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五十五章 五爷的回归
  “她真是这么说?”周真儿的脸色难看至极,用艰涩地嗓音问道。

  小容沉默地点了点头。

  “不,我不相信。”周真儿摇着头喃喃说道,“秦姨不会这么对我的。”

  明明之前,秦姨还对她挺好的。就算她真没有什么灵药,也该体谅一下她的身体,尽量拖延一两日才是。她怎么狠心让她留下来?

  若她真得留下来了,将来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去合州。

  元帅很快就要娶妻了,说不定还会纳妾,到时候,元帅身边,哪还会有她的位置?

  秦姨不会不明白这一点的,可她却依旧这么做了。

  “为什么会这样?”周真儿简直大受打击,心里既疑惑又惊恐,实在无法平静接受这件事,“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我要亲自去问秦姨。”

  说着,她就要掀起被子下床。

  “小姐——”小蝶和小容见状大惊,连忙出手拦住了她,将她按在床上,“您千万不要冲动呀,夫人不同意,咱们再想办法就是,万一惹恼了夫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在她们看来,周真儿已经惹恼秦夫人了。

  周真儿一听这话,就停下了动作,呜呜地哭了起来,说道:“除了我亲自去跪求她,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这……”小容和小蝶也都十分为难,她们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呀。

  最终,还是小蝶试探着说道:“要不然,小姐去求求元帅。若是元帅肯为小姐向夫人讨药,或者答应为了小姐多停留两天,夫人肯定也会同意的。”

  “对!”周真儿停了哭声,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几分欣喜来,喃喃说道,“我怎么忘了这件事了。只要元帅点头,就是秦姨反对也没用,到底元帅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

  “小蝶,你比小容机灵,就去前面院子瞧着点,等元帅回来了,就告诉元帅我病,请元帅过来看看我。”周真儿连忙吩咐道。

  小蝶清脆地应了一声,就急忙匆匆地出去了。

  她们作为周真儿的丫鬟,跟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是希望周真儿越来越好的,对她自然也格外尽心。若是被留下来,小姐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见小蝶离开了,周真儿才大松了一口气,又慢慢地躺了下去。

  见到小容还在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周真儿眼中闪过一丝嫌弃和不喜,若不是她笨,连话都不会说,她又怎么会被秦姨身边的丫鬟数落?

  可惜,她身边除了这两个丫鬟外,也没什么可用之人,否则,她早就将赶走了。

  “你去院子里跪一个时辰。”周真儿说道。她身边有个二、三等的小丫头伺候就成。

  “是。”小容听了之后,向她磕了个头,就起身去外面罚跪了。

  傍晚时分,秦佑安果然过来了。

  “元帅,您来了?”周真儿见他来了,心中惊喜,元帅还是重视自己的,便挣扎着想要起身。

  秦佑安见她满脸病容,微微皱了下眉头,也不往前走,只站在几步之外,冷淡地说道:“既然病了,就好好躺着,别折腾了。”

  他前世做皇帝时的那些妃子,哪个病了,都不敢往他身边凑,免得过了病气给他。他本人也有这等忌讳。

  这次过来,也并非多看重她,而是听那丫鬟说她病得很严重,怕耽误了行程,他总要看看情况。更何况,母亲还曾让他多照顾她一二。

  “多谢元帅关心,妾身还好。”周真儿却以为她是关心自己,心里像是喝了蜜一样甜,脸颊上也升起几分红晕来,到底还是没有起身,只红着脸说道:“真儿这次特意请元帅过来,其实是有一件事相求……”

  与此同时,秦姝见天色快黑了,都已经掌灯了,有些诧异地问道:“你们元帅怎么还没回来?”

  按说这个点,他平时就该回来了,若是有事,也会派人通知的。

  冬雪回答道:“夫人,似乎是周姨娘的丫鬟将元帅给喊走了。”

  小蝶做的事情,并不隐蔽,因此不少人都看到了。

  “哦?是吗?”秦姝翘起唇角,隐隐带出几分讽刺来,“看来,周姨娘对我的命令,很是不服呀!”

  冬雪、秋霜等人,脸上都露出几分愤怒来。

  夫人都已经下令让她留下了,她转头就去求元帅,这不是明摆着对夫人不满吗?还想要让元帅来压制夫人,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

  “夫人,她这根本就是自取其辱。”冬雪压下心中的不屑,愤慨地地说道。

  她可不认为,元帅会为了一个周真儿,违逆夫人的意思。

  秦姝含着笑,没有说话,周真儿已经彻底将她对她情分都磨光了。

  秦姝也没等多久,不过是一刻钟的功夫,秦佑安就回来了,只是有些面无表情,看起来威严甚重。

  秦姝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很了解的,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情不怎么好。

  秦姝也没问他,佑安会处理好的,便直接让人摆膳。

  佑安也没有多话,两人默默用过晚膳。

  膳桌被撤下去之后,秦姝环视一周,叹道:“明天就要离开了,如今还真有一点不舍。”

  “反正这地方给娘亲留着,娘什么时候回来小住都可以。合州的元帅府,会比这一座更壮观,更漂亮,娘亲一定会喜欢的。”

  秦佑安对于这里,倒是没什么不舍,或者是离愁。他征战四方,可没那么敏感的心思。再说,对他来说,娘亲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顿了顿,秦佑安忽然用平淡的语气再次开口道:“娘,那周真儿不识好歹,对娘亲的命令阳奉阴违,已经被我罚了禁足,让她留在这里抄写经书,反省自己的过错。”

  而且还没定下期限,若是没有他的命令,她就会一直留在这里。

  他会派人一直看守着她。

  想到周真儿竟然大言不惭,想要让他为她在此地多驻留几天,等他病好了再上路。如此糊涂不知轻重,他几乎是气极反笑,当场狠狠训斥了周真儿一番,差点将她训晕过去。

  后来知道自己错了,又是哭又是跪的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