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七十八章 病逝(小修)
  “怎么没有?”秦佑安叹道,“那沈氏以前不就给娘委屈受了?”

  他只要一想到沈氏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就觉得心中愧疚不已。

  也怪他被前世的记忆影响,太过相信沈氏的品性了。

  “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秦姝收敛了笑意,不在意地说道。

  沈静芳做错了事情,但也受到了该有的惩罚,如今再提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何况,她也没真把我怎么样?”秦姝继续说道。

  秦佑安对她的话却不能苟同。沈静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都能暗地里搞小动作,甚至,还明晃晃地表达过对母亲的不满,被关了紧闭之后,不但不思悔过,反而变本加厉,处处针对母亲,如此,已经是极为不孝了。所幸,她没什么势力,手段也施展不开,只能暗地里耍一些小心机,挑拨别人动手,虽然没有真得伤到母亲,却也令母亲受了些委屈。

  若是留着她,等她以后翅膀硬了,以她的心机和能耐,可就不是小打小闹那么简单了,而是对母亲实打实的威胁。

  对于自己的枕边人,秦佑安还是非常了解的。只是以前,他被感情和信任蒙蔽了双眼,没机会将她彻底看透罢了,她也没机会在他面前露出这副面容。

  以沈静芳的所作所为,本该早早就处置了,但母亲却顾及他的感受,到底留下了她一条小命。

  明明受了委屈的是母亲,可他却依旧接受了这个提议,留下了沈氏的性命,保留了她的正妻之位和体面,也算是全了前世几十年的夫妻情义,但也仅此而已了。

  母亲越是替他着想,他越是不能容忍沈静芳有一丝一毫伤害到母亲的机会,否则,他一定会后悔、内疚一辈子,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想到此处,秦佑安神色坚定地对秦姝说道:“那沈氏病得也够久了,也是到了宣布她死讯的时候了。”

  秦姝微微蹙了蹙眉,说道:“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现在宣布她病逝,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秦佑安淡淡地说道,“现在时局紧张,随时都可能引起战端,葬礼什么的可以一切从简,何况,谁都知道沈氏之前犯了大错,就算葬礼简单一些,大家也不会说什么。这件事拖得越久,越容易出麻烦,还是趁早解决了好,免得多生事端。”

  秦佑安虽然没有真要了沈静芳的命,但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所作所为,再加上对母亲的愧疚,还想要让他给沈静芳操办一个盛大的葬礼,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听他这么说,秦姝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点了点头,笑道:“就依你的意思办。”

  她自然更不愿意让沈氏再继续占着正室的位置了。

  不过,沈氏一旦病逝,这正室的位子就空出来了,恐怕又不得消停了。

  按照秦姝的意思,与其选一个不知根底,不合心的儿媳妇,倒不如从那些早已经进门的人中选,比如萧如萱,她对萧如萱是真满意。

  可惜,想要扶正萧如萱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佑安那一关就不太好过。

  佑安骨子里其实是个很看重规矩的人,他不会允许将妾室扶正,否则,他自己立身都不正,上行下效,成了风气,这规矩不就乱套了吗?影响太大了。

  原本,佑安的出身就是短板,很容易被一些清高的文人的或者书香世家的攻击,若是做事再不靠谱,肆意妄为,连规矩都不顾,肯定也会被人大批特批,大肆抨击,就算不敢说的,也会在私底下嘲笑,谁也不能小瞧读书人的影响力,无论是是治国还是平天下,的确少不了这些人,所以,他还是要注重自己的名声的。

  秦佑安就算看重萧如萱,也不至于为了她,做到这种地步。

  扶正妾室,对他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他根本从未想过这一点。

  秦姝心里也明白,所以,没有劝过他。只是,心中不免为萧如萱感到可惜罢了。

  秦佑安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决定了的事情,根本不会拖延。

  三天后,就传出了大元帅夫人沈氏病逝的消息。

  其实,沈静芳自从被关禁闭之后,她的存在感已经很低了,自从她“病”了之后,几乎就成了大元帅府的隐形人,谁都知道,现在掌权的是萧如萱,就算夫人之间的交际,也是萧如萱出面。

  不过是几个月的功夫而已,大家几乎都将沈静芳给遗忘了。

  所以,当沈氏“病逝”的消息传出之后,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投入湖中,没有引起太大的涟漪,甚至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就连沈氏的葬礼,也是一切从简,低调无比。

  然而,即便如此,也将大家折腾得不轻。沈静芳到底是以秦大元帅之妻,成国公夫人的身份下葬,总不能太寒酸的,葬礼该有的礼节和程序还是要有的。

  秦姝从始至终都没露面,一切都是萧如萱操办的,对外只说伤心过度,病倒了。

  事实如何,大家都清楚,不过是说得好听罢了。

  即便是做戏,秦姝也也不愿意。她不想给沈静芳这个体面。何况,沈静芳又没真死了。

  沈静芳的死讯传出之后,整个徐家都懵了。

  徐家虽然说已经放弃了沈静芳,但到底养了多年,她死了,他们岂能不伤心?何况,他们还在她身上花费了诸多心血,还等着她再次翻身以后,提携徐家呢!

  虽然,这个希望很渺小,但总有一个盼头。

  明明他们都想办法把周真儿从旻州接回来了,甚至他们还没来得及跟周家接洽,这沈静芳就死了,除了伤心愤怒之外,还有一种计划落空的失落感。

  就算徐夫人对沈静芳怨恨无比,心存不满和埋怨,听到她的“死讯”之后,也不免伤心落泪,想起了沈静芳的诸多好处来。

  何况,当初因为徐家不肯要那一纸休书,宁愿选择让沈静芳“病逝”的缘故,她也对沈静芳隐含意思愧疚。

  而徐慧珠听到这个消息后,更是大吵大闹,宛若癫狂。后来直接没人打晕了过去,她才消停下来,醒过来后,就待在房间里默默流泪。让徐氏夫妇都心疼得不得了。

  徐夫人擦着眼泪说道:“怎么会这么快呢!我原本以为,秦大元帅回来后,静芳的情况会好一些,到底是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哪,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一点夫妻之情都不顾,静芳就这么去了……”

  徐召廷也悲伤地叹息道:“都怪我,没有早点去周家商议此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这哪怪得了老爷!”徐夫人气愤地说道,“是周氏不争气,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她弄回来,结果,她才回来几天呀,就被送到娘家去了,我们怎么好意思再跟周家谈这事。要怪,只能怪我们错估了形势,高看了这周氏。”

  徐召廷懊悔至极,说道:“谁知道这周氏这么没用呢!早知道,我们就不费这个力气了,还为了她得罪了秦府,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说到这里,徐召廷忽然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说,会不会是我们之前的行为,惹得秦大元帅生气愤怒,他才这么急着让静芳‘病逝’,以此来警告我们呢?”

  一听这话,徐夫人立即就不哭了,整个人都有些呆呆的。

  “不至于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害死静芳的,岂不就是成了他们了?

  “静芳,我的好女儿,是我们对不起你呀……”愣了半晌后,徐夫人又哭了起来。

  徐召廷心中的愧疚,几乎要将他给淹没了,难看至极。

  “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徐召廷想了半晌,越发觉得不甘心,他是不敢对秦家怎么样,但对周家,却不用有太多顾忌。徐家就算落魄,徐家的门第也比周家要高。

  要不是为了周氏,他们徐家何至于沦落至此,连大元帅府的大门都进不去了,更别说,还为了周氏葬送了静芳的性命。

  这件事,他们必须得记到周家头上。

  “那你想怎么办?”徐夫人泪眼婆娑地问道。

  “我得去找周家,至少要让他们承我们的情,静芳不能白白死了。”徐召廷说道。

  徐夫人先是一惊,随后有些失望地说道:“找周家有什么用?没看到周家都自身难保了吗?你难道不知道周氏已经被贬为侍妾了吗?前几天,秦家连周家送去的下人都送回来了,让周家很是没脸呢!”

  “那又如何?”徐召廷板着脸说道,“至少他们家的女儿还没死呢!若不是我们,他们女儿现在还在旻州喝西北风呢!哪有现在的好日子?他们得感谢我们。”

  “老爷的意思是,咱们要跟周家合作吗?”徐夫人问道。

  徐召廷点了点头,说道:“周家现在蒸蒸日上的,区区一个周氏,也影响不到周家,跟周家交好总没错。再说,这也是他们欠我们的。如今静芳死了,我们徐家再无依靠,也只能另找靠山了。”

  “不是还有小王氏吗?”徐夫人很不愿意降低身份跟周家结交。

  徐召廷道:“我们双管齐下,岂不是更好?总之,靠山和盟友也越多越好,徐家不能这样下去了。”

  徐夫人闻言,也缓缓点了点头。

  ------题外话------

  又更晚了,今天卡文啦……

  感谢小天使们的礼物——

  niuniu551920送了50朵鲜花(^_^,谢谢妞的花花,么么)

  570471040投了1票(5热度)

  159**7536投了2票(5热度)

  盈盈英英投了1票(5热度)

  少辉奥奥投了4票(5热度)

  月票——

  xuan轩宝贝00投了1票

  niuniu551920投了5票

  伯牙投了1票

  570471040投了2票

  沐丶子言投了2票

  183**3537投了1票

  180**8718投了1票

  lxgy033投了1票

  nihaopuyan投了2票

  少辉奥奥投了1票

  139**2866投了2票

  (https://.biqugex./book_26235/1340627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