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二十八章 回家了
  李氏听了这话,宛如在绝望之中,又看到了一丝曙光,脸上的神色又是激动又是欣喜。

  可是,她很快就平静下来,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秦首领能给我机会,我真是打心底感到高兴。但是,以我的身份,若是加入红莲军,怕是会给秦首领带来一些麻烦,我还是……”

  “你不必考虑这些。”秦姝温和说道,“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本事将这件事兜住,想改头换面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的确有点特殊,一旦加入红莲军,恐怕就要跟以前的生活彻底脱离了。你也要考虑清楚才好,那真得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李氏认真地想了想,随后坚定地对秦姝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不会后悔。”

  秦姝闻言,刚要露出笑容,就见李氏突然跪在了她面前,说道:“大首领,我愿意接受红莲军的考验,只是,我不打算这时候跟随红莲军回应天府,这里需要有人留下,我也不应该在这时候消失。”

  她留在这里,总有用得着她的地方,至少也能给红莲军当个耳目,帮红莲军看着傅成文。

  而她如今,几乎算得上是他最亲近的人了,傅成文怀疑谁,也不会怀疑她的。

  秦姝明白了她的意思,静静地看了她良久,见她神色坚定,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由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这里就是个牢笼呀!

  李氏却却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既然想要加入红莲军,自然也要献出我的诚意。我不知道加入红莲军需要什么考验,不过我希望将这件事作为红莲军对我的考验,如果,我最终完成了任务,并且活了下来,我再加入红莲军,不置可否?”

  秦姝突然起身,走到她跟前,亲手将她搀扶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当然可以,我还是那句话,红莲军的大门随时让你敞开。这里,就交给你了。”

  李氏用力地点了点头,眼睛微微湿润。

  她来找秦姝之前,心里一直很没底,她想过无数种场景,甚至还想到了对方可能会因为自己的身份敌视自己,或者嘲笑自己自不量力,甚至她都做好了被责难的准备。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秦首领的态度,如此温和、大度,一点都不在意她的身份,更没有露出一丝质疑和轻视,反而对她十分看重,这让她心里觉得暖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是被人需要的,自己也是有用处的。

  说定之后,李氏虽然还没有真正加入红莲军,但是,她已经算是红莲军的预备役了,勉强算是自己人了。

  所以,在场的红莲军亲信们,对她的态度,自然也亲昵了许多。

  接下来,秦姝又简单地跟她说了说红莲军的情况,并且告诉了她几个,红莲军安插在涂州的亲信,若是她有什么事,可以找那些人。

  当然,秦姝告诉她的只是冰山一角,也没有将自己的底牌都泄露出来,毕竟,李氏还没有通过考验。

  人的思想,总是在变,秦姝不会盲目的去信任任何人,这是对自己以及所有属下的不负责,一旦她信错了人,那付出的代价可都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呀。

  所以,她必须比任何人都更加谨慎。

  这也是对李氏的的考验。

  除此之外,秦姝还给李氏布置了“作业”,交给她方法,让她自觉锻炼自己的身体,强身健体,身体素质和武力,也是考验的一环。

  李氏虽然一开始有些震惊和茫然,但很快就积极地接受了,眼中满是斗志。此时的她,竟比来之外,多了很多的活力。

  有了目标的人,精神面貌也会大不一样,至少,不会再那样浑浑噩噩、麻木不仁下去了。

  为了避免外人怀疑,李氏很快就离开了。

  第二天,红莲军启程的时候,她也没有出来相送,老老实实地做她的太子妃。

  红莲军启程很早,天色还未亮就出发了。

  此等,离应天不足百里地,若是赶得再快一些,晚上就能赶到呢!

  不过,秦姝却不希望赶得太急,反正都到了家门口了,不用如此慌张,再说,前几天一直都是高强度的急行,大家都很累了,不可再如此紧绷。

  所以,其实秦姝下令放缓了速度,明晚之前达到应天就成。

  这一路都十分平安和顺利,尤其是越是应天,道路越是好走,速度也越快。

  次日下午,秦姝一行人终于回到应天。

  秦姝出征时,率军三万,回来时,却有多了四万战俘,足足七万多人。

  应天府正缺少人手,陈修远见到多出来的这四万战俘,顿时喜不自禁,何况,这四万战俘,已经被做了一些“调教”,只要再下点功夫,就能派上用场了。

  加上秦姝带回来的人马,应天的兵力,已经超过二十万,已经用不着再从各地方抽调人手了。

  因为宋良秀的军队实在太强,陈修远下令,各地方不必硬抗,也不必阻击,所幸,宋良秀走的是水路,倒是没有费力攻打城池,没有引起太多伤亡。

  一来,宋良秀不忍心伤百姓性命,想要减少伤亡;二来,也不愿意过早消耗自己的战力;三来,就是他认为,“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了应天,其他地方就是一片散沙,用不着多大的力气,就能拿下了。

  想要尽快结束乱世,打仗是少不了的。

  关键是,谁技高一筹,能够问鼎天下。

  攻打应天,是他们计划中,十分重要的一环,尽管宋良秀跟秦姝有旧,也不会手下留情。

  秦姝当然也一样。

  所以,在知道宋良秀率军攻打应天时,她只有震惊,并没有其他情绪。然后,连忙赶了回来。

  所幸,一起都还来得及。

  红莲军的到来,让整个应天府都沸腾了起来。

  百姓们夹道相迎,热切欢迎将士们回归,将他们当成了英雄一般。

  应天府的百姓,都知道红莲军打了胜仗的消息。如今,又带回了几万战俘以及很多战利品,大获全胜,而且还是在外敌即将攻打应天前夕凯旋这是何等鼓舞人心?

  原本有些人心惶惶的百姓们,也都安心了不少。

  红莲军回来时机,真是恰到好处。

  秦姝将四万战俘都交给了陈修远去操心,反正,他们也不可能加入红莲军。

  就连借秦家军的那两万兵马,秦姝也还了回去,然后,带了自己的将近一万兵马,先去营地休整。

  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大肆开庆功宴,毕竟,还有外敌虎视眈眈,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恢复体力,但是,让大家大吃大喝一顿,稍稍放松一下还是可以的。

  这一个下午,秦姝根本没有回府,一直都留在军营里。

  期间,秦姝还给石冷玉介绍了一下军营的情况,带着她逛了逛,原本秦姝想要给她安排一个住处,但是,石冷玉却执意要住在营地里,她希望能够尽快融入红莲军。

  秦姝想了想,便同意了,不过,在营地外,还是给她准备了一处院子,当成她的家,以后也有个放松的地方。

  可惜,那个院子,石冷玉以后还是很少回去,他比程秋玉还要留恋军营。

  直到了晚上,秦姝才回大元帅府。

  进了府门,看着院子里,一切都是熟悉的样子,秦姝心里感慨良多。

  然而,快到二门处的地方,秦姝就看到了一群人正在门前候着,乌压压的一片,虽然天色已经黑了,但是就着灯光,依旧能看清楚站在前面的人是谁。

  秦姝刚走上前,萧如萱就带领众人跪了下来,给秦姝叩头道:“妾恭迎太夫人回府,恭喜红莲军凯旋!”

  “妾(奴婢)恭迎太夫人回府,恭喜红莲军凯旋。”她身后的众人,也都随着她跪了下来,齐声说道。

  秦姝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平稳地说道:“都起来吧!”

  说完,便开始打量众人。

  萧如萱、赵涵秋、梁诗兰,还有大着肚子的辛氏、小王氏还有吴氏等人,后面还有一堆丫鬟婆子下人。除了被关禁闭的周真儿,秦佑安的妾室们,大概都在了,都用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她,脸上却都挂着笑容。

  秦姝环视一周,就收回目光,对萧如萱说道:“萧氏,这段时间我不在,辛苦你了。”

  萧如萱却含笑摇了摇头,恭谨说道:“妾身不辛苦,妾身在家里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再辛苦,也比不上在拼杀。整日里风餐露宿的将士们,比起太夫人,还有红莲军的战士们,我这一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边说,一边过来搀扶秦姝。

  一番话说的秦姝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行军的辛苦,没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是永远也不会清楚的。但是,萧如萱能这么说,她心里还是感到挺熨帖的。萧氏果然懂事又贴心。

  秦姝又看向赵涵秋,赵涵秋立即上前搀扶著了秦姝另一边的胳膊,却没有像以前那般逗秦姝去笑,反而红着眼圈落泪道:“太夫人辛苦了,您看起来瘦了许多,也黑了一些,就连妾身看了,都忍不住心疼,若是大元帅看到了,还不知道有多难过呢!”

  秦姝笑道:“我平安回来,怎么说也是件大喜事,你哭什么?放心,我虽然瘦了点,但没有受伤,养两天就好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皱起眉头,看着比以前丰腴了不少的赵涵秋,说道:“倒是你,还在月子里吧,怎么就出来了?落下病根可怎生是好?”

  秦姝在途中,也收到了赵涵秋生产的消息,还知道她生了个儿子,故有此疑问。

  见到秦姝对赵涵秋如此亲近,梁诗兰的眼中,不由露出一抹欣羡之意,太夫人身边的两个位置,根本就没有她的份。

  “太夫人不用担心妾,前几天,妾就做完月子了,产后恢复得很好,没有关系的。”赵涵秋总算是笑了,擦了擦眼泪亲热地对秦姝说道,“对了,太夫人还没有见毛毛吧,妾这就让奶娘将她抱过来。”

  “不必着急,在外面怪凉的,等到进了屋再看吧!”秦姝说道。

  秦姝在从营地里回来之前,就换好了家常衣裳,营地里也有她的住处,也备着衣裳。

  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廊下挂着灯笼,将院子照得十分亮堂。

  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正房,秦姝打量了一番,还是离开时的样子,十分干净,就好像她离开的不是两个多月,而是两天一般。

  秦姝在上首坐下之后,冬雪立即给秦姝奉上热茶。

  萧如萱等诸多妾室站在下方,又郑重地再次给秦姝见了礼。

  秦姝让萧如萱、赵涵秋以及梁诗兰坐下,见到大着肚子,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沉重的辛氏,秦姝也让人给她赐了座。

  怎么也不能让一个怀孕近八个月的孕妇站着。

  其他的侍妾们,就只能站着了。

  辛氏正好坐在梁诗兰对面,见到梁诗兰看自己,不由对梁诗兰露出一个得意的眼神,随手,就安分守己地垂下头去。

  梁诗兰见她挑衅自己,心中怒极,但碍于场合,她却也不敢出口训斥,只能这口气憋了回去。

  这时,奶娘将大公子梁旭,二公子毛毛都抱了过来。

  秦姝放下茶杯,起身挨个抱了抱两个孩子。

  两个多月不见,旭儿就有些不认得秦姝了,被秦姝抱着,就有点要哭不哭的样子,一双眼睛,不住地去看萧如萱。

  萧如萱连忙说道:“旭哥儿,这是祖母,快叫祖母……”

  秦姝笑眯眯地看着旭儿,问道:“旭儿会说话了呀!”

  萧如萱连忙笑着回禀秦姝道:“旭哥儿马上就一周岁了,已经能简单的说一些话了,也能走几步路了。”

  说完,她又对秦旭哄道:“旭哥儿,快点喊祖母呀!”她之前还特意教给秦旭喊人了。

  虽然秦旭不是她亲生的,但是,交给了她抚养,她就必须要尽心尽力,当然了,她也的确十分用心地照顾他,毕竟,旭儿对她的意义非同寻常。

  可惜,秦旭就是不喊,反而向萧如萱伸出手去要抱抱,真是让萧如萱暗急于心。

  秦姝也不为难他,将旭儿交给了萧如萱,心里却暗暗叹了口气,旭儿养得挺好,就是怕生,而且胆子有点小,这并非是萧如萱故意养成这样,而是,他天生就有点胆小。秦姝在照顾他的时候,就已经发现端倪了。

  这可不行,以后还真得好好教导才行。

  身为佑安的嫡长子,怎么能胆小怕事呢!

  口中却对萧如萱说道:“他还小,知道什么呢!以后慢慢教导,不要太为难他了。”

  萧如萱只能应是。

  秦姝又抱了抱毛毛,毛毛长得白白胖胖的,他好像是刚刚吃饱睡足了,现在精神得很,正张着大眼睛看着秦姝,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竟然露出了“无齿”的笑容,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秦姝见了之后,顿时惊喜地对萧如萱说道:“你看你看,他竟然笑了。”

  赵涵秋心中着实得意,暗道儿子太给自己长脸了,口中却是叹了口气,诉苦道:“太夫人不知,这小家伙,才这么一丁点大,脾气却大得很,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哭起来简直要人命。平时不哭就罢了,有时候还板着一张脸,我都没看他笑过几次。见到生人,人家逗他,他都爱答不理的。他第一次见到太夫人,就这么高兴,必定是喜欢太夫人,觉得太夫人亲近,才会如此呢!”

  秦姝惊奇地说道:“真的吗?他竟然会这样?”

  说完,又重新打量起这个孩子来,再看时,却见他笑累了,正小小的打着呵欠,看起来又困了。但秦姝却莫名地觉得他更可爱了,甚至心里又跟他亲近了几分。

  “就是这样。他好玩的地方多着呢!太夫人若是想听了,我以后一一说给太夫人听。”赵涵秋笑着说道。

  “那敢情好。”秦姝说道。

  其他人见到赵涵秋跟太夫人说得热火朝天的,又见太夫人如此喜欢她儿子,心里都不是滋味,一股酸气在胸口蔓延。

  尤其是梁诗兰,帕子都被她给捏皱了,心中真是又嫉又怒,脸色也不太好看。

  辛氏也看得眼热,直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肚子,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只要她生下儿子,也要想办法让他在太夫人面前露露脸,若是他能得到太夫人的喜欢,那造化可就大了。

  她决不能让赵氏专美于前。

  (https://.biqugex./book_26235/1404713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