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二章 不请自来
  “我……我……”秦氏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半晌,她才鼓起勇气,反驳道:“可是她并不是我们的母亲呀,咱娘早就已经……”

  想起早早离世的亲生母亲,她忍不住红了眼圈。

  若是母亲还在世,弟弟又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

  哪有亲姐姐不愿意认,反而认别人当母亲的?甚至弟弟还为了她,刚一见面,就给自己这个姐姐没脸。

  秦佑安面对她隐隐的指责,没有丝毫动容,只是冷淡地说道:“你说错了,她只是我的母亲,不是你的母亲。若非是她,我恐怕早就被秦屠夫和你口中的二娘给折磨死了。”

  秦氏闻言,抽泣声一顿,抬头看着自己的弟弟。却没有在弟弟眼中看到什么感情,更别说是激动和喜悦了,反而还有几分讽刺和不耐。秦氏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难受的不得了,心里更是冰凉无比。

  这是照顾了两年的弟弟吗?

  为什么对她这个姐姐如此无情无义?

  不!

  定然是有人不愿意让弟弟跟亲人相认,怕影响了她在弟弟心中的地位,才会挑拨离间,以至于弟弟对她如此冷淡。

  想到之前太夫人对她的态度,秦氏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她不能让弟弟一直被她迷惑下去,以至于亲疏不分,让不相干的外人占了便宜。

  可是,弟弟的心已经偏向了那个所谓的太夫人,对她根本就不亲近,这该如何是好?

  她原本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弟弟,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了,哪知道他却不愿意认自己。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秦氏又低头抽泣了起来。

  秦佑安见状,越发感到不耐烦。

  找到姐姐,他心里不是不欢喜,只是,她一来,就惹得娘亲不太高兴,见了他之后,还一副质问的口吻——

  不就是对他奉别人为母感到不满吗?

  这还没有认亲呢,就想插手他的事情,不觉得手神得太长了吗?再给她好脸色,她还不蹬鼻子上脸。

  总要让她认清楚事实,而不是给她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最讨厌有人对他指手画脚了。

  要知道,就是母亲,也从来不会强制地让他做什么,万事都会跟他商量。

  她凭什么?

  不过,她既然找上门来了,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虽说是姐姐,到底已经嫁出去的了,是别人家的人了,他也不可能将她接到元帅府来住。

  他会派人好好查一查她的情况,然后给她的家人安排一些职务,赏赐个宅子之类的,怎么着也得让他们衣食无忧。若是孩子长大出息了,少不了给他们一个好前程,就算是个纨绔,也能让他们吃穿不愁。

  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只当成远房的亲戚走动就成。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要跟她确认一下情况。

  秦佑安询问了秦氏一些问题。

  秦氏此刻倒是老实了,不像刚才那样想逞长姐的威风了,一边小心斟酌地回答,一边偷窥他的脸色。

  秦氏小名杏娘,如今不过二十多岁,母亲宋氏,父亲就是秦屠夫,后娘柳氏,有两个弟弟。一个秦狗剩,一个秦大宝。

  这些东西,若是想查的话,还是能够查到的。

  所以,秦佑安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证明了她的身份。

  直到秦佑安问完了她的情况,秦杏娘才犹豫了一下问道:“狗剩,不,元帅,爹现在还好吗?”

  她刚喊了一声狗剩,就被秦佑安一个眼神给吓到了,连忙改了口。

  娘死了,弟弟找到了,现在她唯一牵挂的人,就是爹了。

  秦佑安听到这话,唇边溢出一丝冷笑,说道:“他现在好着呢!”

  有吃有喝的,有什么不好?

  秦杏娘闻言大喜——

  太好了!原来爹还活着。她还以为爹已经死了呢!

  “那爹人呢?”她连忙兴奋地问道,“你没有接他来享福吗?”

  秦佑安没有立即回答,反而端起茶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这才看向她,漫不经心地问道:“我为什么要接他来享福?”

  秦杏娘一愣,喃喃道:“为什么?他是生养我们的爹呀?我们养他,是天经地义的。”

  秦佑安沉声道:“是呀,无论怎么说,他也养了我几年!我自会让他吃喝不愁。但是,让我接来他来享福,那是妄想。”

  他也并非对秦屠夫置之不理。从他十五岁那年自立开始,便开始让人监视、照应秦屠夫,每个月都会让人给秦屠夫送去足够他一个人吃用的粮食。他说过了,会养他九年,也绝对不会食言,如今已经快三年了。

  之后,他是死是活,都跟他无关。

  秦杏娘一听这话,心里难免有些动怒,觉得弟弟实在太不孝顺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