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二章 不请自来
  “我……我……”秦氏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半晌,她才鼓起勇气,反驳道:“可是她并不是我们的母亲呀,咱娘早就已经……”

  想起早早离世的亲生母亲,她忍不住红了眼圈。

  若是母亲还在世,弟弟又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

  哪有亲姐姐不愿意认,反而认别人当母亲的?甚至弟弟还为了她,刚一见面,就给自己这个姐姐没脸。

  秦佑安面对她隐隐的指责,没有丝毫动容,只是冷淡地说道:“你说错了,她只是我的母亲,不是你的母亲。若非是她,我恐怕早就被秦屠夫和你口中的二娘给折磨死了。”

  秦氏闻言,抽泣声一顿,抬头看着自己的弟弟。却没有在弟弟眼中看到什么感情,更别说是激动和喜悦了,反而还有几分讽刺和不耐。秦氏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难受的不得了,心里更是冰凉无比。

  这是照顾了两年的弟弟吗?

  为什么对她这个姐姐如此无情无义?

  不!

  定然是有人不愿意让弟弟跟亲人相认,怕影响了她在弟弟心中的地位,才会挑拨离间,以至于弟弟对她如此冷淡。

  想到之前太夫人对她的态度,秦氏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她不能让弟弟一直被她迷惑下去,以至于亲疏不分,让不相干的外人占了便宜。

  可是,弟弟的心已经偏向了那个所谓的太夫人,对她根本就不亲近,这该如何是好?

  她原本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弟弟,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了,哪知道他却不愿意认自己。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秦氏又低头抽泣了起来。

  秦佑安见状,越发感到不耐烦。

  找到姐姐,他心里不是不欢喜,只是,她一来,就惹得娘亲不太高兴,见了他之后,还一副质问的口吻——

  不就是对他奉别人为母感到不满吗?

  这还没有认亲呢,就想插手他的事情,不觉得手神得太长了吗?再给她好脸色,她还不蹬鼻子上脸。

  总要让她认清楚事实,而不是给她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最讨厌有人对他指手画脚了。

  要知道,就是母亲,也从来不会强制地让他做什么,万事都会跟他商量。

  她凭什么?

  不过,她既然找上门来了,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虽说是姐姐,到底已经嫁出去的了,是别人家的人了,他也不可能将她接到元帅府来住。

  他会派人好好查一查她的情况,然后给她的家人安排一些职务,赏赐个宅子之类的,怎么着也得让他们衣食无忧。若是孩子长大出息了,少不了给他们一个好前程,就算是个纨绔,也能让他们吃穿不愁。

  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只当成远房的亲戚走动就成。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要跟她确认一下情况。

  秦佑安询问了秦氏一些问题。

  秦氏此刻倒是老实了,不像刚才那样想逞长姐的威风了,一边小心斟酌地回答,一边偷窥他的脸色。

  秦氏小名杏娘,如今不过二十多岁,母亲宋氏,父亲就是秦屠夫,后娘柳氏,有两个弟弟。一个秦狗剩,一个秦大宝。

  这些东西,若是想查的话,还是能够查到的。

  所以,秦佑安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证明了她的身份。

  直到秦佑安问完了她的情况,秦杏娘才犹豫了一下问道:“狗剩,不,元帅,爹现在还好吗?”

  她刚喊了一声狗剩,就被秦佑安一个眼神给吓到了,连忙改了口。

  娘死了,弟弟找到了,现在她唯一牵挂的人,就是爹了。

  秦佑安听到这话,唇边溢出一丝冷笑,说道:“他现在好着呢!”

  有吃有喝的,有什么不好?

  秦杏娘闻言大喜——

  太好了!原来爹还活着。她还以为爹已经死了呢!

  “那爹人呢?”她连忙兴奋地问道,“你没有接他来享福吗?”

  秦佑安没有立即回答,反而端起茶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这才看向她,漫不经心地问道:“我为什么要接他来享福?”

  秦杏娘一愣,喃喃道:“为什么?他是生养我们的爹呀?我们养他,是天经地义的。”

  秦佑安沉声道:“是呀,无论怎么说,他也养了我几年!我自会让他吃喝不愁。但是,让我接来他来享福,那是妄想。”

  他也并非对秦屠夫置之不理。从他十五岁那年自立开始,便开始让人监视、照应秦屠夫,每个月都会让人给秦屠夫送去足够他一个人吃用的粮食。他说过了,会养他九年,也绝对不会食言,如今已经快三年了。

  之后,他是死是活,都跟他无关。

  秦杏娘一听这话,心里难免有些动怒,觉得弟弟实在太不孝顺了。

  百善孝为先。

  不孝,可是大罪。

  当然,她不觉得这是弟弟的错,还是认为,他被人故意教坏了。心里越发对太夫人感到不满。

  “狗剩,他是我们的爹!”秦杏娘皱眉强调道。

  “不,你错了!”秦佑安将手中的茶盏放下,看着她道:“差点忘了告诉你,秦屠夫早就将我赶出了家门,并且跟我断绝了父子关系,是母亲救了我,又收养了我,甚至连户籍都改了。所以,秦屠夫是你爹,而不是我爹。我跟他之间,早就没什么关系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秦杏娘简直不敢相信,喃喃说道。

  若是这样的话,那她还算得上是他的姐姐吗?

  她总算知道,弟弟为什么会对她不冷不热了。原来,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那她这样费尽心机前来认亲,岂不成了一个大笑话?

  果然,只听秦佑安继续道:“如今,我只是娘亲的儿子,我虽然依旧姓秦,但此秦非彼秦,连祖宗都不是同一个,你明白吗?说起来,你已不算是我的姐姐,我也不会认你是我亲姐姐。但是,看在死去的母亲的份上,看在你当年照顾过我的份上,我愿意照拂你一二,仅此而已。”

  所以,不要仗着身份,对我指手画脚,更不要对娘亲怨恨不满,对母亲不敬。

  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

  母亲才是我唯一的长辈亲人。

  你若是得罪了她,给她添堵,我放弃你,也轻而易举。

  秦杏娘脸色惨白,显然,她明白了秦佑安话里隐藏的意思,也更加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原本以为,自己才是他名正言顺的亲姐姐,自然比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太夫人强百倍。所以,面对太夫人时,她也很有底气。她自信能将弟弟,从她手里抢过来。

  哪知道,在弟弟心里,她才是那个上门打秋风的穷酸亲戚。

  连她姐姐这个身份,都十分勉强。

  因为,他们早已经不是一家人了。

  从那之后,秦杏娘就一直浑浑噩噩的。

  直到秦佑安派了马车,将母子三人送回了家,她还没回过神来。

  等她回到了家,下了马车,她的婆婆李氏和丈夫赵瘸子,都站在门口迎接她,满脸堆笑,眼中都带着浓浓的期待之色。

  他们羡慕而又谄媚地看着送她回来的马车走远了,这才急切地追问她情况。

  “杏娘,如何了?你跟大元帅相认了没有?”赵瘸子紧紧捏着她的手臂问道。

  李氏也紧张地看着她。

  秦杏娘勉强对他们笑了笑,说道:“娘,夫君,咱们进去再说罢。”

  李氏和赵瘸子见状,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难道他们弄错了,秦氏并非大元帅的姐姐?

  李氏的一张老脸,瞬间就拉了下来,开口就要骂人,不过被赵瘸子及时拉了一把,她才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想到刚才送母子三人回来的马车,他们心里到底还是存了几分希望。

  假若秦氏不是元帅的姐姐,怕是早就被关起来了,又怎么会被人客气地送回来?

  回了房间后,秦杏娘将自己在将军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婆婆和丈夫。

  李氏和赵瘸子的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来变去的,一会儿狂喜,手舞足蹈,一会儿又呼天抢地,捶胸顿足,失落不已,最后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不管怎么说,秦氏到底是大元帅的亲姐姐,血缘上是割不断的。大元帅怎么也得照顾他们一二。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等大元帅跟他们相处多了,有了感情,还怕以后不照顾他们吗?

  所以,对于秦氏,他们还得继续捧着,决不能再继续打骂了。

  万一大元帅查到了他们对秦氏不好,他们还能让秦氏为自己辩解一二。

  秦佑安打发走了秦杏娘之后,就急匆匆地去见秦姝了。

  秦姝已经睡醒了午觉,正在跟丫鬟婆子们说笑,见到佑安回来了,眼睛一亮,忙招手让他过来,下人们都退到一旁。

  等秦佑安坐下之后,她才好奇地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姐姐呢?”

  秦佑安伸手从果盘里拿了一根香蕉来吃,头也不抬地说道:“不过是个远房的亲戚罢了,算不上姐姐。我已经让人将她送回去了。”

  秦姝闻言一怔,问道:“你不打算认她吗?”

  秦佑安三两口将香蕉吃了吞了下去,抹了抹嘴,说道:“那不是很明显吗?我早已不是秦屠夫的儿子了,又怎么会认他的女儿做姐姐呢?不过,该照顾的,我也不会撒手不管的。”

  这一点,他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一旦认了她,那秦屠夫、柳氏、秦大宝,是不是都要认了?

  这岂不是自找麻烦?他还没那么傻!

  若是现在都认了,可就反悔不了了。将来他登基,少不了要给他们封号和爵位。

  他岂会甘心?

  所以,这个立场,一定要坚决。

  从一开始,他就要跟秦屠夫一家,彻底掰扯开。

  他喜欢干净利索,最烦那种拖泥带水了。

  他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其他人,从始至终,她就只有母亲一个亲人长辈而已。

  秦姝听到他这么说,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欣慰。

  她心中其实一直有些隐忧。

  因为血缘关系,的确是割舍不断的。

  她害怕佑安将来会后悔,想要回到亲生父亲身边。

  见到那秦氏的时候,她心中也闪过一丝担忧和隐隐的排斥。再加上,那秦氏又是一副怀疑排斥她的态度,秦姝对她会有好印象才怪?干脆眼不见为净,让佑安自己处理。

  如今,倒是放了心。

  她也是个自私的人。

  坚决不愿意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拱手相让。

  所以,佑安的态度,的确令她很开心。

  “娘似乎很高兴?”秦佑安问道。

  秦姝点了点头,说道:“是呀!娘见到她的时候,很怕她把你抢走,毕竟,你们是亲姐弟。如今,你不认她,我当然高兴了。”

  秦佑安笑道:“娘放心,在儿子心里,您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胡说!”虽然在呵斥,但秦姝脸上的笑意缺却难以掩饰,“你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那可是你生命的延续。还有你的妻子,他们都是你的亲人。”

  “这不一样。”秦佑安说道。

  “怎么不一样?”秦姝问。

  “我的儿女将来会有很多,就是妻妾也不会少。但是母亲,只有您一个。”秦佑安面带一丝孺慕的说道。

  他在小秦庄生活的那些年,是他过得最幸福、最满足的一段日子。

  就是当了皇帝,也远远比不上。

  如今跟母亲坐在一起说说话,就已经是难得的轻松又幸福的时光了。

  秦姝听她这么说,心里十分感动。

  她这个儿子平时不煽情,一煽情可真要命。

  她的眼睛,都有些发酸了。

  不过,她还是说道:“佑安,你能这么想,我心里真得非常开心。但你也不要忘了你的亲生母亲,是她给了你生命。没有她,就没有你。”

  她一直都支持佑安每年拜祭他的生母亲的。

  秦佑安正色道:“娘,我知道。我不会忘了她的。”

  ……

  秦佑安很快就命人将秦杏娘的底细和经历都查了出来,看到她一直被丈夫和婆婆虐待时,他有些愤怒,也有些恨其不争。

  明明面对他时,她还敢反驳,怎么面的一个瘸子一个老太太,就成了不会反抗的绵羊了?

  而且,秦杏娘之所以会找上门来,其实,都是他丈夫在背后策划的,并花费了几个月的功夫,才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他知道自己前世为什么没有找到秦杏娘了。

  大概那个时候,她已经被磋磨死了。

  但是,今生他提前好几年攻占了集庆,事情自然就发生了变化。

  那赵瘸子心术不正,虽然有些小聪明,心思却不在正道上,从不肯老老实实做正事。原本他们家还有个杂货铺子,条件也不差,却不用心经营,整天跟一些地痞流氓厮混,还染上了不少恶习,家业很快就败光了。

  他不从自身找原因,却将一切怪到了秦杏娘身上,对她非打即骂,让秦杏娘受尽了委屈。

  秦佑安虽然打算认这个姐姐,却也当成远房亲戚走动,自然会庇护她。

  所以,他派人去询问她的意见,问她愿不愿意和离,另嫁他人。

  那赵瘸子,他自然不会放过。

  如果她怕名声不好,不想和离,那直接守寡也行。

  到时候,他再给她找一户富裕的人家嫁了,或者直接让她嫁给自己手底下的将官,这样还能少一些麻烦。

  哪想到,秦杏娘听到这话,吓得连连摆手,又是哭又是跪的,请求他放过夫君,还说如果杀了夫君,她也不活了。

  秦佑安听到下人的回复后,微微一哂,倒是他枉作恶人了。

  既然她不乐意,他也不强求。

  反正,是她自己的选择。

  便下了命令给他们找了一处二进的宅子,给了他们一处几百亩的庄子,和两个铺子,最后还给了他们一千两银子,无论是置办田产,还是想做点生意当启动资金,都是可以的。就算他们不做生意,每年只庄子里的出息和铺子的租金,绝对可以令他们衣食无忧,过上呼奴唤婢的生活。

  他不是没想过给赵瘸子安排个职位,提高一下他们家的地位,可惜,他实在不喜此人,赵瘸子也没有什么本事,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助他们。

  不过,他还命人警告了赵瘸子一番,吓得赵瘸子屎尿横流,连连保证,不敢在欺负秦杏娘,将她当成祖宗供着,李氏也被警告了一番。除此之外,秦佑安特意派人告诉秦杏娘,他只会帮她这些,让她好好过日子,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有他的照拂,秦杏娘富足一生,绝对没有问题。

  若是她的儿子稍微有点出息,他也愿意给他机会,提拔他,让他建功立业,给秦杏娘挣一个诰命还是很容易的。

  可以说,秦佑安已经将她的将来都安排好了。

  他虽然不会认她,却会用这种方式,保她一世富贵。

  也算全了两人的姐弟之情。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秦佑安真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

  秦杏娘刚开始得到宅子、铺子和庄子时,的确十分惊喜,她原本以为,弟弟不会管自己了呢!没想到,他心里还是记挂着自己的。这让她不由喜极而泣。

  一家人迫不及待地搬进了新宅子,还买了几个下人,过了财主一般的生活。

  一开始,他们的确都十分满足,和跟他们以前的日子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但是,他们见识了富贵人家的生活之后,很快就不满足了。

  他们现在的生活,比起普通百姓是强了许多,但是,比起那些真正的富贵人家,还是差了太多。

  尤其是,那赵瘸子花钱向来大手大脚的,有了银钱之后,又开始吃喝嫖赌。有那些消息灵通之人,听到了风声,知道他们家跟大元帅有些关系,就前来巴结他,奉承他,将他捧得飘飘然不知所以然,收下了不少别人送的财物。

  最初,他还有些忐忑,后来发现也没什么事,又想到大元帅到底是自己的妻弟,无论如何,都会照顾自己一二,胆子便大了起来,收起礼物来,也毫不手软,很快,便积累了不少财富。

  他做的这些事,当然瞒不过秦杏娘。

  秦杏娘也是个老实人,见他如此,便劝阻了几次。赵瘸子怕秦大元帅找自己算账,当然不敢再打她了,他只是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将黑的说成白的,还说了很多歪理,虽然别人听着可能觉得很可笑,但秦杏娘,却是个没有多少见识的,轻易就被他给说服了,不再劝她了。

  赵瘸子越发肆无忌惮。

  除此之外,他还劝着秦杏娘多去几趟大元帅府,跟大元帅联络感情,就算见不到元帅,跟太夫人或者大元帅的妻妾相交一番也是好的。

  多联系,才会有感情,有了感情,才好求人办事。

  他就算再傻也知道,那些人给自己钱财,是为了让自己替他们办事的。

  如今,那些财物被他吃到嘴里,已经吐不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帮他们办几件事了。

  秦杏娘自从上次去了大元帅府后,就再也没有登门过。

  因为那次的经历对她来说,实在不怎么好。

  她也不想见到大元帅府的太夫人。

  只要见到她,她就浑身不自在。

  说到底,她还是对她的身份,无法释怀。

  但是,丈夫说得也对。她不去元帅府,怎么跟弟弟联络感情呢?

  她不相信弟弟对自己没有一丝姐弟情谊,要不然,他怎么会为了自己做这么多?

  所以,距离上次来元帅府一个月后,她再次登门了。

  此时,秦姝正在营地里,跟一众红莲军的将士们,围观一只不请自来的鹰。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_∩*)票票好多呀,^_^

  谢谢xuli810214、秦月夜亲亲5热度评价。

  月票——

  懒猫不运动投了1票

  113270530投了1票

  秦月夜投了1票

  186**8930投了1票

  yf352300投了1票

  alinda砚子投了1票

  520fbx馨投了1票

  lisimeng投了1票

  尹小狐投了1票

  xuli810214投了1票

  小魔女晞希投了1票

  我爱你如投了1票

  180**9689投了1票

  礼物——

  923855919送了9朵鲜花

  樱婷雪送了1颗钻石

  180**8718送了1朵鲜花

  186**8930送了9朵鲜花

  樱婷雪送了9+9朵鲜花

  七烨如钩打赏了100520小说币

  (https://.biqugex./book_26235/1254920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