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一章 得寸进尺
  等传话的人下去之后,傅景山才重新坐了下来,满面笑容地抚摸着椅子的扶手叹道:“哎呀,朕真是没有想到,石将军竟然能逃出生天,真是佛祖保佑呀!”

  说着,他看到了一旁含笑不语的秦姝,一拍额头说道:“哦,对了,忘了说了,石将军是朕麾下的一名女将,想必跟秦首领大概也有很多共同话题可聊,秦首领不妨跟石将军多交流交流。”

  秦姝微微颔首了一下,正要告诉他自己早已跟石冷玉认识了,就见傅景山突然收敛了笑意,再次说道:“对于刚才那个问题,秦首领是不是应该再重新考虑一番呢?如果不将汴梁夺回来,我们怕是无处可去了,总不能去打搅成国公吧?”

  “当然了,我可以让我手底下的大将辅助秦首领,还可以将周围州府的兵力重新召集起来,总能凑出两三万兵马,如此一来,我们的兵力也未必会比大焱差多少,再加上火炮的威力,不愁不成事。”

  傅景山说完,就殷切而又紧张地看着秦姝,希望能从她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可惜,他注定要失望了。

  秦姝根本不可能帮助他多的汴梁,她是来救援对方不假,可她也绝不希望他能恢复往日的实力。

  像傅景山这种人,在乱世中有先天的优势,生命力和恢复力都很强,只要给他一年的时间,他就能兵力重振,再次称雄。

  而秦姝来的目的,只是想要杀了傅景山,然后挟制傅成文然后名正言顺地占领他们的地盘,可不是真得替他卖命来的。

  心中虽然这么想,可秦姝表面上却露出几分动摇之色,好似有些被他说动了。

  “周天子的话也有些道理,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我还要好好考虑一番。”秦姝没有把话说死。

  傅景山闻言,心中却是欣喜万分,只要对方不是坚决拒绝这件事,那他就有办法说服她替自己卖命,他立即就要趁热打铁多说几句,却听秦姝突然转移了话题,问道:“周天子,不知道令郎伤势如何了?昨晚,是我的手下失礼了,万一周太子出了什么事,我也心中有愧。”

  傅景山此刻正想要奋力争取秦姝的好感,哪还会在意这点小事?连忙摆手说道:“秦首领言重了,这件事本就是犬子有错在先,冒犯了秦首领,他受一点教训也是应当的,何况,他的伤势并不重,养上两天就好了,秦首领实不必放在心上。”

  “没事就好。”秦姝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地样子,“我手底下的那些人都是粗人,虽然有些本事,但都有些桀骜不驯,我又是个女流之辈,难以服众,所以……”

  说到这里,秦姝未尽的话语中,似乎带着几分无奈。

  傅景山了然地点了点头,似乎很明白她的处境,劝道:“人越是有本事,越是恃才傲物。便是我麾下,也有不少难以管教之徒。其实,在我看来,秦首领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两人又针对御下这一点讨论了一番,互相说了一些自己遇到的烦恼,看起来竟然比之前都亲近了一些,有几分朋友的意思了。

  恰好这时,石冷玉到了。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带着石蕊和石英。

  昨晚石蕊跟红莲军一起住在了城外,直到今早,石冷玉随着程志才等人跟红莲军汇合,石蕊才跟石冷玉重逢,得知石冷玉要进城拜见主公,便随着一起来了。

  石冷玉身上厚重的盔甲已经脱下,换上了黑色的劲装,因为受伤又赶路了的缘故,她的脸色不太好看,惨白中透着些许的疲惫。

  她一进来,就单膝跪地,抱拳说道:“末将石冷玉见过陛下。”

  这一行动,就牵动了伤口,脸色又白了一瞬。

  石蕊和石英也一同行礼。

  傅景山见状,连忙笑着抬手道:“石将军免礼,石将军一路辛苦了。”

  他有意借石冷玉拉近和秦姝的距离,在再加上他现在无人可用,必须要倚重她,因此十分和颜悦色

  “谢陛下。”石冷玉这才站起身来。

  傅景山又勉励了她几句,又稍稍询问了几句话,得知石冷玉手底下还不到两千的人马时,他的眉头先是皱了一下,随后又舒展开来,这才指着一旁坐着的秦姝对她介绍到:“石将军,快来见过秦首领。秦首领可是真正的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你若是有幸能得秦首领指点一二,想必会受益匪浅。”

  其实,他就是不说,石冷玉也会这么做,在路上时,她也询问了程志才将军一些关于秦首领的问题,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后,对她也是颇为敬服。而且,红莲军训练有素,英勇杀敌的样子,也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此时,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手底下的士兵,的确比不上红莲军。

  不说别的,只说精神面貌,就跟红莲军的那些女兵差了一大截。红莲军的女兵,均是腰杆笔直挺拔,意气风发,令行禁止,军姿严整,还表现出了整个军队的骨气和气节,让这个女子军队脱颖而出,举手投足,都与众不同,让人十分震撼,见之难忘。

  就是跟那些由男子组成的秦家军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整齐的军队,也从来没见过这么优秀的女子军队。

  这让她心里十分震撼。

  石冷玉回过神来,立即冲着秦姝躬身行礼道:“末将见过秦首领,多谢秦首领的救命之恩。”

  听她这么说,傅景山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他有点不可思议地看了眼秦姝,张了张嘴,还未等他问出口,就听秦姝笑着说道:“石将军不必如此多礼,你的伤势不轻,不宜多动,免得伤口崩裂,可又要受一次罪了。”

  石冷玉听到秦姝温和却又带着几分关切地话,心中竟莫名地多了几分暖流。

  尤其是跟陛下只关心他手底下有多少人马,完全不关心她的伤势相比,这份关心,就显得更加难得可贵了。

  她垂下眸子,掩饰住眼中的复杂,说道:“多谢秦首领关心,不过不要紧,红莲军的军医个个医术高超,我的伤口被处理的很好,现在恢复的不错,已经不妨碍行动了。”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受伤了,没有那么娇气,再说,给秦首领行的礼,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省的,她也不愿意省。

  “怎么?石将军跟秦首领认识吗?”此时,傅景山终于插上了话,问道。

  “是!”石冷玉再次恭敬地回答道,“属下能活着回来,多亏秦首领救了我们,否则,我们恐怕都要全军覆没了。”

  “原来是这样。”傅景山脸上带出几分笑意,只是笑容看起来颇有几分奇怪,他看向秦姝,似是半真半假的责怪道:“秦首领既然早早就救下了石将军,为何不告诉我呢?害得我还以为你们不认识,多此一举地给你们互相介绍了一番。”

  秦姝看了一眼石冷玉,淡淡笑道:“周天子也没有问我呀!我原本也想说的,可昨晚周天子谈性太浓,我实在插不上嘴,后来就给忘掉了。”

  秦姝这是拐弯抹角地告诉石冷玉,傅景山根本就不重视她,也不把她当一回事,甚至连问都不屑问一句。既然如此,她就应该另投明主才是呀!

  可惜石冷玉听了之后,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她虽然渐渐看清楚了傅景山的真面目,当初加入白莲会时的热血也渐渐冷却下来,对傅景山早就有些心灰意冷了,但是让她另投他人,她目前也做不到。

  她到底信奉了白莲会多年,傅景山是傅景山,白莲会是白莲会。她心里还是相信自己的信仰,会给时间带来光明。

  背弃傅景山容易,背弃信仰却不容易。

  除非,秦姝也属于白莲会。

  傅景山却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哪知道秦首领跟我们大周如此有缘呢!这必定是佛祖的指引。”

  说完,便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秦姝见他将万事都归于佛祖,淡淡一笑,也没反驳,当即向傅景山告辞道:“周天子想必有很多事情要问石将军,我在这里也不方便,恰好我也要城外营地一趟,顺便打探一下大焱的动向,请恕我先告辞了。”

  傅景山原本还有话跟秦姝说,但是,听她这么一说,他也不好再挽留,只能放行了。

  “既然如此,那朕就不挽留秦首领了。曾爱卿,替朕送一送秦首领。”傅景山想了想也觉得不宜逼得太紧了,便同意了下来。

  “是,陛下。”曾永寿立即应道。

  秦姝对傅景山点了点头,便转身随曾永寿一起离开了。

  他们走了之后,傅景山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一些,他重新坐下,端起茶盏吹了吹,喝了一口茶,这才说道:“石将军,秦首领那里,你要多下点功夫,咱们能不能收复汴梁,全靠她了。”

  “这……”石冷玉的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陛下,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毕竟秦首领只是来救我们的。她已经帮了我们很多,若是我们再麻烦她……”

  “你懂什么?”傅景山烦躁地将茶盏放在桌子上,不耐烦地说道,“我们现在除了求助秦首领,还能求谁呢?汴梁是我们的都城,亦是龙脉所在,几朝古都,岂能轻易放弃?”

  “可是,如今的汴梁已经被大焱所占据,想要攻下,绝非易事,秦首领未必会同意呀。”石冷玉为难地说道。

  “所以我才让你想办法呀!”傅景山站起身来,负手说道,“之前我就有些说动了秦首领,只要我们再多加几把火,她应该就会心动了。攻城对别人来说,或许是难事,可是对拥有火炮的红莲军来说,就不一定有多难了。”

  石冷玉抿着唇没有说话。

  傅景山叹了口气,继续道:“若是不让红莲军帮我们攻城也行,只要她肯将火炮和炮兵借给我们一些,我们就不用他们出手。”

  石冷玉心里冷嘲一笑,陛下这话,根本就是异想天开,人家凭什么将压箱底的利器借给我们呀!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陛下,这种事我说不出口,咱们总不能得寸进尺。”

  “什么叫得寸进尺?”傅景山拉下脸来,“我这也是为了大周着想,为了大周的百姓着想,为了建设一个完美的国度而努力。朕贵为天子,都这样低三下四的了,你就不能为我们白莲会,为我们整个大周牺牲一点吗?”

  石冷玉紧紧蹙起眉头,终于带着几分不满,冷冷说道:“陛下当初若是没有舍下全城的百姓匆忙出逃就好了,只要我们守着汴梁,至少能支撑三个月,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境地。”

  (https://.biqugex./book_26235/1378935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