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五十五章 五爷的回归
  “她真是这么说?”周真儿的脸色难看至极,用艰涩地嗓音问道。

  小容沉默地点了点头。

  “不,我不相信。”周真儿摇着头喃喃说道,“秦姨不会这么对我的。”

  明明之前,秦姨还对她挺好的。就算她真没有什么灵药,也该体谅一下她的身体,尽量拖延一两日才是。她怎么狠心让她留下来?

  若她真得留下来了,将来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去合州。

  元帅很快就要娶妻了,说不定还会纳妾,到时候,元帅身边,哪还会有她的位置?

  秦姨不会不明白这一点的,可她却依旧这么做了。

  “为什么会这样?”周真儿简直大受打击,心里既疑惑又惊恐,实在无法平静接受这件事,“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我要亲自去问秦姨。”

  说着,她就要掀起被子下床。

  “小姐——”小蝶和小容见状大惊,连忙出手拦住了她,将她按在床上,“您千万不要冲动呀,夫人不同意,咱们再想办法就是,万一惹恼了夫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在她们看来,周真儿已经惹恼秦夫人了。

  周真儿一听这话,就停下了动作,呜呜地哭了起来,说道:“除了我亲自去跪求她,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这……”小容和小蝶也都十分为难,她们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呀。

  最终,还是小蝶试探着说道:“要不然,小姐去求求元帅。若是元帅肯为小姐向夫人讨药,或者答应为了小姐多停留两天,夫人肯定也会同意的。”

  “对!”周真儿停了哭声,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几分欣喜来,喃喃说道,“我怎么忘了这件事了。只要元帅点头,就是秦姨反对也没用,到底元帅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

  “小蝶,你比小容机灵,就去前面院子瞧着点,等元帅回来了,就告诉元帅我病,请元帅过来看看我。”周真儿连忙吩咐道。

  小蝶清脆地应了一声,就急忙匆匆地出去了。

  她们作为周真儿的丫鬟,跟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是希望周真儿越来越好的,对她自然也格外尽心。若是被留下来,小姐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见小蝶离开了,周真儿才大松了一口气,又慢慢地躺了下去。

  见到小容还在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周真儿眼中闪过一丝嫌弃和不喜,若不是她笨,连话都不会说,她又怎么会被秦姨身边的丫鬟数落?

  可惜,她身边除了这两个丫鬟外,也没什么可用之人,否则,她早就将赶走了。

  “你去院子里跪一个时辰。”周真儿说道。她身边有个二、三等的小丫头伺候就成。

  “是。”小容听了之后,向她磕了个头,就起身去外面罚跪了。

  傍晚时分,秦佑安果然过来了。

  “元帅,您来了?”周真儿见他来了,心中惊喜,元帅还是重视自己的,便挣扎着想要起身。

  秦佑安见她满脸病容,微微皱了下眉头,也不往前走,只站在几步之外,冷淡地说道:“既然病了,就好好躺着,别折腾了。”

  他前世做皇帝时的那些妃子,哪个病了,都不敢往他身边凑,免得过了病气给他。他本人也有这等忌讳。

  这次过来,也并非多看重她,而是听那丫鬟说她病得很严重,怕耽误了行程,他总要看看情况。更何况,母亲还曾让他多照顾她一二。

  “多谢元帅关心,妾身还好。”周真儿却以为她是关心自己,心里像是喝了蜜一样甜,脸颊上也升起几分红晕来,到底还是没有起身,只红着脸说道:“真儿这次特意请元帅过来,其实是有一件事相求……”

  与此同时,秦姝见天色快黑了,都已经掌灯了,有些诧异地问道:“你们元帅怎么还没回来?”

  按说这个点,他平时就该回来了,若是有事,也会派人通知的。

  冬雪回答道:“夫人,似乎是周姨娘的丫鬟将元帅给喊走了。”

  小蝶做的事情,并不隐蔽,因此不少人都看到了。

  “哦?是吗?”秦姝翘起唇角,隐隐带出几分讽刺来,“看来,周姨娘对我的命令,很是不服呀!”

  冬雪、秋霜等人,脸上都露出几分愤怒来。

  夫人都已经下令让她留下了,她转头就去求元帅,这不是明摆着对夫人不满吗?还想要让元帅来压制夫人,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

  “夫人,她这根本就是自取其辱。”冬雪压下心中的不屑,愤慨地地说道。

  她可不认为,元帅会为了一个周真儿,违逆夫人的意思。

  秦姝含着笑,没有说话,周真儿已经彻底将她对她情分都磨光了。

  秦姝也没等多久,不过是一刻钟的功夫,秦佑安就回来了,只是有些面无表情,看起来威严甚重。

  秦姝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很了解的,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情不怎么好。

  秦姝也没问他,佑安会处理好的,便直接让人摆膳。

  佑安也没有多话,两人默默用过晚膳。

  膳桌被撤下去之后,秦姝环视一周,叹道:“明天就要离开了,如今还真有一点不舍。”

  “反正这地方给娘亲留着,娘什么时候回来小住都可以。合州的元帅府,会比这一座更壮观,更漂亮,娘亲一定会喜欢的。”

  秦佑安对于这里,倒是没什么不舍,或者是离愁。他征战四方,可没那么敏感的心思。再说,对他来说,娘亲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顿了顿,秦佑安忽然用平淡的语气再次开口道:“娘,那周真儿不识好歹,对娘亲的命令阳奉阴违,已经被我罚了禁足,让她留在这里抄写经书,反省自己的过错。”

  而且还没定下期限,若是没有他的命令,她就会一直留在这里。

  他会派人一直看守着她。

  想到周真儿竟然大言不惭,想要让他为她在此地多驻留几天,等他病好了再上路。如此糊涂不知轻重,他几乎是气极反笑,当场狠狠训斥了周真儿一番,差点将她训晕过去。

  后来知道自己错了,又是哭又是跪的哀求于他,还牵扯上了娘亲。

  他才知道,母亲已经命令她留下,不准她跟着一起走。可她不但不遵从命令,反而向他哭闹不休,还想让他公然违抗母亲的命令,简直不可饶恕,他差点让人将她拖出去砍了,幸好及时回过神来,才留了她一条命。只是心里也是彻底厌弃了她,连看她一眼都多余。

  其实,在周真儿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元帅为了跟沈静芳的婚事,已经多留了十天了,为了她多留两天又有什么关系?

  可惜,她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也一点都不了解秦佑安这个人。她更不知道,秦佑安留下这么多天,已经是极限了,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因为一个妾室生了病,就要耽搁几天时间,秦佑安又怎么会肯?

  秦姝对此并不意外,只是问道:“那周家的人,会跟着去合州吗?”难道只留周真儿一个人在旻州?

  “会的。”秦佑安斩钉截铁地说道,“就是让他们在留下和离开之间选择,他们也会选择离开。”

  对于周家来说,到底还是儿子比出嫁的女儿更重要。

  秦姝闻言,也不由对周真儿升起几分同情。

  父母亲人都不在,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她心里必定十分恐慌。

  当初秦姝也只是想要暂时留下她而已,等她病好了,还是可以去跟他们汇合的。

  但是现在,经过她这么一闹腾,一年半载怕是都去不了合州了。若是佑安记不起她,她恐怕就要一辈子呆在这里了。这种惩罚,对一个正值双十年华的女人来说太难熬了,简直是最大的惩罚。

  不过,秦姝也不会替她求情,她的确该受点教训了。

  她从来都不是以德报怨之人。

  周真儿既然对她不满,她又何必再停留在过去的情分上?

  次日,天刚蒙蒙亮,旻州城外的大校场上,就已经站满了人整整齐齐的士兵,整装待发。

  除此之外,旁边宽敞的大路上,也已经停满了车辆。有家眷坐的马车,也有许多辎重车。

  秦姝没有坐马车,而是打算骑马而行。

  不只是她,就是程秋玉和红莲院的女学生们,也都会骑马赶路。

  以秦姝为首的一行人,都穿了一袭红色劲装,腰间配着武器,骑着高头大马,银子飒爽,帅气异常,怎么看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们这些人。

  包括那些躲在马车里的女眷们,都在悄悄打量议论她们。

  只是碍于秦姝的身份,她们不敢过分罢了。

  徐夫人跟自己的两个女儿一起坐在马车里,瞧了瞧外面的情况,就放下了车帘,并不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她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教训,可不想多管闲事,祸从口出了。

  就算看不惯,也不该她管。

  “听说那周姨娘被留下来了?”徐夫人语气轻松地说道,声音里带着几分淡淡的欢喜。这样静芳成了亲,也少了一个碍眼之人了。

  沈静芳有些担忧地叹了口气道:“是呀,周姑娘生病了。只可惜,时间紧急,我也没办法去探望她了。”

  她也是昨晚才收到消息,没办法去元帅府,今天走得又早,可不是没机会去见她吗?

  “唉,也只能怪她运气不好了。什么时候生病不好,非要在这时候病了,她怕是一时半会回不到旻州了。”徐夫人也叹息道,心里却不知道有多高兴。

  看向静芳的眼神又柔和了些,连老天爷都站在她这一边呢!女儿新婚,也没不长眼的妾室来堵心了。这是天意。

  沈金芳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担忧。

  她对周真儿并没有什么嫉妒和不满,但的确有竞争关系。按理说,她是该高兴。但她也同样欠着周真儿人情,尽管当初周真儿并未派上用场,但她却不能不认,将来少不了要还了这份人情。

  另一辆马车里,温氏和儿媳宋氏却是愁眉不展,容颜憔悴。

  别人不知道真实情况,她们可是知道,她们的女儿(小姑)得罪了元帅,被禁了足的,显然已经被元帅厌弃了。将来翻身,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温氏知道得更多一些。女儿对秦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她心知肚明,就怕女儿昏了头,做出不该做的事情,惹到秦夫人头上。因此,那天她回家后,也一直提心吊胆的,见到女儿,总要耳提面命一番,没想到,到底还是应验了。

  她也根本无法开口替女儿求情,她张不开这个嘴,说不定还会因此连累周家。

  如今,只能等着元帅消了气,再想办法给真儿脱罪了。

  就在秦姝一行人动身离开旻州的时候,祁五一行人也回到了自己的地盘。

  朝廷军虽然已经盯上了他们,但碍于他们势力庞大,朝廷军也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尚未真正交手,还在试探阶段。

  这次,朝廷派来的是一名叫胡天义的将领,也是出身武将世家,打仗亦是不俗,比不得朱错那般疯狂,心狠手辣,但能力却不比他差,更别说,他很有理智和自控力,又知道听取别人意见,因此,极不好对付。

  祁五就是在这个时候回归的。

  此时,宋良秀已经成功收服了余元武的势力,威望正高。

  收服余元武的势力,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异常顺利,因为,余元武新娶的如夫人何氏背叛了他,导致余元武被俘身死,何氏则带着余元武的残余势力爽快地投靠了宋良秀,很快在帅府中占据一席之地。

  ------题外话------

  让大家久等了。卡住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般若华送了10颗钻石

  139**3378送了5颗钻石

  186**8930送了9朵鲜花

  (https://.biqugex./book_26235/1224708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