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八章 如此维护
  突然听到秦佑安的声音,沈静芳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叫糟,但她一向沉得住气,很快就收敛了惊容,转过身去,迎着走过来的秦佑安,不动声色地微笑道:“是母亲心疼我,将史嬷嬷和张嬷嬷赐给我了,真是让妾受宠若惊。”

  秦佑安走到廊下站定,面无表情地扫了史、张两位嬷嬷一眼,淡淡说道:“她们可都是母亲身边的得意人,母亲一向十分倚重,以前你怀孕时就罢了,这无缘无故的,母亲为何将人赏赐给你?”

  听到这宛如质问一般的话语,沈静芳脸上笑容几乎挂不住了,硬着头皮正要解释,却见秦佑安移开了目光,看向秦姝派来的那几名女侍卫,问道:“除了赐下这两人之外,母亲可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女侍卫齐敏躬身说道:“回元帅的话,首领只让我等把人送过来,没有其他吩咐了。”

  秦佑安微微颔首,又瞥了两位嬷嬷一眼,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复命吧!让母亲早早歇息,不要睡太晚了。”

  “是!”齐敏等人没有丝毫犹豫,向他行礼后,将史、张二人留下,立即步伐整齐地离开了。一看就是训练有素之人,丝毫都不比他的亲卫队逊色。

  等她们走了之后,秦佑安瞥了一眼因为没了支撑,像烂泥一般瘫在地上的史、张二人,又看向沈静芳,眼神中带着几分审视、责备和不满,似乎还带着一丝失望。

  那眼神如此强烈,看得沈静芳那张端庄的脸,也忍不住白了一下,她嘴唇微动似乎想要解释什么,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无从解释,一颗心宛如泡再黄连水中一般,苦涩难当。

  若是史嬷嬷二人是被好端端地送过来的,她还可以厚着脸皮说,是婆婆是关心她,才会将她们赐给自己。可偏偏她们是被惩罚了之后,才送到她这里来的。

  不用多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婆婆之所以会这么做,无非是想用这种方法警告她,给她一个难堪罢了,她还选这么一个“恰当”的时机,让她在大元帅跟前,有口难辩。

  她却觉得自己无比冤枉!

  她的确是一直在竭力拉拢史、张两位嬷嬷,感情、利益双管齐下,几个月的时间足够她运作了,而且她也成功了。

  可她绝对没有策反她们的意思,更没打算利用她们对付婆婆,她只是想在婆婆面前多一个能为自己说话的人而已。

  ——她没嫁进来之前,婆婆就不喜欢她,若非大元帅看重婚约,执意要娶她,这婚事怕是早作废了。想必婆婆会更加不喜欢她了。虽然她嫁进来之后,婆婆并未过多为难她,可她却不敢掉以轻心。

  哪成想,就只是这样而已,竟然也值得婆婆大动干戈,偏偏还恰好让大元帅看到了。

  大元帅必定认为,是她心怀不轨,将都手伸到婆婆眼皮子底下去了。可他那里知道她心底的担忧和苦处?

  若真如此,她好不容易跟元帅建立起来的感情,都会毁于一旦。这一年来的心血,也尽付东流,打乱了她全盘的计划。

  这让她不由对秦姝产生了几分怨愤之意。

  为什么婆婆就是见不得她好呢?难道非要他们夫妻离心,她才甘心?

  心里这么想着,沈静芳却恭敬地向着秦佑安跪了下来,唇边带着一丝苦意,说道:“千错万错,都是妾身的错误。妾身不敢辩解,还请元帅责罚!”

  说着,便恭敬地叩下头去。

  秦佑安却没有被她这番动作给打动,只是阴冷地看着她,冷声问道:“你错在哪儿了?”

  沈静芳跪伏在地上的身体瑟缩了一下,随后沉静地说道:“妾身……不该私底下拉拢史、张两位嬷嬷,以至于让母亲对妾身产生误会……”

  “只是如此?”秦佑安紧紧盯着她问道。

  沈静芳听他如此问,不由头皮发麻。

  她跟丈夫同床共枕多次,也了解一些他的习惯,知道他这般已经是极为不悦了。她是知道他的心肠有多硬,性格有多反复无常的,心中也难免有些惧怕。

  可她沈静芳也不是轻易认输之人。

  她深呼吸了一下,用坚定地口吻说道:“妾身不敢撒谎。史嬷嬷和张嬷嬷是母亲身边的人,妾身一直对她们恭敬有加。妾身承认,私底下有拉拢过她们,但也只是想让她们替我在母亲面前说几句好话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用意。”

  说到这里,她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语气也越发平静通顺了。

  “今天,我去给母亲请安时,提起了秦夫人,哪知道却惹得母亲雷霆大怒,想必是我走后,史嬷嬷碍于情分,替我说了两句话,才被母亲误会迁怒了……说起来,这的确是我的错……”

  她语气真挚平和,一番话说得是合情合理,让人不得不信,甚至还不着痕迹地反击了一把,给秦姝上眼药的同时,也洗白了自己。

  然而,秦佑安却不是一般人。

  他对秦姝的信任、了解和维护,也是旁人想象不到的。

  若是夫妻二人感情深厚便罢,秦佑安必定不会再追究此事,甚至还会觉得秦姝不慈,小题大做。可惜,两人的感情,甚至还不到相敬如宾的程度。

  沈静芳在秦佑安心里还远远无法跟秦姝相提并论。

  更何况,秦佑安对秦姝了解至深,绝不会轻信别人的话。

  即便那个人是他的妻子。

  秦佑安眯了下眼睛,突然看向忍痛爬起来,跪在院子里史嬷嬷二人,问道:“你们夫人说的可对?”

  史嬷嬷闻言,犹豫了一下,眼神不由悄悄地看向静静跪伏在地的沈静芳。

  如今,太夫人不要她了,她也自能依靠沈静芳了。

  可惜,沈静芳连头都没抬,哪会给她什么提示。

  “说!”秦佑安见她如此,顿时几分杀意填胸,呵斥道。

  她这种表现,还敢说没有投靠沈静芳?

  史嬷嬷也察觉到了大元帅口气中的杀意,吓得整个人都慌了,也顾不得什么了,哆嗦着连连点头道:“夫人说的没错,事情的确如同夫人说得那般……”

  以前史嬷嬷在秦姝身边时,何曾见过秦佑安动怒?

  在太夫人那里,她见到的大元帅,就是一个极其稳重孝顺的男人,不但对太夫人关怀备至,就是对她们这些下人,虽然看起来很严厉,不苟言笑,却也从不呵斥责罚,相处久了,她们便也不怕了,有时候甚至还敢跟大元帅开个小玩笑。

  直到现在,她才明确感觉到大元帅的可怕之处。

  “如此说来,你们夫人没错,你也没错,错的是太夫人了?”秦佑安语气平静地问道。

  “不不不,是老奴的错,一切都是老奴咎由自取……”史嬷嬷吓得魂都快飞了,连忙磕头否认道。

  她岂敢说是太夫人的错?

  她若是这么说了,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她现在后悔极了。

  当初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替沈夫人说话,以至于被太夫人厌弃,落到如今这个下场!

  “呵!”秦佑安冷笑一声,低头看向沈静芳,冷冰冰地说道:“你还说没有其他用意!你若不是对母亲心存成见,又何必动这些歪心思去拉拢她身边的人?”

  沈静芳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也没想到秦佑安会说出这番话来,可她的确没办法反驳,不由怔住了。

  秦佑安见她如此,微微摇了摇头,移开目光,淡淡说道:“母亲不喜欢你们私底下搞这些小动作,你有什么话,对她直说就是了,她跟其他人不同,她就算生气动怒,也会觉得你心中坦荡,不会因此而故意刁难你。”

  有时候,她们就是喜欢想太多。

  像沈静芳这样,一边对她恭敬孝顺,一边又对她防备至深,才是母亲最不喜欢的。

  母亲不太喜欢沈静芳,这一点,他很清楚,毕竟性格差异太多,跟徐家之间,又发生了那么多不愉快的事。

  然而,当沈静芳嫁过来之后,母亲又何曾为难过她?甚至在赵氏受宠时跟她别苗头的时候,还敲打了赵氏,对她这个正妻多有维护,处处给她面子,还将管家权交给了她。她到底对母亲还有什么不满?

  有些事情,他不问,不意味着他不清楚。

  “你刚才口口声声说自己错了,可你从头至尾,都在我面前耍心机,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母亲的不是,为自己开解,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母亲不想管秦杏娘的事情,你又何必在她跟前提起?惹她不快!我只是母亲的儿子,其他人,我都不认。帮助他们是情分,不帮也是本分。你明白吗?”

  也是因为面前跪着之人,是他的妻子,是前世相处几十年的妻子,他才会多费唇舌,跟她解释。若是别人,他连理都懒得理,早让人拖下去了。

  如果这样,她还不明白,不肯改过,那他也该考虑放弃她了。

  “妾身……明白了。”沈静芳跪伏在地上,声音艰涩地说道,这一刻,她浑身都冷得发颤。她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绝望。

  大元帅对于婆婆的维护,超乎她的想象,在他眼里,婆婆做什么都是对的,而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明明受委屈的人是她呀!

  然而,秦佑安却不懂她的委屈,冷淡地说道:“既然你这么稀罕这两个婆子,那就留着吧!别浪费了母亲的一番心意。”

  说完,便甩袖大步离开了,只留下一个绝然的背影。

  ------题外话------

  158**2070投了1票(5热度)

  jangooo投了1票(5热度)

  黄春投了1票(5热度)

  nikita0523投了1票(5热度)

  月票——

  任玉竹投了1票

  157**0925投了2票

  七烨如钩投了1票

  158**2070投了1票

  jangooo投了2票

  yf352300投了1票

  nikita0523投了1票

  dl022601投了1票

  Kriston送了2颗钻石

  七烨如钩送了5颗钻石

  玲儿与志送了99朵鲜花

  923855919送了9朵鲜花

  dl022601送了1朵鲜花

  (https://.biqugex./book_26235/1263431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