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五十九章 真正的姐妹(二更)
  秦姝用过晚饭之后,萧如萱又来了,将东园里发生事完完整整地跟秦姝说了一遍。

  “辛氏跟吴氏因为一点琐事起了一点口角,吴氏性子比较急躁,就忍不住推了辛氏一把,结果,不小心将辛氏给推到了,没想到辛氏就直接躺在地上起不来了,还落了红,这才觉得麻烦大了,急忙命婆子过来给太夫人禀报,所幸,孙郎中来得及时,孩子暂时保住了,只是接下来依旧要好好修养,否则的话,恐怕还会……”萧如萱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辛氏怀孕才堪堪一个半月而已,月份太浅,也亏了孙郎中医术高超,又很擅长这一块,要不然,这孩子早就没了。

  秦姝听到孩子没事,也松了口气,说道:“没事就好。”

  “孩子保住了,没有发生不可挽回之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萧如萱也一脸庆幸地附和道。

  秦姝见她诚心实意地感叹,有些不太理解她想法的同时,对她的品性,也颇为佩服。

  “那吴姨娘又是如何处置的?”秦姝问道。

  萧如萱恭谨说道:“这件事的起因,本是由辛氏主动挑起,吴氏不善言辞,气急之下便推了辛氏一把,结果差点酿下大错。由于她事先并不知辛氏已怀有孕,并非有意蓄谋残害大元帅子嗣,又真心悔过,因此,妾身便从轻处罚,只命人杖责十下,禁足三月而已。”

  “可!”秦姝点了点头,顿了顿,她忽然问道:“这辛氏到底是哪家的女儿?”

  秦姝对东园那些侍妾们并不关心,甚至没怎么见过她们,对她们自然不了解了。

  所幸,萧如萱倒是对她们的家世如数家珍。

  “辛姨娘出身应天府世家辛家,不过是比较远的旁支,因为父母早逝,被接到辛家本家照顾,她跟辛家嫡出小姐一起长大,相交甚密……”

  随后,萧如萱又跟秦姝介绍了一下这位辛家的大小姐。

  这位辛家大小姐跟梁诗兰还有些关联,两人年纪差不多,辛家家世虽然不及梁家那般清贵,底蕴深厚,却也差不了太多,而且,辛家也像梁家那般清高,跟各大家族都有些往来,还经常修路、修桥、施粥,百姓间的名声也不差,辛家大小姐和梁诗兰这两位家世、样貌、才华都差不多的人,自然也常被拿来比较,两人经常暗中较劲,谁也不肯服谁。

  就连她们的未婚夫,家世都差不多。

  可惜的是,辛家大小姐最终跟未婚夫喜结连理,而梁诗兰的未婚夫,却投靠了泽王,以至于梁诗兰被牵连到无人敢娶的地步。

  说辛姨娘跟辛大小姐相交甚密,那只是好听的说法而已。实际上,辛姨娘只是辛大小姐身边的一个小跟班,她的地位,甚至还比不上辛大小姐身边的大丫鬟,对辛大小姐卑躬屈膝,处处奉承讨好。

  梁诗兰之前从来都没正眼瞧过她。

  若非辛姨娘长得实在好看,又颇会说话,梁诗兰根本不会注意到她。

  没想到,她竟然被辛家送进了大元帅府,还成了大元帅的姬妾。

  如今,辛大小姐依旧做她的大少奶奶,而梁诗兰却只能灰溜溜地被抬进了大元帅府。若是执掌中馈的贤妾也就罢了,偏偏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妾室,比那那些贱妾只略高一层而已。

  如今,梁诗兰曾经的死对头跟前的一条狗,竟然比她还提早怀上身孕,若是生下儿子,说不定还能获得一个正式名分,跟她平起平坐,就是超过她也不是不可能,梁诗兰岂能甘心?

  萧如萱一向是个有心人,对于后院这些人的身份来历,她都做过功课,因此,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秦姝问起的时候,她也对答如流。

  而那位辛姨娘之所以跟吴姨娘起争执,不过是因为吴姨娘是她们中间最漂亮的那个人,想要挤兑她罢了。

  吴姨娘长得极为美丽,在这些美人中,亦是佼佼者,只是她不善言辞,也不太通文墨,更比不上别人多才多艺,甚至连身世都差了一截,也没多少心机,大家不欺负她欺负谁?

  平时,那位辛姨娘怕是也没少撩拨她,这才引得吴姨娘忍无可忍,对她动手。

  辛姨娘应该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否则,她肯定会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养胎,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吴姨娘。

  跟草包美人一般的吴姨娘比起来,萧如萱更不喜欢辛氏,不过,秦姝问起的时候,她依旧秉持着公正的原则,客观地叙述这件事,其实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谁是谁非,太夫人自有计较。

  秦姝沉吟了一下说道:“这辛氏,你也要让人敲打她一下。让她好好养胎,别没事找事。虽然此事她是受害者,然而她并不冤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咎由自取。”

  “是。”萧如萱躬身应道。

  “不过,她既然怀了身孕,到底是对秦家有功,各等份例都比其他人多加一等,再拨两个经验老道的嬷嬷过去伺候,每天请孙大夫替她诊一次脉,尽可能地保住腹中的胎儿。”秦姝说道。

  再怎么说,这也是佑安的子嗣,秦姝不可能置之不理。

  萧如萱再次应“是”。

  “对了,太夫人,还有一件事。”萧如萱忽然对秦姝说道。

  “什么事?”秦姝稍稍打了个哈欠问道,显然已经有些累了。

  而冬雪已经指挥者丫鬟婆子,端水给秦姝卸妆洗漱了。

  “我来吧!”萧如萱让冬雪退到一边,亲自服侍秦姝。

  秦姝刚要推辞,萧如萱就恭谨含笑说道:“能够服侍太夫人是妾身的荣幸。平时我们想要给太夫人尽孝都不可得呢,如今难得有了这个机会,您就让妾身好好服侍您一回吧!”

  见她态度如此坚决,秦姝只好同意了。

  不得不说,萧如萱的动作很轻柔很舒适,好似做惯的一般。

  秦姝想到关于萧如萱的身世和她之前打听到的消息,知道她在家里,应该是经常亲自伺候其病重的母亲的,所以,才会如此熟惯。

  卸掉钗环和妆容之后,萧如萱才继续说道:“今天周家送来拜帖,打算上门拜访太夫人,请您拨冗相见。”

  说完,将周家的拜帖奉上。

  秦姝很忙,一向很少有在家的时候,因此,想要见她,需要提前下帖子预约,否则,就得碰运气了,而且还不礼貌。

  上一次,徐夫人就没有按照这个流程来,而是突然上门,自然是见不到秦姝了。

  当然,她上门的目的,是为了看望自己病中的女儿,倒不是专门来见秦姝的。

  秦姝接过帖子来看了看,随后笑道:“好了,我知道,就将时间定在三日后吧!”

  这个周家,自然就是周真儿的娘家了。

  周家也跟着来了应天府,并在此安家落户,因为周明很出息,周真儿又是大元帅的妾室,周家在应天府也颇有几分脸面,说起话来,甚至比大元帅的正经岳家徐家,还要管用一些。

  只是,温氏已经很久没有上门来过了。

  以前两家离得远的时候,两家联系尚算紧密,现在离得近了,反倒是有些疏远了。

  这也跟周真儿不在应天府有关。

  没有周真儿做纽带,温氏平时也不太好上门。

  再说,秦太夫人一直那么忙,又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去了也不过是白白尴尬罢了。

  这次温氏主动要求拜访,秦姝大概也猜得出是因为什么。

  周家能忍到现在才跟她开口,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萧如萱走了之后,秦姝洗漱完毕,换上睡衣,就上床歇息了。

  躺在床上,秦姝忍不住伸手摸着自己的嘴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丝炙热,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秦姝翻了个身,忽然想起祁五送给自己的生辰礼物,心神一动,就进了空间。

  空间的卧室里,秦姝开了灯,将祁五送给自己的那个非常精致小巧的木匣子拿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放着一枚祖母绿翡翠平安扣,它只用一根简单的线绳穿起,又穿几颗翡翠小珠子作为装饰,看起来美丽高贵又灵动,秦姝越看越是喜欢,不由欢喜地将它挂在了胸前。

  既然进了空间,秦姝也不打算出去了,便直接在这里歇下了。

  在秦姝进入梦乡的时候,有些人却怎么也睡不着。

  周府。

  周大年和其妻温氏,尚未歇息。

  如今的周家,早跟往日不可同日而语了,吃穿用度,还是排场,都不必那些富贵人家差。

  儿子争气,女儿嫁给了大元帅,甚至连孙子都有了,几乎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可是,温氏现在还是有些愁眉不展的。

  为了就是她那个不省心的女儿。

  若非她一直跟女儿有书信往来,她竟不知道,女儿是被大元帅责罚,才会留在旻州的。

  周真儿是识字的,但是识字不多,更别说是写了。

  但是,她身边,却有识字之人。

  在她的帮助下,周真儿才能跟她通信,被留在旻州的一年半来,她闲来无事,也跟着那人识了不少字。

  她一开始在合州的时候,就打算接周真儿回来的,没想到,周真儿却给她来了信,告知了她事情的始末,让她暂且不要去求大元帅,等过段时间,大元帅息怒了,再提此事不迟。

  温氏吓了一跳,果然暂时断了这个念头。

  所幸,自家女儿被大元帅厌弃一事,并没有传出来,对于周家并没有太多影响,周家自然也不会主动嚷嚷出来。

  到了应天府之后,太夫人又跟着大元帅出去打仗,后来,又是涝灾又是流民,路上既不好走,也不安全,大元帅又忙得很,温氏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提起此事。

  温氏也知道,真正无情的是大元帅,最不好说话的人也是他,少不得这件事要落在太夫人身上。

  大元帅至孝,只要太夫人同意了,他断然没有不同意之理。

  如今,大元帅出征,正是向太夫人提出此事的好时机。而且,真儿也来信表示想他们了,应该也做好了回来的准备。

  等大元帅打完仗,真儿也接回来了,皆大欢喜。

  真儿如今长进了许多,身边又有了一个好帮手,想要复宠,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希望太夫人看在我们两家以前的情分上,答应将真儿接回来。”温氏叹了一声说道,“真儿她只是耳根子软,容易轻信别人,也容易犯糊涂,做出一些不过脑的事情来。其实她本性很单纯,没有坏心,太夫人应该很清楚她的性子才是……唉……”

  温氏显然有些为自家女儿开脱抱屈,全然忘了当初,周真儿在背后是怎么跟她说秦姝的不是的。

  “当初咱们就不该将真儿嫁给大元帅,若是嫁给一个普通的男人,真儿哪会遭这种罪?”

  “你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周大年不愿意听这些,因为这婚事本是他一手促成的,“嫁给大元帅有什么不好,有我们周家做她的后盾,真儿不会有事的,咱们女儿将来的造化可大着呢!”

  万一大元帅成就大事,将来真儿一个妃位是少不了的。

  “这谁说得准呢!”温氏担忧地道,“可不是只有咱们大元帅有争夺天下的资本。不说去年称帝的龙兴帝,就是跟元帅打仗的泽王,还有西边的……”

  “行了行了,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以后你可不准说这种丧气话。”周大年语气恶劣地打断了她的话,“你这是在诅咒大元帅,还是在诅咒自己的儿子?大元帅若是完了,咱们周家也会玩完,更别说你儿子了。”

  “我这只是随口说说。”温氏嘟哝道,“咱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当然是盼着大元帅好了。也不知道真儿现在在做什么?瘦了没有?想到她一个人被留在了旻州,我的心就一抽抽的疼。”

  周大年也沉默了。

  旻州,元帅府。

  旻州有留下来镇守元帅,请示了秦佑安之后,镇守元帅也住了进去,只不过,秦太夫人当初居住的正院,却没有人住,暂且封存。他们基本住在了以前徐召廷曾经住过的西路几进院子里。

  而周真儿作为大元帅的妾室,依旧住在原来的院子里,在整个人元帅府里,宛如鹤立鸡群一般。

  但因为她身份的特殊性,倒是没有人来找她麻烦,甚至还得对她恭恭敬敬的。

  当初,秦佑安留下来的监视她的人,也被看成了保护她的人,周真儿除了不怎么自由,不能随便出元帅府的大门外,小日子还是挺悠哉的。

  此刻,周真儿正跟一名花容月貌,楚楚动人的二八佳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亲密地说着悄悄话。两人情如姐妹,经常同吃同住,亲密至极。

  至少在周真儿看来是这样。

  “楚柳妹妹,用不了多久,接我们的人,应该就会来了,等到了应天府,我一定会给你做主,给你许个好人家的,有我在,没有人会看轻你。”周真儿认真地对她许诺。

  王楚柳闻言,美眸微微一闪,柔声说道:“周姐姐,你待我真好。我也不求嫁得多好,只要那人能一心待我,我就满足了。”

  “那怎么行?”转过身来,看着她说道,“妹妹你长得这么美,简直是我平生仅见,又温柔知礼,一般的男人哪配得上你?我一定会替你选一个才貌双全,能够护得住你的夫君的。”

  王楚柳是她的丫鬟小蝶外出替她买东西的时候,救下来的女子。当时,大元帅等人也不过刚离开两个月而已,那时,王楚柳她正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追捕,小蝶也跟周真儿一样,富有同情心,很是看不过去,立即打出了元帅府的旗号,让身边的护卫出手,救下了这名女子。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王楚柳是名官宦出身的大家小姐,只是如今身逢乱世,府邸被乱民给攻破了,她好不容易在家养护卫的庇佑下逃了出来,却被无良下人背叛,卖进了青楼,所幸,她一直装乖卖巧,麻痹众人,伺机逃跑,终究找到机会逃了出来。

  可惜,很快就被发现了,若非遇到了周真儿的丫鬟小蝶,她恐怕早就被抓回去了。

  因为,她无家可归,无处可去,便被周真儿留在了身边,姐妹相称。

  温氏口中的那个帮手,说的就是王楚柳。

  在心中,周真儿极力夸赞王楚柳,惹得温氏和周大年都对她印象大好,甚至还想要收她为义女呢!

  王楚柳脸一红,羞赧地说道:“那我就先谢过姐姐了。只是,我不太想离姐姐太远,否则,我岂不是要时常见不到姐姐了?”

  “那好办!妹妹跟我想得一样,我心里也舍不得,妹妹远嫁呢!”周真儿说道,“大元帅手底下有很多没有成家的年轻小将,个个前途无量,到时候任你挑选。可惜我哥哥已经成亲了,否则,我非要让你当我的大嫂不可!”

  王楚柳好似害羞一般,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周真儿都差不多睡着了,王楚柳才轻声说道:“若是能跟姐姐做真正的姐妹,那就好了。”

  ------题外话------

  上一次精品推被我自己作没了,这是本书第一次精品推,绝不能掉链子,这几天都会多多更新的,亲们也多多支持呀,拼啦!

  谢谢藤和艾莉欧、草の露、展千灵三位亲亲的(5热度)评价。

  月票——

  草の露投了1票

  南宫溟夜投了1票

  玉壶儿投了1票

  七彩幻投了1票

  Kriston送了5颗钻石

  (https://.biqugex./book_26235/1326747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