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二十一章 各有打算
  大元帅挑选贤妾的消息,徐家不可能听不到消息,心里也是急得不行。

  他们都很明白,这是沈静芳失去宠信和地位的预兆。

  一个空架子主母,又能顶什么作用呢?怕是连妾室都不如。

  徐家还要靠她呢,她倒了,徐家怎么办?

  徐夫人不是没想过要去看看沈静芳,但是,这几个月来,除了徐慧珠曾经见过她一面,带回一封信之外,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她。

  她们按照沈静芳的叮嘱,一直都安安分分的,没有生事,更没有上大元帅府闹腾,还对秦杏娘家多有照看,本以为,秦太夫人早晚会放了静芳,哪知道,却等来了这样的消息。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徐夫人愤怒地说道。

  这次,徐召廷也没有说什么,脸色很是难看。

  秦佑安这么做,又将徐家的脸面置于何地?

  上一次,他也找秦佑安谈过。

  可惜,秦佑安并没有给他太多好脸,只说沈静芳会被禁足,完全是她自作自受,还隐晦地说明,沈静芳对母亲不孝不敬,阳奉阴违,所以才想要给她一个教训。如果她真心改过,就会把她放出来。

  徐召廷是不相信他的话的。

  沈静芳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个做义父的最清楚。她是个孝顺孩子,不可能不敬婆婆。

  可是,当时秦佑安说得十分笃定,神色冰冷,而且还隐隐带着几分怒气,他也不敢反驳。

  好在大元帅也说了,只是给沈静芳一个小小的惩戒而已,并没有休妻的意思,他也就偃旗息鼓了。

  事到如今,他也有些忍不下去了。

  可忍不下去又如何?他还真能找大元帅,阻止他纳妾不成?

  他愤怒了一会儿,哀叹了一会,心里终于对这个一向得意的义女,有了几分责难和怨气,说道:“静芳到底怎么搞的,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呀?”

  他担心过自己的三个儿子,担心过自己的女儿,却从没想过,出问题的会是静芳。

  他有些后悔之前太相信静芳了,对她太过信任,一直听从她的建议行事,结果却……

  徐夫人闻言,哭得更加厉害了,却没有反驳。

  “现在可如何是好?”徐夫人哭过之后,红着眼睛问道。

  徐召廷沉吟半晌,说道:“静芳怕是很难翻身了,我们也该另想出路了。”

  徐夫人心中一惊,看向自己的丈夫。

  他这是打算放弃静芳吗?

  看到徐夫人的表情,徐召廷无奈地道:“你这是想到哪儿去了?静芳到底是我女儿,我怎么可能会放弃她呢?只是,我们不能把希望都放在她身上了。现在,大元帅府正在选贤妾,不如,我们也送个人进去,也好让她们互相帮衬,免得静芳一个人在府中,孤木难支。”

  徐夫人一听这话,心思瞬间就是一动。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徐慧珠。

  可是,慧珠也才十三岁,心思又单纯,根本不适合进秦府。

  她只能遗憾地放弃了这个心思,说道:“那你有什么人选没有?”

  徐召廷皱起了眉头,显然也想到了家里的情况。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忽然听到丫鬟禀报说,大少奶奶来了。

  徐夫人一听是她,脸上就露出几分不悦来。

  她三个儿子,如今只有一个成了亲,还是在老家娶的,就是大少奶奶王氏了。

  这个儿媳妇是她挑选的,原本也是不错的,谁知道嫁进来之后竟然如此木纳,尤其是在静芳的映衬下,更是跟木头人似的,越发显得上不了台面,没有一点存在感。

  现在,她眼光高了,也就越来越瞧不上这个“乡下”出身的儿媳妇了。对她自然也就愈发喜了。宁愿将管家权交给静芳,也不愿意让她去管。

  所幸,王氏还算知趣,一直安安静静的,并没有要夺权之意。

  来到应天后,徐夫人也在忙着跟两个儿子想看媳妇,这次,她挑选儿媳妇时,眼光就高多了,怎么也比眼前这个王氏强,也看中了几家,都是应天府有头有脸的人家,原本等着静芳解禁,重掌大权之后,再去提亲的,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只能暂且搁置。

  “你来做什么?”等王氏行礼之后,徐夫人冷着脸问道。

  王氏低眉顺眼地说道:“母亲,儿媳其实是有事要求母亲。”

  “什么事,说来听听。”徐夫人一脸威严地说道。

  王氏脸色不变,依旧恭敬地说道:“自从静芳妹妹出嫁之后,儿媳身边就再也没有说话之人,难免感到寂寞。儿媳已经很久没见过娘家人了,所以,想要接儿媳的嫡亲妹妹过来陪儿媳说说话,不知可否?”

  王氏的娘家,在老家定县,也算是个地主,虽然比不上当时的徐家,但也不差了。

  后来,徐家投靠了秦佑安,王家并没有跟随。直到,秦佑安占领应天之后,他们才千里迢迢过来投靠,他们唯一认识的只有徐家,因此,也只能扒着徐家,对徐家十分恭维。

  这也是徐夫人越来越看不上王家的原因之一。

  “呸——”徐夫人闻言,却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她说道:“收起你那点小心思,真当我不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呢?不就是看到秦大元帅纳妾,也心动了,想要送人进去吗?你做梦!就你们王家那样,还能养出什么好闺女来?竟然还异想天开,打起我们的主意来了,真是马不知脸长。”

  听到如此带有侮辱和轻视意味的话,王氏却没有一丝生气的意思,只是深深地把头垂了下去,说道:“母亲误会了,儿媳并无此意。”

  徐夫人只是轻蔑地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反倒是徐召廷问道:“你那嫡亲妹妹,今天多大了?可及笄了?”

  听到丈夫这么问,徐夫人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王氏却不紧不慢地说道:“回父亲的话,家妹去年就已经及笄了。”

  徐召廷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将她接过来玩两天吧!”

  “多谢父亲。”王氏感激地福身谢过。

  王家的确又送女人进大元帅府的意思,只是,跟其他世家比起来,王家太渺小了,连送女人进府,都不够格。除非他们搭上徐家的路子,走后门进去。

  徐家到底是大元帅府的娘家,送个女人进去帮助女儿争宠,也没什么稀奇的。

  所以说,徐夫人刚才的猜测,还真没有错。

  王氏下去之后,徐夫人立即怒道:“徐召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真打算送王家的女儿进大元帅府不成?”

  徐召廷却老神在在地喝了口茶,说道:“也未尝不可。当然,这得看王家女儿的资质如何?难道你还能想出什么更好的人选来吗?给静芳找个帮手,已经迫在眉睫了。若是王家女儿得宠,也能为静芳说说话。”

  徐夫人语塞,随后怒道:“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心里却在盘算这件事的得失,虽然有所心动,只是一直拿不定主意。

  她可不想王家,压倒自己头上来。

  直到沈静芳传出消息来,让她想办法进大元帅府一趟,她才平静下来,打算听一听静芳的意思。

  所幸,这一次,秦姝并没有拦着她见人。

  若是秦姝真有意阻拦,沈静芳是不可能把消息传出去的。

  于是,徐夫人很顺利地见到了义女。

  母女二人谈了很久,徐夫人走的时候,脚步匆匆,似乎满腹心事。

  等她回到徐府后,就不再反对送王氏的妹妹进大元帅府了。

  沈静芳曾经给她分析过利弊,反正府里是要进人的,与其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进府后,还能相互扶持。

  王氏的妹妹她见过,是个很不错的女孩。

  长相十分出挑,性格温柔腼腆,而且是个知事懂礼的,至少不会给她添麻烦。虽然能力不足,难堪大任,但这样的女人,却会让男人放下防备,陷入温柔乡里,虽然不会被委以重任,管家之类的事情更是轮不到她,却极有可能得宠。

  如果她得宠,对于沈静芳的好处是极大的。而且她还比较容易掌控,两家又是姻亲,是天然的盟友。

  这也是沈静芳想到的最好的人选,比徐慧珠更加合适。

  王家收到消息之后,很快就准备起来了,满怀欣喜地将小王氏送到了徐家。

  与此同时,萧大将军家里。

  萧如萱正在小心翼翼地替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喂药。

  萧母已经病了多时,眼看时日就不多了,萧如萱没日没夜地照顾了母亲好几天,事事都不假他人之手,正值大好年华的她,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来。

  萧母看着,十分心疼,等喝完了药,她便抓住女儿的手,看着她消瘦的脸颊,一脸愧疚地说道:“萱儿,是母亲拖累你了。”

  “娘,您说什么呢?您是我娘,我照顾您不是应该的吗?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女儿只希望娘能快点好起来。”萧如萱不爱听这话,拿帕子替母亲擦了擦她残留在唇边的药汁说道。

  萧母悄悄红了眼圈,她侧了侧头,缓解了一下情绪,这才说道:“萱儿,娘的身体,娘自己知道,怕是好不了了。你如今已经及笄了,可不能因为娘的病,就耽误了你的婚事。还是听你爹的话,去秦府一趟吧,让秦太夫人也看看你。万一被秦太夫人选中了,做了秦大元帅的贵妾,你的终身,也有了依靠。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我听你爹说,之前大元帅就对你很感兴趣,还曾经问过你呢!”

  这已经是对自家女儿有意了。虽然说还要过秦太夫人那一关,但以女儿的品貌,被秦太夫人看中并不难。

  萧如萱闻言,却缓缓下头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抬起头来,微微摇了摇头,语带坚定地说道:“娘,我哪也不去,我就在家里照顾您。等娘病好了,再说女儿的事情。”

  “你这个丫头……”萧母闻言,暗暗叹息了一声,不再劝了,心里却更加坚决了。

  无论如何,在她死前,都要给女儿找个好归宿。

  说实话,秦大元帅,并不是她的第一人选。

  秦大元帅是很好,可他已经娶妻了,她实在不愿意让女儿去当妾。

  可是,丈夫却打定主意将女儿送进秦府。

  她只是个妇道人家,根本影响不了丈夫的决定,一直暗暗焦虑。

  最近,她听到了一些消息,知道大元帅府是选“贤”妾,就算是妾,地位肯定也是独一无二的,这才慢慢开始动摇,觉得女儿被选中的话,秦大元帅也算是一个好归宿。

  如果选不中也没关系,她再为女儿挑选其他好人家就是了,至少对她父亲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秦姝这段时间,见了不少名门淑女,个个都十分优秀,但秦姝总觉得差了点什么,虽然都夸赞了一番,却没有一次点头的。

  她还见到了何家的那两名庶女,她们给自己的印象也不差,只是,想起前几天,她的那些属下打听来的关于何家的消息,她就对她们有点敬谢不敏了。

  何家一看就不怎么消停,她没兴趣蹚这趟浑水。

  而且,根据她的属下查到的消息,那何家大小姐,似乎也有些古怪,身边似乎有一股势力在保护她。

  秦姝没让人打草惊蛇,只让人暗暗留意,想弄清楚这股势力,到底是哪方的人。

  晚上,秦佑安回来后,问秦姝道:“母亲可有看中之人吗?”

  秦姝笑道:“人太多了,我都挑花眼了,觉得个个都不错。”

  听她这么说,秦佑安就知道,母亲并没有十分中意的。便安慰她道:“母亲不用着急,您慢慢选便是,怎么也得挑选个合您心意的人。”

  秦姝深以为然,这个儿媳妇的人选,真得好好选,马虎不得。

  若是挑到不合适的,整天给自己添堵,那还不如不娶呢!

  没错,秦姝的确是将这次选妾,当成选儿媳妇了,所以,她才会这么郑重。

  至于其他的妾室,到是不用这么麻烦了。

  何府。

  何府三小姐何湘书,又来到了何韵婷的院子。

  她不是来看大姐的,而是来炫耀的。

  她进来之后,看着屋子里寒酸的摆设,不由拿起帕子扇了扇鼻子,一脸的嫌弃。

  何韵婷此时正在外在榻上看书,对何湘书连正眼都没给了一个。

  何湘书也不以为意,直接走过去,问道:“大姐,看什么书呢?这么入神,连妹妹来了都不知道。”

  何韵婷没有回答,她撇了撇嘴,眼睛一转,继续说道:“我昨天见到秦太夫人了,太夫人可喜欢我了,还夸我长得明艳呢!能被太夫人夸奖的,可没几人呢!”

  “是吗?”何韵婷一听这话,不由放下书,看向她,有些好奇地问道:“那秦太夫人长什么样?”

  见她终于对自己的话感兴趣,何湘书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她还真以为自己这个大姐什么都不在乎了呢!她之前怎么说,她都无动于衷,让她很是没趣。

  “我凭什么告诉你!有本事,你自己去见她呀!就怕某些人一辈子都见不到呢!”何湘书不屑地道。

  何韵婷黑着脸看了她一眼,心里暗骂了一声给脸不要脸,秦家人眼瞎了才会看上她,便不再理她了。

  不过,她这个庶妹说的也对,她如今被困在何宅,现在还真没办法放开手脚去做自己的事情。这是她之前没有想到的。

  该怎么办才好呢?

  何韵婷陷入沉思。

  相看了几天各种各样的美人之后,秦姝终于有些疲劳了,这些人里,也的确挑选了几个勉强合心意的,若是再遇不到更合适的,秦姝就打算在从中选出一个人来了。

  其实,这些人也不是不好。只是,这些大家闺秀们,在感觉上,有不少人都跟沈静芳有些相似,秦姝生怕再挑出一个“沈静芳”来,所以才会这么挑剔。

  这一天,秦姝不打算应酬见人了,打算出去逛一逛,散散心,放松一下。

  这挑选儿媳妇也不是个轻松的活计。

  小苍又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

  秦姝心里其实有数,因为,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收到那个人的来信,不知道这一次会说什么内容呢?

  不知不觉中,她也竟产生了几分期待之意。

  ------题外话------

  ORZ,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前两天拉肚子,今天又发烧了,38度5,o(□)o所幸,除了发烧外,并没有太多不适的症状,~(≧▽≦)/~

  谢谢大家的支持~o(∩_∩)o

  julia0930投了2票(5热度)

  某某人偶投了1票

  xu4146投了2票

  韵锦1990投了1票

  *彼岸繁花落*投了1票

  18702162165投了1票

  藤和艾莉欧投了1票

  s811fish投了1票

  en妖精投了1票

  礼物——

  julia0930送了5朵鲜花

  xuwei2010打赏了188520小说币

  (https://.biqugex./book_26235/1283154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