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二章 很不放心
  秦姝当然不会嘲笑他,相反,她心里也颇为触动。

  她的神色比之前又柔和了几分,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坚实的后背,叹息着说道:“只要你能好好的,娘就心满意足了。”

  儿子长大了之后,整个人都成熟稳重了起来,虽然对她依旧恭敬孝顺,可却不怎么跟她亲近了,她心里感到欣慰的同时,也不免感到有些失落。

  没想到,今天的佑安,竟然一改平日里的的深沉和稳重,表现得如此依恋她,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让她的心,一下子就化了,柔软得不可思议。

  秦佑安闻言,将娘亲又抱紧了一些。

  他身材高大结实,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瘦瘦小小,需要母亲保护的孩童了,而是统帅几十万大军的大元帅,完全可以反过来护着她了。

  可是没想到,他至今还是需要她替自己操心。

  这让他觉得既感动又惭愧。

  “娘,儿子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无论哪一方面。

  秦佑安口中说着,心里也是暗下决心,绝对不会让娘亲受半点委屈。

  娘亲全心全意待他,他也会全心全意地为母亲着想。

  无论她想做什么,他都会支持。只要她想要的,就是用尽各种方法和手段,他也会让她心愿达成。

  她是将他养大母亲,不是亲母,胜似亲母,无论怎么地她好,都不过分。

  “好了好了,娘知道了。”秦姝笑着又拍了拍他的背,推开了他一些,抬头看着他,有些打趣地说道:“这么大还跟娘撒娇,羞不羞?”

  秦佑安听她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一热,缓缓放开了她。要知道,他可不只是一个十八岁的男人,还是有着一世经历,做过皇帝的成年男人。

  若是被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死他?

  所幸,他脸皮一向很厚,轻咳一声,神色就恢复了正常。只是眼神依旧偷偷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下人都不在,没有人看到他的失态,才算彻底放下了心。

  两人回到起居室坐下之后,又一本正经地跟秦姝谈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农作物如何种植,适应什么环境等等。

  其实,这些书中都有介绍,只是今天他才得到这本书,还没来得看。

  那本书是秦姝一个字一个字地抄写下来的,时间又不长,可谓是记忆犹新,他既然问起,秦姝还是相信地给他介绍了一番,还讲了一些自己种植的经验。

  秦佑安认真地听了,记在心里,打算回去再看看那本书。

  直到秦姝发现时候不早了,才停了下来,催促他回去休息。

  秦佑安有些意犹未尽。但是想到娘亲忙了一天也累了,便压下了要继续的心思。

  只是,离开前,他忽然问秦姝道:“娘,您喜欢孩子吗?”

  他这么问,也不是无的放矢。

  若是娘亲喜欢孩子的话,就算沈静芳死活不同意,他也打算将孩子抱过来交给母亲养。

  有孩子陪她,母亲这里也能热闹一些吧!

  可惜,他的孩子还是太少了。

  秦姝一闻言愣,笑着说道:“当然喜欢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对于软软嫩嫩,萌萌哒的小婴儿,她自然是非常喜欢的。

  小孩子真得会给大人带来很多的欢乐,让人很容易就忘掉烦恼,心情似乎一下子就能好起来。

  她对白白胖胖,长得又可爱的旭哥儿,还是很眼馋的。

  可惜,她也知道,旭哥儿是沈静芳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沈静芳对他看得又重,她也做不出那等抢人孩子的事情来,因此,也只能等到她抱孩子过来请安的时候解解馋罢了。

  秦佑安听到母亲喜欢,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温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儿子把旭儿抱过来,让母亲教养如何?”

  秦姝闻言,脸上的笑容一顿。刚想要拒绝,就看到了佑安脸上期待之色,和仿佛求夸奖的一般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转而问道:“这当然好。只是旭儿年岁还小,怕是离不得母亲。”

  最重要的是,沈静芳必然不会愿意,说不定心里还会怨恨他这个婆婆。

  家和万事兴。

  虽然,她对沈静芳之前的做法十分不满,但她既然已经警告过她了,她也受到了惩罚,自己也算是出了气,她便很痛快地翻过了这一页,不打算再计较此事了。

  如今,让她去抢她的孩子,岂不是又要生起事端?

  就算沈静芳能够忍下来,但对她的怨恨,却会与日俱增。

  她虽然不至于会怕了她,但也不愿意看都她一副怨气冲天,又强自忍耐的模样。

  这跟她的行事宗旨相违背。

  她还打算清净几年呢!可不愿意因为一个孩子,就惹上麻烦,整日里跟沈静芳明争暗斗的,到时候佑安岂不是左右为难?

  其实,秦姝倒是多虑了。她至今还以为,佑安很看重沈静芳呢!毕竟,是前世的妻子,几十年的感情不似作假。不然,当初也不会执意娶她为妻。

  所以,她心里一直不愿意跟沈静芳发生太大的冲突,影响母子之间感情。

  这一次,将史嬷嬷和张嬷嬷二人给沈静芳,也只是一个警告而已,并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至于后来沈静芳过来跪着赔罪,那也是她自己的主意。

  实际上,沈静芳在秦佑安心里的地位,根本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重要。

  秦佑安却不明白母亲的顾虑,大手一挥,说道:“不要紧,他那么小一个人,知道什么?反正有奶娘跟着呢!”

  见到佑安竟是一副打定主意要把孩子抱过来样子,秦姝苦笑,到底还是跟他明说了。

  “佑安,我知道你孝顺,怕我寂寞,所以想要旭儿来陪我,可是,娘真得不需要你这么做。”

  “娘——”秦佑安有些不解地喊道。

  秦姝抬手阻止了他,用坚定地口气说道:“母亲的位置,是谁都代替不了的。我对旭儿再好,也比不上他母亲那样疼他。沈氏生下他很不容易,你何必让他们母子分离?”

  秦佑安眉头皱得更紧,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想要将孩子抱过来,可不只是想让娘亲解闷的,也存了一点小心思。

  因为他希望,自己的嫡长子,会更亲近他的祖母一些。

  等旭儿长大了一点,他会亲自教导,必定会将他教导成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如果他跟母亲感情好一些,那就更好了。

  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像自己这般孝顺娘亲。

  就算他出了什么意外,娘亲也能好好的。

  虽然,他前世也算长寿,长子甚至还早死,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谁说这一世的情况,就会跟前世一样呢?

  他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从沈静芳如今对娘亲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她必然不会善待娘亲。

  这让他怎么能够放心呢?

  但他的提议,娘亲执意不肯接受,他也只能另想办法了。

  当然,如果他能长命百岁,他担心的一切,都不成问题。

  所以,就算是为了娘亲,他一定要尽量活得更长久有些。

  想到这里,秦佑安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儿子知道了。”

  还是娘亲最好了,即便再不满沈氏,也没有特意针对她,或者对她落井下石。

  娘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虽然不愿意惹事,可也从不怕事,但她却一直忍耐,不愿意多生事端。

  不用想,他也知道娘亲是为了谁。

  是他对沈静芳的态度,让娘亲多想了吧!

  他实在是太对不起娘亲了。

  他一点不想母亲为了他委曲求全。

  他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她根本无需如此。

  她只要恣意的活着即可,谁也不能给她委屈,让她难过。

  可恨,他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相比之下,沈氏就差太多了。

  她是做得很好!可她做的这些事情中,又有几分是真心为了他呢?更多的,不过是为了她自己罢了。

  想到前世她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他交口称赞过的,以为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孩子,为了百姓。人人都称她为“贤后”,就算她死了,他都认为她知书达理,贤良淑德,为了他付出了一切。是女子中的楷模,是最合格的皇后,是他最敬重的妻子,没有人比她更适合母仪天下,也没有人比她做得更好了。

  为此,他甚至没有再立后。

  或许,是他对她的期望太高了,又或许,在她死后,他在前世的追忆中,将她美化了,总之,这一世,他对沈静芳很失望。

  既然沈静芳不愿意将孩子交给母亲教养,那他找别的女人去生也是一样。

  这一世,他不打算将宝全都压在嫡长子身上了,他决定多培养几个继承人,就算嫡长子出了事,也不至于手忙脚乱了。

  沈静芳的态度,让他很不放心。

  次日,雨又下了起来。

  秦姝感觉十分郁闷,她实在不喜欢下雨,偏偏这雨下个没完。

  秦姝用过早饭,跟小苍玩了一会儿,又拿着新鲜的肉条去喂它,等它吃饱喝足了,她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来。

  只是想到这只苍鹰是祁五送的,她脸上的笑容又淡了下来,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小苍的头。

  祁五果然成功了。

  她只要一看到小苍,就会想起他来。

  偏偏她对小苍,已经养出了感情,身不得丢弃它。

  若是他一开始就写信告诉自己,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小苍给撵走的。

  果然是个狡猾之人。

  明明他们还没见过几次面,他怎么就缠上自己了?

  实在让她想不通。

  就在秦姝走神的时候,赵涵秋就冒着雨过来请安了。

  她也不是天天过来,因为下雨的缘故,秦姝免了她们的请安,但是,每隔几天,她还是会过来坐坐的,只是前几日,她着了凉,才没有露面,直到病彻底好了,才敢过来。

  她行礼之后,秦姝让人给她拿了个绣墩。

  她谢过之后,小心翼翼斜签着坐下。

  “身体可痊愈了?”秦姝问她道。

  “多谢太夫人关心,妾身的身体已经彻底好了。”赵涵秋一脸恭敬感激地回答。

  秦姝见她气色极好,就知道她所言不虚。

  赵涵秋一向会说笑逗乐,一开始的恭谨拘束之后,渐渐便放开了,陪着秦姝说笑了好一会儿,秦姝的心情才慢慢回转过来。

  她也很有眼色,也听到了不少风声,因此,丝毫没有提及沈静芳。

  何况,她对沈静芳也有很多不满,虽然不至于落井下石,但也不会为她说话。

  她可不愿意坏了自己在太夫人和大元帅心目中的形象,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

  她已经敏感察觉到,自己的机会恐怕就要来了。

  在这么关键的深刻,她绝对不能犯错。对于秦姝,也越发恭敬了。

  不过,她也没在这里逗留多久,说笑了一会儿之后,见秦姝有点烦了,就连忙起身告退了。

  所幸,外面的雨,刚好停了一会儿,倒是不用再淋雨了。

  在回自己院子的时候,赵涵秋忽然看到有人匆匆跑进了沈静芳的院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赵涵秋想了想,对身边的丫鬟绿环说道:“你悄悄去打听一下,然后回来告诉我,其他的不要多管。”

  “是。”绿环应了一声,先忙去了。

  赵涵秋这才带着人回了自己的院子。

  与此同时,沈静芳正躺在床上,听传信儿的婆子禀报。

  “夫人,不好了,那秦氏又来了,跪在大元帅府门外,哭哭啼啼地,执意要求见您呢!”那婆子跪在地上,擦着脸上的雨水,一脸急切地说道。

  若是一般人也就罢了,但是这秦氏是大元帅的远房亲戚,也来过元帅府不少次,都知道她跟夫人不错,因此,也不敢强硬赶走她。

  (https://.biqugex./book_26235/1270420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