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二十四章 抵达
  红莲军会同意将傅景山的尸体交给大焱吗?

  答案是否定的。

  若是红莲军真将傅景山的尸体交出去,无论是从名声,还是利益方面,都是弊大于利。

  再说,这个年代都讲究留个全尸,秦姝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半,不可能再将他的首级交给朝廷。

  否则,她来救援大周的意义也作废了,说不定还会被人认为是跟朝廷勾结,里应外合对付大周,亦有可能被人看做是向大焱服软,逼不得已才做出让步。

  秦姝怎么可能去做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

  晚上,安营扎寨之后,主帐内。

  “大首领,按照我们现在的脚程,后天就能达到光县了。可是如今大焱依旧紧紧跟在我们后面,没有撤退的意思,难不成他们还想要对大周赶尽杀绝才肯罢休?如果真是如此,我们总不能一直留在光县保护周太子吧?”石冷玉说道。

  自从投靠了红莲军之后,石冷玉就开始满心为红莲军打算了。

  以她的聪明,也不难猜出大焱将领的想法,知道他们忌惮红莲军,如今他们又成功暗算了傅景山,按说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可却一直跟着,这就让她不得不多想了。

  她已经不关心大周如何了,她只关心红莲军如何。

  程秋玉瞥了石冷玉一眼,她对石冷玉还不是完全放心,更谈不上信任,有些事情更不是不能让她知道,比如傅景山的事情,虽然不是他们杀掉,但是他们动机也不纯。

  不过,见她开始站在红莲军的立场来考虑问题,她的神色还是柔和了一些,亦是赞同道:“是呀,大首领,咱们这一走,大周恐怕立即就要彻底覆灭了。”

  秦姝搁下手中的笔,她刚才在写信,一封是给应天府陈修远的,一封却是给佑安的。

  等字迹晾干了,就折起来装在信封里,明早就让人将信送去。

  此地,已经离秦家的地盘不远了,到了自己的地盘上,想要送信就容易多了。

  “这的确是个问题。”秦姝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手肘撑在桌子上,看着两人直截了当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只能开打了。在离开之前,怎么也得把这件事解决了。”

  红莲军不会回避战争,该打的时候,绝不退缩。

  石冷玉和程秋玉闻言,都是眼睛一亮,郑重点了点头。

  她们其实都挺想跟大焱朝廷一决雌雄,换句话说,就是很想上战场。

  石冷玉是想要为自己手底下死去的将士们报仇,而程秋玉则是心里憋着一股劲,想要打败大焱军队,替红莲军扬威,当初那一场胜利,根本掀不起什么水花,他们迫切需要一场极大的胜利,来成就红莲军的名声。

  偏偏这一路,他们都在逃跑,心中身为憋屈。

  如今,碍眼的傅景山已经死了,他们还用顾忌什么呢?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红莲军上下大都是好战分子。

  “对了,周太子如何了?”秦姝问道。

  程秋玉压下心中的激动,平静地道:“他们在离我们营地一里地之外的地方安营扎寨了,果然厚颜无耻,不过,属下并未让人驱赶他们,只是派人警告他们不准再靠近了。”

  也算是留下了一分余地。

  秦姝点了点头,尚未说话,程秋玉突然翘起了嘴角,看了一眼石冷玉,眼中带了点狡黠,八卦地说道:“属下还听说,大周内部,似乎发生不小矛盾,周太子谣言要休妻呢!说太子妃对薛皇后十分不敬,还打了起来,大的鼻青脸肿的,直到现在,还闹都不可开交呢!”

  “什么?”石冷玉有些惊讶,想了想,微微摇头说道“这不太可能,李氏的性子怎敢对薛氏下手?”

  “反正我听来的就是这样。”程秋玉一摊手说道,“这大周果然是不行了,现在连一个能用之人都没了。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了,还为了一点小事闹腾,唯一得用的两名大将,还被他们被主动逼走,真是自己作死。这样的人,死了也活该,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去救。”

  石冷玉眼观鼻观心,听到这话也没有什么动容。

  秦姝也知道李氏。李氏向来没什么存在感,一直都微微垂着头,看起来唯唯诺诺的,薛氏从不给她脸面,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也没见她反抗过,可怜又可恨,让人想帮都没办法帮。没想到她竟然勇于反抗了,甚至还打了李氏。不得不说,她看走眼了,有点刮目相看。

  “好了,少说两句吧!天不早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明天加速行军,最好在后天中午之前,抵达光县。”秦姝说道。

  “是,大首领。”程秋玉躬身应和了一声,慢慢退了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熊熊斗志,不过,她们并没有说话,很快便各自走向自己的帐篷。

  次日。

  天还未亮,红莲军的营地里,就已经开始支锅造饭了。

  人数虽然超过四万人,但是,动静却并不嘈杂,他们做事敏捷,做什么都整整齐齐的,就连投降的那一万多战俘,也同样如此。

  就算有些老兵油子,在红莲军和秦家军的带领下,也渐渐的改正了恶习,变得积极而又沉稳,终于开始渐渐地融入军营了,变成一个合格的士兵了。

  而另外一边,傅成文所在的营地,却是静悄悄的,安静无比,显然还沉浸在睡梦之中。

  这些人从上到下都累了一整天,还担惊受怕的,早就累瘫了,这一入夜,便都死死地睡了过去,就连那些守卫的士兵们,也都睡眼惺忪,不住地打盹。

  反正他们跟着红莲军,大焱军队也不敢赶上来打他们,他们也就放心地睡了。

  直到红莲军拔营要走的时候,他们才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这时候天色还未大亮,原本探听红莲军动静的斥候,这才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连滚带爬的跑回去送信了。

  整个两千多人的军营,立即像刚烧开的热水一般,剧烈得沸腾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薛氏红肿着一张大饼脸,匆匆穿好衣服,口齿不清地问身边的一个粗壮的仆妇问道。

  原本她是没带什么丫鬟的,这个仆妇还是借的大臣家的女眷的,因为身体强壮,又会点粗浅武功,才会被带着出来。

  那仆妇满脸焦急地说道:“娘娘,红莲军已经拔营走了,太子殿下下令收拾东西,赶紧追上去……”

  薛氏脸色狰狞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道:“今天怎么那么早,几乎比往日早了一个多时辰,他们肯定是故意的……”

  她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得罪红莲军后的苦果,心中又是埋怨又是后悔。尤其是想到昨天李氏对自己说的话,更是惊恐不已,生怕红莲军真不管他们了,大周彻底玩完。

  想到李氏,薛氏道:“太子妃人呢?”

  仆妇道:“还被关押着呢!”

  昨晚,薛氏在傅成文面前,狠狠地告了李氏一状,将她的恶行,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还迁怒了李相国,李相国身体不舒服,还硬撑着骂了李氏几句,怪她给自己丢脸,完全不顾她的死活了。

  傅成文气急,他没想到李氏竟然如此大胆,敢动手打自己的母亲,还将母亲打得这么惨,绝对是忤逆之罪,立即就要杀了李氏,替母亲出气,因为天色晚了,大家又都累了,再加上大臣们求情,才勉强饶过了李氏,只是将她暂且收押起来,打算到了光县再做处置。

  “带上她一起走。”薛氏说道。

  并非是她良心发现,而是她还想留着她给自己出气呢!让她这么死了,实在太便宜她了。

  最重要的是,她发现李氏处处维护红莲军和秦首领,她心中猜测,她可能私底下跟红莲军有勾结,带上她说不定会有点用处。

  可惜的是,尽管他们像昨天一样,急急忙忙地追赶,可是,他们依旧被远远地落在后面了。

  一来,他们昨天太拼了,还没缓过劲来,早饭都没吃,就匆匆上路,速度比起昨日来慢了不少;二来,红莲军一改昨天你的慢腾腾,开始急速行军,因此,这距离不但没有拉近,反而拉远了。

  而大焱也开始加速行军,越来越逼近他们了,死亡的阴影开始笼罩他们,大周从上到下,每个人的脸上,都忍不住透出了几分惊恐和绝望之色。

  不但是大臣们惶恐不安,就是那些士兵,也都惊慌失措,想着怎么逃跑,真宛如丧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唯独一个人例外。

  李氏安静地坐在马车里,神色平静,好似早就接受了现实。

  薛氏见她这样就来气,但是想到自己可能就要死了,就再也没心情找他们麻烦了,一直在那里不停地哭。

  好在大焱军队并没有追上来,傍晚的时候,红莲军扎营的时候,他们终于跟了上来,只是,这时候,已经是夜半了。

  他们没有扎寨,只是在荒郊野地里凑合了一晚上。

  次日,再次启程,这次他们紧紧跟上了红莲军,中午之前,他们达到了光县境地,而光县守军在收到大军到来的消息时,就已经命人全城戒严了。

  到达了目的地,大周上下所有人都暗暗地松了口气,几乎喜极而泣。

  光县虽然是个小县城,但是防御措施都做得不错,还有一部分兵力,足以让他们继续苟延残喘一阵了。

  秦姝没有进城的打算,她找了一处有水源,地势极好的地方安营,此地距离佑安的地盘边界,不到百里,她绝对不可以再退,否则,岂不是像被人赶回老家了?这样,红莲军还怎么扬名?

  所以,秦姝决定,要跟大焱军队开战了,不是为了大周,而是为了他们自己。以绝对的武力震慑大焱,免得他们进他们的地盘捣乱。

  如今应天兵力空虚,实在不宜再增加一个对手,她需要震慑敌军,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刚扎好营帐,秦姝正要跟众将士开个会议,就有士兵进来禀报道:“启禀大首领,大周太子、皇后、太子妃以及李相国在营地外求见。”

  秦姝心中早有预料,倒也不惊讶。

  田梅轻嗤一声笑道:“来得可真快!”

  “我猜他们必定是来寻求首领的庇护,说不定还会不知廉耻地要求我们帮他们打退敌军。虽然我们本有此意,可是,被他们这么一要求,怎么就觉得心里那么不对劲呢!”夏彤亦是说道。

  万雄握了握拳头,恶狠狠地说道:“我看直接打出去算了。我们首领,是他们想见就能见的吗?他们算个什么东西。”

  想到首领在他么那里受得气,他就满心杀意。

  现在,他们还有脸出现在他们面前,真是欠揍。

  “见!怎么不见?一群跳梁小丑,拿来取乐也是好的呀!”孙天籁笑嘻嘻地说道。

  “是呀,听听他们说什么也不错,怎么也得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其他人也都纷纷发表意见,又让见的,也有不让见,各有各的道理。

  秦姝心中自有打算,微微一笑对那传令兵道:“问问他们可有要事,若是没有,就不必见了。”

  营地外,傅成文等人被拦在了营地木围子外面,身后只跟着一队侍卫。

  傅成文焦急地望向里面,时不时来回走两圈。

  李相国脸色不太好,头上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还不时地咳嗽两声,一张老脸十分麻木。他这次是被“押”来向红莲军首领道歉的,可是现在的他,却没有了之前那种被羞辱般的愤慨。

  吃了这几天苦,他也看清楚了事实。

  ——没了红莲军,他们堂堂太子、皇后和相国,甚至连狗都不如,还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明白了这件事,他哪还敢摆相国的架子?

  薛氏用帕子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即便如此,也能看出她的脸依旧比别人大一圈。

  她原本不想来的,可她担心太子不能成事,又有一点自己的小心思,到底还是跟来了,而且因为某些猜测,她还把太子妃给带来了。

  无论李氏跟红莲军之间有没有猫腻,她都要试一试,说不定有用呢!

  李氏垂头站在他们身后,脸上之前的旧伤,已经结痂,却又添了几分新伤,可她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这遮拦也都不屑。只是衣袖下的拳头,却紧紧地攥了起来。

  ------题外话------

  感谢——

  天山来的妮子投了1票(5热度)

  teppeishi投了1票(5热度)

  135**2731投了1票

  柳柳60投了1票

  藤和艾莉欧投了1票

  bluekey1投了1票

  ywhsy投了1票

  teppeishi投了1票

  (https://.biqugex./book_26235/1398700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