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三十九章 打出去!(增加2000)
  “是吗?”秦姝闻言,脸上噙着一丝笑意,黄老夫人再厉害又如何,难道她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真以为发生了这种事,她还会息事宁人,轻轻揭过?做梦!

  别说黄老夫人亲自来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

  “夫人真要见他们?”等秦姝坐在餐桌前,史嬷嬷问道。

  “见?怎么不见?”秦姝淡淡笑道,“我都气得‘病’倒了,他们还好意思跟我开口?那他们的脸皮得有多厚。他们既然真想要自取其辱,我何必拦着?”

  史嬷嬷闻言笑了。

  夫人都被气“病”了,这件事又岂能轻易了结?夫人虽然说要见他们,可也没说什么时候见。

  他们也只能在外面等着。

  慢条斯理地用过早饭,秦姝吩咐冬雪道:“派人去查查,那黄俊明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糟蹋了多少女孩子,查好了之后来告诉我。”

  “是。”冬雪应了一声下去了。

  “夫人这是想做什么?”史嬷嬷问道。

  秦姝淡淡道:“我想要的诚意,可不只是磕几个头,口头上认错就行,他们必行拿出实际行动来。”

  “夫人操心这些做什么?陈都事肯定会办妥帖的,就是程将军也不会善罢甘休,哪用得着夫人出手?”史嬷嬷说道。

  秦姝笑道:“陈都事只会公事公办,控制住事态的发展而已,他肯定等佑安回来再另行处置,”毕竟,有关于她的事情,佑安从来都是亲自处理,“我可不想等那么久,更不想凡事都要儿子替我出头。至于陈将军,他怎么做,都是为了他妹妹报仇,跟我有什么相干?我用自己的方式替自己出气,不可以吗?”

  史嬷嬷还没听过这种论调,有些呆住了。在她看来,儿子替母亲出气,是天经地义的。偏偏夫人喜欢自己处理,不喜欢依靠他人,就连儿子也一样。

  还有夫人教导的那些女学生,用心至极,根本不是培养丫鬟的,莫非是夫人在培养自己的势力?

  不过,相处这一个多月,她对秦姝也有所了解,知道她的想法,与人大相径庭,只是惊讶了一瞬,便恢复了平静。

  ……

  徐召廷夫妇,还有翁氏以及黄老夫人在垂花门外吹着冷风,忍受着下人不时投过来的轻蔑不满的视线,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黄老夫人已年近古稀,白发苍苍,面庞消瘦,有着很深的法令纹,看着就极为严肃。她是个好强之人,根本不用别人搀扶,只拄着一根拐杖,就这么等了一个上午,脸上却没有丝毫怨气。

  面对秦家,她完全没有底气,甚至连不满都不敢有。

  如今的他们可不是在老家一家独大的土霸王了。

  他们黄家投靠了秦家,就要看秦家的脸色过日子。

  在这种情况下,黄家不懂事的小辈又得罪了秦夫人,不乖乖地伏小做低,难道还要跟秦家闹翻吗?

  黄家可没这个胆子。

  其实如果他们不投靠秦家,早晚也会被秦家收服。除非,他们去投靠别的势力。

  可是,在淮西这一带,又有谁比秦家更强。

  如果他们不在元帅之前,征得秦夫人的谅解,他们黄家,在旻州恐怕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是她万万不想看到的。

  投靠秦家,固然是有逼不得已的原因,但更多的,是黄家想要搭上秦家这艘大船,替黄家挣出一个光明前途出来。

  谁也不能否认,秦家已经有了争夺天下的资本。

  一旦秦家赢得天下,做了霸主,黄家作为开国元勋,至少也会有个爵位。

  当然,这是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

  万一黄家因为此事被秦元帅厌弃,将来别说是爵位了,说不定还会将黄家彻底剔除出去,将来再无用武之地,黄家衰败不可避免。

  想到这里,黄老夫人心中后悔不已。

  早知道,就不一味溺爱孙子,竟让他惹下如此大祸来。

  在她心里,最重要的,当然是黄家家族的兴盛。

  若是他们家族人口众多,为了家族,牺牲一个孙子,她也舍得。

  可惜,黄家的人口不丰,每一个男丁,对她来来说,都十分重要。

  更别说黄俊明还是她一直宠爱的孙子了。

  所以,她这次来,既是为了黄家的前途,也是为了自己的大孙子。当然,想让秦夫人把她孙子从牢里放出来,那是想都不要想。

  坐牢几个月算不了什么,她只怕秦元帅回来后,会一怒之下杀了孙子,以后也不再重用黄家。

  这样黄家可就彻底毁了。

  而唯一能够阻止秦元帅的,就只有秦夫人了。

  因此,秦夫人的态度,至关重要。

  只有征得秦夫人的原谅,恳求她在秦元帅面前美言几句,秦元帅才有可能放过他们,不再追究此事。

  这件事,才算彻底了结。

  为了这个目的,她便是受点刁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比起黄老夫人,翁氏的想法就简单多了。

  昨晚,老夫人已经跟她说清楚了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她也不奢求儿子能被放出来,只求能保住儿子的性命,她就谢天谢地了。所以,无论如何,她今天都要讨好秦夫人,让她原谅儿子。别说在这里等半天了,就算是让她在这里跪上一天,再磕一百个响头,她也愿意。

  徐召廷和徐夫人的心情也很不好。

  尤其是徐召廷。

  昨天,程英才特意找上门来跟他理论,他才知道,被他那好侄子调戏之人,除了秦夫人之外,还有程家的大小姐,他免不了一番赔礼道歉,但他还是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被一个职位比自己低,年龄比自己小的小辈,指着鼻子骂,偏偏还不能反驳,还真是头一遭,心里的憋屈就别说了,一辈子的老脸都丢光了。

  程英才走后,他就忍不住跟黄氏大吵了一架,夫妇俩都没有睡好。

  连程英才都是这种反应,更别说一向极为孝顺的秦元帅了。

  这件事的后果,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严重。

  所幸,这一次,秦夫人并没有像昨天那般,直接拒客。只要能见到秦夫人,就说明事情还有转机。

  快正午的时候,里面终于传出了消息,让他们进去了。

  不过,徐元帅就不必见了,因为秦夫人现在不方面见外男。

  徐召廷虽然疑惑,也只能独自一人在外面等候。

  最终,只有黄老夫人,徐夫人,还有翁氏三人进去拜见秦夫人。

  在进去的路上,三人都放下身段,向引路的小丫鬟打听秦夫人的消息。可惜,小丫鬟嘴巴挺严的,问什么都不说。

  到了秦姝所居住的正院,丫鬟打开了帘子,请三人进去。

  只是三人一进客厅,就闻到了满屋子里的药味,心里均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难不成,秦夫人真病了?

  要么就是病给她们看的。

  为什么这么做?自然是表达生气和不满了。

  无论哪一种情况,对她们来说,都不是好事。

  但她们既然已经来了,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就在她们犹豫的时候,只见西次间的软帘掀起,一个俏丽的丫鬟走了出来,正是冬雪。

  她手里还端着一个红漆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空碗,里面有一些中药残渣。

  徐夫人来过多次,跟冬雪最熟了,连忙笑着说道:“冬雪姑娘,你们夫人可在里面?”

  冬雪见到她们,也没什么好脸色,只欠了欠身,冷淡地说道:“夫人自然在里面。只是徐夫人您也太没眼色了,夫人都病成那样了,你们还三番两次地打扰夫人,莫非还嫌夫人病得不够重?”

  “弟妹病了?这怎么可能,弟妹的身体一向很好。”徐夫人一怔,说道。

  冬雪不听这话便罢,一听此言,顿时柳眉倒竖起来,愤怒地说道:“您还有脸说,若不是您家那侄子,我家夫人何至于被气得卧病在床?听您这口气,莫非在认为我家夫人在装病不成?真真是好笑至极,我看你们也不必再见夫人了,免得夫人再被你们气得吐血。”

  说着,就要端着托盘离开。

  “冬雪姑娘,等等!”徐夫人连忙拉住了她的胳膊,赔笑道:“姑娘别生气,都怪我这张嘴不会说话,我真得没有怀疑你们夫人的意思。这次是专门来给弟妹道歉的。”

  “既然是道歉,就不该这么没眼色,在这时候来打扰夫人。昨天不是告诉过你们,夫人身体不适了吗?难道你就没听进去。果然没把夫人看在眼里。”冬雪虽然停住了脚,小脸却依旧拉着,没有半点笑意,她不满地看着三人,继续生气地说道:“夫人遇到这种事,本就够糟心,够委屈了,你们还非要上门惹她生气,不让她舒坦。我看你们根本就不像是来道歉的,反而是来给夫人添堵的。如果真是如此,我奉劝你们趁早离开,别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否则就更加不好收场了。”

  被一个小丫鬟怒声呵斥,徐夫人简直又气又羞,老脸都涨红了,偏偏还只能陪着笑脸听着,她堂堂副元帅夫人,什么时候轮到到这种地步了?

  而且人家说得还十分有道理。

  她们这次上门,还真不是只是为了道歉而来。如今被人明晃晃地指出来,反倒让她们无从开口了。

  她只能勉强笑道:“瞧冬雪姑娘说的,我们当然是来给秦夫人赔罪的了。”

  冬雪怀疑地盯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说道:“最好如此。”

  黄老夫人拄着拐杖,抿着唇不说话,神色看起来有些可怕。

  冬雪却浑不在意,上门道歉,还拉着一张老脸,给谁看呢?

  这时,从秦夫人起居的西次间,又出来一名容貌俏丽的丫鬟,见到几人僵持住了,连忙问道:“怎么还不进来?让夫人干等。”正是秋霜。

  徐夫人三人这才进了西次间。

  起居室里的药味更浓了一些。

  秦姝正半躺在罗汉榻上,身后倚着一个大靠枕,头发没有梳理,长长的头发,散落下来,趁得一张美丽的脸庞越发苍白,身上只穿着白色的里衣,上面盖着锦被,似乎不是那么有精神。

  而周真儿则坐在罗汉榻下面一张绣墩上的,正在忧心地看着秦姝。

  徐夫人她们进来之后,周真儿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更没有站起身来相迎,显然也知道秦姝的“病”与她们有关了。

  黄老夫人和翁氏都有惊疑地打量着秦姝和周真儿,眼中透出几分不确定和怀疑。

  因为在她们眼中,两人的年龄都差不多。

  当然,她们不会弄错身份,躺在罗汉榻上的女子,必定是秦夫人,可是,她长得未免也太年轻了吧!

  原本来之前,她们两人还心存侥幸,觉得肯定是哪里弄错了,如今见到秦夫人,这种侥幸,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如果她真的是秦夫人,她们的孙子(儿子)会上前调戏,就再正常不过了。

  翁氏更是羞惭不已,想想之前,她还在徐氏夫妇面前,三番两次地喊什么秦老夫人,嫌弃她年纪太大,认为儿子不可能会看上一个老妇。即便徐夫人告诉过她,秦夫人很年轻,可她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年轻。

  徐夫人见到秦姝,也有些尴尬,但她还是走上前去,笑着问道:“弟妹身体可好些了?”

  秦姝看了她一眼,神色淡淡地说道:“还死不了。”

  徐夫人脸色一僵,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这时,黄老夫人拄着拐杖上前,对秦姝欠了欠身,说道:“老身见过秦夫人。”

  “妾身见过秦夫人。”翁氏也跟着向秦姝福了福身。

  秦姝的目光略过翁氏,落在了老态龙钟的黄老夫人身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疑惑,问道:“请问您是……”

  黄老夫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一瞬,才说道:“不孝子黄俊明,正是老身的孙子。”

  秦姝神色一下子冷淡了几分,不冷不热地说道:“原来是黄老夫人,真是失敬。您老人家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老身是特意替我那不争气的孙子,给夫人赔礼道歉来了。”黄老夫人微微欠身说道。

  她这一辈子都极少向人低头,何况还是向一个年轻妇人低头,这让她心里更加抗拒了。所以,即便是欠身低头,那动作也是极为僵硬。口中说着道歉的话,虽然她极力想让自己看起来诚心一点,可惜,却她显然不擅长伪装,就连语气都僵硬的很。

  “道歉?”秦姝问道。

  “正是。”黄老夫人说道。

  “就这样?”秦姝眉毛微挑,心中却是真多了几分火气,莫非她这样就想要应付她了。

  黄老夫人神色一僵,不知道秦姝是不满意,还是其他意思。难道还要让她给她跪下不成?

  她还没回答,徐夫人倒是抢先说道:“弟妹,我们一早就来了,家母也陪着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个上午了,就是为了给你赔个礼,道个歉,毕竟,俊明做得实在太不像话了,虽然他受到了该有的惩罚,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觉得脸上无光,很过意不去,怎么说都是我们管教不严,才会发生这种事。”

  “你们的确是管教不严。”秦姝语气平淡地说道。

  见秦姝好像听进去了她的话,徐夫人松了口气,又继续道:“等俊明从牢里出来,我们必定会对他严加管教,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还有吗?”秦姝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再次问道。

  徐夫人楞了一下,还有什么?

  难道这样还不行?

  一旁的翁氏见情况不对,立即跪下来,向秦姝叩头道:“秦夫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犬子这一回吧!他真得不是故意的,若是他知道您的身份,就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冒犯您。求求您了,妾身给您叩头了。”

  见到翁氏跪下叩头,黄老夫人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只在一旁静静看着。

  徐夫人知道翁氏的性子,也不以为意,又对秦姝道:“弟妹,俊明得到教训了,我们也替他给你道歉了,您的意思如何?”

  秦姝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黄老夫人等人均是一愣。

  这算是什么回答?

  什么叫‘我知道了’?

  她知道什么了?

  到底是原谅了黄家没有?

  “弟妹,你这是……”徐夫人带了几分惊讶和不解问道。

  秦姝诧异地看着她:“怎么,你们还有事吗?”

  徐夫人被噎住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秦夫人说的话,她越来越不懂了。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回去吧!”

  徐夫人三人均是一惊,抬头看向秦姝,她怎么就突然撵人了。

  “弟……弟妹,你是不是已经接受黄家道歉,不打算计较此事了?”徐夫人有点惊喜和不可思议的问道。

  黄老夫人和翁氏都紧张地盯着秦姝。

  秦姝倚在大靠枕上,看着她们,脸上带着清淡的笑意,说道:“你们不是专门来向我道歉的吗?好,你们的道歉,我接受。毕竟,你们有错在先,这是你们欠我的。给我道歉赔罪也无可厚非。”

  徐夫人的脸上的笑意,瞬间扩大了,就连黄老夫人和翁氏都露出了轻松之色。

  谁秦姝又继续说道,“但是原不原谅,计不计较,就是了另外一件事了。你们一句轻飘飘的道歉,磕几个头,就想让我不计较此事,徐夫人,你觉得可能吗?难不成,我受到的侮辱,我得病时所受的罪,都白受了?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真真好笑至极,她们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若我不是秦元帅的母亲,不会武功,只是个普通的弱女子,我现在根本不会站在这里,恐怕早被你们那好孙子,好儿子,好侄子给羞辱致死了。若我不是秦元帅的母亲,你们会来跟我赔礼道歉?”

  一番话说的黄老夫人和翁氏的脸色都很难看。

  徐夫人脸色也有些挂不住,眼神闪过几分愤怒,还有些愧疚和犹豫,但最终,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皱眉说道:“秦夫人,俊明做的事情的确很可恨,但这一切不是没有发生吗?何况,家母一把年纪,在外面被冷风吹了一个上午,又跟低头向您道歉,我大嫂更是给你跪下磕头了,难道还不够诚心?俊明也被打了一顿关在地牢里,这样您还不满足,您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肯揭过此事?要知道,一旦此事闹大了,对您的名声也不太好。”

  秦姝闻言,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她眯眼看向徐夫人,徐夫人被她盯得心里发慌,浑身发凉,正要说话,却听秦姝冷笑一声道:“你这是在威胁我?这就是你们诚心来给我道歉的态度?”

  “不不不,弟妹,你……你误会了……我只是提醒你,我这也是一片好心……”徐夫人连忙说道,她不想让秦姝误会,更没有威胁的意思。

  秦姝对她的解释不置可否,继续说道:“我原本是不打算见你们的,但是听说你们一直不肯离开,才强忍着病体见见你们。没想到,你们就是这么赔罪的。连向我低个头,赔个罪,都不甘不愿的。现在竟然威胁到了我头上。好像你们来给我道歉,是我逼着你们一般。”

  这样的道歉,她还真不稀罕!

  “如果这也算诚心?我都快不认识这‘诚心’这两个字了。偏偏你们还想要得寸进尺,让我不计较此事。你们到底是瞧不起我,还是瞧不起秦元帅?我看你们不像是来道歉的,而是见我年轻好欺负,所以倚老卖老,来组团欺负我的吧!你们这样的‘赔罪’,我可承受不起。”

  一番话,说得徐夫人等人脸色大变,惨白无比,急着想要解释。

  然而,不等徐夫人说话,就听秦姝就吩咐道:“来人呐,送客!我们这里庙小,供不起这几尊大佛……以后也不准她们再登门,一律打出去……咳咳咳……”

  话未说完,秦姝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周真儿连忙上前给秦姝捶背,又愤怒地看了几人一眼,说道:“徐夫人,我真是看错你了,亏我还以为你知书达理,没想到竟是如此得理不饶人。明明是你们做错了事,还敢上门来欺负秦姨,惹得秦姨病情加重,等元帅回来了,我一定会如实禀报元帅的。”

  ------题外话------

  感谢大家支持!么么哒,(3)

  苦菜花投了1票(5热度)

  宸彦姬1投了1票(5热度)

  lance0707投了1票(5热度)

  136**9172投了1票(5热度)

  月票——

  阳蕾投了1票

  我心飞扬1989投了1票

  堕翼?夜离投了1票

  宸彦姬1投了1票

  150**6378投了1票

  136**9172投了2票

  136**4130送了4颗钻石

  159**7536送了1颗钻石

  Kriston送了1颗钻石

  159**7536送了1朵鲜花

  180**8718送了2朵鲜花

  (https://.biqugex./book_26235/1190431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