说道:“都给我站起来,我们杀出去,我不信,我会死在这些人手里。”

  他还要报仇,还要一雪前耻,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死了。

  就算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朱错想的没错,在收到朱错大败的消息之后,孙丞相就已经放弃了他。

  他不需要会打败仗的手下。

  何况,当初他之所以用朱错,是因为手底下暂时无人可用,不得已而为之。

  无论朱错有多能耐,他又跟宋家有多少矛盾,但他当初曾经在宋老将军手下做事,也是不争的事实。谁知道他会不会背叛自己。

  孙学义很介意这件事。

  但是现在经过这一个月的缓冲,他已经找到了可以替代朱错之人,只是碍于朱错前段时间勇猛无比,对上那些反贼简直可以说是百战百胜,他才不得不留着他。

  如今,朱错不但打了败仗,还落荒而逃了,只凭这一点,他就足以收回他的兵权了,彻底放弃了他了。

  皇宫,极乐宫里。

  周太后身披一层薄薄的轻纱,横卧在铺着雪白皮毛的贵妃榻上,两个身型威武高大的壮汉,正在伺候她。

  一个跪在榻前给她捏腿,一个给她捶肩,脸上都带着讨好的谄媚的笑意,小心翼翼地跟她说着话。

  孙学义来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嫌恶。

  他轻咳一声,提示自己的存在。

  周太后缓缓张开眼睛,微微挥了挥手,两个壮汉就悄悄地退了下去。

  她坐起身来,见到孙学义的蓝色,不由笑得花枝乱颤,给他抛了一个媚眼,轻嗔道:“看你,又吃醋了。哀家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在哀家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他们不过是个小玩意罢了。你若是不喜欢,杀了他们也就是了。”

  孙学义听了,早饭险些没吐出来。他才不是吃醋呢!纯粹是嫌弃她罢了。

  他想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何必为了一个老女人吃醋?

  可惜,自从曹忠死了之后,那个没主见又软弱的小皇帝,就把周太后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事事听从于她。

  前段时间,好不容易周太师死在了小妾的肚皮之上,少了一个跟他争权之人,偏偏周太后又扶持她的兄长上位,还让他承袭了国公的位子,还把自己的儿女兰阳大公主嫁给了她的侄子,周家势力再度膨胀。

  以前还有个宋家压着他们,如今,朝堂除了他这个丞相,就只有周家了。可惜,周家只是酒囊饭袋,一群饭桶,整天只知道搂钱,吃喝玩乐,还整天撺掇着小皇帝玩乐,整个朝堂乃至后宫,都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若非情况不容许他称帝,他早就杀了周太后这个淫妇,将周家灭门了。

  想到这里,孙学义露出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走过来说道:“我怎么舍得杀太后的新宠呢,有他们陪着太后,逗太后开怀,本相心中也高兴呢!”

  周太后闻言,又吃吃地笑了起来。

  不过,她怕自己脸上露出皱纹来,连忙又止住了笑。

  话说,为了能够青春永驻,她已经试过各种变态的法子了。

  前几年,她还只是喝点人奶,而现在,她却变本加厉,开始喝处子的血,或者用她们的血来沐浴了。

  除了养着一群奶娘外,最近几个月,她还养着一群美丽的妙龄少女。就连身边的宫女,只要是处子,她都有可能随时放她们的血。也因为如此,每天都有因失血过多而死的少女。

  可惜,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可抑制地衰老下去。

  尤其是今年下半年,更是衰老得厉害,脸上皱纹多了不少,头发更是斑白了许多,甚至还迅速消瘦了下去,

  太医们知道她是整天在极乐宫淫乐,常年纵欲过度,不知收敛,又只信那些邪门歪道,还吃了许多来历不明的丹药,而不知道药补,才会导致如此情况,但他们不敢说实话,只能打马虎眼。

  一些年轻的宫女,为了不被太后盯上,竟然千方百计地勾引小皇帝,就算成不了嫔妃,能跟皇帝过一夜也成。

  小皇帝除了懦弱无能之外,在周家人的纵容吹捧之下,更是贪玩好色,几乎是来者不拒,年纪轻轻的,简直被吸干了精血。明明是个十八、九岁的成年男子了,可他那小身板却瘦得很纸片似的,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偏偏还没有人劝着他修身养性,只会勾着他去玩。

  周太后只要自己舒服就成,就更加不会管她了。

  “对了,哀家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周太后撩了撩自己的乌发,神色认真地问道。

  她的头发,是特意染成的黑色。否则,她一头斑白的头发,根本没法见人。

  孙学义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说道:“娘娘太为难我了,那些隐世高人岂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前段时间,本相不是已经给太后介绍了一个神通广大的真人吗?难道他炼的丹药没有用?”

  “别提了。”周太后的脸色隐隐有些发青,“吃了他的丹药,怕是还没恢复青春,我就已经病死了。”

  每次吃了丹药,她就止不住地拉肚子,拉得她都快虚脱了,谁受得了。

  就算真人说拉肚子是为了她身体好,为她排斥身体里的污垢和毒素,她也不敢用了。

  孙学义其实早就知道具体情况,而且这人根本不是什么得道高人,而是他随便找来的骗子,闻言不由暗笑于心,也不多问,神情严肃地说道:“既然如此,我继续给娘娘找真正的得道高人就是了。总会让娘娘恢复青春的。”

  周太后这才满意,她也让周家的人去找了,可是结果一样不如人意。她也知道周家人没什么本事,还是孙丞相比较靠谱一些。

  “你办事,哀家放心。”周太后一边说,一边让人拿镜子过来。

  她这个镜子,是个台式地梳妆镜,可是,却比最好的铜镜都要清晰无数倍,将人照得纤毫毕现。

  若是秦姝在这里,便知道周太后这个镜子,是她悄悄卖出去的。

  其实,周太后有两把这种镜子,除了这个台式的梳妆镜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把镜。她平时很是爱惜,连兰阳长公主给她要,她都没给,可惜,两个月前,在她发现自己迅速衰老之后,就因为害怕恐慌,把那把小镜子给打碎了,所以,就只剩下了这一个。

  宫女半跪在地上,双手稳稳地捧着镜子,方便周太后照镜子。

  周太后左看右看,发现自己额头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一条,又瞥见宫女那年轻貌美的模样,心中冒火,随手甩了那宫女一个大嘴巴,气急败坏地说道:“废物,连镜子都拿不稳,来人,将她给哀家拖下去,张嘴二十。今晚放她的血,给哀家沐浴!”

  那宫女闻言,顿时瘫倒在地。随即,就有人出现,将瘫倒的可怜宫女给拖了下去。

  被放了血,能活下来的几率不足百分之一。

  孙学义对此冷眼旁边,直到这时,才说道:“娘娘何必为了一个贱婢大动肝火,若是伤了身体,她就是死一百次,也难以赎罪。娘娘不必忧心,现在的衰老只是暂时的,本相一定会为太后找到隐世高人,太后恢复青春,指日可待。”

  周太后闻言,心情这才好了些,她摸着自己松弛的面容,红着眼圈泣道:“就只有丞相明白我的心。那些指责我,整天骂我奢侈淫荡的人,哪知道我的难处?为了这张脸,我付出了多少,根本没有人能明白。”

  “娘娘的苦楚,我都明白。我定然不然让娘娘失望。”孙学义装模作样地叹息道。

  顿了顿,他忽然说道:“对了,娘娘,相差点忘了,上次陛下选妃一事,因为曹忠被杀而终止。如今,也过去这么长时间,娘娘现在可有了合适的人选?”

  周太后皱了皱眉,随后又舒展眉头说:“这个不急,给他在京城世家里挑选一个就成了。大不了我让他娶周家的女儿。现在最要紧的是,是赶快给我找隐世高人。还有,你赶快派兵把这些反贼都平息下去,总不能让外人以为我们朝廷不行了。若是平息不了那些反贼,哀家只好让皇帝收回你的兵权,另派他人了。”

  她父亲周太师死后,大哥一直在打兵权的主意,想要把兵权从孙学义手中夺过来,她也被磨得有些动摇,这才借此机会,跟孙学义说。

  孙学义闻言,心中大恨,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妖妇给掐死,他吃下的东西,怎么能可能吐出来,只能说道:“娘娘放心,我如今已经有了人选,一定会将这些反贼彻底镇压下去的。”

  “这就好。”周太后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她一直做噩梦,梦到反贼打到了京城,砍了她和皇帝的脑袋,甚至她还梦到宋家人找她算账,同样灭了周家满门,她每次都被吓醒,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若非如此,她才不会管什么反贼不反贼呢!

  “还有那些宋家余孽,也要尽快清剿干净,绝对不能遗漏一人。”周太后恶狠狠地说道。

  “是,谨遵娘娘旨意。”孙学义躬身说道,就算周太后不提,他也会把宋家余孽,当成最大的敌人来对付。

  打败朱错的旻州军,他根本没放在眼里,也不会特意去对付他们。他更在意的是宋家余孽。

  在他心里,曹忠就是被宋家余孽所杀。他们既然能杀曹忠,说不定哪天也会杀了自己,他自然把他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

  据他得到消息,宋家残留势力逃到了湖广一带,跟一直都不安分的弥勒教混在一起。

  是时候对付他们了。只有杀了他们,他才能睡得着觉。

  ……

  时间悄悄流逝,很快就进入了二月份。

  气温虽然经常时冷时热,反复无常,却也开始逐渐回暖了。

  秦姝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

  徐家在年前就搬了出去,离着元帅府也不远,偶尔徐夫人也会过来串门。

  自从上次秦姝说要找几个教导规矩礼仪的嬷嬷之后,秦昭成就上了心,刚过了年,就给她送来了两个嬷嬷。

  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听说,以前曾经是宫里的宫女,还是比较有的地位,后来机缘巧合被放了出来。

  在京城很多大户人家里都待过,教导那些千金小姐们礼仪。

  可惜,她们年纪大了,年轻时,在宫里受过不少罪,经常生病吃药,其中一人被割掉了舌头不能说话,另外一人,曾经被打断过双手,双手不太灵活,两人配合着,效果倒也不错。只是依旧让人嫌弃,刚在京城里做了几年,那些大户人家就没人愿意请她们了。

  两人只好回到家乡,但她们家里早就没人了,只能干回老本行。她们宫里出来的身份,还算拿得出手,被一些暴发户,或者地主乡绅请回去教导女儿。可惜,她们在每一家都做不长,没有人愿意给她们养老,于是,一直这样颠沛流离。

  秦昭成选她们,也是有自己的用意的。

  他知道母亲身上有秘密,这样的两个人服侍母亲,再合适不过。她们只能依靠他们生活,再加上会给她们养老,在这种情况下,她们肯定会尽心尽力地辅佐。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们的确有真材实料的,心性也不错。服侍一家,就忠于一家,从未有过背叛之举,应该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不怕她们起什么坏心。

  两人一个姓张,一个姓史。

  张嬷嬷不能说话,但严肃,沉稳,做什么事都一丝不苟。史嬷嬷双手不够灵活,却聪明机敏,有耐心,有眼色,逢人面带三分笑,说话时让人如沐春风,家里的那些下人,都很信服她。

  她们一来,秦姝院子里顿时变得有条不紊起来,顿时有了一种大家气象。

  虽然元帅府的管家方照也不错,但毕竟是男人,还管不到后院来!

  有了两位嬷嬷的管束,四个丫鬟,各司其职,兢兢业业,从未再出过错误,不像以前似的,像一盘散沙一般。

  她们除教导秦姝各种规矩礼仪之外,也算是她身边的掌事嬷嬷了。

  她们一来,四大丫鬟的地位就倒退一射之地。

  冬雨更是被史嬷嬷“教育”了一番,从此之后,再也没见过她花枝招展地往秦昭成身边凑,老实的不得了。

  教导秦姝时,更是上心,行走坐卧都有严格的规定,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如何吃饭,如何用茶,如何行走,如何端坐,如何接人待物,面对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等等。

  而最重要的各种礼仪和规矩,她们更是极为认真地从头教导秦姝一番。

  不过才一个的多月的功夫,秦姝虽然不说又了脱胎换骨地变化,但变化的确很大,确切地说,就是很有范了,能唬人了。

  秦姝也很用心的去学,毕竟,这是她自己要求的。

  有再多的苦水,也只能往自个儿肚子里咽。

  何况,多学一些东西,总是好的。

  不过,两个位嬷嬷很有分寸,除了应该教导和提醒的秦姝的东西之外,至于秦姝私底下做什么,她们并不干涉。

  周真儿也被她们逮住,教导了一番,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变得规矩而知礼了。

  还有那些女学生们,两位嬷嬷也偶尔会去上一次课。

  总之,两位嬷嬷来到元帅府后,就忙得不可开交,但她们心里却是极为高兴和充实的。

  她们不怕自己忙碌,就怕自己没用处,没有就等于被舍弃,她们是真心想要留下来养老的。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么么哒。O(∩_∩)O~

  谢谢亲们的评价——

  150**5749投了1票(5热度)

  藤和艾莉欧投了1票(5热度)

  月票——

  134**8959投了1票

  Patienc投了1票

  藤和艾莉欧投了1票

  180**8718送了1朵鲜花

  谢谢大家。(3)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78916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