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六十一章 要当祖母了?
  见到母亲愣住,秦佑安烦躁的心,突然平复了下来,只静静地看着秦姝,征求着她的答案。

  秦姝回过神来,对上佑安的视线,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道:“你这几天,情绪一直不对劲,我还以为你身上发生什么大事了呢?没想到竟是为了这件事。你以为,我跟祁五之间有什么关系?若非你告诉我,我甚至连他的身份都不清楚呢!”

  秦佑安听到这里,这几天一直紧绷的心神,终于稍稍松弛了一些。

  虽然他一直胡思乱想,可他心里一直都是相信娘亲的。就是怀疑和生气,那也是针对祁五。

  祁五阴险无比,向来会迷惑人心,他怕母亲会上了他的当。

  虽然,他早就知道祁五是“不行”的,前世一辈子都没娶妻,这一世,不可能说变就变。但“不行”,不意味着不可以玩弄人心。比起生气,他其实更加担心母亲,却又不知如何说起,才拖到现在。

  如今,看到娘亲如此意外的模样,就知道她跟祁五没有其他的关系,至少娘亲没有对祁五起什么心思,他才放下了心。

  否则,他恐怕真会忍不住提前跟祁五交手。

  现在回头想想,他突然觉得祁五故意激怒自己的可能性更大。

  想到这里,他又安心了几分,脸上露出一抹愧疚来,说道:“娘,都是儿子的不是,竟然误会您……您惩罚儿子吧!”

  说着,便站起身来,一掀衣摆,跪在了秦姝面前。

  秦姝见状,微微一笑,知道他的心里的顾忌,说道:“你不过是关心我,所以询问了我一句,何错之有?娘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快起来吧!”

  秦佑安闻言,脸上微热,感到越发愧疚了。

  等秦佑安重新坐下之后,秦姝才问道:“无缘无故的,你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显而易见,儿子视祁五为对手,将来免不了一战。

  所幸,她对祁五的确没有什么心思,否则,被儿子这么一询问,她羞都要羞死了,哪还好好意思见他?

  想到祁五临走前对自己说的话,秦姝在心里微微摇头,将当时的情景摇出了脑海,以后也不准备再想起。

  秦佑安沉吟了一下,说出了实情。

  只是那封信被他一气之下给撕了,没办法让秦姝看,只能出言叙述一番。

  秦姝听了之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看起来又羞又气,似乎还有点难为情。

  等儿子说完之后,她才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那股子羞恼之意。

  这个祁五,实在太过分了,竟然将这件事,捅到了佑安面前。

  还正大光明的写信问候于她,语气如此暧昧亲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也难怪佑安生气!就连她都很恼怒好吗?

  若是祁五在这里,他肯定会为自己辩解,他只是想要在便宜儿子面前过了明路而已。

  他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意图,激怒秦佑安,也并非全然都是故意的。经过这一次刺激之后,若是他以后在做出什么事情来,希望他这个便宜儿子能够淡定一些。

  他以这种方式,宣示了自己的存在和决心。

  可惜,秦姝并不领情。

  秦姝见儿子还看着自己,连忙收敛神色,尽量用冷静地口气说道:“别听他胡说八道,娘跟他可没什么关系。”

  “娘,我知道了。”秦佑安点了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来,心里却依旧有一丝不安在缠绕。

  他总觉得祁五不会如此轻易死心。

  他从来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而且,娘的态度也有些……

  他对祁五并非无动于衷。

  想到这里,他心中暗恨,盘算着是不是也该给祁五准备一份大礼。

  现在祁五正在跟朝廷军交战,他有心要给祁五捣乱,但想了想,又否决了。比起祁五,他还是更想打垮朝廷军。

  至少现在这个阶段,他们的目标都是相同的,还算不上敌人。

  只是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

  这笔账他暂且记下了,早晚有一天,他会落到他手里。

  秦佑安将这件事抛到脑后,笑着对秦姝说道:“对了,娘,还有一件事,儿子想要认几个义子。娘可以先见见他们,若是您反对的话,儿子就认下他们。”

  “义子?”秦姝先是惊诧,随即又想到,这个时代,似乎很流行认什么义子义女,只能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惊愕,说道:“你才多大,怎么就想着认义子了?”

  秦佑安笑道:“娘亲,儿子认义子,跟年龄无关。只不过想要膝下热闹一点罢了。有了父子名分,他们才更好为儿子办事。”

  他用起来也会更加放心,前世,他就有很多义子,那些义子,基本被他用来做监军。如今,他家大业大,有收服了一些新的势力,他的确不怎么放心,要让可靠之人监视才行。军权,还是要彻底掌握在自己手里。

  只是,这一世收义子,还是要告诉娘亲的。

  “娘放心,他们都是年轻俊杰,将来有大出息的。”秦佑安解释道,“娘有了孙子,以后就有更多人孝顺您了,家里也热闹不是?”

  秦姝愣愣地点了点头,似乎还没有从做了祖母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她这就要有孙子了?

  孙子?祖母?

  她竟然是要做祖母的人了?

  秦姝连忙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

  所幸,依旧光滑柔嫩,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她松了口气。

  她现在真得怕他们将自己喊老了。

  “娘亲,您不高兴吗?”秦佑安一直注意着她,见状连忙问道。

  秦姝叹了口气,说道:“怎么会?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他们都是好孩子,我没有什么意见。”

  秦佑安脸上带着几分犹疑之色,说道:“如果母亲不同意的话,那儿子就不收义子了。”

  如果母亲难以接受这件事,他也会放弃。

  虽然,他不太明白,娘亲为什么不乐意让他收义子?

  秦姝闻言,反倒笑了,说道:“我没有不同意,只是乍一听自己竟然要有孙子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秦佑安听了这话,看着秦姝年轻的面容,想到一群看起来比娘小不了多少的男子,喊她祖母的画面,他的神色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这一点,他以前还真没注意过。

  在他看来,母亲就是母亲,也早就习惯了母亲这副容貌,并没有什么不适应。

  但是,现在这么一想,就觉得画风有些太奇特了。

  秦佑安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小声嘀咕道:“这么一说,儿子也有点不习惯了。”

  他跟娘亲年龄差距本就不大,母亲显得年轻,他无论相貌还是气势,都显得十分成熟稳重,如今看着像姐弟,等再过两年,怕是就要看着像弟妹了。

  秦姝虽然听到了他的嘀咕,却以为他在说义子的事情,反而,笑着劝他道:“娘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之人,你放心去做就是了。反正喊着喊着也就习惯了。”

  不过是个称呼而已。

  秦佑安心事一了,浑身仿佛都轻松了,对秦姝道:“娘这里的水果最好吃了,儿子想向您讨几个回去吃。”

  “好,等会儿,我派人给你送去就是了。”秦姝说道。

  秦佑安这才满意,又给秦姝说了一些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

  他深知,母亲并非一个单纯的后宅妇人,一些眼界和见识都是不凡,提出的一些意见有时候也很中肯,因此,也并不肯将她当成那些物质女子来糊弄。

  不,他根本不会跟女人谈论正事,连糊弄都不屑。

  在他眼里,只有世上只有两种女人。

  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其他的女人。

  他可以瞧不起任何女人,却绝对不会瞧不起母亲。

  如今,他的水军已经初具规模,他打算派一部分将士过江,攻打对面的州城,继续抢占地盘。

  对面才是产米区,是他将来的粮仓,他还是非常重视的。

  秦姝绝大多数的时候,只是听着,偶尔才说两句。

  直到夜快深了,秦佑安才离开。

  秦姝也没有食言,立即派人将一大篮子佑安爱吃的水果,送了过去。

  因为太晚了,秦佑安并没有去妻妾那里,而是在前院自己的书房睡下了。

  沈静芳和赵涵秋其实也没有睡,都在等着他。

  确定他不过来了,沈静芳立即熄灯休息。赵涵秋却是到了半夜,房间里的灯才熄灭。

  第二天,来给秦姝请安的时候。沈静芳神色如常,气色也不错。赵涵秋却是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总是在秦姝没注意的时候,小小的打呵欠,显然没有睡好。

  秦姝见了也不多问,只当没看到,免得她脸皮薄受不住,很快便让她们回去了。

  赵涵秋见状,心中很是感激,觉得婆婆十分善解人意。

  其实,她昨晚笃定元帅会过来的。

  毕竟,她们新婚还不到三天,蜜里调油,她也能察觉,元帅是喜欢她的。

  所以,即便收到了元帅在书房歇下的消息,还是不肯死心,多等了半宿,好不容易睡下,有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自然就没有睡好,黑眼圈,扑了好几层粉都挡不住。

  原以为会被婆婆训斥,哪想到她连问都没问。

  (https://.biqugex./book_26235/1237927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