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四十三章 你很会说话
  等方承安随着秋霜离开后,秦姝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虽然她心里觉得那个方承安有点不同寻常,或者说,有点不太对劲,但也没多想。陈修远招揽的人才,必定不是什么无能之辈。

  秦姝回去后,洗了个澡,重新换过衣服,秋霜已经回来了。

  秦姝随口问了她两句方承安的情况,并没有什么疑点,也就放下了心。

  客栈里,曹牧和石方相对无言,一脸的无奈和无语。

  主公把他们撇在一旁,自己却隐藏身份,被招揽进了元帅府。

  这到底算什么事呀?

  曹牧怒视石方道:“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主公过几天就会跟我们离开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石方也满腹委屈,说道:“这能怪我吗?主公明明说办完了事就走的,还跟我约定好了,主公不会食言的。”

  “那你问主公要做什么事,要留多长时间了吗?万一主公一留好几个月,难不成我们也要等下去?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曹牧怒道。

  石方闻言不乐意了,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若是想知道,也混进元帅府,自己去问主公就是了,何必问我呢?”

  “你……”曹牧更怒了,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怎么?想跟打架呀,谁怕谁?”石方也不甘示弱地站起身来,跟他对峙。

  两人的武艺,只能说是半斤八两,比试了这么多回,输赢都差不多,谁也不服谁。

  他们都把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好像在比谁的眼睛更大一般。

  最终,两人还是没有打起来。

  主公不在,他们比试给谁看呀?太没劲儿了。

  瞪了半刻钟后,两人垂头丧气地又坐了下来,异口同声地道:“现在该怎么办呀?”

  愁眉苦脸了一会儿,还是曹牧说道:“咱们就再等几天,若是主公还不想走,咱们就……就把主公掳走。”

  “好主意。”石方眼睛一亮,但下一刻,他就犹豫地道:“不过,咱们打得过主公吗?”

  一听这话,两人又不约而同的泄气了。

  “咱们两齐心合力,总有几分胜算。”曹牧虽然这么说,语气中却带着几分不确定。

  ……

  而令两人满腹怨念的罪魁祸首,此刻却在一个雅致的小院里悠哉悠哉地品茶。

  对于投靠自己的谋士,元帅府并不亏待,待遇都是极好的。方承安很被陈修远看重,因此给他安排了一个独立雅致的小院,院子里除了栽种了各种珍贵花木,还建造了石桌石凳,甚至还调拨了小厮丫鬟伺候。

  祁五应付了几波前来拜访的人之后,用过午饭,就坐在小院的石凳上喝茶打发时间。

  如今,他初来乍到,自然是不太可能得到重用的。

  何况,秦佑安又不在,事情比较少,所以,十分得闲。

  他本身也没有打入元帅府内部的意思。其实,他进入元帅府,也是一时心血来潮。

  除了想要了解一番秦佑安这个对手之外,更多的,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对他来说,这对母子都很有趣,值得他在此驻留几日,就这么简单。

  今日一进府就碰到了那位秦夫人,也算是意外之喜。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他得想办法多接触接触才是。如此,才不枉他费尽心思进来这一趟。

  午睡醒来,秦姝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史嬷嬷还有冬雪等人都紧张得不行,怕秦姝受了凉,一边给她添衣裳,一边给她熬点热汤驱寒,史嬷嬷更是想让人去请郎中。

  对于夫人的身体,她们都不敢有丝毫大意。

  元帅有多孝顺和重视夫人,她们都一清二楚,万一因为她们的疏忽,让夫人生病,元帅必不会放过她们。

  秦姝有点哭笑不得地喊住了史嬷嬷,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清楚,哪用得着请郎中。

  好说歹说,史嬷嬷才同意了。

  秦姝下午便没再出去。她之前曾经让人做过五十四章的那种扑克牌,反正没事,就让人喊了周真儿过来,再加上史嬷嬷等人,一起打牌消磨时间。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晚上,周真儿陪秦姝用过了晚饭,才离开。

  以前秦姝都是跟佑安一起用饭的,就算佑安事情很多,不经常在家,但每天总会抽空陪她用饭。现在佑安不在,她倒是觉得有点寂寞了,倒像是少了什么一般。

  虽然周真儿也会陪她,但是又怎么能跟自己的儿子相比呢?

  不过,想到佑安很快就会回来了,秦姝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次日,用过早饭,秦姝又去看那些女学生了。

  她今日没想要下场示范武艺的意思,只打算瞧瞧便回来,因此就穿了家常衣裳——杏黄色的素面妆花褙子,浅黄绫棉裙,头上也只是梳了个偏激,戴了一支坠珍珠流苏金玉步摇而已。

  哪知道,去院子的路上,又碰到方承安了,还是昨天他迷路的地方。

  这次倒不像是迷路,反而像是在特意等她一般。

  今天跟秦姝过来的丫头是冬雪,她没有见过方承安,见到有成年男人过来,就皱了下眉头,刚想要斥责,就见那个那人,见到她们后,竟然走上前来。

  等他靠近,顿时一种宛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笼罩住了他她们。这或许并非只是因为他的身高,还因为他本身携带的那种强大气场。

  冬雪见他走进,眼中忍不住生出几分惧意,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只是见到夫人没动,才勉强没动,只是训斥的话却早已忘了说了。

  秦姝站在原地,见他走来,不由眼神微动。

  若是对方只是一个幕僚,这气场也未免太大了些。而且,他竟然连掩饰都没有。一点都不像昨天那个迷路呆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是什么人?

  她如今,却不敢确定地说,他没有问题了。

  方承安在秦姝跟前几步之外站定,对秦姝微微作揖,行了一礼道:“方承安见过夫人。”

  “先生有礼了。”秦姝收敛了心神,也客气地还礼,又问道:“不知先生站在这里做什么?”

  方承安直起身来,看向秦姝,勾唇一笑,又半垂下眸子,说道:“在下是专门等夫人的。原本只是想要碰碰运气,没想到真能够遇到夫人,真是承安之幸。”

  “哦?那你等我有什么事吗?”秦姝神色丝毫不变,淡淡问道。

  原本秦姝还以为他会说,是专程来道谢的,谁知道,他却说道:“在下对夫人有些好奇,故而在此等候夫人,想要见夫人一面。”

  “放肆!”听到如此“逾矩”的话,冬雪再次忍不住了,鼓起勇气呵斥了一句。

  夫人何等身份,岂容他小小一个门客,在这里言语轻薄亵渎?

  元帅知道了,不扒了他的皮。

  可惜,她想归想,却出于种种原因,怎么也说不出口,心里都快急死了。偏偏夫人一点都不着急。

  秦姝闻言皱了下眉头,又淡淡笑道:“现在你人也见了,也该走了吧,须知男女有别。”

  方承安却笑道:“夫人误会了!在下没有对夫人没有丝毫轻薄之意,只有满心的敬重和仰慕。”

  秦姝闻言,也不恼怒,眼睛也毫不客气地在脸上身上逡巡,想要发现他的破绽。

  尤其是他的脸,秦姝总觉得,有那么一点怪异,这张面容,恐怕不是他的真面目吧?口中却笑着说道:“这可真是荣幸。只是不知阁下敬重我什么?又仰慕我什么?还是说,你以前见过我?”

  “夫人……”冬雪见状,有些着急地喊道。

  她焦急地查看了一下四周,生怕周围有人一般。

  不过这里一向极少有人经过,并没有发现有人的影子,她心里才暗暗松了口气。

  万一被人瞧见了,夫人的名声岂不是要受损?

  方承安也笑了起来,说道:“在下之前的确见过夫人。第一次见面,便被夫人的风姿所倾倒。”

  想到当初,那曹忠被眼前这个女人一剑穿喉,可不是让他记忆深刻吗?

  还有那支箭矢……

  “只凭夫人能够培养出秦元帅这样的绝世之才,还不值得在下敬重吗?”方承安继续说道。

  秦姝笑了起来,道:“你很会说话!”

  方承安依旧不疾不徐地说道:“夫人过奖了,在下也只会卖弄些唇舌了。”

  秦姝浅浅一笑,说道:“会卖弄唇舌也是一门本事,希望先生能够把这门技巧用在对付敌人上,而不是拿来应付我一个内宅妇人,先生说是不是?”

  说到这里,也不等对方说话,又道:“若是先生没事的话,请容我先走一步。”说着,对他点了点头,不欲跟他多说,举步就要离开。

  冬雪亦步亦趋地跟着秦姝。

  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长得并不凶。至少不如元帅麾下那些武将凶恶,但冬雪却莫名其妙的惧怕这个人,不想跟他多做接触。

  方承安也没有阻拦,“夫人请便。”说着,便笑着让到一旁,目送秦姝离开。

  直到她的背影渐渐消失,他才收回目光,摸着下巴笑了笑,也潇洒转身离开了。

  (https://.biqugex./book_26235/1205091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