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七十六章 铁面无私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秦佑安看着她问道。

  周真儿哪还敢说什么,跪在地上哭着摇了摇头,见面的欣喜,早已经被恐惧代替,此时,她已经想不起来以前的那些美好的回忆了,反而想到了在旻州时,差点被秦佑安掐死的那一次。

  那种窒息、恐惧、绝望,她至今想起来依旧忍不住瑟瑟发抖。

  原本,她差不多已经忘记了那件事,以为上次不过是个例外,可现在,她又彻彻底底地回想了起来。

  她当时就已经明白,佑安对自己没有多少感情的,随时都能被他抛弃或者杀掉。

  那时候,她是真得畏惧着秦佑安。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在旻州时众人对她的奉承和王楚柳对她的安抚、引导,她渐渐地就忘记了秦佑安的可怕,时常对人炫耀大元帅对自己的好,谎话说多了自然就成了真,何况,她说得也并非全然都是谎话,她越来越不相信秦佑安对自己无情了。

  认为他只是当时太气愤了,所以才会对自己动手。

  他肯定还是在意自己的。

  所以,她千方百计地想要来到应天府,想要见到秦佑安。

  她以为佑安见到自己,肯定也会同样惊喜,就算以前有些芥蒂,肯定也不会放在心上了,可是,迎接她的却是秦佑安无情的对待。

  她心里其实知道原因,不过是因为她之前又不小心得罪了太夫人罢了。

  可是,她当时真得不是故意的,太夫人也原谅她,为什么他还要这么对待自己?

  周真儿觉得老天对自己太不公平,自己的命实在太苦了。

  但即便如此,周真儿依旧没想过离开秦佑安,对她来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何况,爹早就说了,秦佑安非同凡响,她还等着以后做娘娘呢,她怎么舍得离开?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她再怎么不好,也是秦府的第一妾,前程差不了。

  她以前是有点膨胀了,以后只要注意一点,不再对太夫人不敬就是了。

  至于秦佑安的宠爱,她现在是一点都不敢想了。

  因此,周真儿肿着脸,悲悲切切地说道:“大……大元帅,妾知错了,再不敢没规矩了,再不敢忤逆太夫人了,求求您,饶了妾吧!”

  说完,就深深地叩下身去。

  秦佑安冷哼一声,说道:“周氏,你是不是一直把本帅的话当耳旁风?还记得我在旻州时,跟你说过什么吗?我说,你下次再敢对娘亲不敬,我必杀你!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娘心软,将你撵回娘家也就罢了,我也不会继续追究。偏偏你又厚着脸皮回来了,还没有一丝悔过之心,你说,我有什么理由饶了你?”

  就在这时,萧如萱以及梁诗兰也到了,听到这话,也不由倒抽一口冷气,眼神落在了吓得瘫倒在地的周真儿身上,不知是该叹息怜悯,还是说她自作自受。

  当日的情景,萧如萱是最清楚的,如今,见到周真儿如此下场,也不觉得太过意外。

  她一直都知道,最冷血无情,最难缠的人,绝对不是太夫人,而是大元帅。大元帅至孝,她们可以对大元帅不敬,但绝对不可以对太夫人不敬,否则,就是触了大元帅的逆鳞,哪还有什么好下场?

  沈氏和周氏就是前车之鉴。

  后宅的这些女人,只要有点心,不像周氏这般蠢,都不可能对秦太夫人不敬?何况,秦太夫人还是她们的婆婆,岂有不孝顺之理?

  周家以前是跟秦家交好,但周氏既然已经嫁进了大元帅府,最首要的身份,就是秦家的妾室,第二点,才是周家的女儿,偏偏周氏还常常以周家女的身份自居,常把两家的交情和对秦家的恩情挂在嘴边,并经常以此来压制她们,凸显自己在秦家的特殊地位,失去了为妾者的本分和分寸,常常做出出格的事情而不自知。

  如此一来,她不出事才怪?

  萧如萱在心底叹息着。

  梁诗兰却是有些冷漠,乃至无动于衷了。

  她本就非常瞧不上周真儿,根本没有把她当做对手,大元帅怎么可能会看上她呢?

  如今她倒霉,也在她意料之中。

  她连幸灾乐祸都不屑。

  周真儿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突然想起了当初在旻州的时候,大元帅的确是说过这种话,她当时虽然害怕,但真没把这句话当回事,只以为大元帅是吓唬自己罢了,再加上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了,她就更加不放在心上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