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十七章 傅景山之死(中)
  两天后的傍晚,三万兵马,再加上一万多的战俘,还有傅景山凑起来的四五千兵马,依旧像以前那般安营扎寨休息。

  安营扎寨,也是有讲究的,比如要靠近水源,地形也很重要,最好是进可攻退可守,就算被夜袭,也能够有准备的时间。

  在大军还在进行中的时候,斥候兵就必须勘察好地形,把前方可能扎营的地方详细报告给军队统帅。扎营时,军营四周要围起一道临时的木墙,木墙分上下两层,上层可以让士兵巡逻放哨,下层可以存放防御武器和让士兵休息,还要巡夜人员,各种暗哨,自不必说。

  扎营时,营帐两两相对,在营帐的周围和营区之间要挖排水沟,严禁士兵在各个营区之间乱窜,主帐一般立在中间。周围有次帐拱卫环护,既凸显了地位,又能保护首领。

  秦姝和傅景山的营帐都在中间区域,只不过,稍微离的有些远,并不在一个营区,因为傅景山周边的此帐都是大周麾下几千士兵组成的,由自己人保护,他自然更放心,跟秦姝之间,也有个安全距离,想开个秘密会议也容易。

  当然了,茅厕也必不可少,每个营区至少也也有一个,而且要离水源和贮藏粮食的地方必须要远远的,要离营房有一定的距离,又不能太远,以免上茅厕的官兵不能及时归队。

  粮草、辎重和马匹等也不能放在外围,也要严密保护,免得被敌人给烧杀了。

  而且,秦家军都非常注重防疫,人和牲口的生活垃圾都要及时掩埋焚烧,将士们从上到下,都不可以喝生水等等。

  虽然这一切都很讲究很繁琐,但是做多了,也就习惯了,速度也很快,等营地扎好之后,天色刚刚暗了下来,伙头军们的晚饭也快做好了,营地里弥漫着一股饭菜的香味。

  行军了一天,所有人都有累又饿,一闻到香味,却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为了犒劳大家,晚上的伙食一向比较好一些,比白天啃干粮就凉开水可好多了。

  热饭、热汤,甚至还能尝到一点油水,不只是咸菜,伙头兵会做一些大锅菜,油盐都足足的,要么就地取材,打点猎物,沾点荤腥。若是没有打到猎物,秦姝也会从空间的仓库里拿出一些新鲜的肉来,犒赏他们。

  出征之前,她空间里可是收集了不少东西,放在仓库里又不会坏。

  秦姝在吃食上从不会太苛刻大家,尽可能让士兵们都吃得更好一些。

  所以,晚上这顿饭,是大家最期盼,最幸福的时候。

  就是为了晚上这顿饭,白天的辛苦行军此时看起来,也算不得什么了。

  虽然又多了一万多战俘,但秦首领依旧没有让大家缺衣少食,何况,秦首领以及众位将领,跟战士们吃得都差不多,并不搞什么特殊。

  所幸,傅景山麾下那几千张嘴,不用秦姝来养。傅景山并不怎么缺粮食,在许州时,就补充过各种物资了,何况这是傅景山的地盘,路经各州府时,想要弄回点粮食来,真不算太难,他们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向红莲军张口要吃的。

  可是,他们的伙食,也远远不如红莲军,士兵们都能有一口吃的就不错了,倒是傅景山一家还有手底下的将领大臣们,每日都是荤素搭配,就这样,他们还叫苦连天呢!

  用晚饭的时候,大周的士兵闻到空气中传来的饭菜香味,忍不住用力吸了几下,脸上露出几分馋意,越发觉得饥肠辘辘了,眼中满是向往之意。

  “这秦家军的伙食真好,跟他们一比,我们的伙食简直就是猪食,就连那些战俘都比我们吃的好。听说,那些战俘都说,秦首领就是撵他们走都不走呢,每天操练或者行军的时候,都自觉地很,根本不用有人训斥管教,每一个想着逃跑的。”营帐外,篝火旁,一名大周士兵说道。

  “是呀,不只是伙食好,你们人家那武器,那装备,比大焱朝廷的好许多,哪像我们,吃不饱,穿不暖的,幸好现在天气转暖,否则,我们岂不是要冻死了?那些俘虏们会这么选择,也不足为奇,要是我遇到秦首领这样的首领,我也不走。”另一名士兵小声搭话道,一边说,还一边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

  这年头,吃一顿好饭也太难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臣还有将士们,只顾着自己享乐,哪会管他们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只会让他们上战场杀敌,替他们卖命。

  “听说,那秦家军的将领们吃的都跟士兵们一样呢,秦首领每天晚上还会去士兵们的营帐里转转,看望一下受伤的士兵呢!有时候还亲自给受伤的士兵送药上药,送吃送穿的。哪像我们,就是死了,也没人多看一眼。”另一名大周士兵亦是插嘴道,欣羡中又透出几分无奈和怨气,“若是我在秦家军中,我也会心甘情愿地替秦大首领卖命。”

  “我也是,有这样的首领,就是第二天立即死了也甘愿呀!”第一个说话的士兵叹息地说道。

  以前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大家都一样,现在有了对比,自然就显出差距来了。

  凭什么都是一样的士兵,待遇却差那么多?

  “其实,冷将军对咱们也不错,只是她到底做不得主,有些事也身不由己……”

  篝火不远处,站在营帐旁边的是石冷玉将士兵们的话听了个正着,她原本也是想要视察一下军营的,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的一番话,她顿时就怔在了原地。

  跟随者她的石英,有些担忧地对她说道:“将军,这些人都是胡说八道,您不要放在心上。您麾下的那些士兵们还是很拥护您的……”

  石冷玉却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有没有胡说八道,我心里很清楚,你也不用安慰我,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我只是恨我自己,太过无能了……”

  “将军……”

  “石英,咱们回去吧!也该用晚饭了。”说完,石冷玉转身就走。

  石英和石蕊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此时,傅景山所住的主帐里,傅景山一家正在用饭,此时,他却突然放下了筷子,猛然站起身来,一脸喜色地看着眼前之人,问道:“你说什么?庸山还活着,他现在在哪儿?”

  孟庸山是最早跟着他的人之一,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孟庸山性格颇为忠厚,重情重义,虽然不算太出众,但对他却十分拥护,还救过他的姓名,所以,他做了皇帝后,就将他派去替自己守护最重要的边界,那也是大周的门户所在,若是大焱发兵攻打大周,第一个得攻破此地,对孟庸山的信任和看重,可见一斑。

  其他人他都不放心,唯独孟庸山,绝不会背叛他投敌。

  他原以为,孟庸山已经死了,没想到,现在却又有了他的消息。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单膝跪在下方的将领付肃说道:“启禀陛下,孟将军尚在营地之外,只是他的情况不太好,身上受了很严重的伤,似乎是逃出来了,幸亏是我们在外巡逻的人发现了他,否则,遇到了秦家军,恐怕早就被当成奸细给射死了。”

  付肃二十多岁年纪,长相瘦小,原本在傅景山麾下也不如何出色,只是现在无人可用,才将他提拔起来,没想到他倒是颇有些能耐,如今,倒是被傅景山倚重,甚至比对石冷玉和高平还有信任有加。付肃也不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任何任务都完成的很好。

  傅景山的脸上立即露出几分焦虑之色,连忙说道:“那你快将人把庸山给抬进来,找个军医给他看看呀!耽误治疗可怎么是好?”

  付肃的脸上却露出几分犹豫之色,颇有些欲言又止。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去呀!”薛氏咽下口中的米饭,也催促他道,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侍立在一旁服侍她用餐的李氏见状,立即上前将她给搀扶起来。

  他们逃出来的时候,根本没带侍女,李氏就替了丫鬟的活计,一直都是她服侍薛氏母子。

  薛氏跟孟庸山也很相熟,孟庸山一直都喊她嫂子,尽管她当了皇后,两人基本没怎么见过面了,但是,多年的感情还是有的。

  付肃说道:“陛下,娘娘,这件事要不要知会秦首领一声,若是秦首领不答应,属下未必能将人给带进来。”

  要知道守卫的人基本都是秦家军。

  薛氏闻言冷哼一声,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说道:“孟将军是陛下最信重的将士,来历清白,有我们证实他的身份就足够了,哪用得着去打扰日理万机的秦大首领?”

  她至今看秦姝十分不爽,随即又问傅景山道:“陛下,您说呢?这是我们大周的私事,用不着事事通知秦首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秦家军的附庸呢,咱们如今是落魄,但也不能乱了君臣规矩和上下尊卑,要知道,那成国公可是陛下封的。若是陛下事事听从秦首领的话,陛下的威严何存?”

  这话可说到傅景山的心坎里去了,最了解他性格的,莫过于他的枕边人了。

  他最近可不是一直在为这件事唉声叹气,耿耿于怀吗?觉得自己天子威仪十不存一,如今不得不依仗一个女子军队,甚至对区区一个女人低三下四,对方还推脱再三,不肯将他放在眼里,任凭他怎么说,都不肯听从他的指挥,他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只是一直没有发出来罢了。

  如今被薛氏这么一激了,一直以来隐藏的,红莲军的不满,全都爆发了出来。

  “你说得对,这件事是我们大周的私事,不用特意知会秦首领。”傅景山负手斩钉截铁地说道。

  傅成文此时也吃完了饭,他被万雄打掉了几颗牙,吃饭的时候比旁人慢了许多,此时也说道:“对呀,通知那个母夜叉干什么?万一她拒绝了,孟叔叔岂不是进不来了?”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薛氏,不满地抱怨道:“娘,这饭太难吃了,连肉都没几块,这是堂堂一国太子应该吃的饭吗?还不如我以前的旺财吃的好呢?”

  旺财是他养的一条狗,每日里吃喂牛肉,连猪肉都不给吃的,可惜这次出逃,他并没有带出来。

  薛氏闻言,神色顿时和缓了许多,她伸出手来慈爱地摸了摸傅成文的脑袋,说道:“我的儿,你先忍耐几日,等到了光县,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我忍不了了!”傅成文大吼道,一脸地委屈和愤怒,“掉了几颗牙,我连吃饭都不香了,还给我吃这种连狗都不吃的东西,我哪有什么胃口,你看我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

  薛氏心疼得不得了,忍不住红了眼圈,她看向傅景山说道:“陛下,你看文儿都这样了,要不要想点办法。那红莲军那里不是有很多好东西吗?我听说,那些普通士兵都能吃上肉呢,听说他们还有新鲜水果,你看,要不要派人去要一些来?”

  傅景山此刻哪有心情管这些小事,不耐烦地指着她说道:“慈母多败儿,文儿就是被你给惯坏了。此事以后再说。”

  说完,又对付肃说道:“你快去将孟宪弟接进来吧!”

  付肃闻言,立即起身出去了。

  傅景山有些激动地在大帐内走来走去的,这马上就到光县了,此时,他正是缺人的时候,孟庸山来得真是太巧了,简直就是及时雨呀,有了孟庸山的帮扶,若是费良策也能赶过来,再加上手底下这群大臣,大周的架子就没散,想要再招兵买马,发展势力,就更加顺利了。

  傅成文还在跟薛氏撒娇,要好东西吃,他刚才根本就没吃饱,那些饭菜,他简直难以下咽。

  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他当了两三年的太子,哪还会适应这么艰苦的生活?

  薛氏既心疼,也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好再去求傅景山。

  “好了好了,等我见完了孟贤弟,再让人去秦首领那里去一趟,你们别再烦我了。”

  傅景山说完,看到一旁侍立的李氏,也说道:“李氏,你也去吃饭吧!”

  李氏应了一声,这才坐下来吃饭。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营帐里,秦姝正在看望手底下的士兵,有一些红莲军来了葵水,肚子疼得厉害,又行军一天,晚上脸惨白惨白的,几乎都下不了床了。秦姝每个人都送了一些红糖过去,还有一些合适的药材,还有一些鸡蛋。

  这鸡蛋在军营里可是稀罕物,这鸡蛋易碎,不好运输,若是煮熟了,又放不长久,但是,秦首领却总能有办法给她们弄来这些稀罕物品,让她们都觉得挺神奇的,却不会多想,她们只知道,首领对她们真心好就够了,她们心中感动还来不及,又如何会追究这些?

  “你们喝了红糖水,好好养着吧,今晚不用轮值,明天应该就好些了。”秦姝对一名红莲军的一名士兵说道。

  红莲军是女子军队,自然比男子多出很多不便,但她们大都一一克服了,但有的实在撑不过去的,也不会执意让她们去硬撑,修养好身体和精神,才能不拖后腿。

  那名女兵感激而又郑重地点了点头,眼睛里泛出几分湿意,就是在家里的时候,母亲都没有对她这么好过,可是加入了红莲军之后,她却得到了来自战友、上峰还有大首领的关怀,这也让她对红莲军越来越有归属感了。

  不只是她,很多红莲军士兵都是如此。

  就在这时,路青苗忽然走了进来,看到秦姝,立即上前,低声说了几句话,恰好秦姝正要离开,便又安抚了她们几句,便转身走出了营帐。

  “怎么回事?”在回自己营帐的路上,秦姝问道。

  路青苗将傅景山那边的动静事情说了一遍,问道:“首领,我们要不要拦住那个人,谁知道他是不是大焱派来的奸细呢?”

  秦姝却笑着摇了摇头道:“来得好!这都快到光县了,之前我还一直担心,大焱会不会没有动作了,没想到这就来了。好不容易盼来了他们,我们怎么能破坏呢?”

  原本她还想着,大焱没有动作的话,她就自己动手了,现在倒好,不用脏了自己的手了。

  路青苗也笑了起来,说道:“他们还不想让我们知道呢?说是这是大周的私事,不让我们插手呢!”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给周天子这个面子,不插手就是了。不过,也不能让他们太顺利的进来,否则,倒是令人起疑心。”秦姝说道。

  “是,属下明白!”路青苗笑道。

  秦姝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天空,今晚没有月亮,只有漫天星辰,微微叹息道:“他们自己作死,谁也挡不住!”

  ------题外话------

  感谢——

  樱清翼送了1朵鲜花

  玉壶儿投了1票(5热度)

  xxxsana投了1票(5热度)

  玉壶儿投了1票

  银铃之音投了1票

  qquser5959140投了1票

  180**8718投了1票

  再见时光机投了1票

  cannavaro投了3票

  么么哒家,O(∩_∩)O~

  (https://.biqugex./book_26235/1389316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