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五十三章 我比你大
  这次,还没到中午,秦姝就回去了,军营的事情,已经不用她时时刻刻盯着了。

  坐在马车中,秦姝想到自己的红莲军中,极有可能被混入了其他势力的耳目,神色间便带了几分冷意。

  无论是谁,只要发现了,绝不留情。

  那刘彩莲确实有些可疑,不然怎么会想尽办法加入亲卫军呢!

  别说是因为崇拜她!

  这种理由根本靠不住。

  要知道,亲卫军基本都是经过严苛的考验和忠心的测试之后才能加入,从此之后就是她最信任的人,会经常跟在她身边,知道的东西也会更多。

  偏偏这刘彩莲还能通过各种考验,让路青苗也对她另眼相看,实在很不简单。

  当然,这只是她的猜测而已,拿不到证据,也不能随意处置了她,否则岂不是寒了众将士的心?

  而路青苗对于刘彩莲一事,也为自己的眼拙和疏忽,感到非常自责,若是真让一些不怀好意之徒混进了亲卫军,坏了大首领的大事,她还有什么面目面对大首领?死万次也不足惜。

  从这之后,想要加入亲卫军的条件,就更加苛刻了,绝对是过五关斩六将,排查再排查,反复确定没有问题,才会加入预备役。

  若是有一丝疑点,都不可能被通过。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而对于刘彩莲,路青苗为了将功赎罪,更是派人将她盯得紧紧的,绝对不肯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同时,也派人加紧排查。

  对于路青苗的行为,秦姝没有阻止。

  人都是会犯错的,只要吸取教训和经验,不断成熟,不断改变,尽快成长起来,一点小挫折反倒是动力。

  秦姝的眼神透过车窗往外看去,微微有些失神。

  突然,她的眼神一顿,似乎看到一个颇为眼熟的身影,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睛,又看了过去,却发现那人已经消失了。

  “看错了吗?”秦姝收回目光,微微蹙眉说道。

  想也知道,那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是因为最近小苍回来了,她才会联想到那个人吗?

  算了,不要多想了。

  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回到家,秦姝就让奶娘将旭儿抱了过来,恰好他醒着,手里还抓着一个拨浪鼓玩,她似乎已经有些认人了,看到秦姝还挥舞着手臂,啊啊地叫了两声。

  秦姝的神色柔和了下来,将他接过来抱在怀里,逗了他一会儿。

  问了问奶娘他的情况,比如,吃了几次奶,睡了多久,尿了几次,今天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等等,这已经是例行公事了,也因为秦姝对旭儿的看重,倒是没有人因为沈氏的失势而怠慢他,旭儿也白白胖胖的,看着也很健康活泼。

  无论如何,旭儿到底是佑安的长子,秦姝也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长大。

  旭儿很快就被抱下去了。

  秦姝独自用过午饭,佑安走了,也没有人陪她一起吃饭了。

  她自从穿过来之后,生活重心基本都围绕着佑安这个儿子转,他一走,她反倒有些不习惯了。毕竟,她已经习惯了佑安每日陪自己用饭聊天了。

  所幸,她很忙,没有太多时间去想东想西,如今,也差不多已经习惯了。

  吃完饭,秦姝也没有立即午睡,而是,看了一会儿,练了几笔字,小半个时辰后,才歪在榻上,打算小睡一会儿。

  小睡的时候,她从来不喜欢有人在跟前伺候,因此,丫鬟们也只在门外守着。

  今天下午,她并不打算去营地,而是打算稍稍放松一下,总不能一直将自己绷得太紧了。

  然而,她迷迷糊糊地刚要睡着,忽然听到小苍拍打翅膀的声音,她睁开眼睛,往窗外看去,就见小苍瞬间从窗户里飞了进来,停在了房间里放置的鹰架上。

  为了方便小苍进来落脚,秦姝的起居室里,也放置了一个结实又精致的木制鹰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摆设一般,放在起居室里,一点也不突兀。

  秦姝唇角微勾,这小苍也不知道到又到哪儿浪去了,原本她并不打算管它,然而,却突然发现了它脚上绑着一块红布,秦姝这才猛然坐起,走过去查看一番。

  果然,红布下面还紧紧绑着一个纸条。

  秦姝迟疑了一下,还是将纸条解下来,打了开来,当她看到纸条上熟悉的字迹时,不可否认,她心里隐隐升起一丝复杂。

  她细细琢磨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反应,又想了一下他们之间的立场和处境,然后失笑轻轻摇了摇头,继续看了下去。

  只是当她看完后,神色却有些怔楞,不然,怎么会约自己在望仙楼见面呢,而且时间还定了今天下午。

  如果对方没有骗自己,而她的眼睛又没有出错的话,对方这是已经来到了应天府?而且还知道自己今天下午空闲?

  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似乎也不怎么意外,他一向是这么胆大妄为的。

  之前的几次见面,再加上通信多次,秦姝也对祁五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对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再清楚不过了。

  秦姝将纸条收起,沉思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打算赴约。

  因为,她很想亲自跟祁五谈一谈,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而且,她也想知道,祁五到底为什么要来应天府?

  祁五身份太敏感,让她不得不多想。

  如果跟他不怀好意,她绝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提早替儿子干掉一个劲敌也不错。

  秦姝不打算带人去,还是单独赴约,她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跟祁五的见面。

  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安慰,不是信任祁五,而是源于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她身手绝对不差,更别说,她还有空间和武器,这次就算谈崩了,真交上手,她定然不会输。

  最重要的是,这里是她的地盘。

  秦姝打定主意,换了一套宝蓝夹纱直裰,头发也梳成男子发髻,诸事吩咐完毕之后,就换了一辆蓝棚马车出门了,除了赶车的车夫,没有带任何人。

  路青苗等人虽然十分担心秦姝,但大首领吩咐了,她们也不敢违抗命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姝离开。

  没过多久,就到了醉仙楼,被小二引着去了后院。

  后院的景致十分清雅,山水楼阁应有尽有,最终,在一座水榭前,停了下来,透过幔帐,秦姝看到水榭中隐隐有一个人坐着。

  小二已经离开了。

  秦姝顿了一下,抬步迈上了通往水榭的曲廊,这走廊也是蜿蜒曲折,明明看起来很近的距离,却走了不短的时间。

  秦姝的脚步在水榭前停住了,看着里面的那个人。

  祁五坐在水榭中间摆着的桌前,正对着秦姝的方向,他抬起头来,对秦姝微微一笑,说道:“你来了?”

  祁五没有易容,是以他的真面目示人,这么一笑,这可谓是姿容绝世,秦姝看了,目光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艳。

  长得这么好看,又充满阳刚魅力的男人,她真是生平仅见。

  不似美少年那么精致,雌雄莫辩,也不似名门公子那种养尊处优的小白脸,他是属于特别男人味的那种好看。

  秦姝很快就回过神来,嗯了一声,走过去从他对面坐了下来。

  秦姝想了很多种情景,也想过到了之后,怎么跟他说,就是没想到,他们就像是老朋友见面一般,这么平淡地打着招呼。

  坐下之后,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祁五仿佛是无声胜有声,只含笑静静地看着秦姝。

  而秦姝也不是会躲闪别人目光之人,也静静地回视着他——

  嗯,她可以光明正大、仔仔细细地打量他的容貌了。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何况是这么罕见的美男子,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只是,想到自己的来意,还有双方的立场和身份,秦姝还是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静。

  “祁王大驾光临应天府,又约我一见,到底有何贵干?”

  祁五闻言,却是轻轻笑道:“看来,素莲妹妹还是很关心我呀!我很高兴。”

  他封王的日子并不久,对方却已经知道了,说明她也是一直关注自己的。

  秦姝闻言,顿时皱了下眉头,说道:“我记得,我曾经警告过你,不要喊我素莲妹妹。”在信中一直写素莲吾妹也就罢了,见面还这么喊,真是让人受不了。

  “为什么?”祁五并未生气,反而感兴趣地问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呀,还能增进感情。”

  秦姝淡淡解释道:“第一,我年纪比你大;第二……”

  顿了顿,秦姝紧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道:“我不叫素莲。所以,不要再这么喊了。”

  祁五闻言一怔,心中暗道果然,脸上却带着一丝疑惑问道:“那我该喊你什么呢?我事先声明,我是不会喊你秦夫人或者秦太夫人的。”

  秦姝到底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也不觉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名字对她来说只是个称呼而已,便说道:“我单名一个姝字,静女其姝的姝。”

  祁五闻言,笑得更开心了,顿时从善如流地说道:“姝妹。”

  秦姝盯着他的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不准这么喊我!要么你连名带姓地喊我,要么你就不要喊。”

  “我不同意!”祁五非常严肃地拒绝,“我觉得,依照我们的关系,完全可以不必如此生分。”

  “我只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秦姝亦是严肃地说道。

  “那好吧,姝儿。”祁五叹了口气,仿佛认命了。

  秦姝快被他的厚脸皮给气笑了,这人怎么就说不明白呢!

  还有,姝儿也比姝妹好不了多少,一样很肉麻!

  “好了,不要这么生气,不就是一个称呼而已嘛?你若是喊我五哥,我一点也不在意。”祁五好意安抚她道。

  “我比你大!”秦姝暗暗咬牙,再次强调道。

  刚说完,她就想要扶额。

  她到底在跟他谈什么鬼东西?这不是她的本意。

  她来见他,可不是来跟他争论这些的。

  “姝儿怎么知道你比我大呢?难道姝妹知道我的年龄?”祁五依旧饶有兴趣地问道。

  秦姝冷笑一声,说道:“我肯定比你大,这点毋庸置疑。”

  我两世的年纪加起来,都可以当你妈了。所以赶快放弃吧,小子!

  看出秦姝的坚决,祁五果然松口了,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喊你姝姝吧!”

  不等秦姝发飙反驳,祁五果断转移话题,正色说道:“我这次来应天府,其实是专门来见你的。”

  秦姝微微一愣。

  祁五却没有继续说。而是用一旁小火炉里烧开的热水,替他们沏了一壶茶,他沏茶的动作,自然、简单、利落,完全没有多余的姿态,明明十分随意,看起来很是流畅优雅。

  看着他沏茶的动作,秦姝也变得心平气和起来。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像是小孩一般,跟他争论称呼和大小,顿时失笑不已。

  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何必在意呢?

  “请用!”祁五沏好茶之后,便招呼秦姝用茶。

  “谢谢!”秦姝接过茶盏,向他道谢。

  并有些好奇地端起来,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才小心抿了一口,含在嘴中,用舌尖尝了尝茶叶的味道,随后才慢慢咽了下去。

  不得不说,祁五泡茶的手艺很不错,不但赏心悦目,泡出来的茶似乎也更好喝一些。

  当然,也有可能是秦姝的心理作用。

  祁五喝茶的空闲,看了她一眼,唇边溢出一丝笑意,却也没有说话。

  等两人放下茶盏,秦姝才赞道:“茶好,手艺也好。”

  “你喜欢就好。”祁五看着她的眼睛,眼中带着几分笑意,轻轻说道。

  秦姝看着他那双含着真诚和笑意的眼睛,不知为何,有点心跳加速。

  她慌忙移开了眼睛。

  真是要命了,果然是男色误人吗?

  祁五唇边的笑意又深了一些。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笑的人,然而见到秦姝之后,他似乎时刻都在笑着。

  “我是真心想要跟你在一起。”祁五继续说道。

  “不可能!”秦姝立即看向他否决道,“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不说我们立场问题,就是我自己,也没想过要嫁人。”

  她有儿子就足够了。

  “何况,以你的权势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非要跟我这个已经升级做祖母的人在一起?”秦姝叹了口气劝道。

  这若是说出去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祁五突然伸出手,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禁锢着她不让她逃离,他紧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这么久了,我觉得你应该已经看清楚了我的心。我祁五从没有喜欢过任何人,可我认准了你,便一辈子只看你一人。没有你,我此生都不会儿女情长。我放下一切,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你,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我的心吗?”

  祁五察觉到秦姝对自己抗拒小了一些,他心中暗暗欢喜,他继续说道:“你担心的那些,根本不是问题,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我们在一起很快乐,何必去想那么多。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珍惜每一次见面的机会。姝姝,秦佑安已经长大了,而你还年轻,你也该为自己想想,寻找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将重心都放在你儿子身上。”

  秦姝感觉到了祁五的真心,甚至她还觉得他说得很道理,几乎快被他给说服了,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告诉她这是不对,她不应该这样。

  她如果答应了他,将来肯定会很为难。

  万一佑安知道,她跟他的将来的竞争对手不清不楚的,他会怎么想。

  她应该拒绝他才对。

  “不,不行……我不能答应你!”秦姝终究还是拒绝了他,并用力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

  其实,她会感到这么为难,这般动摇,也是因为,她心底对祁五的确有好感,要不然,她一开始就断然拒绝了。

  ------题外话------

  咱们男女主年纪都不小了,感情戏就不墨迹了,速战速决吧!哈哈

  Kriston送了10颗钻石

  樱清翼送了9朵鲜花

  (https://.biqugex./book_26235/1320249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