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五十一章 霸主怨恨(补全)
  “娘……怎么会知道他?”秦佑安回过神来问道,神色中却带着几分惊疑和不解。

  见儿子这种反应,秦姝心里也有些惊讶。

  她心里猜测儿子应该会知道祁五是谁,但没想到,他反应竟然这么大。莫非,真被她给猜中了,那祁五果真不是什么普通人?

  “怎么,我不该知道他吗?”秦姝舒展了眉头,笑着问道。

  秦佑安神色凝重:“儿子只是惊讶,娘亲怎么会突然问起他而已。”明明是八竿子到不着的关系,娘突然问其他,定有缘由。总不会无缘无故就知道他了。

  对于祁五这个前世最大的对手,他一直都很关注。

  也知道他像前世一样,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甚至比前世扩张得更快,水军尤其强大。

  若非现在不是交手的时候,他还真想再会一会这个老对手。

  秦姝既然问了儿子,自然不会隐瞒他祁五溜进来这件事,也好让儿子提高警惕,免得再被别有用心之人给混进来。这次混进来一个祁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混进一个郑四、吴八来。

  于是,秦姝说道:“前段时间,陈都事曾经招进来一个名叫方承安的人做幕僚。”

  秦佑安一听,先是一愣,随后就明白了,脸色瞬间就黑了。

  因为在这之前,陈都事就已经跟他请罪过了,还领了罚,只是陈都事并不知道方承安的身份,所以他也不知道那人是祁五。现在听到秦姝这么说,他心里哪有不明白的?

  他原本以为祁五现在还待在他的老巢,应付朝廷军队,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悄悄来到了他的地盘,还在自己后花园里逛荡了一圈。简直太嚣张!

  不止如此,祁五还是被他的手下大摇大摆的请进来的,最后又优哉游哉地逃脱。如此做派,岂不让他恨得牙根痒痒?

  这一世,他们还没交上手呢,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即便是他当了这么久的皇帝,听到这个消息,他也没办法淡定。

  前世他就是成功当上了皇帝,对于祁五,他也还是无法释怀。

  难不成,这一世,他还要活在祁五的阴影之下?

  想到这里,他不由暗暗咬牙。

  秦姝还没说完,就见到儿子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心里越发诧异起来。

  “佑安?”秦姝喊了一声。

  秦佑安这才收敛了神色,对秦姝说道:“娘,那个方承安便是祁五吧?”

  秦姝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娘是怎么发现他的身份的?”震惊过后,接受了现实,秦佑安瞬间冷静了下来,又恢复了常态,慢条斯理地问道。

  听到他的问话,秦姝的眼神难得漂移了一下,干笑道:“就是他自己说的呗。”

  说完,便端起茶盏来喝茶,借此躲避他的追问。

  祁五对他做的那些事,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儿子,她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她可不想自己的慈母形象在佑安那里受到影响。何况,这还是她的黑历史,就不要再提了。

  哪想到,她不想说,秦佑安却较了真。事关祁五和自己的母亲,他当然不会掉以轻心。

  “他告诉母亲的?”秦佑安皱起眉头问道,心里却升起几丝古怪来。

  那祁五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告诉母亲他的身份呢?

  等等,这么说来,母亲其实是见过祁五了。不但见过,甚至还说上了话。

  秦佑安的神色越发郑重起来。

  祁五做事,想来随心所欲,行事总是让人捉摸不透。每当他以为自己足够了解他了,他却总会出人意料吓你一跳,从来不按理出牌,却总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所以,他一直认为,他的行动,绝不是无的放矢。

  祁五到底有何目的?

  “没错。”秦姝放下茶盏,压下心中那点不自在,轻咳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他随便编了个名字来骗我,没想到,他还真叫祁五。”

  秦佑安急忙追问道:“他跟娘说了些什么?”

  他察觉到自己语气有些严厉,怕娘亲误会,连忙解释道:“祁五这个人的身份很不一般,又老奸巨猾,我怕他对母亲不利。所以,还请娘亲将当时的情况细细地说一遍为妙。”

  这话倒不是作假。遇到祁五的事情,他总是会慎重对待。

  当然,他是绝对想不到,祁五会“勾引”或者“调戏”自己母亲的,毕竟,在他印象,祁五不近女色也是出了名的。当初,还没少用他“不行”这件事去攻击他。毕竟,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追随主公真得不行,肯定也会威严大失,对军心肯定是有影响的。谁也不想在“太监”手底下做事。

  没想到,那祁五依旧我行我素,根本不为所动,甚至还快速控制住了局面。

  他其实很不理解祁五的做法,明明有轻松的办法,为什么他偏偏不肯这么做。

  当时,就有不少人怀疑,那祁五真得“不行”,要不然,怎么就不娶妻生子呢?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这是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吗?

  秦姝其实只是想要给佑安提个醒而已,没想到他对祁五竟如此重视,还刨根究底起来,心里大为尴尬。

  看着佑安目光认真而执着地看着自己,秦姝有些躲不过去了,只好说道:“方承安,不,祁五刚进进府时迷了路,我正好从红莲院那边过来,便碰到了他,就说了两句话。”

  听到这里,秦佑安心中嗤笑,同时也更加不解了。

  那祁五会迷路?骗鬼呢?

  但他并没有打断秦姝的话,依旧安静地听着。

  “当时,我便觉得这个人,很不简单,但也没有多想。”秦姝继续说道,心里倒是冷静了下来。

  “后来,我又碰到他一次,出于试探,我跟他较量了一番。”

  听到“较量”二字,秦佑安一改之前的淡定,担忧之下,急声问道:“娘亲可有受伤?”

  他可是知道祁五的本事的。

  祁五跟他前世不一样,他本身就是个绝顶高手,难有对手。

  母亲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秦姝看了儿子一眼,微笑道:“佑安果然了解他,我倒是更加好奇他的身份了。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败给他了。所幸他并没有杀我的意思,只是稍稍受了点伤,现在已经痊愈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